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历史小说>大明王冠> 第八百九十四章 廉颇老矣,李广难封。

第八百九十四章 廉颇老矣,李广难封。

    中南半岛的局势瞬间紧张起来。
    这是十五世纪,消息很慢,所以中南半岛这边的消息传递到漠北时,瓦剌和兀良哈已经错失全力出击大明的机会。
    其实不是瓦剌和兀良哈不想。
    实在是没这个能力。
    因为掌控了鞑靼区域的草原,现在大明的战马补充有了极大的进步,是以张辅率领的数万人中,两三万的神机营几乎全是骑军,就算是来去如风的草原骑军,面对张辅、郑亨和靳荣的三叉戟,也始终无法摆脱。
    漠北战事一直僵持。
    反正大家都耗着,就看谁有钱——朱棣的本意,也是先耗着瓦剌和兀良哈,到时候征讨这两国的时候,他们也会更穷一点。
    打仗就是打经济。
    但中南半岛的战事不能拖——要一击击溃,否则容易陷入这团沼泽中去,毕竟中南半岛多丘陵山脉和丛林,长久拉锯战不利于大明。
    吴哥、占城、大城的兵力进入澜沧!
    共计……约莫八十万人。
    这是实打实的八十万人,当然,中南半岛这些人也学了我中原王朝的一些精髓,比如曹操当年打赤壁,号称八十万,其实根本没有。
    这三国的兵力也都翻倍号称。
    是以在狗儿这边得到的消息,是四国联盟之后,达到了恐怖的一百五十万人。
    对此狗儿不屑一顾。
    就你中南半岛这四国的经济和国立,能支撑得了一百五十万人的后勤和粮草?
    那就见了鬼了。
    吴哥、占城、大城三国兵力进入澜沧之后,和澜沧的兵力形成阵型,开始在各重地驻防,形成一条绵长的战线。
    战争嘛,绝对不是人数对比集团冲锋这么简单的事情。
    八十万人,不可能放在一个战场。
    这会是一场无比巨大,而且时间会绵延一两年的战役——至少在四国联盟那边看来是这样的,如此强大的阵营,双方在战线上将会有上百场的战事。
    一两场的胜败都很正常。
    而狗儿也率领大军,开始突击澜沧国兵力驻防的澜沧江,这是一个战机,如果突破不了澜沧江,就没法改变对方的地利优势。
    中南半岛开始出现零星的渡河战事。
    不知道是狗儿有意为之,还是能力确实不行,渡河战事组织了五六场,竟然输了四场,只有一场赢了,过河了一万多人,旋即钉在一处渡口,形成防线。
    而澜沧的兵力在吴哥、占城和大城的支援下,开始向这处名叫清凉渡的地方汇聚,不敢让大明雄师从这处渡口全部越过澜沧江。
    于是大明这一万多人陷入死战。
    这处渡口也成了绞肉机。
    而在交趾那边,李景隆还在疲于奔命的平叛,八百大甸的徐辉祖和沐晟两人,也陷入农民起义的僵局之中。
    看起来,大明在中南半岛没有什么优势……
    但这是看起来!
    大明京畿应天城,兵部尚书金忠及左右两位侍郎乃至于兵部上下官吏,几乎都是彻夜不眠的留在兵部,随时等待陛下旨意。
    五军都督府那边也是一样。
    有一说一,虽然说当下的困顿局面是大明一手打造出来的,看起来有点像作死,但兵部和五军都督府那边,丝毫不慌。
    甚至户部那边也一样,因为户部最清楚咱们朱老板的账上有多少钱了。
    只要有钱,打仗就不难。
    但是其他部门就不一样了,大部分的读书人对军事都还停留在纸上谈兵的阶段,一听四国联盟对外号称的一百五十万大军,一想到狗儿只有三十万,就觉得咱们大明输定了。
    是以朝野之间,气氛紧张得很。
    这些日子一直在忙于大明工业化进程的黄昏,最近几日也放下了手头的事情,每天都主动跑到乾清殿去听朱棣在千里之外运筹帷幄。
    涨知识的时候嘛。
    还是要想办法提升一下自己的军事水准。
    这一日乾清殿中的小朝会来的人极多,六部尚书及其左右侍郎,内阁首辅胡俨,五军都督府各大要员,齐聚一堂,加上汉王赵王和太子。
    还加上一个一看就是打酱油的东厂提督、内阁辅臣黄昏。
    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朱棣竟然一直没说话,任由大家这么等着,许久之后,内侍康宁搀扶来一个老和尚后,大家才恍然大悟。
    竟然忘记了这么一个人。
    老和尚当然不是姚广孝。
    姚广孝此刻在凉固,提携刘宁然和于谦两位太学双璧,也负责给狗儿进行军事参谋,而整个大明有资格站在乾清殿中的老和尚只有一个人。
    鄱阳湖水战曾经孤船凿阵。
    如果没有常遇春那一箭,这个人就能让大明胎死腹中,没有常遇春,只怕这人就将大明开过太祖斩于刀下了。
    老和尚张定边。
    元末明初第一猛将!
    他一直在建初寺,今日朱棣一大早就让内侍康宁亲自去接他——张定边的精神极好,丝毫不比老和尚姚广孝差。
    进殿之时,就见朱棣从御书桌后面走出来,快步上前,一把拦住欲要行礼的张定边,“老将军无须多礼。”又转头对一位内侍道:“给老将军赐座赐茶。”
    众皆愕然。
    谁都没想到,陛下竟然有在这个时候启用张定边的意思。
    张定边是猛将没错。
    可他没归顺大明。
    而且猛将,不见得就是名将,他当年孤军凿阵,在众多军事大家眼中看来,不过是匹夫之勇罢了,注定是要失败的。
    但只有五军都督府和兵部的人知道,张定边不仅是猛将。
    也是名将。
    当年他孤军凿阵太祖的水师旗舰,其实战略极其高明。
    但他们也还是不解:廉颇老矣,李广难封。
    张定边都九十多岁了,还能有什么超越常人的军事见解?
    只怕已经老糊涂了。
    张定边也很是不解,他实在没想到,朱棣会在这个时候召见他一个九十多岁的朽木,尽管张定边知道自己还是能清晰的看透中南半岛的局势,但朱棣愿意相信自己么?
    自己可是九十五岁了!
    比廉颇更老。
    还能吃饭,但绝对不能打仗了。
    朱棣待张定边坐下后,这才回到御书桌后坐下,对众人道:“局势,我已经给诸位说过,康宁也在来时路上给老将军说过了,现在朕听听你们的意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