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829章 忘川

第829章 忘川

    不知不觉,秦笛听见水流声变得湍急,闻到血腥的味道变得浓烈。
    他抬头一看,见前方出现一片星陆,覆盖着黑色的衰草,河畔左侧有一片广场,广场上有一座宫殿,门楣上写着“中殿”两个字。宫殿的附近,有几株暗黑色的柏树,枝条上挂着稀疏的柏籽。
    秦笛心想:“这就是墓苍柏籽了,对于一般的修士而言,要想从无定河谷走出去,需要吞下三颗柏籽。这是忘川老祖定下的规矩,不晓得是否暗含着某种玄机。”
    他虽然不需要吞服柏籽,但还是尽可能的采摘了一些,因为墓苍柏籽有助于稳定元神,减弱天道因果的束缚,功效比忘忧茶还要强,对于秦菱、秦月等人有很大的好处。
    原本像朱婉、秦汉承、秦汉旭、秦菱、秦月、杜蓉、杜兰这些人,因为天道因果的约束,顶多能修成仙君、仙王,但只要吃了墓苍柏籽,再加上各种仙茶的效应,就还有希望进阶仙帝。
    因此之故,秦笛知道这是好东西,所以将树上的柏籽全都采集了!
    广场的周围,荒草从中,也有一些坟墓,少部分有墓碑,大部分没有墓碑。
    秦笛又看到荒野上抛弃的白骨,因为都是仙君级别的遗骨,所以白骨上遍布道纹,有的稀疏简单,有的复杂形如仙文。那种有复杂道纹的白骨,说明原主人修炼过炼体心法,然而最终还是陨落在这里了。
    中殿广场的附近,已经看不到亡魂竹了,然而却有一座黑色小山。
    秦笛凝神看向黑色的山石,发现里面充斥着“黑曜石”,有些黑曜石的中间,能看见隐藏的神魂虚影。
    仙人到了穷困潦倒的地步,可以藏在金玉之中,藏在黑曜石中,藏在亡魂竹中,在里面能多坚持多年,等到仙力耗竭,最终还是会化为乌有。
    秦笛又将往生罐打开,一面念诵咒语,一面催动招魂柳。
    于是有一道道神魂飘过来,“嗖”的飞入往生罐,同时伴随这惊呼声,询问声,咒骂声,惊喜声……
    因为神魂被收入罐子里,对他们来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等到听先来的人说,上仙答应带人出去,于是这些人半信半疑,七嘴八舌搭讪秦笛,想要表达感谢之意。不过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人呢?
    秦笛懒得解释,收完神魂之后,将陶罐盖起来,离开中殿广场,继续往前走。
    三天之后,他来到后殿广场,看到宫殿周围有一片火红的“彼岸花”。
    彼岸花就像罂粟花,又像是虞美人,有种招魂夺魄的美丽。
    彼岸花是鬼修的圣药,也是仙修进阶仙王的一味主药。
    鬼修由魂魄开始走上修真路,需要积聚阴气以强大魂魄,然后一步步转化为鬼将、鬼王、鬼仙、人仙和神仙,其中有几步转化需要圣药,而彼岸花便是从鬼仙到人仙,再从人仙到神仙的关键。
    很多鬼修梦寐以求,寻找了百万年,都找不到彼岸花,然而在这无定河谷的底部,在后殿广场的边上,却有一大片彼岸花!
    秦笛一眼望去,发现火红的花朵,至少有三百朵!然而他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隐藏的鬼修。
    显然昔年忘川老祖在这里建立无定河,并不以培养鬼修为目的,所以那些仙人陨落之后,损失的乃是肉身,他们的神魂还是完整的。
    完整的神魂算不得鬼修,因为有元神和魂魄,还能动用一成的仙元力,依然不容小觑。
    宫殿的后面,以及左右两侧,各有三四株仿佛虬龙一般的墓苍柏树,颜色黑漆漆的,柏籽乃是黄绿色,静静的立在那里,周围一片沉静,没有风,潺潺流水声也变得若有若无,宁静中带着阴森恐怖。
    秦笛正想迈步走过去,采集一些彼岸花,忽然间心中一动,似乎感觉到神魂的波动,仿佛有人在某个角落关注着他。
    他停下脚步,将手指拢在袖中,略微掐算了片刻,然而却算不清楚。
    于是乎,秦笛的心悬了起来!
    他所担心的,不是普通的仙君和仙王,以他现在四阶仙君的实力,即便碰到四阶仙王,也可以保持不败,碰到六阶仙王,也可以从容逃走,尤其是在无定河谷中,仙王的实力被压制,不会对他构成威胁。
    他真正担心的是忘川老祖,这条无定河谷的主人,有没有在宫殿里留下分身?如果有的话,那就麻烦了!
    因为忘川老祖乃是顶尖的大帝,即便只有一具分身在这里,也可能让秦笛身死道消!
    什么是顶尖的大帝啊?除了在大帝中,排名靠前之外,另外还有一个标志,至少是二十四阶仙帝。
    九阶仙王晋升为仙帝之后,只是初阶仙帝而已,从初阶仙帝到十一阶仙帝都属于低阶仙帝;从十二阶仙帝开始第一次证道,开始算是大帝;二十四阶仙帝进行第二次证道,算是顶尖的大帝;三十六阶仙帝,进行第三次证道,完成这一步的人屈指可数……
    按照约定俗成的说法,掌握一万大道,便算是一阶仙帝;掌握十二万大道便算是十二阶仙帝;掌握三十六万大道,便算是三十六阶仙帝。
    正因为秦笛了解这一切,所以他对于完成了第二步证道的忘川老祖,以及完成了第三步证道的冥河老祖,心中充满了忌惮!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所以秦笛不敢再往前走。
    当然,他因为没走入大殿,所以并不敢肯定,忘川老祖有没有分身留在这里。
    然而按照秦笛对忘川老祖的了解,结合一路行来的考察,以及他在后殿广场的感觉,猜测忘川可能在这里留了后手。
    像忘川老祖这样的大帝,做每一件事都有目的,他为何在这里留下无定河?究竟藏了怎样的秘密?狡兔三窟,九界九身,留一具分身,岂不是很正常的事?
    但凡来到这里的仙君,几乎每一位,都会去殿里看一看。在前殿和中殿只有神像,并没有忘川留下的神魂,所以算不得分身和化身。这些仙君,一旦到了后殿广场,也会进入宫殿中察看,再看到神像的时候,就会被忘川老祖所控制。
    秦笛只是随便走走,并不想冒极大的风险,非要进入无定河谷底和死荫谷中。
    在前殿广场和中殿广场,他没有异样的感觉。
    然而到了后殿广场,还没有接近宫殿,他的心里便警觉了。
    这种警觉,跟他精通《连山易》、《归藏易》、《周易》、《紫微斗数》和《大衍真经》有关系。
    按理说,如果对手乃是普通仙帝的话,秦笛只要一走进无定河,就能够自动预警了。
    这一次,他之所以到了后殿广场才警觉,说明忘川老祖道法高深,将自己的分身尽可能遮掩,一般的仙君和仙王都无法察觉。
    幸亏秦笛掌握的大道更多,尽管他的功力不足,但还是在进入宫殿之前,从心底及时预警了!
    因为他没有进入宫殿,没有直面神像,所以才没有被对方所乘。
    秦笛知道,作为大帝,都有自己的行事法则,忘川老祖也要自重身份,做人留一线,才符合大衍之道。
    那些个走入无定河谷的仙人,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死在这里,归根结底,是忘川老祖手下留情了。
    当然,这也可能是众位大帝博弈的结果,如果所有进入无定河和死荫谷的人都一定会死,那么其余大帝也不会允许忘川老祖和冥河老祖这样做。毕竟天下顶尖的大帝还是有不少的,比如说三清四御,乃是仙修领袖,不允许魔门肆意妄为。
    如果魔门没有动摇仙修的根本,三清四御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仙、魔、佛、妖、儒,五大流派的修士,既有竞争杀伐,又有相互合作,因此不能涸泽而渔,焚林而猎,做人留一线,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忘川老祖在这里打造了无定河,冥河老祖在这里创造了死荫谷,不单给仙修留下玄奇的体验,留下交手的广场,而且还留下一些宝物,比如说墓苍柏籽,黑骨松胶,不死草,彼岸花……
    想到这里,秦笛并没有立即撤走,他的目光看向殿前的彼岸花。
    他需要这东西!
    有了彼岸花,再加上一些六七阶的仙草,可以炼制仙王丹。
    原本炼制仙王丹,要用九华气来炼制,但是这方世界略显贫瘠,不容易收集到那么多九华气。
    很多仙君之所以来无定河谷,便是冲着采摘彼岸花来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结果陨落在这里。
    “我能不能采摘彼岸花呢?会不会触动大殿中的忘川老祖?忘川老祖留在这里的,是分身还是化身?他会不会从大殿里跑出来?”
    秦笛在心里嘀咕,转念一想:“我现在运转了神魔炼体大法,从外表看很像是魔修,即便忘川清醒的看着我,也未必会对魔修出手。他毕竟是魔门老祖,该对魔修多提携才对……”
    他站在那里,又掐算了片刻,心道:“还有一个问题:忘川能不能认出我来?他如果认出我是春秋老仙,那我就死定了!可我自从进入无定河谷后,便没有动用独门心法,他应该认不出我来!”
    秦笛在彼岸世界,作为天下闻名的春秋老仙,一向保持神秘,真正了解他的人很少。尽管他曾经做过天帝,但是做天帝的乃是他的一具分身,相貌独特,棱角分明,尽显威严,跟他本来温煦柔和的形象有很大区别。
    仙人的标志不是相貌,而是独特的功法。
    秦笛学了太多的功法,几乎每一样都推到极致,他真正独有的功法,乃是融合诸法所创造的《春秋仙藏天道枷锁》。然而这门功法,必须要完成三步证道,变成三十六阶以上的大帝,才能将其施展出来。
    因此秦笛略一琢磨,便决定采几朵彼岸花再走。
    他的面上露出笑容,故作轻松的走上前去,口中哼着小曲儿:“弯弯柳叶愁边戏,湛湛菱花照处频,妩媚不凡螺子黛,春山画出自精神……”
    这是天魔舞的前奏曲,只有魔门修士才会唱。
    他的小曲儿唱得慢,手下采摘彼岸花却不慢,等到唱完几句,已经采摘了十朵彼岸花。
    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收手,接着又唱道:“仙仙软玉削春葱,长在香罗翠袖中,昨日琵琶弦索上,分明满甲染猩红……”
    这还是天魔舞的前奏曲,类似的曲子总共有十八首,所以唤作十八天魔舞。
    第二首曲子唱完,他已经采摘了十余朵彼岸花。
    然后他停下来,又摘了几颗墓苍柏籽,面色从欢喜变成了忧郁,口中轻叹道:“可惜两位祖师已经离去了,如今魔门修士凋零,饱受仙修和佛修的欺辱,这可如何是好……”
    话音未落,就听见从宫殿中传出阴森冷厉的声音:“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是属于哪派的修士?师承何人?”
    秦笛的身躯打个寒颤,惊呼道:“我叫罗嵚……是罗蒂的徒孙……前辈您是谁啊?”
    罗蒂是一位女修大魔,乃是魔王波旬的麾下。
    秦笛昔年曾经见过此人,他既然冒出罗蒂的徒孙,便不能留下破绽。
    当年他不但自己放出分身和化身,前往幽冥世界探索天道法则,还帮弟子遮蔽了天道,打入冥河老祖和魔王波旬的身边,从这些大人物那儿,窃取更多的大道,正因为汇集了许多大帝的心法,他才能掌握五十四万大道。
    宫殿里沉默了片刻,然后飞出一件黑色的令牌。
    令牌约有巴掌大小,上面布满了花纹。
    然后那道阴森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是‘锁魂牌’,你拿着锁魂牌,去殿后‘亡魂潭’里浸泡三个月,顺便将潭边玉石中的神魂收走,放他们一条生路!等你走出河谷,再将锁魂牌丢进河水中,它会回到我的手中。”
    “啊?晚辈谨遵号令。请问前辈,您为何……要放走那些仙人呢?”
    “休要多问!这是我跟天庭某人达成的协议。”
    “可是,天庭都已经解散了啊。”
    “身为大帝,言出法随,海枯石烂,不可更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