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779章 传授大道

第779章 传授大道

    福衍仙长早已被惊动,从迎宾阁走出来,对她躬身施礼:“见过前辈。”
    他参加过布道大会,因此是认识郭冰怜的。他这么八面玲珑的人,如果连青鸟家的三位金仙都不晓得,岂不是成了笑话?
    郭冰怜道:“我要见你家主人,麻烦代为通报。”
    福衍仙长忙道:“前辈请随我来,先生正好有空,在山上指点弟子呢。”
    于是郭冰怜随他穿入大阵,看见秦笛在指点秦珊练剑。
    秦笛瞧见她,赶紧过来见礼:“郭前辈,您怎么亲自来了?若是有事,直接叫我去便是!”
    郭冰怜面上堆笑,道:“我有事想请教你。”
    于是秦笛冲左右摆摆手,让弟子秦珊退下,福衍也离开了。
    郭冰怜定睛望着他,刚想说话,忽然睁大眼睛,惊讶的叫道:“咦?你不是刚进阶祖仙吗?这才过去多少年?怎么就踏入第二重境界了?竟然还是第二重后期,你这是吃了多少仙丹?喝了多少百花酿啊?”
    秦笛笑道:“只是机缘凑巧而已!”
    修仙讲究机缘,机缘分很多种,无法一言以尽之。
    郭冰怜身穿宫装,云鬓高耸,相貌和蔼,问道:“秦先生,我今日前来,想问你是否懂得万剑诀?”
    秦笛剑眉一挑,笑道:“你为何要问起这个?”
    “因为你献上的仙剑非比等闲,很贴合我的心意,你若不懂得万剑诀,很难铸造出这样的剑。”
    “剑灵是天选的,这是前辈的机缘。”
    “不会那么巧吧?秦先生,请你说实话,会不会万剑诀?”
    “这个嘛,我还真会一部分。万剑门乃是天下闻名的大门派,招收的弟子多如牛毛,下界很多人都会几手。在地仙界的时候,我有两位家人进入万剑门,学会了数百招剑诀。”
    “我看非止数百招那么简单!我刚拿到你献上的六阶仙剑,第一次祭炼时,就施展出万剑诀两千三百八十式,大大出乎我的预料!秦先生,你知道万剑门的来历吗?”
    秦笛面带笑容望着对方,没有从郭冰怜的言语间感受到压力,反而感到对方的恳切和婉转? 于是笑道:“相传万剑门的祖师乃是广成子? 他是元始天尊的大弟子,乃是顶阶的仙帝之一。他还是有名的剑仙? 留下的传承有一万式剑诀? 因此门下弟子成立了万剑门。”
    郭冰怜道:“是啊,在进阶金仙之前? 我只能施展出两千两百式,有一天看见你献上的‘大道树’? 忽然开了窍? 领悟出数十式剑招,从而突破金仙境界。说起来,我该好好感谢你,你是我的大恩人啊!”
    秦笛道:“说实话? 万剑门的招式太繁琐。你若问我会多少?我真的记不住那么多。但是总的原则我是知道的。大道有跟脚? 万变不离其宗。”
    郭冰怜福至心灵,对他鞠躬说道:“秦先生,我想跟你学习大道,你能不能传授于我?”
    她虽然是金仙,却没有金仙的傲气? 因为她跟浣碧一样,都是从做姬妾一步步熬上来的? 若是抓不住机缘,也不可能修成金仙。
    比较而言? 卓鹰和卓庆自认为是天之骄子,就不肯放下身段? 主动来求秦笛。
    卓绫倒是想求秦笛传她高深的剑招? 可她功力太浅? 秦笛懒得花心思教她,只是让李秋水代传。
    秦笛笑道:“我每隔三百年,在万花峰来一场内部讲道,时间持续三个月。你若是不嫌弃,就过来听吧,顺便把卓绫和卓雨带来。至于其他人,就别带来了,人若是太多,影响我讲道。”
    郭冰怜略有些失望,因为她想让秦笛专门为她讲授万剑诀相关的大道,可是秦笛的意思显然不是这样,面对那么多低阶修士的讲道,水平能高到哪里去呢?她可是金仙啊,怎能跟那些天仙甚至灵仙为伍?
    不过嘛,因为这是第一次接触,她也不好直接拒绝。
    她心想:“反正只是三个月,我给你面子,过来捧场,就算没有丝毫的收获,那也没关系。等到讲道完了,我再向你请教也行啊。”
    她自从见到大道树突破金仙后,就认为秦笛高深莫测,肯定掌握了大道,只是愿不愿说的问题。
    于是郭冰怜笑道:“好啊,我一定过来倾听。”
    一个甲子之后,郭冰怜得到通知,带着卓雨和卓绫又一次来到万花峰。
    这一次,她们见到不少人,包括十几位天仙,二三十位灵仙,还有一些地仙。除此之外还有六阶祖仙钟花娘,初阶祖仙浣碧,八阶祖仙青环仙子,另有一人身形凝重,隐隐带着威压,虽然看不出功力高低,却让郭冰怜不敢小觑。
    郭冰怜的目光凝视着雷纤云,越看越觉得心中惶恐。
    上次雷纤云出现在布道会上,曾经用仙符遮蔽了功力,这次她没有使用仙符,只是特意收敛了功力,但还是给郭冰怜带来很大的压力。
    卓雨和卓绫都没有感受到这一点,她们左顾右盼,还有点儿看不上秦府这些人的意思呢。因为她们是祖仙,而在场之人大多境界较低。
    郭冰怜心中颤抖,暗道:“我就说嘛,秦府有隐藏的高手,如今总算是见到了!秦先生请我来,见识隐藏的高手,他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不愿意再蛰伏了?想要跟青鸟家翻脸不成?”
    她隐约感觉得到,雷纤云的功力很高,似乎不比卓鹰低多少,完全可以自立门户,从青鸟家脱离出去,这让她的心悬了起来。
    不久,秦笛姗姗而至,手里捧着一株尺许高的大道树。他把大道树搁在地上,口中念诵法诀,大道树逐渐长高,渐渐高过三丈,枝繁叶茂,散发出一道道雾气。
    他看了众人一眼,然后道:“这是我刚刚制作的大道树,总共十万八千大道,每一个叶片就是一条大道,这些个主干,便是阴、阳、木、火、土、金、水、风、雷、生、死、容、枯……木曰曲直,土爰稼穑,金曰从革……”
    他从主干开始讲,渐渐讲到枝丫。
    郭冰怜和卓雨、卓绫都听得一头雾水,心中激动而又迷惘,她们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复杂的大道树,因此听不懂很正常。可是她们转头看向其他人,发现有些人显出很兴奋的神色,似乎竟然听懂了,这让她们感到很吃惊。
    郭冰怜心想:“连我这样的金仙都听得很吃力,为什么他们这些天仙和灵仙,能听个七七八八呢?”
    不久,她发现在场的人都拿着各种各样的手抄本,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仙文,手抄本的封皮上则写着《仙文荟萃》几个字,于是心痒难耐,瞅准秦笛停下来的时候,从别人手里借过来查看。
    她越看越感到震惊,双手禁不住微微颤抖。
    这时候,晏雪走过来,笑道:“前辈,这书是先生早年编写的,您若是答应不带出万花峰,我可以帮你找一套过来。”
    郭冰怜猛然点头:“好,我答应你,绝不带出去!”她心想:“这还不好办,我就留在这里学习,学不会干脆不走了!”
    卓雨和卓绫也跟着叫道:“晏姑娘,请帮我们也找一套来!”
    晏雪笑道:“好说,这样的书册,我们抄了多遍。”
    她将一摞手抄本递给三人,道:“先生编纂的《仙文荟萃》,总共是三十卷。你们若是看不明白,回头去请教文若姑娘。她是仙文大师,钟花娘便是跟她学的。”
    三人捧着手抄本如获至宝,回头看哪个是文若姑娘,结果发现是一个年轻的姑娘,还没有进阶天仙呢。
    然而她们不敢小瞧文若,都对她笑语相迎。而且光赔笑还不够,还得送点儿礼物才行。
    秦笛花了三个月的功夫,将《仙文荟萃》上提到的大道进行了综述,因为晏雪、顾如梅等人掌握了近九万大道,眼看就要将《仙文荟萃》学全了,所以秦笛才对这十万八千大道进行总结。
    接下来,他没想推出更多的大道,因为贪多嚼不烂,这些大道足够秦府众人修成仙王了。
    实际上,晏雪和顾如梅虽然学会九万大道,那只是囫囵吞枣,距离真正的掌握还差得远呢。
    秦笛将郭冰怜、卓绫、卓雨请进来,是因为大道之传播不需要太吝啬,既然他想将青鸟家绑上战车,总要展露出一些好东西。反正这种级别的讲道,对他而言就像放羊一样,多一只少一只无所谓!
    而且,就算郭冰怜将手抄本带出去又如何?也不会损伤秦笛一根寒毛。
    当然,除了这十万八千大道之外,秦笛还掌握了许多的大道,总计五十四万之多,后面的部分便属于不传之秘了。
    而郭冰怜和卓绫、卓雨都是首次接触这么多仙文大道,就像织了一辈子布的织女,忽然进了大学校园,听见教授、大宗师讲解织布的道理,心中震撼,双股战战,激动而又迷惑,一时半会学不会。
    秦笛讲了三个月以后,将大道树就搁在原处,然后离开了。
    众人渐渐散去,但是文翔、文若、秦汉承、秦汉旭还在,郭冰怜和卓雨、卓绫也没有走,待在那里,流连忘返。
    文若得到秦笛的指示,对于三人的疑问,尽可能有问必答。有些问题答不出,便推给文翔来解释。
    郭冰怜真正关注的乃是金系法诀,可是在秦笛留下来的这棵大道树上,金系法诀被分散在各处,要想一条条抽出来,组成一棵“金系大道树”并不容易。那种感觉就像准备考试的学生,期待老师给划重点,然而老师却丢下厚厚的一摞书,告诉学生“你想知道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这不是秦笛故意为难她,而是大道之复杂,原本如此。
    如果三个人沉下心来从头学,对她们的好处无法估量。如果只想挖掘一部分宝贝,虽然有助于修为的提升,但是最终的成就将比较有限。
    郭冰怜早年也学过仙文,但她掌握的仙文数量很少。其实大多数仙人都是这样,他们跟着师傅学习功法,所有大道都体现在功法里面了,只要掌握了剑诀,就能自然而然的进阶,因此不需要学习仙文。但是这样培养出来的仙人,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类似于工匠的性质,成不了道祖级别的人物。
    卓鹰还在青鸟山巅等着郭冰怜回去呢,谁知道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他心想:“她不会被谋害了吧?”
    他耐着性子等了十年,然后才通过身份令牌询问。
    郭冰怜的答复很简单:“我在万花峰学习仙文。”
    既然如此,卓鹰便不去管她了。
    直到五百年过去,郭冰怜总算回来了,卓鹰再看见她,有种不一样得感觉。
    怎么说呢?就像居住在城市里的小职员,从深山老林里带出来一个姑娘,结婚以后经过十年陪养,好不容易成了城里婆娘,谁知道这婆娘忽然得到机缘,去大学进修了几年,摇身一变,成了“白骨精”一样。
    卓鹰盯着郭冰怜目不转睛,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郭冰怜笑道:“老爷,你看什么呢?”
    卓鹰干咳两声,问道:“你去万花峰学仙文?咱家又不是没有仙文大师,万花峰有何与众不同的地方?”
    一提起万花峰,郭冰怜便眉飞色舞,说道:“差别可大了!我这次回来,是有些心得,想跟老爷分享。”
    “嗯?你还准备再去吗?
    “是啊,等我整理完心得,闭关修炼千年,然后再过去!”
    “你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窍?”
    “老爷,我好好的,没有疯。秦先生献上来的那株‘青鸟大道树’呢?”
    “被我小心的收起来了。”
    “麻烦老爷取出来,有些地方,牵涉到大道枢机,我想跟老爷分享……在这五百年间,我学到很多东西,虽然还不成系统,但是深有启发,胜过我一个人闭关苦思十万年……”
    “是吗?你不会是受人蛊惑吧?”卓鹰将青鸟大道树找出来,摆放在仙宫的桌案上。
    郭冰怜目光闪烁,露出兴奋的神色:“万花峰有一株大道树,比这个复杂数十倍,然而那并不是金系的大道树,而是包罗万象,不管是哪派的修士,都会得到启发……老爷你看这里,这根树枝上标着个‘锋’字,乃是金系三千大道之一,它有十重含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