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香祖> 第328章 未雨绸缪

第328章 未雨绸缪

    洞外海崖边,新晋炼气的小妖鲽儿欢腾游弋,尽情感受着从凡民晋升为妖修的畅快逍遥。
    时近中午,艳阳高挂,碧海蓝天之间水元充沛,不时被她以精神之力调动起来,如同雨雾挥洒向天空,照映出一道道长长的彩虹。
    这美人鱼戏水的场景,令李柃见了都不由得为之会心一笑。
    他现在确认,这些妖修晋升也是和人类差不多的,至少炼气境界同样是以神识为主,所不同的是妖修体内存有妖元,天生就比人类更加容易感应天地灵气。
    而且和人类强调五行俱全不同,她们所具的灵根资质,似乎更加偏向于单一属性。
    至少这鲽儿,水灵根呈现显性特征,相应的火灵根就差了许多。
    单一属性想要维持循环并不容易,但是妖躯拥有相应的结构,大多都比人类强横,也有适配的道体资质。
    特殊的根骨,造就不同的灵根资质利用方式。
    这当中还有许多谜题未曾解开,但是各族都利用了自己独有的方法,开辟出适合自己的修炼法门,古往今来,诸般道途,莫不是由此而来。
    李柃并没有偏离前人的路线太多,但也不墨守成规,一味追随。
    这种经由象藏香洗浴洁净,再利用信灵香,酴醾香熏香入味的修炼方式,就是自己所独创。
    眼下看来,应该是大功告成了。
    “这般的法门运用在人类身上,应该也是同样的道理吧。
    按理说来,人类根骨天资不同,但关于炼气,炼魂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或许,此法可以有效避开灵根资质的限制,但凡有个单一属性的灵根都可以利用!
    如此一来,宗门内部许多优质的人才都可以得到晋升了!”
    过去积香宗内选拔人才,除了那些进入内门的天之骄子之外,还有许多凡民师范,实际上也是精英之中的精英。
    奈何灵根资质不行,文化知识水平再高,也无法修炼。
    李柃自己都曾深受其害,后来才因机缘巧合,发现自身能靠天赋异禀食香炼魂,才得以踏上修炼之途。
    现如今,终于能够以熏香入味之法普及下去,帮助那些灵根资质差的弟子晋升了!
    “唯一所虑,是这种方法需要用到汙渊水,而且还是十万八千丈深的汙渊水!
    那等深度,等闲之人根本无法潜下,我自己再去一趟都未必见得能够做到……
    其他深度的汙渊水行不行?是否只是效果略差一些?”
    这些都是亟待证明的,如若有足够条件的话,李柃想要分别采取百丈,千丈,万丈等等不同深度的汙渊之水和其中所产的各种灵材进行配置,炼制出不同品级的象藏香。
    实在不行,也得和鲛人一族打好关系,方便后续再图进入其中……
    “鲽儿,你近日修为进展怎么如此之快?”
    “禀公主,是李宗主助我修炼,说我最近已经入味了……”
    不久之后,寝宫中,海姬召见鲽儿,了解近日情况,结果意外发现,这个小女仆的修为进展竟然远超预期。
    她在短短几日之间就踏上了炼气的道途,假以时日,进境飞快,甚至有可能筑基,成为大妖。
    这一切都是拜李柃所赐,若非他花费了那些资粮和宝物,根本不可能有如此成就。
    海姬一开始还以为是普通的灵丹妙药,李柃固然舍得,那也只是满意于这个小女仆的服侍,多有恩宠。
    但却没有想到,不是传功,也非服丹,完全是以香道的方式来进行。
    更为难得的是,李柃传了鲽儿相应的制香之法和熏香入味的改造之法,包括炼制信灵香,酴醾香,乃至于新创香品象藏香的方子。
    鲛人自己又控制着汙渊洞,假以时日,必定能够自己研创出一种借用此物进行修炼了的办法,充分利用这边的资粮。
    海姬听完之后,沉吟良久:“你把他请来这边,我有事要问。”
    不久之后,李柃应邀过来:“公主殿下找我可是为了象藏香之事?”
    海姬道:“不错,我想知道,你这般做是什么意思?”
    李柃微微一笑,道:“公主殿下,您也见到了,我所传者,是一整套自洽圆满的东西,不必求诸于外,鲛人国自己就能改良,传播,利用,确确实实变作自己的东西。
    此物配合我香道之法进行修炼,的确可助鲛人一族快速提升实力,至少鲽儿这般资质的鲛人凡民都可以踏上修炼之途。”
    海姬讶然:“当真?”
    李柃道:“当然当真,殿下以为,这是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套路?”
    海姬看着他,没有说什么,神色却似在反问:“难道不是吗?”
    李柃也不多解释,只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究竟是不是那样,公主殿下有所了解之后自己也会有所判断,我相信您是智慧之辈,不难得出结论。”
    海姬默然点头,她之所以容忍李柃在鲽儿身上做试验,默许他做这一切,自然也是因为李柃的确并无坏心。
    至少迄今为止,他所做之事,都是对鲽儿,对鲛人有利的。
    李柃说他所传者是一整套自洽圆满的东西,事实也的确如此。
    信灵香,酴醾香等物,都是在记载在《香典简本》之中,广为传播的东西,鲛人获得当中的记录,除了冥冥之中沾染一丝香道的因果,再无其他负担。
    更重要的是,这些反正都是白捡来的东西,大不了丢掉不要。
    李柃所言所行,她都是明明白白看在眼里的,法门和技艺传下之后,如何运用,也的确都在鲛人一族掌握之中,没有必要顾虑太多。
    真要有个万一,对她们不利,及时抛开就是了。
    鲛人一族自有大能高手,也不至于连这点儿因果都要承受不起,轻易沦为香道的附庸。
    从这一点来看,李柃此举,更多是为结缘,交好鲛人,而非另有目的的安排。
    但海姬仍然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就当真别无所求吗?”
    李柃道:“当然……也不是,如若公主殿下愿意的话,还请允许鲛人和我积香宗开设互市,给些换取些许汙渊水以及从那洞中取得的相关灵材机会。”
    “这……”海姬迟疑道,“互市之事,我们之前不是谈过吗?”
    李柃道:“那种方式,限制太大,合作太浅了。”
    海姬道:“可先皇传下的规矩就是那样。”
    她说到这里,自己都感觉有些过意不去,李柃给鲛人族的礼物不小,鲛人族却没有什么可回报。
    李柃沉默了一阵,突然道:“若我所料不差,贵方的这个规矩,防范的主要还是商会中人吧?我和商会不同,我李柃对钱没有兴趣,根本不在乎钱!
    我更加看重香道的利益,所求者是道途传播,还有炼香之法的普及。
    我也相信,公主殿下同样不是谈钱的俗人,只想谋求鲛人一族的发展。
    如此一来,我们两家就有了相互合作的基础,不至于像商会那般斤斤计较,更不至于让金钱大道的理念冲击鲛人的社会结构和文明发展。”
    海姬闻言,不禁深深看了李柃一眼。
    这是把香道和金钱大道摘开来了。
    李柃趁热打铁道:“您看这样如何,此后交易,以我吉祥坊香市为口岸,您自己或者信得过的大妖过来亲自把控,这样也就不必担心过多的外来之物会冲击原有的风俗习惯和生活方式,贵国高层也可以得到更多的修炼资粮。
    我们之间不签署协议,不担负因果,一切但凭交情和承诺,提供商贸往来和各自所需之物,也任凭心意,但是交易规模和贸易品种都扩大化,如此这般这般……”
    海姬听罢,久久无语。
    这等于是把主动权都交给鲛人一族了。
    要说这些条件对鲛人有利否?
    简直太有利了!
    有利到了反而让她新生犹豫,怀疑是否天上掉馅饼的地步了。
    海姬道:“那支付方式如何?”
    李柃这些天都在考虑这件事情,毫不犹豫道:“我知鲛人国常用一种名为海灵珠的灵蕴材料替代灵石,在外也有一定价值,就用此物好了。”
    海灵珠是和灵石相似之物,之所以没有在外流行开来,是因珍珠作为载体,承载元气的能力的确比玉石稍弱一些,长时间存放的损耗也更大一些。
    但他也考虑到,要求灵石结算并不现实,大海之民获取灵石困难,哪怕海底和无人荒岛有所出产,也难组织人力去开采,反倒是这种珍珠,多种珠贝母都能生成,收集和使用的历史长达上千万年。
    通常认为海灵珠是易腐之物,不如金玉宝石坚固,但因其用途广泛,可以作为药材或者制备充能法器的关键部件来使用,以特殊的药水浸泡,法阵禁制锁住,同样可以长久存放,也不会轻易发生额外损耗。
    甚至因其充能特性之故,可以放置在灵脉泉眼之中,利益自然散溢的灵蕴温养恢复,完全足以折抵采集和储藏过程当中的损耗。
    所以李柃得出的结论是,用海灵珠结算其实也不亏的。
    这是调整宗门财富和储备结构的机会,储藏太多灵石和符钱未必见得是件好事。
    但普通势力,是不可能有机会撇开符钱体系,大规模囤积自己所看重的灵材的,这等于是摆明车马跟金钱会对着干,得有一定实力和契机才行。
    积香宗兴盛于金钱会的支持,欠下不小因果,还有香市上的依赖,摆脱符钱体系不是一件说干就干的事情,这里在为万千年之后的局势所谋。
    暂时而言,还没有必要摆脱,也没有能力摆脱。
    除此之外,就是李柃经过考察,发现鲛人国这边是龙涎香,甲香,螺香,石米香,宝石盐等物的产地,还有自己炼制象藏香急需的汙渊水,净水叶。
    他暂时未从其他地方找到替代品,将来很长的一段时期,都必须要和鲛人保持良好的关系,才能源源不断获得出产。
    干脆趁此机会让利鲛人,令其从中获得足够的好处。
    那样一来,就算不用李柃自己提说,鲛人也会积极主动的开发当中的资源,以换取自身发展所需。
    “我始终相信,香道是有用之物,既然有用,我们只凭它本身的价值,就可以各取所需,不需要像金钱大道那样资本生利,剥削掠夺。
    我来此间,能够真正帮助鲛人,助你们建立起香道产业,开发相关的资源,你们也能够自己掌控其中命脉,不用签下巨债,承担因果。
    甚至于鲛人国本身的体制和格局,我也无心多管,这是鲛人内部的事情,不关我李柃之事。
    我帮助鲽儿,的确只是与其投缘,并无心扶植什么代理人,也不需要她当买办,出卖鲛人国的利益来投献我积香宗。”
    最终,李柃向海姬表述衷肠,说了这么一番话。
    光明磊落如斯,海姬也不得不轻笑一声,道:“李小友,你言重了,我没有怀疑过你。”
    她的确没有怀疑过李柃,反而愈发欣赏其胸襟和格局。
    等到李柃告辞离开之后,海姬忍不住道:“此子所谋甚大,眼光也长远啊。”
    侍女不禁问道:“殿下,你要答应他吗?”
    海姬道:“为何不答应呢?这是一个有益的人,一个纯粹的人。
    如若外面的那些人类都是他这般的人,我们鲛人又有何必要封闭以自保?
    明年开始,我会亲自过去看看,如若试行互市成功,那就一直继续进行下去。”
    反正条件非常宽松,她也没有什么压力。
    离开海姬的寝宫之后,李柃默默回想交谈的细节,发现对方虽然始终未曾明确表态,但是若无意外的话,这件事情应该是成了。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避开商会耳目这件事情了,不过海姬也是晓得轻重的,应该会多加注意。
    除此之外,以我积香宗之力,要谋为鲛人筹办民生日用物资和其他必要资粮,也不是容易之事,最好能有几个小国附庸,或者得到黑市的效力。”
    他是打定主意要瞒着尚长老等人,不分润任何利益出去了。
    这是他和鲛人之间的事情,也的确没有必要找个中间商,纯给自己添堵。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