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秘境

    江南地区,江宁府,江宁南站。
    候车大厅内。
    今天不是节假日,但这里仍旧人头密集。
    旅客们或站或坐,彼此交谈,不时有列车检票的电子声响起。
    “啊,对不起。”
    何悠刚走进卫生间,迎面就不小心撞上了一名戴着黑色鸭舌帽的陌生旅客,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开口说。
    然而对方却只是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快步跟上了前面的几个打扮类似的同伴。
    “眼神好凶……”
    何悠怔了下,不禁想到。
    随后,他的两只耳朵微微动了动,就听到了那几个统一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女低声交谈:
    “……快些,别耽误时间,要检票了……”
    “灵气反应越来越清晰了,秘境即将开启,都打起精神来。”
    “是,师兄。”
    ……
    那几个旅客说话的声音很小,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外人根本听不清,然而何悠却听得一字不漏。
    “……是在谈论什么游戏内容吗?”
    何悠有些疑惑,不过他也没太在意,扯了扯身上的双肩包,走进了卫生间。
    解决了生理问题,何悠来到了洗手池旁,一边洗手,同时抬起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姓名:何悠
    年龄:18岁
    个子中等,样貌嘛……平平无奇,恩,可能稍微也和帅气沾一点点边,但也有限。
    目前就读于江宁大学,正在读大一,这会正赶上放暑假,不得不坐火车回家。
    只不过相比于其他学生的兴高采烈,镜子里,何悠的那张脸上却满是疲倦。
    “好吵……”
    轻轻叹了口气,何悠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
    这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车站里噪音真的很多,嗡嗡个不停,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何悠的耳朵不好。
    是的,他的耳朵从小就不好。
    这里的“不好”指的并非是听觉障碍,相反的,何悠的听力远超常人。
    这具体体现在,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听清楚嘈杂环境中的每一声交谈,听到普通人难以捕捉的,来自较远距离外的声响……
    恩,如果说这样最多只是听力敏锐,那么,另外一个能力就很玄幻了:
    他可以听懂人类之外的,其他生命的语言。
    比如鸟雀发出的叽叽喳喳表达的含义,又比如……路边花草的窃窃私语。
    说是“语言”其实并不准确。
    毕竟那些智力水平较低的动植物根本没办法进行太过复杂的交流,他只是能听懂它们表达的模糊含义。
    起初,何悠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或者幻听之类的毛病。
    也去了找了很多医院诊治,却都奇怪地检查不出任何异常。
    到最后,他终于确定,这大概是一种特异功能。
    恩,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件好事,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比如因为听力太好,何悠小时候总是被各种噪音惊扰的睡不着觉,彻夜失眠。
    坐在教室里,杂七杂八的声响如同魔音灌耳,让他没法集中注意力……
    这一度几乎让他疯掉。
    不过幸运的是,随着年龄增长,他渐渐掌握了一些“屏蔽”声音的方法。
    或者说,他的身体进化出的一种自我防御能力,可以将绝大部分声音隔绝掉,成为背景音,只选择地保留一些特别的信息。
    类似的能力其实每个人都有。
    比如在商场逛街,人们会自动忽略陌生人交谈的声音,可如果有人提及自己的名字,那就会立马捕捉到……
    就是类似的原理,只不过何悠这个比较厉害……
    这并不容易,何悠也是努力了好些年才渐渐掌握,并学会了如何在噪音中读书学习,正常生活。
    可这终究只能减轻,并不能完全杜绝。
    所以,他对任何嘈杂的环境都格外不喜欢。
    哦,对了,这个能力还有一个副作用。
    那就是每逢月圆之夜,他总是能听到从宇宙中传来的一些嘈杂的噪音。
    无法解析,无法理解,混乱一团,就像是有许多人轮番在他耳边喋喋不休,却和其他生命发出的声音完全不同。
    并且也没办法用任何方式屏蔽,只能瞪着眼睛,强行撑过去。
    何悠也不是没有过猜测。
    比如科学侧的,他一度幻想那可能是宇宙中的其他文明在聊天、吹牛、打屁、骂骂咧咧……
    玄幻侧的,或许天上真的存在所谓的天庭啊,仙界啊什么的,那些声音则来自于仙人们的絮叨、牢骚……
    总之,都是毫无根据的猜想了。
    如果是什么天文爱好者有这个能力,大概会很兴奋,可何悠却只觉得吵闹。
    即便是好奇心再重的人,连续听了十九年,也会烦的吧?
    …………
    “哗——”
    将双手挪开,自动感应的水流停下,何悠用纸巾擦了擦,这才走出了卫生间。
    站在候车大厅里扫了眼检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
    看时间,马上就检票了,何悠赶忙强打起精神,走进了队伍里。
    然后低下头,拿出手机刷起了微博,神情渐渐专注。
    微博上并不平静。
    尤其最近频繁出现一些很玄幻的新闻。
    像是有驴友突然失踪,几天后从深山走出来,却完全记不得这几天自己去了哪里。
    像是有司机酒驾,开车一头扎进了河里,却无论如何找不到残骸。
    又比如前段时间,闹得比较大的,某架客机飞行途中突然失去了信号,消失不见,各国努力寻找都没有任何发现……
    诸如此类的。
    何悠一开始还觉得是巧合,或者小编为了流量乱写的,但随着类似事件的增加,他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个世界好像悄悄地发生了什么变化。
    “旅客们请注意,由……即将开始检票,有乘坐……”
    忽然,候车室的广播响了起来,何悠前面的人们也开始往前走,他赶忙收起手机,捏着车票往前走。
    为了轻便,他只背了个双肩包,里面塞了套衣服,没有提着皮箱。
    “咦,他们也是这趟车?”
    忽然,何悠注意到,先前那几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旅客也混在队列中,约莫有五六个人,应该是一起的。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何悠没多想,老老实实检票,跟着人群进入车站,之后对照着车票上了车厢。
    “您好,这是我的座位。”
    等来到自己的位置,何悠发现一个同样是刚刚上车的女孩抢先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模样嘛……黑长直,身材娇小,脸上戴着只蓝色的一次性口罩,遮住了脸,显得眼睛很大。
    “啊?”女孩怔了下,低头重新看了眼车票,站起身,抱歉道:
    “对不起,我看错座位号了。”
    “没关系。”
    何悠温和地笑道,牙齿雪白:
    “我帮你把箱子拿下来吧。”
    说着,他抬头看向行李架——之前进站的时候,他记得这女孩就拎着只26寸的旅行箱,粉色的,特别显眼。
    “不用,我可以。”
    戴着口罩的女孩却只是轻跳了下,一把便将那硕大的行李箱扯了下来,动作举重若轻,看的周围的旅客直愣神。
    就仿佛……这箱子根本没有半点重量般。
    可这怎么可能?就算里面什么都没装,这么大的体积,光是自重也不轻巧了吧……
    何悠眨眨眼,却见戴着口罩的黑长直已经拎着箱子往前走了,他只能揣着疑惑坐下来,心想这怕不是个练家子……
    …………
    不多时,旅客们都上了车,列车启动,发出有规律的声响。
    “喀嚓……喀嚓……”
    随着列车离开了城市区域,窗外的景色也换成了大片的田野,颜色青碧,隐约还能看到一架架白色风车,很是赏心悦目。
    何悠旁边的几个旅客都很安静。
    一位女性捧着只kindle在看,一个同龄男孩似乎在和女朋友聊天,边打字边傻笑,一双老夫妻则依偎着闭目养神……
    真好。
    何悠暗暗感慨了句,低头刷手机,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整个车厢陡然黑暗了下来。
    他并不意外,因为他很清楚,这段路上需要经过一条隧道。
    果然,约莫几个呼吸后,列车穿过了隧道,黑暗的车厢中重新亮了起来。只是……
    “怎么感觉光线暗淡了很多?”
    何悠疑惑地抬起头,看向窗外,旋即微微一怔。
    只见,窗外竟然不知何时弥漫起浓郁的大雾,几乎遮盖了所有景物,只能看清十几米内的草木。
    “怎么突然起雾了?”
    “好大的雾气啊……”
    车厢里,很多旅客也注意到了这点,纷纷惊讶地议论出声,还有的拿起手机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明明是盛夏,时间也非清晨,这么大的雾气实在怪异。
    “嗤——”
    忽然间,列车发出了明显的减速制动声音,别说是何悠,就算是普通人也听得清楚。
    列车在减速!
    是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大雾影响了驾驶么?
    乘客们纷纷猜测,光线昏暗的车厢内,气氛紧张起来。
    不多时,列车更是彻底停了下来,趴在了铁轨上不再动弹。
    这下子,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对劲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