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746章 青阳剑诀

第746章 青阳剑诀

    金仙卓庆哀叹抱怨了一阵子,然后道:“不管怎样,剑会还是要参加的。为了选拔参战的高手,必须尽量调动一切财力物力,发布家族任务,宣布一甲子后,开启内部比试。凡是被选中的人,可以提升积分,享受最佳待遇……”
    下面的人都不觉得有什么异样,因为每次剑会都是这么搞的。
    这时候,主管家族财务的卓云开口道:“家里仙石、仙晶有些紧张,能不能拿仙器作为奖励?过去五百年间,有一位新来的客卿,献上二十五口五阶仙剑,还有同样多的四阶仙剑,如果再加上家族原有的三位仙器师积累万年的剑器,如果拿出去做奖励,应该比仙石、仙晶还管用。”
    卓庆问:“喔?这位新来的客卿叫什么名字?只用五百年,就献上这么多仙剑?”
    “他叫秦竹,是由卓绫招进来的。”
    “他铸造的仙剑品相如何?”
    “品相相当好,二十五口五阶仙剑中,有十口上品,还有两口剑堪称极品!等级有区别,有两口属于五阶巅峰!”
    虽然都是五阶仙剑,既有品相差别,又有等级分野。品相指的是外观和整体一致性,有没有内在的瑕疵;等级指的是剑灵承受雷劫后所处的境界。
    按理说,剑灵是有记忆的,一口好剑的剑灵,最好空灵而又犀利,空灵是指它的品性单纯,不要有太多杂念,犀利是指它有争锋之心。
    秦笛上交的这些剑,剑灵都被抹掉了记忆,就是不想让对方看出铸剑的方式。而这恰恰符合“空灵”的要求,因此被列为好剑。
    秦笛真正用心铸造的剑,都在种剑峰插着呢!他对“空灵”没有要求,在他看来,饱经风雨的剑才是好剑。
    卓云将一口仙剑递给卓庆,道:“大哥,你看看这口剑,堪称完美无瑕!可惜只是五阶巅峰,要不然连你都能使用。”
    卓庆乃是金仙,需要用六阶仙剑,他伸手抚摸着仙剑,赞道:“果然是好剑,这口剑交给卓风吧!”
    卓风站起来,露出兴奋的神色:“多谢二爷爷!”
    卓庆沉吟道:“看起来,这位秦竹铸剑的实力很强,卓绫,你去多跟他结交,看看能否尽力拉拢,哪怕招为夫婿也未尝不可。”
    卓绫红了脸,道:“二爷,我还没想成亲呢!再者说,这位秦先生堪称奇葩,刚来的时候就要了五十块副牌,说要娶妻生子,这都过去了五百多年,说不定连孙子都有了!”
    卓庆道:“我只是让你去看看,又没让你嫁给他!我们卓家这么多后辈女修,你的资质算是不错,我还不舍得让你这么早嫁人呢。你去跟他说,如果他能铸造出六阶上品的仙剑,可以一步升天成为主宾!”
    卓绫很是惊讶:“我们家七十二个山峰,只有二十位主宾,其余五十二峰还空着呢。二爷,你为什么这么看重秦竹?”
    卓庆咬牙道:“因为我只有一口本命仙剑达到六阶,手里缺乏备用的仙剑,所以在剑会上很吃亏!我赢一场就是一百分啊!哎……”
    卓绫道:“我明白了,二爷,我这就去找他!”
    卓庆叮嘱道:“家里还有少量储备的六阶仙金,你可以带三百斤给他,让他试试看。”
    “我知道了。”
    坐在前边的卓雨传音道:“丫头,你问他还有没有好的五阶仙剑,给我弄一口回来。”
    “好的,姑姑。”
    次日,卓绫到了桃山,进入大阵之后,看见里面有不少人,禁不住吃了一惊。
    秦笛笑道:“这都是我的家人,我飞升的时候,将家人带过来了。”
    卓绫没看见仙王洞天,因为它被秦笛遮蔽了。
    她知道世间有一些仙器,可以将人装进去,但是能不能躲过雷劫,却要冒很大的风险,有人成功了,大部分人都失败了。
    她看见晏雪、顾如梅、庄冷等人都是灵仙,猜测她们可能是秦笛的姬妾,想起二爷所说的话,心里有些着恼,不过为了获得仙剑,她还是忍住怒气,面上保持笑容,道:“秦先生,没想到你金屋藏娇,养了这么多红粉知己,你这日子过得很惬意啊!”
    秦笛道:“你误会了,这些人大部分是我的徒弟。”言下之意,其中也有妻妾。这样说是为了减少麻烦。
    卓绫道:“我这次过来,带来家主的旨意,想问你能否铸造六阶仙剑。我们家遇到麻烦了,再过三千年,有一场很重要的剑会,输赢都在数亿仙石……”
    她将家族情况和卓庆说的话转告秦笛,请他尽力而为,铸造出顶级好剑,可以提升他为主宾,占据七十二峰之一,那里的仙气更加丰富。
    秦笛想了想,道:“请给我千年光阴,我会完成你的要求。但这些六阶仙金,只能勉强铸造一口剑,为了保险起见,请多送来一些五六阶的仙金。另外,我知道有些人并非金修士,你可以提供仙木,我为你炼制木剑。”
    五形之中,水火无形,以其为剑,不怕折断,所以只要有本命仙剑就够了,并不需要准备别的剑;土剑毁了也可以重新塑造,但是比较麻烦一些;金剑虽然坚固,相互交击却容易毁损;最容易折断的则是木剑,应该给参赛的修士多准备几口。
    卓绫道:“秦先生,你是金木双修?要不然怎么能炼制木剑呢?”
    秦笛道:“我是五行兼修,对我而言,什么材料都有用。”
    卓绫问:“你出自五行门?五行门已经没落了。”
    “不,我是散修,不属于任何门派。卓姑娘,我对你们的青鸟剑诀有些兴趣,有没有可能让我见识一番?”
    “等到族内比试的时候,你就能见到了。要不然,你休了妻妾,成为我家的上门女婿,也有见识青鸟剑诀的资格。”
    说这话时,她瞄了晏雪等人一眼,然后看向秦笛,心道:“看你会不会中圈套。我们家的女婿,是那么好当的吗?”
    秦笛“呵呵”笑道:“我听说,青鸟剑诀有几处缺陷,如果能配合青阳剑诀,杀伐实力将提升数倍。”
    卓绫道:“你胡说八道!若有缺陷,我家怎么会有两位金仙呢?”
    “卓姑娘,你会参加下次的剑会吗?”
    “如果能在族内比试中进入前一百名,我就会参加剑会。”
    “卓姑娘,你若是有空闲,不妨留在桃山。那边一位姑娘是我的徒弟,名叫李秋水,我让她传你一套青阳剑诀。等你学会了,必然体验出与众不同。”
    “这个……”卓绫以为对方想骗她的青鸟剑诀,所以有些犹豫,不过她转念一想:“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被你骗走剑诀呢?你愿意传我青阳剑诀,我可以见识一番,不管有没有用,看一眼总没有坏处。”
    秦笛传音于李秋水:“青阳剑诀七十二式,我以前教你的只有三十六式。你把这些招式教给她,等你进阶天仙,我才能传你后面的部分。功力不到,无法施展出来。”
    李秋水躬身道:“是,师傅。”
    秦笛有道:“只传她青阳剑诀就够了,莫要展示云阳剑诀、桑天剑诀和青鸟剑诀,更不能暴露白帝剑诀。”
    “弟子明白。”
    于是,卓绫就在桃山待了三个月,学会了三十六式青阳剑诀。
    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李秋水只是四阶灵仙,实力太弱,不可能掌握高阶剑术,谁知道李秋水将三十六式青阳剑诀施展出来,卓绫一下子就看呆了,只感到这套剑术博大精深,威力并不在青鸟之下,而且隐隐间有互补之势。
    她花了三个月的功夫学会了这套剑法,便匆匆离开了。
    回到青鸟仙城,她将剑法展示给姑姑卓雨看。
    卓雨看了大惊失色,领她去见金仙卓庆。
    卓庆看她反复施展了一遍又一遍,口中喃喃说道:“这真是传说中的青阳剑诀?我听父亲说,昔年白帝宫中,青阳与青鸟是一对夫妻,两人都有仙帝的实力,双剑合璧,横行天下……然而白帝宫的弟子,要么学习青阳剑诀,要么学习青鸟剑诀,只能挑选一种……这位秦先生的祖上,莫非也出自白帝宫?他为何要将青阳剑诀传给我们呢?难道想让我们投桃报李,将青鸟剑诀传给他?哼哼,那绝不可能!”
    卓绫问:“二爷,我能停下来吗?这是不是真的青阳剑诀?”
    卓庆摆摆手:“停下来吧。这应该是青阳剑诀,虽然只有三十六式,但对我们家族的帮助非常大!有了这套剑诀,下次剑会我们家不会垫底了!”
    卓绫问:“二爷,那位秦先生,该怎么对待他?”
    卓庆瞄她两眼,道:“此人很不简单,竟然知道我们需要什么。噫,该怎么对待他呢?要不然,我将你嫁给他如何?”
    卓绫一跺脚:“此人家里有一堆的女人!看着就像花花公子!”
    “是吗?这么说,他有一件等级较高的法器,冒险将人从下界带上来?这也难怪,他毕竟是炼器仙师,将几层五六阶的仙器叠加在一起,也是能够渡过雷劫的。”
    “是不是该升他为主宾?”
    “等等吧,看他能否铸造出六阶上品的仙剑。另外,此人既然掌握了青云剑诀,那么也应该让他参加家族内部的比试。我们要修改参赛规矩,所有加入青鸟家不到十万年的客卿,都必须参加比试,输赢不重要,我们要了解门下客卿的实力。”
    “啊?二爷,秦先生是难得的铸剑仙师,他万一受伤陨落了怎么办?”
    “嗯,允许他使用金甲!给他最好的防护,别让他受伤。”
    “那样比试就不公平了呀!别人都只能用皮甲,他却用上金甲,人家会抗议的。”
    “哼,我特意批准的,谁敢抗议?我需要更多的了解此人,让他参赛,有助于我看清他的来历。如果啥也不做,迷迷糊糊培养好多年,到最后万一反噬,那可就惨了。”
    “他已经发下天道誓言,要忠于我们青鸟家了,而且还献上仙剑和剑诀,说明他对我们没有歹意。”
    “你太年轻了,哪里晓得种种骗局?即使是朋友,不也要知根知底吗?你要晓得,最容易受到伤害的,乃是来自朋友的背叛……”
    “那好吧,我听太爷爷的,就这样安排。”
    不久,秦笛和浣碧都得到通知,要求他们参加未来的族内大比。而且青鸟家还说了,因为“秦竹”是难得的仙器师,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将为他提供金甲防护仙器。至于说浣碧,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老实讲,秦笛根本用不着金甲,以他现在的实力,可以越阶斩杀中高阶祖仙,别看青鸟家有三千位祖仙,真正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人很少。而且他还精通逐日仙步,再加上能自己炼制护身仙符,更不容易受伤了。
    不过,他因为不晓得剑仙界背后的主人是谁,不知道那人是否还活着,所以准备韬光养晦,保留大部分实力,即便登上擂台,不会施展太过于玄奇的功法。比如说诛仙剑阵,那是不能施展的;比如说某些高深的功法,包括逐日仙步、神魔炼体、天妖炼形、凤舞九天,红云大道,落日箭诀,甚至各种雷法,都要小心使用,基础浅显的功法,倒是没问题。
    秦笛心里清楚,像这种家族内部的比试,不太可能吸引剑仙界主的关注,此人关注的目标应该是那些金仙。毕竟修真境界最关键,哪怕是才华横溢的天仙,就像晨星一样璀璨,若不能晋升为金仙,随时都可能夭折;真正的天道之子,一定会脱颖而出,从天仙进阶祖仙,从祖仙进阶金仙,所以只要留心那些金仙就够了。
    秦笛心想:“如果我是剑仙界主,就像养蛐蛐的主人,任凭蛐蛐斗来斗去,只等他们白日飞升,鲤鱼跳龙门之后,还是会跳到我的手心里!到时候,我再仔细考察就是了,他还能化作大鹏鸟,飞走了不成?”
    “一般来说,剑仙界主应该是某位高阶仙王,仙王也是要修炼的,一睁眼一闭眼,就是百万年,哪有功夫一直盯着罐子里的蛐蛐呢?”
    “因此,即便我偶尔使用厉害的手段,也未必会被剑仙界主发现,我只要尽量少用就行了。”
    “比如说雷法,每一种雷法都有三十六重,如果我使用十八重以上的雷法,落在剑仙界主的眼里,他一定会震惊的跳起来,如果我只用九重以下的雷法,他就不会那么吃惊了。五帝宫毕竟有一些弟子流落在外,掌握低阶雷法的人虽然少,但总归是还是有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