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西游之道德天尊> 第五五五章 诛太子

第五五五章 诛太子

    潼关城头,杨国忠五花大绑,跪在地上,嘴里塞了团破布,闭着眼睛,满脸的绝望之色,周围却是唐军将士,指指点点。
    “斩!”
    陈萼厉喝。
    “哧!”
    八戒手起刀落,一颗头颅滚落墙角。
    “诸位!”
    陈萼向众将道:“奸贼虽已授首,但叛军不日即将到来,不知各位可有却敌良策?”
    李光弼迟疑道:“唯今之计,只有据关城固守了,再向朝廷求援。”
    “不错!”
    哥舒翰叹了口气,点头道。
    陈萼却是道:“不知诸位想过没有,杨国忠为何能横行枉法多年?难道圣上真的不知道,无非是看在贵妃的面上,宠着他罢了,今次杨国忠被斩,圣上必然震怒,不将我等捕回京城处斩已是谢天谢地,又怎会发援军?”
    “这……”
    众将面面相觑,不过想想也有道理,皇帝确实老糊涂了,做出什么事情都不足为奇。
    李光弼问道:“若似陈状元,该当如何?”
    陈萼淡淡道:“皇帝就算不罪责诸位,也没了雄心壮志,要想恢复开元盛世,只有拥太子上位,而在场的各位,皆是从龙之功!”
    众将均是眼神一亮,更有人嚷嚷着打回长安,诛国贼!
    好歹哥舒翰老成持重,喝止住众人,问道:“陈状元,如果我们回师,那潼关怎么办?”
    陈萼摆摆手道:“暂时不急着回师,可以联名上一份奏折,再把杨国忠送回去,圣上只要有一丁点的理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好,就依陈状元!”
    众将纷纷点头。
    ……
    两日后,由众将联名签署的奏折与杨国忠的人头搁在了李隆基的案前。
    “圣上,呜呜呜~~”
    玉环抱着李隆基的大腿,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反了,反了,简直是狂妄之极!”
    李隆基狂怒!
    “圣上!”
    玉环悲声道:“前方大败,皆族兄之过,现国势已危如累卵,又有众将兵谏,圣上不如传位给太子吧,想来太子仁孝,理应不会亏待圣上的。”
    李隆基双目腥红,咬牙切齿道:“他敢杀国忠,朕就敢诛太子,爱妃莫要再劝,这逆子,勾结安贼,陷害国忠,又串联武将逼宫,他是等不及了么?也罢,朕就先除了他!”
    说着,就转头喝道:“传旨,太子谋反,着陈玄礼领羽林卫,封禁东宫,赐死太子!”
    “圣上!”
    高力士一惊,急劝道。
    “怎么?连朕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觉得朕老了?”
    李隆基阴沉着脸道。
    “奴婢遵旨!”
    高力士可不敢悖逆,只是在心里道了声,陈状元,老奴尽力了啊,随即快步离去。
    宴宾楼!
    “什么?那昏君要赐死太子?”
    王母听得来报,惊的站了起来。
    汐令颜神色凝重道:“陈状元以大败为由,当众斩了杨国忠,又说动众将上谏书,并将杨国忠的首级送给皇帝,皇帝如何不惊怒交加,他动不了陈状元,难道还动不得太子,斩了太子才可消弥祸患,陈状元当真是好手段。”
    王母不解道:“皇帝难道不怕除去太子会惹来众怒?”
    杨慎矜道:“皇帝老糊涂了,娘娘是仙人,不理解凡人的心态,在凡人中,因思维的退化,难以分辨利弊,只知道顺着自己的心意,总之越老越固执。”
    王母又道:“难道太了就救不得了?”
    杨慎矜猛一咬牙道:“为今之计,只有发动朝中有识之士死谏,或能让皇帝有所顾忌。”
    王母也知道死谏的风险极大,可是时间紧迫,太子眼见就要被杀,根本容不得迟疑,而且长安有南极仙翁与赤精子坐镇,她想动些手脚都动不了。
    “也罢,就赌这一回,你速去联络!”
    王母深吸了口气。
    “是!”
    杨慎矜拱了拱手,匆匆而去。
    杨慎矜在朝中经营十年,捕得了清流的美名,很快就纠集了数十文官,去含元门前下跪,为太子申冤。
    不片刻,一名太监站上城头,喝道:“传圣上口喻,朕还没老的不能动,尔等即急不可耐,勾结太子谋反,既然尔等想死,朕成全你们,放箭!”
    刹那间,城头现出数百弓箭手,搭箭就往下射!
    “啊啊!”
    一时之间,惨叫连声,群臣哪里能料到皇帝如此凶残,纷纷连滚带爬的往回跑,可是人哪里能快得过箭矢,陆续中箭倒地,就连杨慎矜也身被数矢,躺地上装死。
    ‘完了,完了!’
    杨慎矜心里悲呼,显然,皇帝已经疯狂了,太子必死无疑,而且他为太子培养的班底也几乎被诛杀殆尽,李令月上位的绊脚石被搬了开去,这一切,都是他亲手造成的,心里不由悔恨万分。
    这时,他感觉有兵卒在搬动自己的身体,并有交谈声传来。
    “诶?尸体怎么都没血?”
    “怪了,射死就和干尸一样,不会闹鬼了吧?”
    “大白天闹什么鬼,快拖去城外乱葬岗葬了。”
    杨慎矜偷眼去看,地面干干净净,尸体如干尸一样。
    ‘果然,冥府的开辟需要以鲜血浇灌,想不到东方朔谋算了一辈子,竟也成了冥府的养料,可悲,可叹啊!’
    杨慎矜知道这个身份废了,从此不能再用,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这个人怎么在往下滴血,怪啊!”
    “捅他两枪试试!”
    抬着杨慎矜的几名兵卒突然发现了意外,操枪就往杨慎矜捅去,顿时,身上多了几个血窟窿,可怜他还得忍着。
    “诶?怎么还在淌血?”
    “算了,算了,不管他了,真是可怜啊!”
    听着耳边的议论声,杨慎矜这才意识到,赶忙运功,把血液收敛,装作一具干尸的模样。
    ……
    两个时辰之后,杨慎矜从坟坑中爬出来,摇身一变,现出东方朔的原形,往城里赶,途中听得传闻,太子与太子妃被逼着自尽了,太子的子嗣被贬为庶人,东宫僚属及宫女太监悉数被诛,足足死了数千人,随即皇帝册封贵妃养子凉王李璿为太子。
    他心知大局己定,再也无力回天。
    回到宴宾楼,与王母和汐令颜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说话的兴致,这可是大败亏输啊!
    好一会儿,王母气恨难平道:“本宫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何那姓陈的只在家宴上提了句拥太子为主,就惹来这么大的祸患,难道其间就没法挽回么?”
    汐令颜苦涩道:“娘娘,说到底是皇帝猜忌,咱们安插在宫里的眼线又影响不了皇帝,陈状元在前线,任何针对杨国忠的举动,都会被认为是支持太子,直至陈状元把杨国忠斩了,皇帝以为诸军要回师京城逼他退位,惊惧交加,遂先下手除去太子,再立凉王,把生米煮成熟饭。
    可是陈状元拥立的是李令月啊,皇帝此举本就令人心寒,立个十来岁的少年,在朝中全无根基,只怕无人心服,以李令月的手段,哪怕没有陈状元相助,多半也能登上女主之位,哎,咱们输的不冤。”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母冷声问道。
    是啊,接下来怎么办?
    退回方丈仙山?
    可是百年谋划毁于一旦,不甘心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