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事了拂衣去(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事了拂衣去(求订阅)

    “咦?”
    那声音仿佛带着些许的意外和惊喜。
    又极轻,极淡。
    以至于,当它消失,何悠甚至不太确定,这是幻觉,还是真的听到了。
    ……
    大厅中。
    重新安静了下来,爆炸已经平息,只有空气中弥漫的灵气环境仍旧不稳,却也已经不再会对人造成危害。
    何悠站在化龙池旁,尝试着检查自己的身体,却发现……没有半点的异常。
    无论是被那道“龙魂”冲击过的躯体、衣物,还是意志,精神,都没有半点损坏。
    风平浪静,就仿佛方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咔哒。”
    何悠缓缓尝试走动了一步,脚下踩到了破损地面的一块瓦砾,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个大厅中,陷入诡异寂静的氛围也随之打破。
    “家主……祖龙……没了……”
    “刚才的那道龙魂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群议论纷纷。
    与此同时,终于确定发生了什么的何悠就听到白枣发出了一声惊呼,他赶忙走过去,就看到修仙少女正抱着蔡冬,情况很不对劲的样子。
    “怎么了?你们受伤没有?”何悠语气有些焦急。
    迅速打量,发现白枣身上并没有伤痕,脸色也正常,看起来,并未在此前的冲击中受伤。
    “我没事,可是,蔡蔡昏迷了。”白枣飞快道。
    何悠低头看去,果然发现,原本精力无穷的小姑娘这时候正闭着眼睛,软踏踏地被白枣抱在怀里。
    身上并没有伤痕,表情平静,仿若沉睡了。
    “呼吸正常,可能是受到了灵气冲刷,导致了短暂的昏迷。”
    何悠探了下她的鼻息,确认了生命体征正常,稍稍松了口气,说道。
    他对这个并不陌生。
    句曲仙宗里,太微阵列爆炸的时候,也有一部分修为较低的修士曾短暂昏迷。
    后来也没有什么大碍。
    只不过,蔡冬毕竟只是个未曾开窍的普通人,年龄又小。
    何悠也不大确定,普通人会不会在这种剧烈能量波动中受到影响,只好安慰白枣,让她不要焦急。
    “我们得快些回家去,如果有什么意外,也好有条件治疗。”白枣急切道。
    何悠点点头,认同了她的判断,只是……
    当他看向厅中,那俨然隐隐阻拦住返回路径的姜家修士们,心中却只是轻轻一叹。
    暗想:这样的情况下,想回去,怕也是没那么简单。
    虽然说,何悠的确解除了危机,然而,代价却是祖龙彻底腐烂……谁知道这帮人会怎么想。
    虽然从他们把陌生的龙魂硬往祖龙尸体中塞这种行为上,何悠觉得,这帮人对所谓的祖龙其实也没那么尊敬就是了。
    可倘若对方以此为由,进行发难,还真的会很麻烦。
    尤其是……
    那条龙魂在众目睽睽下钻进了自己的体内,这群人真的会没意见吗?
    思考着,何悠默默开始调集“虚拟面板”,做好了最糟糕情况的打算。
    表面上却是越发显得神情淡然,高深莫测。
    想了想,他微微显露出一丝遗憾的神情,道:
    “很遗憾,这是必要的代价。”
    何悠没有解释自己这句话的含义,他相信,善于阅读理解的姜洪肯定能明白,他说的是祖龙腐烂这件事。
    大厅中,忽然安静了下来。
    姜洪站定,目光这时候终于从化龙池中的枯骨收回。
    他的眼神中,的确有过错愕,但这种情绪并未持续太久,而是很快,变得复杂且危险了起来。
    有族人似乎想开口说什么,却被他伸手拦下,继而,便听这位大修士凝视何悠,缓缓道:
    “今日痛失祖龙遗体,罪责在我等冒失,才险些酿成大祸。何供奉不必解释什么。”
    何悠略显意外,这与他想象中多少有些不同。
    原想着,这帮人会要死要活,与自己拼命来着。
    如今看来,这群人倒是震惊多于愤怒。
    由此可见,他对这群龙裔的判断出了些问题。
    或许,在姜氏内部,对于所谓的祖龙……的确如他猜测的那般,并不是特别在意。
    姜洪语气复杂道:
    “我姜氏虽是龙裔,但只是血脉中蕴含龙血的人类,而不是这种生物的后代。
    祖龙躯壳于我而言,的确重要,但却远远比不过家族内还活着的族人重要。
    牺牲祖龙血肉,免我东海姜氏灭顶之灾,这怎么看,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他的语气极平静,就如同在做简单的利益计算。
    仿佛……早已经对此有了心理准备一般。
    何悠忽然心中一动,猜测:
    或许……在发觉无法解决亲手制造的难题时,姜家人,早就做好了在最后时刻,想办法摧毁祖龙的准备。
    “你们比我想象中更理智,也更讲道理。”何悠露出一丝微笑。
    旋即又道:“既然如此,眼下危情已解,我们也到了告辞的时候。”
    话音落下,姜氏众人却没有让开道路。
    反而是有不少人,按住了武器。
    大厅中,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白枣也注意到了情形不对劲,她虽然在很多日常小事上粗心大意,但却并不迟钝,当即便猜测出了什么。
    继而,便见何悠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看样子,姜家主并不舍得我走啊。”
    “不敢。”龙裔似乎的确不太善于纯血人类那般虚伪客套,此时,也没有说什么请何悠去族中赴宴款待之类的虚伪废话,姜洪直接了当道:
    “祖龙之事,是我们做错在先,何供奉出手解决,无论代价如何,到底还是平息了。
    原本,我姜氏也该有所感谢……
    只不过,我这人,素来喜欢一码说一码,还请何供奉将那条龙魂交还。”
    果然……
    何悠心中轻轻一叹。
    心想说到底,这修仙者嘛,也就那么回事。
    别看方才说的漂亮话,那是因为祖龙躯体本来也就是个空壳,早就应该腐烂的东西,即便不被何悠毁掉,也无法移动。
    只能泡在“溶液”中当标本,供后人参观……还是没法卖门票那种。
    毁了也就毁了。
    关键还是在于那条来历神秘的龙魂。
    这才是对方不愿意舍弃的东西。
    只是……
    “我说我也取不出,你信不信?”何悠轻轻叹了口气,说。
    然后,不出意料地收获了一众“鬼才信”的表情。
    何悠很想解释一句,那条龙魂钻进来完全和他无关,纯属对方的私龙行为,可是,他明白,即便说了,对方也不会信。
    或者说,即便信了,也仍旧不会放自己走。
    眼下的情形,不是讲道理能解决的,倘若自己一味软弱,只会被对方强行留下。
    甚至可能拿捏白枣与蔡冬,逼他就范。
    意识到这点后,何悠干脆也懒得解释什么。
    然而这时候,站在他身后的白枣却竖起双眉,环视对方,冷冷道:“凭什么?”
    “就凭那是我们的所有物。”姜洪神情也冷淡了下来,语气毫不客气地说。
    白枣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笑话一般哈了一声,道:
    “来申城前,家中长辈几次三番提过东海姜氏,言语间也不乏推崇,却没想到,原来根本就是一群强盗!
    还你们的所有物?
    怎么说?
    难不成所有落在申城的东西就归你们?
    这条龙魂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坠落的也是申城海滨,可不是你们家族秘境!
    怎么就成了你们的私人所有了?
    难道说,被你们捡回来就算是?
    未免太过无耻了吧!
    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死物,而是一个会痛会叫的灵魂!是独立的个体!
    你们趁着人家昏睡,就把它硬往尸体里塞的时候征求过人家意见吗?
    好心好意救了你们,倒还要恩将仇报。
    真是让我这个小辈开了眼界!”
    大厅中,白枣骤然开炮,一大段话机关枪一样喷出来,中间几乎没有停顿。
    把何悠整个人都听愣了。
    总觉得今天真算是看到白枣的另一面了……没想到,这个粗心大意,偶尔还有点憨憨的少女竟然还有这么火辣给劲的一面。
    姜家众人显然也对此毫无防备,一时间,竟然无人反驳,只是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何悠则是心中一动,意识到,白枣虽然看上去是在表达愤怒与不耻,但实际上却是在替何悠说话。
    毕竟,有些话以他的形象,不大好说的太清楚。
    另外,言语间,白枣也在强调两人背后,白氏的背景。
    大厅中。
    大概是的确不占理,一群修士即便恼怒,却也一时间无法找到反驳的角度。
    好歹也是传承数百年的家族,又无法如同那些堕落的邪修一般彻底撕掉脸面。
    于是,竟呈现出了被压倒的局面。
    见状,姜洪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向前踏了一步,没有看白枣,只是盯着何悠,语气生硬道:
    “无论如何,还请何供奉放手!”
    话语虽然带着“请”字,却俨然没有半分善意,仿佛下一刻,便要动手攻击!
    那副模样,分明,与此前对战碧水岛主如出一辙!
    让人生出一种,仿佛只要不答应,就会真的出手的感觉!
    然而,直面一位大修士的紧逼,何悠的脸上,却是缓缓地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继而,姜氏众人便只见这位名震江宁的何供奉似乎是叹了口气,幽幽道:
    “姜家主,我记得此前,碧水岛主试图进犯之时,你叫他可以试一试……现在,我刚好将其也送给你。”
    语气微顿,何悠缓缓抬起右手,徐徐翻转,嘴角含笑。
    仿若只是在打量指甲是否整齐,然而,他说出来的话,却是令所有人为之一震:
    “想阻拦我?恩,你也可以试一试。”
    说话间,整个“瀛洲实验室”再度摇晃,那整个动力漩涡亦再度有了停转的迹象!
    就仿佛。
    下一秒,何悠便会将这座龙宫,以及在场的所有人,彻底埋葬!
    就像是……
    不久前,他对太微阵列做的那样……
    姜氏众人齐齐僵立,为首的家主更是表情一凝,身上凝聚起的杀气骤然冻结。
    然后……消失无踪。
    良久。
    仿佛经过了无数次心理斗争,姜洪终于还是深深叹了口气,解除了武装,身体侧移,让开了路。
    “家主……”
    那些修士似乎还不甘心,然而,却只能如潮水般,向两侧退去。
    “我还有事,恕不能相送,”姜洪语气干巴巴地说,然后随手指了几个族人,道,“你们,送何供奉离开,不得冒犯了。”
    几个族人只能硬着头皮,道:“……是。”
    何悠看到这一幕,却也没有彻底放松下来,只是操控龙宫恢复平静,以此表示了自己的态度,旋即,才淡淡说了句:
    “走了。”
    说完,他不疾不徐,带着白枣与昏迷的蔡冬,迅速离开了。
    ……
    等三人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剩下的修士们终于忍不住看向姜洪,七嘴八舌地道:“真的就这么放他走?”
    “那可是龙魂啊。”
    一人更是咬牙道:“家主,即便他手段诡异,但说到底,从头修行也不过一个多月,区区辟海境修为,我们……”
    “不要说了!”姜洪沉着脸,挥手压下,然后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脸色苍白,透出虚弱的模样。
    众人惊乱。
    旋即,才终于意识到……原来,家主在短时间击败碧水岛主,并非全无代价。
    终究,还是受了伤,只不过,一直在强行压制而已。
    在这种状态下,贸然与何供奉交手,风险实在太大。
    暂时放手,才是明智之举。
    “放心,龙魂事关我族先祖安危,绝不会拱手让人。”
    稳定了下伤势,姜洪环视身旁,一种神情萎靡不振的修士,提高了声音,说道。
    “您的意思是……”众人闻言,重新打起精神。
    姜洪抿了抿嘴唇,然后转身,目光越过空荡荡的化龙池。
    落在了前方,那通往“龙宫”最后一个,也是第三个区域的大门之上。
    那扇门,与前面的迥然不同,封闭着,完全看不到后面是什么。
    “或许,这段时间,龙魂保存在他手中也不算太坏,起码,不用担心遗失……至于怎么拿回来……
    再等等,父亲就要出关。
    介时,再做定夺!”
    厅中修士对视一眼,齐声应道:
    “是!”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