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815章 双劫同至

第815章 双劫同至

    不一会儿的功夫,卓鹰从青鸟峰飞过来,落在她的旁边。
    卓鹰看看天色,神情显得颇为凝重,道:“怎么动静闹这么大?这是卓雨要渡劫吗?一个金仙劫,不该给人如此强烈的威压。”
    郭冰怜道:“老爷,据我所知,如今万花峰上,除了卓雨在闭关进阶金仙外,其余的人中再没有怀疑的对象了!我上次来的时候,几乎见到了所有人,其中比较有希望的,只有钟花娘较为接近,堪堪踏入九阶祖仙的境界。但她要在这个境界停顿积累一段日子,不可能在短短你的三百年内,就已经积累完满了。
    除了钟花娘之外,接下来功力较高的乃是胡舒洱,然后是晏雪,顾如梅,都还是六阶以下的祖仙,距离祖仙巅峰差得很远。
    你说说,这次大劫的征兆,若不是咱家的卓雨带来的,还能会是谁呢?”
    卓鹰的一字眉聚成了山字,道:“不对!这不是简单的金仙劫!虽然雷声还没有响起,然而我从心底深处感受到莫名的恐惧!试想,连我都觉得瑟瑟发抖,这能是卓雨带来的金仙劫吗?难道卓雨能一步登天不成?”
    听他这么说,郭冰怜觉得有些奇怪:“老爷,我怎么没有觉察呢?”
    卓鹰闭上眼睛,仔细体会发自髓海深处的恐惧,过了一会儿,他的身躯猛然一抖,睁开眼睛道:“我似乎明白了!以前可能上当了!”
    “老爷,你明白什么了?”
    “等等看,我只是怀疑,还需要得到验证。”
    两人站在小山巅静静的等着,一个时辰之后,他们看见卓雨的身影,出现在万花峰的侧峰,祖仙巅峰的法象,放出来有极其高大,哪怕隔得再远,也能够一眼认出来!
    郭冰怜欣喜的道:“老爷,那就是卓雨,是卓雨在渡劫啊!”
    雷声轰隆隆的落下来,水桶粗的闪电不停的劈下来,锋利的罡风不停的吹拂,卓雨的脚下燃烧着忽明忽暗的劫火……
    远处有很多青鸟家的客卿纷纷走出来,隔着数千里距离观看,那些人在议论纷纷。
    “怎么又是万花峰!这是金仙大劫吗?为什么会有人在那里频频渡劫?近年来,万花峰出了几位金仙了?”
    “我认识那位渡劫的人,她是青鸟家的卓雨!可是她为何不在青鸟峰渡劫?反而去了万花峰呢?这件事有些古怪。”
    “如果在青鸟峰渡劫,带来天花甘霖,必然泽被青鸟家的后人!而今她却在万花峰渡劫,好处都留给秦家人了!”
    “也不一定,有些人渡劫不成,连带着整个山头,都被天雷轰击了!”
    “你别乌鸦嘴,要是被青鸟家的老祖听见,你还想不想活了?”
    郭冰怜转头看向卓鹰,见他脸上的忧色并没有缓解,问道:“老爷,你在担心什么呢?秦先生说了,他有八成的把握,让卓雨顺利进阶,即便失败了,也会保住她的性命,给她再次尝试的机会。”
    卓鹰道:“你仔细看!卓雨渡劫的侧峰位于东南角,而在万花峰的东北方向,凝聚的乌云更厚,乌云距离峰顶的距离更近,几乎贴着六阶仙阵的阵膜了。你能看清是否有雷劫从那个方向落下去吗?”
    郭冰怜瞪大眼睛细看,猛然倒吸一口冷气,道:“我看见了!老爷你说的没错,那里的天雷连成片,然而却只有低沉的声音,被卓雨身边清脆的天雷声掩盖了!”
    卓鹰又道:“你再看那六色仙阵的阵膜,能不能看见星星点点的金光?”
    “有,我看见了!老爷,卓雨渡劫还没完,怎么会有金光呢?”
    “卓雨渡劫,是在六阶仙阵之外!而那点点金光,发散于六色阵膜之内……咦,不对!我还是看走眼了!雷电照耀之下,你数一数阵膜的颜色,总共有几种仙光?”
    “有……七种!啊呀,万花峰顶,竟然有七阶仙阵!怎么会呢?我可是听说,整个剑仙界,只有五庄剑派拥有七阶仙阵啊!”
    “到了此刻,我总算明白了!”卓鹰靠近郭冰怜,神识传音道:“除了卓雨在渡劫之外,万花峰还有一人躲在七阶仙阵中渡劫,那人渡的是仙君劫!原来雷闲云以前只是九阶金仙,此刻才刚刚晋升仙君啊!你我都被她给骗了!”
    郭冰怜睁大了眼睛:“老爷,你为何要这样说?雷闲云从未说过她是仙君,秦竹也没说过这种话。我感到惊奇的是,雷闲云为何要躲在大阵中渡劫?这种级别的大劫,不是该光明正大接受上天的考验,并且得到天道赐福吗?”
    卓鹰继续神识传音:“按照我的猜测,秦竹所谋甚深,他可能不会蒙召,去金仙界朝拜界主了!要不然他何必脱裤子放屁来这一手?因为有着七阶仙阵的遮蔽,仙君劫闹出的大动静被遮掩了!所以界主未必能看得见!”
    “老爷,你说界主真的看不破?”
    “哼,界主身为仙王,不可能一直瞪大眼睛瞅着剑仙界!他也得闭关悟道,说不定一次闭关就是十万年!秦竹这样做,固然挡不住界主的目光,但只要挡住他的手下人就行了。”
    “老爷你说的有道理。界主未必事事亲为,一直监视剑仙界。”
    “唉,早知道雷闲云还不是仙君的话,或许我可以去万花峰挑战……如今什么都晚了……”
    “老爷,你想什么呢?你不是说,她父亲是仙王吗?你要是前去挑战,输了将身败名裂,还可能丢掉性命;就算你赢了,能得到什么好处?将来飞升金仙界,岂不是多了一位强敌?到时候,她父亲若是开口,说不定界主青云子,会将你捆绑之后,拱手送过去!”
    “咳咳,我只是随口一说……而且是神识传音,千万不能被人听见……等她渡过雷劫之后就是仙君了,我不能得罪她……”
    过了一会儿,卓鹰又道:“咦,我忽然觉得有些奇怪,雷闲云早该是仙君了,为何一直拖到现在才进阶?这期间发什么了什么事?她为啥要跟着秦竹,而不返回金仙界,投奔她的父亲呢?”
    郭冰怜道:“多年以前,我在下界听到一些传闻,说雷闲云是仙王柳五方的红颜知己……我现在怀疑,她可能被人拐骗,耽误了修行。”
    昔年柳五方乃是大人物,发生在他周边的事相当于花边新闻,传到下界去了。
    而卓鹰常年闭关修炼,不太关注这些八卦消息,所以并不晓得。
    卓鹰想了想,道:“照你这样说,我可以想象,雷闲云跟柳五方私奔,惹怒了仙王雷鹏。所以她现在不愿回到父亲身边了!”
    其实这都是胡乱猜测,具体怎样没有人知道。
    万花峰上的两重大劫持续了七天,东南侧峰的卓雨先完成渡劫,但是低沉的雷鸣声还在持续。
    很多旁观的人并没有意识到另外有人在渡劫,他们虽然感到有些疑惑,然而因为雷鸣被七阶仙阵阻挡,再加上眼看硕大的天花簌簌而降,一个个被天花吸引了眼神,心头浮起羡慕嫉妒恨,忽略了低沉的雷鸣。
    “哎,住在万花峰上的人真有福气啊!啥也不用干,只要有人渡劫,便有天花降临,接住一朵天花,便能增加千年功力!”
    “哎呦喂,这得多大的福缘啊!我见过怡然阁的主人,那家伙年纪轻轻,也不知道修炼了什么功法,或者他压根儿不需要练功,就在短短万年间,从低阶灵仙晋升为中阶天仙!”
    “我以前给孙子看病,见过出自万花峰的两位仙医,据说一个是秦竹的母亲,另一个是他的姐姐,她们救死扶伤,待人和善,也是有大福气的人!你知道,仙医是一门小众职业,很难修成正果,可她们难得有这种福缘,接受天花赐福,功力节节攀升,现如今也是中阶天仙了。”
    “唉,简直羡慕死我了!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福泽呢?”
    卓雨渡劫成功,晋升为金仙,她冲着秦笛拜了两拜,表示感激之情,然后纵身而下,飞往卓鹰和郭冰怜所站立的山头。
    “太爷爷,我成功了!我也是金仙了啊!”
    卓鹰放声大笑:“好!太好了!我们不学秦竹,搞什么低调掩饰!要大肆庆祝,公告天下,还要开法会,邀请众仙,前来欢聚!”
    卓雨没有表示反对,因为她心里明白,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有些事情必须要做,哪怕几万年后,所有金仙都要离开,但只要人们晓得,青鸟家有金仙级别的人物,不管是在天外,还是在别处,往往便会手下留情,不敢将留在剑仙界的人彻底剿灭!
    试想,如果人人都知道,青鸟家有四位金仙,虽然渡劫飞升了,焉知他们不会回来看看呢?既然有这重顾虑,那么再跟青鸟家的后人发生冲突,那就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天下之大,恃强凌弱者比比皆是,因此卓鹰要趁着这个机会,弘扬青鸟家的威名。
    此时,万花峰的大阵并没有敞开,低沉的雷鸣还在持续,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十余天,最后才总算结束了。
    随后大阵中又有天花甘霖降落,众人收到的好处更大了!
    仙君劫带来的天花,已经不是五彩缤纷的天花了,而是带着点点金光,落在众人身上,有摧枯拉朽起死回生的效果!
    就连秦笛的功力都从金仙初阶巅峰,提升了半阶,到了金仙第二重的初期!
    晏雪的功力达到了祖仙第七重!顾如梅到了祖仙第六重!庄冷,藿香,李秋水都到了祖仙第三重!其余众人几乎每个人都提升了两阶!朱婉,秦汉承,秦汉旭,都突破了天仙后期的天堑鸿沟!秦月,吉娜,杜蓉,杜兰,福衍,都到了天仙第九重,接近进阶祖仙了!
    作为后来者的秦珊,齐铮,屠虎也渐渐追赶上来,也都到了天仙后期,假以时日,他们的功力将超越朱婉等人。这是因为修行资质有所不同,他们天生的灵根比较优秀,而朱婉、秦汉承的灵根,是经过秦笛强行改造的,限制了进阶成长的速度。
    所以秦笛也没指望家人修成顶尖的大帝,然后去外面打生打死。要想成为大帝,必然要冒绝大的风险。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比较而言,秦笛对自己的徒弟有很高的要求,将来这些人要能够独当一面的,如果连普通的仙帝都达不到,那要他们还有什么用?
    作为师父,该讲情义的时候讲情义,该严苛的时候也要严苛,严师出高徒,不是一句空话。
    雷闲云修成仙君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也没有显得多么激动。
    秦笛见她的时候,问道:“你为何看着不开心呢?”
    雷闲云答道:“因为我渡劫之后,心中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悸动,似乎有说不出的危险,在哪个地方等着我。”
    作为大仙,涉及到自身的安慰,往往能预先感知到,因此有所警惕。
    秦笛面带微笑,道:“那我就帮你算一算,让你心悸的事物来自于何处。”
    雷闲云问:“先生,你能算出来吗?我听说大衍之数,很难演算超出自身境界的事。”
    秦笛道:“原本是这样子,你让我算仙王的行踪,我恐怕算不出。但你只是初阶仙君,比我高一个大境界,我多费点心思,还是能算出来的。”
    “那请先生多费心了。”
    秦笛当着对方的面,动用了多种演算的手段,耗费了三日光景,得出一些结论。
    “雷仙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
    “先生您请说。”
    “好消息是,令尊还活着!我虽然算不出他的行踪,但算出他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拥有仙王的境界!”
    “啊?先生您说的是的吗?”雷闲云闻言心情激动,眼眶都因此湿润了:“当年柳五方跟我说,家父受到多位仙王的围攻,结果不慎陨落了!原来他是骗我的啊!后来我去赤帝宫打听过,看见残垣断壁,到处都是血迹,我听别人讲,家父的确在那里跟人交手,所以我就相信了……”
    秦笛道:“令尊受人围攻不假,一度失踪也是真的,但他并没有死,后来突出重围,建立了新的宫殿,如今是金仙界的大人物,是一位拥有仙王戒的证道仙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