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778章 听话的剑

第778章 听话的剑

    随着时光的流逝,秦府越来越多的人进阶天仙。
    顾如虎,吉娜,杜蓉,杜兰,陆续修成了天仙,然后更换身份令牌,接受青鸟家族的任务,去外面历练去了。同时出去历练的,还有顾如梅,庄冷,霍香,李秋水,王衍等人,这些人每隔千年,在外头历练两个甲子,然后回来学习仙文大道以及丹器符阵。
    晏雪并没有出去,她将分身秦樱派出去,跟秦鸿一起,离开青鸟国,在整个剑仙界游历。剑仙界十七个国度,他们需要挨个走一遍。
    跟着秦笛来剑仙界的浣碧也出去历练了,她已经踏足祖仙,实力提升了不少,接受青鸟家的任务,带着孙子浣熊,前往新占领的太白家领地,担当某个小型仙城的城主。
    浣碧的女儿浣纱还留在万花峰,正在闭关,准备晋升天仙。
    而像朱婉、秦菱、秦月、秦汉承、秦汉旭等人,看似修炼比较慢,但因为万花峰仙气丰富,又有秦笛不断的传授大道法则,还有各种仙果以及仙酒佳酿,他们的功力也在不断的提升,都已经到灵仙中后期了。
    再加上韩冰,张怡然,秦汐,陈寿廷,顾毓宁等人? 他们的进步更慢一些? 但都修成了灵仙。灵仙拥有八百万年的寿限,有充足的时间慢慢修炼。
    至于说那些个年轻的弟子? 比如说齐峥、屠虎、秦珊? 既然被秦笛收归门下,他们的资质都比较好? 得到悉心栽培,因而后发先至? 都已经修成了灵仙。
    偌大的万花峰? 主峰被大阵笼罩了,外面的人就算想去结交秦笛,都没办法直接见到。大阵的外面还有几个侧峰,其中一个侧峰住着钟花娘? 有些人想先去接近她? 然后再想法进入大阵中,然而此路是走不通的,即便是钟花娘自己,要想进入大阵,都要传音给晏雪? 然后被接引进去。
    钟花娘并不在意,因为她得到了《青帝百花经》的传承? 重新走上了修仙之路,有弟子仆晴伺候? 有青鸟和仙峰王陪伴,正忙着采集鲜花酿酒呢。她把仙酒送到怡然阁? 换取仙石和仙晶。至于说本命仙器? 因为她是木修士? 体内有多种仙花,只要修炼“百花经”,仙花便可以提升等级,从而带动洞天世界的扩张。
    转眼过去多年,不知不觉,秦笛两万岁了。
    这一天,他从大阵中走出来,交给钟花娘一块接引令牌。
    “从今以后,你可以自由出入大阵,但不能带人进来。若有客人前来拜访,你请他们去迎宾阁,接受福衍仙长的遴选。”
    钟花娘接过令牌,点头应是。
    秦笛又为她讲解百花经,然后道:“修炼百花经的要点,是在体内聚集一百种花,每一种都要是仙品,其中有主有辅,最关键的是主花的等级,为了培养这些花,还要向体内引入仙灵脉。想来你以前作为青鸟家的主宾,仙灵脉应该是不缺的,有缺陷的是主花的品级,对不对?”
    钟花娘回答:“先生您说的没错。我昔年进阶祖仙的时候,就已经凑足了一百种仙品花朵,其中有两朵达到仙阶五品,一种是玉簪花,一种是鸢尾花,它们的境界差不多,我修炼的《百花经》不全,无法驾驭它们,不知道哪个为主,渐渐失去了控制,陷入天人五衰。”
    秦笛想了想,道:“既然两种花的品级一样,那就不要强分主次了。回头我帮你找一朵六阶的青莲花,你把它收入洞天内,以其为主花,如此便可以镇压群芳了。”
    在青木盏中,还有不少的花木呢,单是青莲花就不止一朵。
    钟花娘听了这话,心中激动而又震撼,干脆大礼参拜:“多谢先生提携之恩,从今以后,您算是我的师尊了。”
    这种所谓的师尊,主要是一种依附关系,就像通天教主门下有金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三小娘娘……
    因为仙路缥缈,很多仙人心中迷惘,不知道该怎样修行,他们偶尔听一场讲道,心有所获,突破了境界,便会以讲道人为师尊,愿意一直跟着他。
    像秦笛这般将钟花娘从冰棺里救出来,再传她系统的《青帝百花经》,跟经典的师徒差不多了。
    尤其是秦笛答应给她六品的青莲花,这意味着什么啊?意味着她有机会跨过金仙的门槛!
    对于剑仙界的人来说,想获得六品仙材的难度太高了,别说是在青鸟家这样的金系家族,就算是到了扶桑家那样的木系世家,钟花娘也不可能得到六阶仙花,扶桑家会舍得将“扶桑花”赐给她吗?那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就冲这一点,她对秦笛感激不尽,心中激动,难以言表。
    秦笛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提携别人,世间之事,皆有因果。钟花娘酿制的百花酿对秦府中人十分有益,加速了朱婉、秦汉承等人的修行,彼此之间算是相互协助的关系。
    他对钟花娘道:“起来吧。你现在才是五阶祖仙,道法修行不够,不适合接收青莲花,否则容易造成冲击,引起洞天世界摇晃。因此你要耐心等待。等你修成八阶祖仙,我才会将青莲花交给你。另外,我每隔百年,开一场内部法会,你可以进来听,若能掌握更多的大道,将会有助于未来的仙路。”
    钟花娘再拜:“多谢先生教诲。我都记住了。”
    随后,秦笛来到山脚下的迎宾阁,见到了福衍仙长。
    此时,福衍也已经进阶天仙了,依旧保持着一头银发和雪白的胡须,目光睿智,表情和蔼,很适合忽悠人。
    他满面笑容望着秦笛,道:“先生的功力又有精进!真是令人钦佩啊!”
    想当初,在地茗界天柱山上,他是四阶灵仙,秦笛还是初阶灵仙呢。如今多年过去,他提升了五六级,秦笛却提升十余级成了祖仙!彼此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然而他心里很清楚,这种事是羡慕不来的。
    秦笛问:“最近有什么人过来吗?”
    福衍笑道:“来的人不少呢!这一个甲子之内,总共来了一百零二人,其中半数留下名字就走了;三成被我劝说引导到怡然阁;还有十几人留下五阶仙金,想要求一口五阶仙剑,时间约定在三千年内;有一人留下一根枯死的树干,看起来等级很高,想要求一口六阶的木剑,酬金是四条五阶仙灵脉,此人已经预先支付了一半,被霍山锁定在山中了。”
    秦笛道:“五阶仙剑嘛,我上次铸造了上千口,府中还留着大半,你去找晏雪领取;那根枯死的树干,你取出来给我看看。”
    福衍从袖中取出一截树干,长约丈许,粗有两尺,颜色发黑,黑中泛着紫色,一条条大道纹理,显得很是深邃。
    秦笛看了,自言自语道:“这是六阶巅峰的仙檀木!等级不低啊!是哪个门派送来的?”
    福衍答道:“我跟那人攀谈许久,反复打探,得知他是五庄剑派的人。”
    “五庄剑派的仙树,乃是人参果树,怎么会有仙檀木呢?”
    “那人说,仙檀木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他还隐约提到,五庄剑派有一块风水宝地,除了培养人参果树之外,还在祖师殿里收藏了不少的宝贝,这截仙檀木便是从祖师殿里拿的。他奉碧云仙君之命,将仙檀木送过来,如果你能制成仙木剑,那固然是意外之喜,若是失败了也无所谓,权当是送给你的礼物了。”
    秦笛伸手抚摸着仙檀木,过了一会儿,笑道:“你猜我会怎样做?”
    福衍道:“先生就算制成了仙剑,也不会老老实实交给他。”
    “没错,我会将这截仙檀木一分为二,制成两口仙剑,一口有木心剑灵,乃是真正的仙木剑;另一口没有木心,我会将某人的残魂封进去,以其来作为剑灵。”
    福衍有些讶异,问道:“仙人的残魂被封进去,不会被碧云仙君一眼看出来吗?”
    秦笛道:“不会那么容易认出来。在地茗界的天堑鸿沟中,曾有一人想陷害我,被我收了魂魄锁在往生罐里。我已经将其收服,培养为鬼仙,再将其祭炼一番,遮蔽鬼气以冒充剑灵。新生成的剑灵,常常表现为懵懂的样子,碧云仙君将会小心翼翼的对待,不会粗暴的审视剑灵的来历。”
    福衍大笑:“要是将来你跟碧云仙君交手,紧要时刻让他手里的木剑忽然背叛,他恐怕死都不晓得是怎么死的!”
    秦笛轻哼道:“我若想斩他,用不着这么麻烦。我用鬼仙封入木剑,是为了刺探五庄剑派的奥秘。碧云仙君的师傅乃是青云子,他可能是剑仙界主!”
    福衍想不到那么深远,他才修成天仙不久,哪里能想到金仙界的事呢?不过他负责接待宾客,平日里时常琢磨怎样捞好处,因而说道:“还有那五庄观的风水宝地,祖师殿中有没有别的宝物,你让剑灵多留心,等到查明一切,再悄悄溜回来。”
    “鬼仙的等级较低,想溜回来不容易,届时还需要我去接应。反正我才是二阶祖仙,距离修成金仙还早,等我进阶金仙,再去五庄剑派探视。”
    “秦先生,长生剑派送来一封信,金仙薛明邀请你去长生宫。”
    “哼,不去。”
    虽然说,秦笛进阶祖仙后,并不担心金仙薛明的谋害,可他一旦跟对方动手,必须动用厉害的手段,要么是诛仙剑阵,要么是凤舞九天、落日箭诀、五种神雷……那样的话,有可能引起剑仙界主的关注。
    在秦笛看来,他现在功力还太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又不缺五行仙材,又何必出去惹事呢?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一点点积累实力,比做什么都好!他是转世的仙帝,又不是刚刚踏上仙路的年轻人,根本不需要出门历练。
    福衍又道:“连山家和扶桑家也不甘寂寞,派人过来联系,但又不舍得拿出宝贝,所以被我劝回去了。”
    秦笛点点头,道:“嗯,不必管它。”
    “先生,青鸟家的卓绫来过几次,虽然没说什么,但我猜测,她想求见你。我放她进入万花峰,因为你在闭关,她没有机会见到,回去的时候,神色有些怅然。”
    “她若是再来,引来见我。”
    “是,我晓得了。”
    随后又过数十年,青鸟家收到万花峰献上来的一口六阶仙剑。
    这口仙剑落在新晋的金仙郭冰怜手里,尽管在她的体内已经凝聚出一口本命仙剑,等级达到了六阶仙品,但她拿到万花峰献上的仙剑,依旧很是开心。因为本命仙剑很娇贵,不能轻易拿出去对敌。
    她祭起仙剑在青鸟山巅凌空飞舞,感到得心应手,如虎添翼,忍不住发出赞叹:“秦先生不愧是传奇铸剑仙师,这口剑就像给我量身定做的一般。”
    卓鹰看着她舞剑,听见这话,心中一动,道:“你修炼的并非青鸟剑诀,而是万剑门的秘传心法,连我都不是很清楚,难道说秦竹竟然懂得?若不然,新铸造的仙剑,怎么会如此听话?”
    按照剑仙界的传统,很少有人会将家族剑诀传给姬妾。
    郭冰怜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跟着卓鹰很多年,也没有得到青鸟剑诀的传承,但是剑道是相通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她跟着卓鹰也得到不少好处。
    她收回飞舞的仙剑,笑道:“那我得去万花峰问一问,看他是否真的懂得我派心法。要不然为什么铸造的仙剑这么贴切呢?”
    每一口仙剑,都有独特的性格,跟活生生的人一样,有的像刚猛的大汉,有的像玲珑得女子,有的宁折不弯,有的刚柔并济。
    郭冰怜之所以很喜欢那口剑,是因为它像本命仙剑一样听话,连“万剑诀”都能轻松施展到两千三百八十式,这简直太难得了!
    因此之故,她听了卓鹰的提示,心中一热,便跳下青鸟山主峰,飞向万花峰而去。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她便来到万花峰下,看见山上笼罩着六色大阵,按捺心绪,没有硬闯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