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777章 秦竹的弱点

第777章 秦竹的弱点

    这期间,晏雪将太白金精和仙剑一点点献给青鸟家,她先拿出来的是五阶仙剑,因此并没有引起家族的惊讶,那一口六阶仙剑和七阶下品的仙剑还没有献上去。
    卓鹰关注的焦点乃是太白金精,他并不知道秦笛还另外铸造了两口剑。
    每隔一百年,他收到一斤太白金精,这种太白金精的密度很高,比黄金还要高十倍,因此一斤的金液就像蚕豆大小,还不够一口吞的。
    然而他将太白金液珍若性命,因为这是他晋升的阶梯。
    可惜他的青鸟剑诀还缺了三式,这三式却是凝聚本命仙剑的关键,所以他只能将太白金精积攒起来,暂时不敢将其融入本命仙剑。
    他每天对着大道树琢磨大道,日久天长,渐渐的有所收获,隐约能看见前面的仙路,朦朦胧胧,若有若无,看得见,抓不住,那种感觉让他心痒难耐。
    卓鹰乃是修仙五百万年的高阶金仙,原本有足够的耐心慢慢研究,竟然也被心痒的感觉折磨得不轻。
    这一天,他从青鸟山主峰向下看,看见青鸟仙城里有些人在练剑,那些客卿修炼的剑法各种各样,有时候卓鹰在高出静静的观望,一看就是一天。
    忽然间,他看见有个年轻的姑娘,修炼的剑法颇有新意,那姑娘身穿华丽的云锦襦裙,先后施展了两套剑法,每一套都很精妙。
    卓鹰感觉很有意思,便把郭冰怜唤来:“你看看,那位初阶祖仙什么人?你把她叫来,我想跟她说几句话。”
    郭冰怜定睛一瞧,展颜笑道:“老爷,你闭关太久了,连自家孩子都不认识!”
    “啊?那是我们家的人?”
    “是啊,她是咱家第五代? 名叫卓绫。前些日子你开坛讲道的时候? 她刚好在闭关进阶,所以你当时没看到她。我自从进阶金仙后? 一半时间住在下面的仙城中? 所以知道这些后辈人物。”
    “我看她施展的剑法与众不同,你把她叫过来。”
    “是? 我这就去唤她。”
    不久,卓绫兴冲冲的来山顶? 给卓鹰磕头施礼:“见过老祖!”
    卓鹰面带微笑? 问道:“你既然是青鸟家的人,为何修炼两套别派的剑法?我刚刚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两套剑法很精妙,并不比青鸟剑诀差? 你跟我说说? 这是怎么回事?”
    卓绫笑道:“老祖,您问这个?这是我从万花峰秦竹那儿学来的,分别是青阳剑诀和云阳剑诀。其中青阳剑诀学了五十四式,云阳剑诀学了三十六式,据说还有一套金天剑诀? 也不知道有多少式,我暂时没机会接触。”
    卓鹰双眉一挑? 道:“白帝宫四大剑诀,秦竹竟然会三种?难道他不会第四种? 我们的青鸟剑诀吗?”
    卓绫收了笑容,说道:“老祖? 我问过秦竹? 他说不会青鸟剑诀。”
    “哼? 他说不会,难道就真的不会?”
    “那我就不晓得了。要不然老祖您将他捉来,对他进行搜魂好不好?”
    “不好,搜魂是一种特殊的法门,我出身五帝宫,视其为旁门左道,没有认真学过,如果强行施展,不但会毁了此人,而且只能得到残损的记忆片段,并没有什么好处。”
    “咦?这跟秦竹说的一个样!我先前吓唬他,他说过类似的话。”
    “你这孩子,心思太浅,如何能吓唬秦竹?依我看,此人老奸巨猾,可能是仙王转世,不会被你吓住。”
    “启禀老祖,秦竹是我招收进家门的!当初他从下界飞升上来,才只是四阶天仙呢,我定睛一瞧,看见他浑身冒金光,于是就把他招进来了!嘻嘻,老祖你该奖励我!”
    卓鹰笑道:“你把跟他交往的过程,事无巨细,再跟我说一遍!”
    卓绫道:“好吧,秦竹此人很古怪,博闻强记,几乎无所不知……在南明剑会上,他只要看一眼对手,就能猜出对方的弱点……他观摩金仙比试的时候,一直在桑皮纸上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在记录什么……我问他会不会青阳剑诀五十四式之后的剑招,他说暂时不会,且待三千年后,或许就想起后面的部分了……他还说自己的髓海深处,被师傅欧治子醍醐灌顶,不晓得装进去多少东西……”
    卓鹰凝神倾听,微微皱眉,道:“难道说他不是仙王转世?而是像他说的一样,被仙王招收为亲传弟子,然后醍醐灌顶了?”
    卓绫撇嘴道:“老祖,秦竹此人有弱点,他喜欢女色,家里有一帮姬妾,个个容貌娇艳,围着他转来转去!他还非说那些人都是女弟子。您说这是不是笑话?哪个仙王会将主要精力放在培养女弟子上?难道他想接过红楼一派的大旗,培养出十二位金钗不成?”
    卓鹰回想先前布道大会上,秦笛身后跟着的那帮人,的确女多男少,有好几位女修天仙,而那些男子都还是灵仙呢。
    于是他略微舒了一口气,道:“秦竹还年轻,知好色而慕少艾,这不算什么大缺陷。”
    他望着卓绫道:“我交代你一件紧要的事,就算死缠烂打,也要打听出,他是否会青鸟剑诀!尤其是最后三式!如果你把这件事办成了,我会将青鸟家所有的资源倾注在你身上,争取让你尽快的修成金仙!”
    卓绫有喜有忧,心情很忐忑:“老祖,我怕会让您失望。我跟秦竹在一起,常常处于下风,他能猜出我心中所想,我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我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小。”
    卓鹰道:“没关系,成败都不要紧。你去试试看。”
    卓绫想了想,道:“我看秦竹心有忌惮,生怕我们会害他,所以他才半遮半掩,说话不爽利。请问老祖,如果他真的会青鸟剑诀,我们该怎样对待他?我需要一个承诺,才好去劝说。我觉得,要想骗他很难,还不如待之以诚呢。”
    卓鹰沉吟良久,道:“你告诉他,我没有害他的意思,只要他没有背叛家族,不利用青鸟剑诀开宗立派,我青鸟家愿意一直庇护他!可惜他五行兼修,进阶金仙难比登天!我们家只有六阶仙金和一点点仙土,无力帮他获得仙水、仙火和仙木,尤其是六阶仙木,只有少数门派才有,比如说五庄剑派的人参果树,扶桑家的扶桑树……如果他为了获得六阶仙木,某一天背弃了青鸟家,勾结外人反噬家族,这才是我所忌惮的……”
    “老祖,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秦竹乃是铸剑师,能通过铸剑,获得所需要的仙金。咱家还有什么好东西,能让他心动的呢?”
    “你想想,秦竹为何要加入青鸟家?就算他有了六阶仙金,可他不是一个人,背后还有不少家人和弟子,那些人也需要物资,需要安宁的环境,以及历练的机会,不是吗?你可以代表青鸟家,问他需要什么,然而尽可能的满足。比如说,可以在万花峰的侧峰,建一个切磋的擂台,将咱家上百位天仙派过去,跟秦家人交流切磋,我相信对双方都有好处。”
    卓绫笑道:“我懂得该怎么做了。”
    卓绫开开心心的下了青鸟山,飞往万花峰。
    她已经来过几次,跟钟花娘也算熟悉,更熟悉传她剑法的李秋水。
    秦笛懒得亲自指点她,便让弟子李秋水教她青阳和云阳剑诀。
    卓绫走入大阵笼罩的万花峰,看见仙宫和亭台楼阁,并没有看见仙王洞天,因为洞天被秦笛遮蔽了。
    她先找到李秋水,此时的李秋水才是二阶天仙,然而却让人不容小觑。
    卓绫看见李秋水正在制作仙符,提着一只雪白的符笔,在符纸上画来画去,不到一个时辰,完成了一张仙符,赫然乃是四阶上品的仙符!
    这让卓绫吃了一惊:“没想到你还会画符!而且是难得的四阶仙符师!就凭这一手,你也能脱离秦府成为青鸟家的贵宾了!李仙子,你有没有更换令牌啊?”
    李秋水道:“我按照师傅的要求,已经将副牌换成了主牌。但不等于脱离秦府,师傅待我恩重如山,我会终生追随他。”
    “李仙子,你这手画符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我师傅啊,不然还能有谁?”
    “秦先生除了炼器之外,竟然还会画符?”
    “那是自然。”李秋水并没有多说。在她看来,师傅的实力在那儿摆着,根本不需要吹嘘。
    卓绫心中一颤,想起剑会上秦笛拿出来的六阶仙符,禁不住咬牙切齿:“这个骗子!他说六阶仙符是师傅欧治子给他的,其实是他自己炼制的!既然仙符是他自制的,那么六阶阵盘呢?难道也是他亲手炼制的吗?”
    想到这类,她禁不住瞠目结舌!
    丹、器、符、阵被成为修真四艺,作为普通的修真人,想精通一种都很难,而秦笛却可能掌握三种,而且每一种都超越了自身境界,这种事堪称天下奇闻!
    一般而言,秦笛作为祖仙,只能炼制出五阶的仙器、仙符和仙阵,可他竟然推出七阶下品的仙剑、六阶的仙符和阵盘,成为剑仙界顶尖的仙器师、仙符师和仙阵师,就凭这一点,他的地位便不在各大世家的家主之下!
    卓绫心想:“老祖还以为,秦竹弄不到六阶的仙水、仙火和仙木呢!可他不晓得,秦竹能炼制六阶仙阵,就可以从别派兑换到少量的六阶仙材。换句话说,秦竹还是有希望进阶金仙的!一旦进阶金仙,就可能破空飞走!他当年从下界上来,不才是四阶天仙吗?他既然能带着家人来到剑仙界,难保没有同样的手段,带着家人飞升金仙界!”
    这么一想,她心里“砰砰”跳个不停!
    这里面蕴含着深远的意义!有可能影响青鸟家未来的决策!
    从天仙界到金仙界,相当于天壤之别,不纯粹是距离的远近,关键在于纬度的高低,和恐怖的虚空裂缝,如果功力不到,没办法撕裂虚空,要想带着家人飞升难度非常大。正因为如此,卓鹰、卓庆和郭冰怜飞升没问题,却没法带着家人一起飞升,为了不让整个家族被灭门,所以卓鹰才一直拖着不敢飞升!
    在卓绫看来,当初秦笛参加剑会的时候乃是天仙巅峰,就已经能炼制六阶仙符和六阶仙阵了,假以时日,等他修炼到祖仙后期,应该能炼制七阶仙符和仙阵,只要有了七阶仙符和仙阵,将仙器保护起来,就可以穿越虚空抵达金仙界!
    “秦竹能带多少人飞升?他能带我们青鸟家的人走吗?我们家有数千口人呢!”
    想到这里,卓绫的心里无法淡定了!
    她没有去求见秦笛,只是跟李秋水说了一会儿话,然后便匆匆离开了。
    卓绫登上青鸟山主峰,将自己的所见、所思、所想禀告卓鹰和郭冰怜。
    卓鹰听了目光闪烁,沉吟许久,最后说道:“不着急,先保持接触,善待秦家,莫要得罪他们。秦竹既然是青鸟家的主宾,就跟咱家结下了因果。这对我们或许是个契机,但是要耐心等待,船到桥头自然直。”
    此后每隔十年,卓绫都来万花峰转悠一回,但她很少能见到秦笛。因为秦笛正忙于将五行盏合在一起,加强土祭和水祭,试图获得七阶的仙水和仙土呢。
    而且,秦笛还接到别派的私下里接触,有人想请他炼制六阶的仙剑,也有人劝他离开青鸟家,转投其他的门派和世家。
    秦笛让负责外事的福衍告诉那些人:想要铸剑可以,只要拿来高阶仙材就行;想要离间秦家人叛投别派,那就免了吧。
    福衍一半时间留在南安城的怡然阁,一半时间留在万花峰的山脚下,那里有一座小型的仙宫,名之为“迎宾阁”。
    那些前来万花峰的仙人,先入“迎宾阁”,接受福衍的忽悠,说明前来的目的。
    如果只是求购仙剑,那么直接去怡然阁就行了;如果是需要特制得仙剑,则要提供高阶仙金,然后约定取货的时间。这些事情都不需要秦笛和晏雪出马,而是由福衍带着朱兰棠和屠蕊负责接待。
    福衍从秦笛那里学到了大衍心经,然后再传给大衍门的弟子朱兰棠和屠蕊。他们跟着秦笛的时间越久,心中的依附感越强,已经将自己当做秦府家人了。
    尤其是朱兰棠的儿子屠虎,已经被秦笛收为正式弟子,学习的内容不仅限于大衍心经,还包括“连山易”、“归藏易”、“周易”、紫微斗数等等,功力突飞猛进,此刻已经踏足灵仙,日后前途无可限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