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人仙百年> 第839章 有埋伏

第839章 有埋伏

    此次大战,金虹、白覃、韩力、樟锵、庄芩等人,全部得到召唤,上千位金仙,再加上一百位仙君,汇聚于青帝宫所在星陆之上。
    这么多仙人,还不是青云宫的全部实力,他们只是动用了三成人马而已,剩下的人要么在闭关,要么有特殊的使命,还要留下一部分人防守,不然被别的实力端了老窝,那就不妙了!
    青云子并没有现身,带队的赫然是一位仙王!
    这位仙王看面目比较年轻,面目像凡人的三十余岁,四方脸,两道横眉,颧骨较高,眼窝很深,棱角分明,带着煞气。
    秦鸿以前并不清楚,青云宫有几位仙王。因为据说镇元子昔年招收了七个徒弟,除了青云子之外,还有六位仙王。在镇元子离去之后,有四位仙王莫名陨落,其余两位仙王长期闭关。因此秦鸿以为,在青云宫中,只剩下青云子这一位活跃仙王呢!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一位!
    这位仙王当着群仙的面,开始训话,做战前动员。
    秦鸿渐渐了解到,此人道号“澜云”,乃是青云子的徒弟。青云子拥有一百多位徒弟,其中碧云排名九十七位,因此很不受重视。
    按照秦鸿的猜测,青云子辣手剪除了几位师弟,但也需要有能力的帮手。若没有帮手和爪牙,他难道事事亲为不成?那还怎么修炼进阶啊?所以青云子不得不培养亲传弟子,像澜云这样的仙王,不知道有几人。
    剪除异己,培养弟子,这都是双刃剑。剪除了异己,青云宫实力下降;培养弟子,焉知弟子不会背叛?
    如果青云子是顶尖的大帝,像秦笛一样敞开心胸,尽可能的培养下属,青云宫的实力不会像现在这样。
    现如今,青云宫的实力不上不下,在整个金仙界排在二十名开外。
    这一次的对手乃是火云宫。
    听起来,青云宫和火云宫只差一个字,然而却有截然不同的来历。
    青云宫原本叫万寿宫,是镇元子的传承门派。
    火云宫则是红云老祖创立的仙门。
    红云老祖是天地初开第一朵红云得道,乃是顶尖的大帝之一,功力比镇元子还略高一线。他留下的传承唤作“红云金章”,需要不断的吞吐云气,从修炼出第一朵红云开始,踏入灵仙境界,直到修成一百零八朵红云,晋升仙帝境界。
    除了《红云金章》之外,火云宫的弟子还有一种火葫芦的传承,唤作“九九红云散魄葫芦”,这是一种厉害的法器,能将人收进去,让人魂飞魄散。
    现如今,红云老祖已经离开了本界,火云宫中还剩下三位仙王,其中功力最高的道号“泓砂”,跟青云子一样都是七阶仙王。
    火云宫的整体实力跟青云宫差不多,而且占据的地盘紧挨着,所以两派起了纷争,此前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的厮杀,都没有分出胜负,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青云宫外,澜云仙王说了一番话,无外乎奋勇杀敌,奖优罚劣,有了功勋之后,可以获得青云丹、人参果……
    群仙之中,有人兴奋的摩拳擦掌;有人忧心忡忡,畏首畏尾;有人对天祷告,只要能活着回来就好;有人面无表情,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跟秦鸿一起飞升的金虹乃是女修,此前功力比秦鸿高许多,此时已经被秦鸿超过去了。她的心里存着一分良善,传音于秦鸿道:“秦鸿,你虽然功力提上去了,但是杀伐经验不足,这种大规模的厮杀,将会非常恐怖,你千万要小心啊!切切不可逞强!”
    秦鸿面带微笑,传音道:“放心,我带了十几张仙符,活命没问题。金姐,此次出战,你要当心火云宫的葫芦,如果听见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别答应!你最好封闭耳窍,隔绝声音,更加保险。要不然,你这边一答应,就可能身不由己,被对方的葫芦收进去!”
    “咦?我们初来金仙界,名声不显,有谁知晓我的姓名呢?”
    “那可未必,或许有内奸,潜入青云宫,盗走仙人名录。”
    “既然如此,澜云仙王为何不提醒呢?”
    “我专门询问过韩力等人,他们说此前两次交战,火云宫的修士都没带葫芦!我就觉得奇怪了,生死之战,怎么可能不带护身法宝呢?临来之前,我又掐指演算了许久,算出今天出征的人,将会有一场劫难。”
    “啊?秦鸿,既然如此凶险,你何不禀明仙王?”
    “嘿嘿,我自己推算的东西,谁知道准不准!万一算错了怎么办?金姐,你自己当心就行了,莫要走漏消息!”
    金虹不吭声了,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死的人越多,对活着的人来说,自然是好事!青云宫有三千位金仙,若是这次出征的千人死一半,那么剩下的人就可以分到更大的地盘,得到更多的仙材供应了!
    而秦鸿加入青云宫就不怀好意,自然不会关心死多少人。
    金仙之陨落,对于整个天下而言,都不是坏事。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正因为如此,秦鸿只提醒比较熟悉的金虹,没有特意提醒其他人。不过,但凡买了护身符的人,都有一定的防护效果。因为七阶的护身仙符,可避水火刀剑和音波攻击。
    澜云仙王讲话完毕,便领着上千位仙人出发了。
    秦鸿飞在靠后的位置,发现前面有不少的熟人,其中包括张璧,赫章,祝涟,这三位仙君原本守在剑仙界外十万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按理该拿到青云大丹,然后闭关修炼才对,可是因为放任几位金仙逃走,所以被青云子剥夺了青云大丹,不得不再上战场,力争建立功勋,才能拿到奖赏的丹药。
    另外还有秦鸿近年来经常在大明宫招待群仙前来谈玄论道的仙人,总共有三十余人,包括韩力、韩徵、等,都混在大队人马之中。
    这些人在虚空中飞行了半个月,看见前方出现一片浩瀚的云海,这片云海呈现出青黄兰赤四色,叠加在一起,仿佛一只斑斓老虎头,虎口张开,约有三千里之阔,虎身绵延不知道有多长。
    澜云仙王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众人,朗声说道:“此次大战的位置,便在那只虎口之内!其中隐藏着十八块新发现的星陆,每一块星陆都有丰富的仙灵脉,如果能将这些星陆抢过来,对于我们青云宫而言,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下面众人都露出惊异的神色。
    有人问道:“前两次都在‘望海星陆’,这次怎么变了呢?”
    又有人问:“虎口之中,除了十八块星陆之外,还隐藏了什么危险?”
    “火云宫的人呢?为什么看不见?”
    “难道说没有对手?”
    澜云仙王摆了摆手:“我们比约定的时间,早来了半个月,可以先进去埋伏,占据一线先机。虎口之中,是一个大裂隙,就像石榴一样,包着十八颗籽一般的星陆,彼此之间被道道云层包裹,其中还有无数的空间裂缝,大的裂缝陷进去出不来,小的裂缝则可能割裂身体……”
    有人问:“仙王,您也跟着进去吗?”
    澜云答道:“我不能进去。我跟火云宫的飞蟾仙王约好了,只能在外面等。”
    “如何判断厮杀的输赢?”
    “一年之后,我和飞蟾一起进去,看看双方占据的星陆多寡,以及陨落的人数,最后赢者通吃,获得十八个星陆。”
    “这不会是一场混战吧?”
    “临来之前,本王已经规划好了!所有人员,编成十个大队,每队有十位仙君,再加上一百位金仙,领队之人乃是高阶仙君。我们只要占领十个星陆就够了!诸位看一看身份令牌,找到自己的队伍……”
    于是,众人很快找到自己的领队,然后陆续飞入虎口中。
    秦鸿发现自己这一组中,竟然有二十多位熟人,显然当初澜云仙王编组的时候,将驻地较近的编排在一起了。
    而秦鸿在大明宫招待客人,来的都是邻居,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熟人。
    领队是一位八阶仙君,名字叫“扈毕”,相貌苍老,身材中等,脑门很宽,额头凸起,红光满面,仿佛老寿星一般。
    秦鸿是第一次见到此人,看他手里握着一根桃木杖,猜测他可能是木修士,不晓得修炼了哪门心法,因为“扈毕”这个名字不像是道号,很可能不是青云宫嫡系弟子,而是一位客卿,因此没有修炼地仙真经。
    扈毕虽然是八阶仙君,却没有趾高气扬的气势,而是笑眯眯的望着众人,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带着众人飞入虎口中。
    虎口之内,近处弥漫着四色云朵,星星点点,片片如羽。
    远望去,则是一道道云层,仿佛布幔一般,遮蔽了视线。
    因为众人对这片空域很陌生,不知道十八块星陆位于何方,所以扈毕只能漫无目的的往前飞。
    渐渐的,众人飞入云层中,视线可及的范围缩窄,不辨东西,很快便迷失了方向。
    飞着飞着,忽然有人发出惨叫!
    众人转头去看,发现那人碰到了细小的虚空裂缝,半边身子被切掉了!
    虚空裂缝,锋利如刀,有的能看清,有的看不清。
    宇宙不是平滑的世界,三十六重天,并非泾渭分明,而是相互套叠。
    宇宙之中,充斥着法则,法则之间,有冲突,有矛盾,表现为黑洞、白洞、虚空裂缝,就像龙卷风一样,是阴阳调和、相互沟通的手段。
    一般的仙人看不透法则,很难在虚空中穿行,搞不好便会陨落,一半身子留在这边,另一半身子,到了别的世界,这是十分恐怖的事。
    众位仙人一个个心惊肉跳,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小心翼翼的往前飞。
    那位受伤的金仙并没有死,因为他的洞天保持完整,只是身体被切掉一小半,还可以恢复肉身,但是功力下降是免不了的。
    秦鸿飞在后面,不显山不露水,也不会受到虚空裂缝的伤害。
    他不像秦笛一般,手上没有仙王戒,所以不晓得该往哪里走,但他洞悉天道法则,因此能及时发现裂缝。
    一个时辰之后,又有人发出惊呼,然后是“啪”的一声脆响!
    秦鸿转头去看,发现是一位名叫“常伦”的金仙,因为触碰到空间裂缝,从而激发了护身仙符,虽然身体没有受到伤害,但是护身仙符却毁了!
    常伦相貌年轻,乃是五阶金仙,也算是大明宫聚会的常客,所用的护身符便是从秦鸿这儿买的。但他跟别人不一样,别人购买七阶仙符,而他买了几枚六阶仙符,这次破损的便是六阶仙符。
    因此,他并没有显得多么沮丧,反而开心的笑道:“还是我有先见之明!如果毁了七阶仙符,我可要哭了。秦仙长,多谢你炼制的仙符,让我渡过一次劫难。”
    秦鸿道:“常仙长福大命大,必有大造化。”
    很多人的目光落在秦鸿身上,有人想问仙符的话题,然而正在此时,忽然看见秦鸿猛然变色,大叫道:“不好!有埋伏!”
    群仙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纷纷转头看向秦鸿。
    “你说什么?哪里有埋伏?”
    “云气相合,风平浪静,感觉不到杀气。”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埋伏攻击我们这么多人?”
    有一位五阶仙君皱眉,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虚空之中,不能大喊大叫,容易招来‘天煞’,万一引起‘天崩’,我们都要遭殃!”
    另一位六阶仙君则呵斥道:“你这小子,鬼叫什么!再敢叫喊,我劈脸给你两耳光!”
    韩徵也是仙君,此时站出来辩解:“秦鸿乃是仙符师,不能这样叱责他!”
    作为领队的扈毕瞪大眼睛环顾四周,隐隐感觉有些莫名的压力,但不知道压力来自于何方,因为周围笼罩着道道云层,视力所及不过数十里,再远就看不见了。如果没有云层遮挡,作为金仙能看见千里之外。
    扈毕举起一只手,道:“诸位安静!秦鸿,你说的埋伏,来自于何方?”
    秦鸿道:“正前方,万里之外!藏着道道杀机!不能再往前走了!赶紧换个方向!”
    扈毕的大脑门上,皱起三道深深的纹理:“莫非火云宫的修士先进来了?澜云仙王不是说,我们提前半个月先到吗?”
    下面有人嗤之以鼻:“胡说八道!隔着道道云层,能看到万里之外?你骗鬼呢?”
    “这么多人,都没有觉察,就他提前察觉了?”
    扈毕问:“不管如何,改个方向,没有坏处。秦鸿,你说该往哪里去?”
    秦鸿掐指演算了片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形势不太妙!三面张网,前方左右,皆有埋伏,只能向后退!”
    这话一出,众仙纷纷表示不满。
    “照你这么说,干脆回家算了!”
    “秦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蛊惑人心!”
    这一刻,就连扈毕也不相信他说的话了,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你忘了澜云仙王所言!此次出战,只可前进,不可后退!再敢妄言,堕我士气,定斩不饶!”
    领队这么一发话,下面很多人对秦鸿怒目斜视。
    韩徵叹了一口气,也不敢再帮腔了。
    韩力、庄芩等人就算想帮忙,也不敢乱说话,因为除了领队扈毕这位八阶仙君外,还有九位仙君的功力远在众人之上,跟这些仙君一比,金仙只是小萝卜头,没有说话的资格。
    金虹低下头,不敢看秦鸿。
    秦鸿耸耸肩,冷笑两声,没再说话。
    他心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他虽然功力不高,只是七阶金仙,但他是大帝分身,秦笛会的功夫他都会,所以不担心会陨落在这里,哪怕这些人都死绝了,于他而言也无所谓。
    听见他的冷笑声,领队扈毕心中恼怒,扬声说道:“秦鸿,你危言耸听,伤及军心,我命你走在前面,为大队人马开路!你可有异议?”
    秦鸿冷声道:“并无异议,诸位仙长,好自为之。”
    于是,他从后面飞到前方,当着众人的面,取出三块玉符,“啪啪啪”拍在身上,一块护住头顶,一块护住胸口,再来一块护住了小腹丹田!
    然后,他左手持拂尘,右手持铁木剑,纵身往前飞去!
    后面的人指指点点,发出轻蔑的声音。
    “哼,什么人啊!竟敢胡说八道!这下好了,让他走在前面,如果有埋伏,首先遭殃的是他!”
    “这小子激活了三块玉符?难道说,一块玉符还不够吗?”
    “他还真是仙符师?要不然哪来那么多玉符?”
    “奇怪了,既然是仙符师,为何还要出战呢?”
    “看着年轻,却没有一点血气,胆小如鼠,真是可悲啊!”
    “这样胆小,怎么修成的金仙?”
    “要想成为大仙,必须无所畏惧……”
    说这些话的人,都是没参加过大明宫聚会的仙人。他们对秦鸿不了解,所以才会出言讥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