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妖魔哪里走> 532.登葆山神民(温暖的怀抱换推荐票)

532.登葆山神民(温暖的怀抱换推荐票)

    看着白云间带着双尾黄鼠狼变小钻进道法船中,谢蛤蟆抚须点头:“无量天尊,真是不虚此行,竟然在这一片荒野中见到一位城隍,不虚此行。”
    王七麟问道:“他确实是城隍?你怎么看出来的?就因为他能钻进道法船里?”
    谢蛤蟆说道:“不错,能钻进道法船的鬼必然与阴司有关,必然在阴司有官职。”
    “阴司官职无非是阎罗、判官、黑白无常和五鬼城隍阴差等,能流连人间的多是城隍与阴差。阴差之手都是泥犁手,白云间不是,所以他应当是城隍。”
    “可他好像不知道这回事?”王七麟问道。
    谢蛤蟆抚须说道:“以后与他仔细谈谈,他这城隍确实古怪,而且随身带着一只黄鼠狼。”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老道倒是有个猜测,人死为鬼,有大机缘才会成为城隍,但这机缘得阴司来送。”
    “若阴司送机缘顺利,他应当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城隍,若阴司送机缘的时候出现意外,他可能得到了一部分机缘,另一部分机缘则是让那黄鼠狼得去了。”
    “所以你看他们两个相依相偎在一起,而且黄鼠狼还长出了两条尾巴,也能随他一起进入道法船。”
    王七麟愕然:“还有这样的事?”
    谢蛤蟆笑道:“大千世界,什么古怪没有?”
    胖五一钦佩的说道:“道爷真厉害,博古通今,佩服佩服。”
    谢蛤蟆笑的更愉快:“无量天尊,谬赞了,老道带你们去那条废弃的阴路看看,这条阴路是怎么回事,老道我就不太清楚。”
    “还是那句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他们跨山越野走了一阵,王七麟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天色晦暗起来。
    他抬头看了看,满天繁星不见了。
    但五个人还是在一片荒郊野外之中,不过这里没了草木,只剩下怪石嶙峋的山丘和烂泥。
    九六抽了抽鼻子,利索的往一座山丘跑去。
    他们走上山丘看到有一个穿着大红长袍的黑影在摇摇晃晃的转悠。
    这黑影身上袍子色泽鲜红,即使夜里光线不佳,可还是能给人以强烈的冲击感。
    隔远点看它像是个戏子,头上戴着个乌纱帽也似的东西,脚上穿着一只黑色大靴子,手里还拎着一只靴子在哼唧什么。
    谢蛤蟆微微一笑? 说道:“无量天尊? 今晚运气好,有九六带路就是不一样? 咱们碰到了一个鬼中的名角? 七爷,你知道它是什么鬼吗?”
    王七麟问道:“这是个虚耗?”
    他对这鬼记忆深刻? 去年冬天他们在平阳府解决常营家诡案,徐大曾经收到了一枚买命钱? 为了除掉这钱上沾染的因果? 他们去平阳府烂陀寺将钱献给了佛祖。
    回来路上,谢蛤蟆曾经用虚耗吓唬过他们,不过当时他是用阳止虚耗来吓唬的王七麟和徐大,并因此而将徐大弄进了烂陀寺后的烂菜坑里。
    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半年时间? 王七麟回头看? 感觉那已经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了。
    回忆起当时与徐大和谢蛤蟆的玩笑,他觉得还挺有意思,所以他此时看到真虚耗的时候顿时感觉亲切。
    不过这鬼可不是好玩意儿,它喜欢为难人,若是谁家有钱它就去偷钱? 没钱的它会吸人阳气害人生重病。
    对付虚耗倒是简单,据说钟馗出道对付的第一种鬼怪便是虚耗? 这导致他对虚耗格外有感情,有事没事就去宰几个虚耗过过手瘾。
    所以? 若要避讳虚耗,只要在家里挂上个钟馗像便可以了。
    虚耗和多数鬼一样? 遵循本性做事? 并没有什么脑子? 一旦看见钟馗像就会吓得逃窜。
    王七麟清楚这点,他讲解出来后抽出妖刀,道:“但咱们没有钟馗像,所以那就费点劲用刀去砍死它!”
    徐大伸手:“慢着,让大爷来。”
    王七麟以为虐菜狂魔又要上线了,结果徐大将燃木神刀插在地上,从须弥芥子龙形佩里抽出一根卷轴向虚耗跑去,喊道:“呔,汝那邪祟,看看这是谁?”
    他将卷轴拉开,一尊威风凛凛的钟馗像出现在虚耗跟前。
    正摇摇晃晃的虚耗往前一探头,嗷的一嗓子转身就跑。
    这鬼就跟喝醉酒一样,跑起来也是摇摇晃晃的,不过跑的很快,几下子没了踪影。
    王七麟很失望,叫道:“徐爷你这是干什么?你吓跑了!”
    徐大道:“对呀,不吓跑它那怎么弄?”
    “砍死它啊!”王七麟挥了挥妖刀。
    他没想到徐大随身还带着钟馗像,难怪须弥芥子里的空间不够用了,敢情这里头什么都有。
    胖五一有了新的想法,他说道:“既然钟馗像这么有用,那咱们为啥不绣到衣裳去?”
    王七麟皱眉看向他。
    他急忙摆手:“七爷我只是随口说说,开玩笑的。”
    王七麟伸手拍在他肩膀上说道:“不,胖仔,你这个建议很有必要。”
    “以后咱们将内衣都绣上钟馗像,这样,内衣选白色的,左边是佛像,右边是道君像,后面再背上一个钟馗像,到时候不管对付什么妖魔鬼怪,脱掉外套露出内衣再开干。”
    他越说越觉得这个操作可行,兴致勃勃了。
    “自古以左为尊,凭什么左边是佛像右边是我家道君像?”谢蛤蟆不乐意。
    王七麟说道:“我这是一时念头罢了,也可以左边是道君像右边是佛像。”
    沉一叫道:“阿弥陀佛,你敢小觑我佛祖?那喷僧不才,要代我佛惩戒你!”
    王七麟无语了,叫道:“那就去江南找刺绣大师来一个双面绣,衣襟两边各有佛祖和道祖!”
    谢蛤蟆关心的问道:“那么正面穿衣的时候,谁在左边谁在右边?”
    王七麟说道:“统一采购,用正反面都能穿的衣服,这样日子逢单数衣衫正穿道祖在左佛祖在右,逢双数衣衫反穿,道祖在右佛祖在左,行不行?”
    谢蛤蟆和沉一对视一眼,接受了这个提议。
    徐大听到后急匆匆的跑回来:“等等,那我儒家的至圣先师怎么办?”
    王七麟心态崩了:“麻辣隔壁的在官场上想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
    胖五一帮他顺了顺气:“七爷别上火,上火了会尿黄。”
    王七麟盯着他看,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不要为这句话来上火——尿黄怎么了?
    胖五一挠挠头,又说道:“头顶天,脚踏地,人生全在一口气;切记气上有三忌:怄气赌气发脾气;怄气只能气自己,赌气彼此更对立;人生世上不容易,作践自己多可惜……”
    王七麟叹了口气。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
    九六仰着狗头闭着狗眼,一幅无语问苍天的意思:我堂堂一个正经狗,怎么跟了一群不正经的人?
    郁闷之下,它决定啃八喵两口发泄一下。
    但它低头看向八喵,发现八喵跑路了……
    这条阴路鬼气森然,很快又有鬼出现。
    这次出现的是好几个鬼,它们出现在一处坟地中,有的抓着坟地的杂草碎石胡乱扔,有的跪在地上捶地,有的用脑袋撞地。
    王七麟看到后皱眉头,这是什么鬼?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难道还有布衣鬼?
    谢蛤蟆笑道:“无量天尊,老道提醒一下你,这些鬼在发怒,它们在绝望的发泄。”
    王七麟苦笑道:“喜欢发怒的鬼太多了吧?”
    谢蛤蟆抚须道:“这些鬼是因为吃不到东西发怒,你看它们面前有些白米饭,这是死人饭,它们想吃,却吃不上。”
    王七麟恍然道:“我知道了,这是无食鬼。”
    无食鬼是一种很悲催的鬼,鬼也要进食,不过不是直接吃食物,而是吸粮**气。
    既然名为无食鬼,那自然是无可进食之意。
    这是天道对它们生前的惩罚,佛家说死后变成这种鬼的是因为生前话太多,喜欢挑拨离间、嚼舌根,害人因此而亡,所以死后就变成了无食鬼。
    十万大山和百越之地也叫这鬼为八婆鬼,所以想要死后也能继续吃鬼食,生前还是要谨言慎行,说话太多容易招惹祸事不说,八卦传多了可能死后就没得东西吃了。
    这几个鬼都是寻常的大鬼,有些道行了,看见王七麟等人出现,便垂涎的围了上来。
    王七麟也垂涎的迎了上去。
    一方被武力超度,一方给造化炉得到火焰,算是属于双赢的局面。
    谢蛤蟆带他来到这条废弃的阴路,是来给他教学和增加经验的,王七麟很珍惜这机会,一边学习一边砍瓜切菜。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终于有一台轿子出现。
    这轿子没人抬着,一晃一晃的飘荡而来。
    明摆着冲他们来的。
    王七麟收起刀擦了擦刀刃,一脸冷漠的等待着轿子到跟前。
    轿子停在他身前十几步外,接着窗帘挑开一只青铜烟斗伸出来敲了敲。
    烟斗中落下些黑乎乎的东西,随即杂乱石头中钻出来些长着尾巴的小人,它们连翻带滚冲出来抢夺这些东西,抢到之后扭头瞪眼看了看王七麟等人,又立马钻入石头中。
    接着王七麟就感觉自己四周出现了目光。
    他往周围看,看到四处石头缝里都有绿油油的小眼珠子。
    轿子里响起一个声音:“这是哪里来的英雄,竟然来我们的穷乡僻壤里捣乱?”
    王七麟说道:“本官乃是听天监观风卫卫首,得知此地聚集了妖魔鬼怪,特意来斩妖除魔!”
    听完之后轿子里响起一声冷笑:“听天监?呵,听天监!”
    “老身早就该料到,能干出这等事的除了你们听天监还能有谁?看来听天监又来找事呀。”
    王七麟一听这话心思急转,他问道:“我听天监为百姓斩妖除魔有什么错?对付你们这些妖魔鬼怪算什么找事?”
    轿中鬼冷冷的说道:“这世间的妖魔鬼怪还不都是你们人自己作孽弄出来的?这方阴阳不化的天地,不也是你们听天监搞出来的?”
    王七麟沉声道:“你是什么人?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轿中鬼冷笑道:“你问老身是什么人?你一介听天监小小官吏,岂有资格询问老身的身份!”
    徐大最受不了别人看不起王七麟,他挺身而出喝道:“你个开缝馒头长了毛,装什么逼呢?我家七爷乃是听天监观风卫之卫首,代替皇帝巡视九洲,观览天下权贵,有先斩后奏之大权!”
    “而你呢?你看看你一个鬼藏在轿子里除了能藏头露尾还能做什么?作为一个坐轿子的,你连个轿夫都没有,就这还搁我们面前装逼呢?”
    轿中鬼估计没被人这么骂过,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过了一阵它淡漠的说道:“老身不是鬼,老身与你等一样也是人,不过老身不是你们汉人,也不是你们九州之人,老身是神人之后。”
    谢蛤蟆皱眉道:“神人之后?无量天尊,敢问你是什么人?”
    轿中人说道:“你们小小角色,说了你们也未必知道。巫咸国知道吗?”
    一听这话,徐大又要发飙。
    王七麟伸手拦住了他,谨慎的问道:“你是巫咸国人?你是个巫?”
    巫是上古遗族,最早的中原之主。
    相传上古时代,有仙神治世,当时百姓都是神民,根据流传至今的史籍记载,从三皇五帝到夏、商、周,中原地区历经多年,无论国家的大小政事在主政者讨论之后,都要告知苍天,让苍天显示吉凶。
    而告知苍天的就是巫族。
    巫这个字,相传也是仓颉造字时候第一批造出来的字,它本身就是代表着这个族群的能力:
    巫分别由‘工’与‘人’组成,‘工’上下两横代表的是天与地、天上与地下、九霄与九幽。
    中间一条竖线代表的是一条路,沟通天与地的路。而左右两拨人一拨是统治者,另一波是被统治者。
    王七麟看古籍的时候,发现巫族一直是最神秘、最霸道的神民。
    他们能沟通九霄与九幽,可以上请仙神施法,可以下调鬼怪之力,能请神、求雨、治病、祈福、测算等等。
    所以在上古时期他们才是中原大地的实际掌控者,地位无比崇高。
    不过后来九洲发生很大的变故,人皇带领人族而崛起,自己掌控命运,有天灾地害自己对付、有强大对头出现也是自己对付,一切靠人族自己。
    由此巫族离开,隐入深山海外。
    据说九洲西南之外有天竺之国,佛陀诞生于斯,那地方依然受到神眷,也有巫族血脉延续,那皇朝中地位最高的便还是巫,不过他们换了个名字叫刹帝利。
    听到王七麟的询问,轿中人轻轻的笑了起来:“看来九洲并未忘却我们巫,不过,老身正是巫。”
    谢蛤蟆撇撇嘴说道:“你是个屁的巫,竟然敢冒充上古巫族?你不怕真巫来找你麻烦?”
    轿中人似乎被这话给激怒了,荒野之中顿起狂风。
    这风起的快且古怪,瞬间出现大风力、瞬间变成黑风,五步之内,不见人影!
    风中有东西嗖然而至,王七麟运行太岳不摧神功,一声剑出六把飞剑劈开了狂风。
    沉一的伏魔杖发出金光,他又使出了一百零八疯魔杖法,伏魔杖外金光闪烁,像是围着无数萤火虫。
    胖五一拔腿就跑:只要我跑的够快,风就追不上我!
    谢蛤蟆浑身往外冒出赤红光芒,如同喷火,他发须抖动,声音洪亮:“无量天尊,够了!”
    一只仙鹤在他身后引颈昂首发出清亮的啼鸣,雪白的翅膀优雅潇洒的舞动,腾身飞起,直冲夜空。
    漆黑的旋风似乎被它给带走了,风声脱离地面依然发出狂野呼啸,却已经吹不到他们身上,而是逐渐远去。
    这时候王七麟看到徐大正蹲在地上,脑袋夹在双膝之间、双手抄在袖子里……
    他看呆了:“徐爷,这是什么招呢?”
    沉一一边挥舞伏魔杖一边哈哈大笑:“二喷子你练的不是狗拳是王八拳吧?这是变成王八了?”
    听他这么一说王七麟才反应过来,徐大这是用虎豹胄和金缕玉衣来抵御黑风呢,他整个人缩成一团,就像王八藏进了壳里。
    很苟。
    沉一的疯魔杖法一旦施展,不把一百零八招打完不能停,于是他索性飞向轿子开打。
    轿中人确实是高手,轿子原地飞转又带起狂风萧萧,有身躯扭曲如蛇的鬼怪钻出来与沉一几次交手将他给打退了。
    王七麟并指御剑出击,五把飞剑这次共同杀出,从前后左右上五个方向对轿子展开包裹。
    轿子窗帘不急不缓的拉开,一口烟雾喷出,轿子顿时陷入烟雾飘渺中。
    五把飞剑进入,烟雾之中有清亮的吟啸声传出,只见隐隐约约中彩色鳞片翻涌,五把飞剑像是刺到了金刚钻上,叮叮叮的脆响声不断,全被弹了出来!
    小阿修罗很生气,咬牙切齿的踩着剑又进去了——
    不破楼兰终不还!
    彩色鳞片隐现,连人带剑一起被反弹了回来……
    王七麟面色微变,轿中人竟然如此厉害?
    他不是没有遇到高手,可是不管八部天龙剑阵还是八门剑都是很彪悍的存在,它们联合在一起威力更大,即使遇到四圣他也有信心血战一场。
    可是在这所谓的巫族面前,五剑竟然毫无用处!
    他再次驾驭五剑劈出,暗地里将听雷神剑送了过去。
    八喵叼着剑出现,它抬头准备盯裆,结果仰起头来看到的却是云雾萦绕下的轿底。
    活久见,它一时麻爪。
    说时迟那时快,王七麟剑诀一掐,听雷神剑跟二踢脚似的嗖一下子刺了上去。
    “轰隆!”
    一声闷雷响,听雷剑也被弹了回来。
    还好八喵跑的快,要不然听雷剑就要弹到它头上了!
    云雾更浓,轿子已经微不可见,但轿中人声音依然清晰:“停手吧,老身乃是巫咸登葆山之山民,虽然不是巫,却是巫之后人,你们不应当对老身出手。”
    谢蛤蟆点点头,王七麟收回剑来,头一次面对敌人生出无力之感。
    即使面对白虎,他也没有过这样感觉!
    沉一傻不愣登的还要往里冲,冲进去他被反弹出来,然后他很倔强继续往里冲,冲一次弹一次,但天天就是一直冲。
    最后轿中的登葆山山民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声:“你奶奶的,这和尚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谢蛤蟆跳上去将沉一推开,沉一又对着夜空开始挥舞伏魔杖。
    王七麟问道:“你真是登葆山山民?登葆山确实存在?”
    轿中人不悦的说道:“当然存在,流传你们人间界的《山海经》中不是有详细记述吗?”
    王七麟摇摇头,《山海经》中有关于登葆山的记述,却没有详细记述。
    相传巫咸国的巫们可以为人延寿祈福,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他们当中的神巫便叫做巫咸,能与天地沟通。
    巫咸沟通天界得法子是登门造访,他能从一座高山攀爬上天庭,这座山就是登葆山!
    《山海经》中便有关于登葆山与巫咸国的记载,只是内容少,记述实在有限,关于登葆山并没有特别的描写,其真假一直备受争执。
    他看向谢蛤蟆,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登葆山确实存在,《山海经》中记述有三座山可以直通上天,分别是昆仑山、擎山与登葆山,这都是真的。”
    王七麟低声道:“怎么关于这三座神山记述很少?”
    谢蛤蟆轻叹一口气,说道:“上古时期,神仙辈出,大妖并起,后来发生了一件「绝天地通」的大事件,之后关于神仙妖魔的记述就很少了,只剩下一些小鬼在打闹。”
    “天门关闭,神仙不出。”轿中人说道,“这是一段密辛,你们不知道也是正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