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真火大道>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诡谲的对手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诡谲的对手

    莫陆离所化大鹏身长十丈,翼展更是达到了三十丈,便是云羿和祝小庆合力也难以将灵气屏障打通如此大的缺口。
    待得飞出峡谷,莫陆离落地现了人形本相,三人合力打穿灵气屏障,让汪小姝先出,三人随后跟出。
    出得灵气屏障,四人皆松了一口气,此时唯有云羿状态稍好,莫陆离和祝小庆灵气损耗严重,汪小姝被黄毛老狐咬过的双指轻微骨裂,此时还在发抖,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虽然得以脱困,但四人也不敢大意,对手所布灵气屏障虽然不甚牢固,但其范围极广,这是太素境界无法做到的,对手应该是个太玄高手。
    对手到现在还没露面,若是突然现身发难,四人中只有云羿尚有一战之力,莫陆离和祝小庆已经很难应付,汪小姝灵气损耗不重,又有六丁神兵术傍身,短时间内自保无虞。
    看不到敌人的身影不代表敌人已经走了,四人打穿灵气屏障脱困,对手有所察觉,此时已经撤去灵气屏障,只是四人目前尚不清楚对手藏身何处,但肯定在附近。
    云羿神念沟通云岚,问它卑弥呼可有异常,云岚回应卑弥呼确实在北方二百里外的深山里修行,山中有她盖的几间茅草屋,它亲眼看见卑弥呼进了草屋。
    云羿又问它卑弥呼修行的地方可有水源田顷,附近可有村镇,云岚只道没有。
    云羿无奈叹气,太玄高手不是餐风饮露的仙人,卑弥呼隐居之处既然没有水源田顷,说明她的衣食住行并非自给自足,而在其附近也无村镇,那她也无处采购,如此一来便卑弥呼的身份便很可疑了,那几间草屋应该只是近期盖的。
    想及此处,云羿神授云岚回返,倭国少有修行中人,很难同时冒出两个太玄高手,布下灵气屏障的应该就是卑弥呼,云岚见到卑弥呼进了草屋应该是卑弥呼使的障眼法,她定是发现了云岚尾随跟踪,用了金蝉脱壳之计。
    “光天化日之下藏头露尾,有失太玄高手的体面,现身相见吧。”云羿提气发声。
    莫陆离等人听他出声,只当他发现了对手的踪迹,顿时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片刻之后,一道人影缓缓出现在了四人身前十丈处,四人见对方竟然就在身前,无不心下惊骇。
    现身之人正是卑弥呼,莫陆离见状往云羿身侧贴近了些,低声道:“她听得懂能汉话。”
    云羿点了点头,他喊过之后卑弥呼就现出了身形,这表明对方的确是懂汉话的。
    不过卑弥呼竟然会缅匿隐身之术,这令云羿大感意外,不由得想起了中土三辅一带的骆家道,但他并未因此认定卑弥呼与骆家道有所联系。
    “你到底是谁?”云羿紧打量着卑弥呼问道。
    “你说呢?”卑弥呼冷笑开口。
    云羿闻声微微动容,卑弥呼说汉话的声音与倭语有很大差别,此时的声音他太熟悉了,黄毛老狐元神未出窍前说话的声音如出一辙。
    “你很意外?”卑弥呼笑噱道。
    云羿阴着脸没有答话,背起双手冲身后的祝小庆勾了勾手指,祝小庆假装不经意地上前几步,将手腕递与云羿,云羿三指按其寸关尺与他过渡灵气。
    “奉劝你们一句,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搞些小动作,你的雷不见得能劈得着我。”二人的举动并未瞒得过卑弥呼的双眼。
    此语一出,四人眉头皆皱,云羿瞬间醒悟黄毛老狐为何不及早离开,反而在他们布下四火禽星阵后元神出窍,原来四人之前谈话时漏了底,均被黄毛老狐听了去。
    余下三人不知卑弥呼就是黄毛老狐,还在疑惑她是如何知晓祝小庆的绝技是五雷正法。
    云羿并未因为卑弥呼一句话就放弃过渡灵气给祝小庆,与此同时神念催促云岚尽快赶回来。
    “你想等你的鹤儿回来带你们一走了之?”卑弥呼一眼看穿了云羿的心思,冷笑道,“只怕它此时已经闯入了我所布幻阵之中,没有三两日是飞不出来的。”
    云羿闻言眉头微皱,幻阵乃是障眼法的一种,卑弥呼既然能在云岚眼皮子底下金蝉脱壳,要布下幻阵自是不难。
    给祝小庆补充了些许灵气,云羿又悄然拉起了莫陆离的手腕,此举亦未能瞒得过卑弥呼的眼睛,之前莫陆离化身大鹏的情景她在暗中全看到了,担心莫陆离恢复了灵气带众人逃离,急忙出手制止。
    云羿在给莫陆离过渡灵气之际一直提防着卑弥呼,见卑弥呼突然袭来,忙将莫陆离往后推了一把,随即俯身前冲,双掌急挺迎击。
    二人四掌相接,云羿登时感受到了自对方掌心发出的强横的反吸力道,顿时心惊不已,他原以为卑弥呼和她对掌要拼灵气修为,未曾想后者竟然反其道而行之。
    卑弥呼修为精湛,掌上所发吸力自然非同小可,云羿双掌被其牢牢吸住,忙将灵气紧催,试图迫使卑弥呼撤掌,未曾想卑弥呼反应甚快,突然反运灵气,径直将他击退数步。
    不待云羿稳住身形,卑弥呼已然猱身而上,举掌齐肩发于云门,似斧子般劈向他天灵盖,云羿以铁板桥之势闪避,与此同时再起一记穿心脚。
    云羿身法敏捷,卑弥呼也非易于之辈,她见云羿这一脚近在眼前不好抵挡,却又不想就此闪开,蹲身一记扫堂腿扫中云羿脚踝,云羿斜身倒地之际右掌急挺,灵气反冲之下强拔身形,怎料刚刚站直了身子,面门便感到了凛冽掌风,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云羿只感面门发烫,火辣辣地疼。
    云羿自出道至今,与人交手虽有数次落于下风,但被人掌掴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何曾受过此等奇耻大辱?登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眼见卑弥呼另一只手挥来,探手迎上使个卸腕的手法,一捏一拽,卑弥呼手腕脱臼,吃痛之下轻哼一声。
    常言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云羿脸上依旧发烫,心头怒气自不能消,斜身起脚踹向卑弥呼面门,这一脚铆足了劲儿,本想一脚将卑弥呼蹬个面目全非,怎料卑弥呼忒得阴险,竟未闪避,反而起脚踢向云羿会阴要害。
    云羿有感打个寒颤,此时收势回防已然不能,心惊之际顾不得许多,忙以单脚催发灵气,向后快速蹦出。
    虽然保住了香火祠堂,但云羿的退势不免大为狼狈,卑弥呼亦未对他穷追猛打,只是其面露戏谑笑容,云羿心火难泄更感懊恼。
    汪小姝见云羿双目竟然涌上血丝,忙喊道:“云羿!”
    “你们先走!”云羿沉声回应,冲着卑弥呼猱身而上,挥掌掴其面门。
    三人已经看出云羿不敌卑弥呼,又如何肯走?好在莫陆离当机立断,催使体内仅存的一丝灵气化身大鹏,两爪分别提了祝小庆和汪小姝向北飞走。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卑弥呼斜身避开云羿掌势,踏地凌空,举掌径直拍向莫陆离爪下二人。
    太玄高手凌空可达百丈,云羿有心拦截却是鞭长莫及,心有余而力不足,好在卑弥呼仓促提掌凝气不足,一掌只击中了祝小庆后心,饶是如此,却也教祝小庆脏腑受创嘴角溢血。
    眼见三人离开,云羿心下大定,他虽不是卑弥呼的对手,但卑弥呼一时间也奈何他不得,莫陆离是往北飞的,他清楚云岚最后的去向,定会设法助云岚脱困,再回来营救自己。
    “你当真以为我是用幻阵困住了你的鹤儿?”卑弥呼抿嘴轻笑,笑声甚是阴森。
    云羿闻言心中一凛,知道再次中计却已悔之晚矣,莫陆离三人已经去得远了,想要叫回他们已不能够。
    “如此煞费苦心,倒也真是难为你了。”云羿咬牙说道。
    面对此等敌手,云羿大感压抑,对方的修为超过他是一方面,主要令他心悸的还是卑弥呼诡计多端,言行举止中都是圈套,环环相扣,教人防不胜防。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像尘同子、尘阳子那样的人已经可以算得上是老奸巨猾了,但卑弥呼之诡诈更胜那二人一筹,当真是强中还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
    云羿情知自身处境凶险,当即将三火内炼运转到极致,尽力恢复自身灵气,他的修为底蕴虽不如卑弥呼深厚,灵气品质却胜对方一筹,若是单纯比拼灵气,对方一时半刻也拿他不住。
    就在此时,卑弥呼嘴角的笑容戛然而止,猛地扑向云羿,竖掌劈向云羿肩头,卑弥呼身法亦非泛泛,云羿不敢大意,当即斜身闪让,于此同时探指直取卑弥呼腋下极泉穴。
    卑弥呼左腕脱臼尚未复位,急忙回肘封挡,提腿以一招黄狗撒尿式猛踹云羿下阴。卑弥呼素有袭人下阴的习惯,云羿见状又气又恼,提膝挡下对方攻势,随即换脚踢其脚踝三阴交穴。
    “倒是小觑了你,竟然会得打穴之法。”卑弥呼也未闪避,左手变爪直挝云羿面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