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八章 一个条件

第八章 一个条件

    “是你在说话?”
    当白枣听到何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先是怔了下,有些疑惑。
    心想自己也并没有说些什么。
    但旋即,她就意识到,对方并非在朝自己交谈。
    他似乎……是在对着这株守卫树妖说话。
    这个发现让白枣瞪圆了眼睛,口罩下的嘴巴撑成了一个o型,毕竟能与妖类交谈的秘法属实罕见。
    也因此,她一下子没有彻底笃信,心想难道是这位师兄在试图与敌人交涉……
    额,不过这株树妖已经杀了好几个外道修士,怕是不容易讲理……
    然而这些疑惑的念头也就只持续了一瞬。
    下一秒,她就惊讶地看到,盖在两人头顶的,缀满了桃花的“红云”抖动了下,并且又有低沉的风压声响从云雾深处传递出来。
    就像是……在回应。
    而空气中的,令她窒息颤抖的威压气息也悄然淡了不少……
    “它……你……”
    白枣愣住,呆呆地问道:
    ”它在回应你?”
    恩,一株这么强大的树妖,怕是距离化形都已经不远,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倒也非常正常。
    “恩。”
    何悠点了点头,做出肯定的答复。
    于此同时,他看上去平静的表情下,心中却早已荡起层层涟漪。
    很惊奇,但又似乎并不是很意外。
    仔细想来,如果这守卫树妖只是坚定地要杀死所有入侵者,那么在两人坠落这个山谷的瞬间应该就已经死了。
    没道理还允许两人慢腾腾爬起来。
    这不合乎道理。
    除非是对方有意识地想要玩弄下猎物,或者有其他的想法,而无论是哪种可能,都意味着这株树妖存在着不凡的灵智。
    而这一点在对方用震荡空气的方法问出那句“你能听懂我的话吗”后终于再没有任何疑虑。
    不得不承认,这一幕景象是何悠十八岁人生里从未有过的。
    在他以往的经验里,几乎所有植物都很少说话,大多是沉默着。
    偶尔吵闹,也是哼哼呀呀的,不连贯的字句。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聪明的树。
    而面对他的疑问,这株树妖也欣然承认,并且表达了相当程度的惊讶和喜悦,似乎极为惊喜。
    那种感觉……说起来很复杂。
    就像是一个困在孤岛上很多很多年的人终于找到了可以交谈的旅人。
    不知为什么,何悠忽然觉得,对方大概真的没有恶意。
    最起码,对于自己是这样。
    “很抱歉,我们并不是有意想要闯进来……”
    回过神,何悠将愣愣的白枣拉到身后,然后仰望那片花枝,很诚恳地解释。
    这些显然是真心话,所以他的语气非常真诚。
    然而白枣却越发不理解。
    在她接受的教育里,这种伫立于整个防御法阵核心的守卫素来是狠辣的。
    尤其是妖物,更是生性残暴。
    除开驯服它的秘境主人,其余人怕是根本没办法讲任何道理。
    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想法,而是所有接受过基本教育的修行者的共同认知。
    也因此,她第一个念头便是拔剑,明知不可敌仍旧如此,而丝毫没有尝试别的途径。
    想来那几个已经死去的外道修士应该也是怀着类似的想法,在看到这株树妖的瞬间便出手攻击,试图杀出重围,结果反被击毙于此。
    这才是正常的逻辑。
    在她想来,何悠即使拥有某种秘法可以与对方沟通,可这也并不会有什么用处。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有些颠覆了她的想法。
    “沙沙沙……”
    只见头顶的桃花红云再次抖动起来,发出声响,仿佛在回应,枝条轻轻摆动,还有几朵桃花飘落下来。
    何悠听着,然后再次开口。
    于是花枝再次回应。
    就像是真的在认真交谈。
    白枣愣愣地看着,好一阵,才终于回过神来,就看到这场奇异的对话已经暂时中止。
    “它……说了什么?”
    咽了口吐沫,她求助般望向何悠。
    后者似乎正在低头思考,听到她的询问才扭回头来,皱了皱眉,措辞道:
    “它说,它可以放过我们一次,只不过,需要答应它一个条件。”
    “真的?”白枣难以置信地反问。
    这完全涉及到她的知识盲区。
    毕竟,她也是第一次遇见守卫树妖这种生物来着,可是这怎么和家族里长老的说法不一样?
    难道是因为秘境主人早已死去的缘故?
    白枣脑海中无数念头纷飞,然后忽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
    “什么条件?”
    想来……肯定是很昂贵的条件吧?
    然而听到这个问题,何悠的脸色却是变得更加怪异,他看了眼那飘动的红云一眼,解释道:
    “它说……它还没想好。”
    白枣眼睛瞪大,只觉的此前十几年遇到的事都没有今天这般离奇。
    什么叫还没想好?
    恩……不过说起来,这种率性而为的做派,似乎的确很符合妖物的风格啊。
    率性而为,精灵古怪。
    开心就欢畅,愤怒就杀人。
    只是……这句话分明是没有什么道理在,难不成要在这里等着它慢慢想明白?
    何悠也有同样的疑惑,所以他仰头望着那片缀满桃花的红云,表达了类似的疑问。
    “沙沙沙……”
    花枝抖动,仿佛在说什么。
    白枣看着心急,问:“它说了啥?”
    “它说……它可以先放我们走,等想出条件来,再来索要。”
    何悠回答说。
    白枣一怔,与完全不了解修仙的何悠不同,她自然听得懂这句话的隐藏含义。
    按理说,一株树妖是无法离开秘境的。
    人挪活,树挪死。
    除了一种特殊情况:化形。
    难道说这株守卫树妖快要化形成功?
    这似乎是最大的可能。
    至于为什么肯放,这倒是并不难理解。
    大概是因为终于有人能与它对话而感到欣喜,所以就不想杀了,而无主秘境往往持续不了太久,只要撑到秘境关闭,他们自然会被重新回到地球。
    这树妖又无法阻拦。
    既然无法强留,又不想杀掉,那么顺水推舟也就成了一个很容易理解的选择。
    两人对视了几秒,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眼下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先答应下来。
    “好。”何悠回答说。
    那树妖的枝条当即抖动起来,发出难以理解的欢笑,似乎颇为开怀。
    对它而言,这真的是枯燥乏味的日子里难得的有趣的事。
    从打秘境主人死去,这片小山河里就只剩下它一个。
    虽然也习惯了,但还是很孤单啊。
    只可惜自己还没办法掌控整个秘境,所以也无从抗衡这片世界的规则。
    否则,真的很想将这两个人类留下来。
    眼下也只能退而求其次。
    恩,不过光答应可不行,必须留下些记号,否则放出去,茫茫人海,哪里再能找见?
    可怎么留记号好呢?
    这就涉及到自己的知识盲区了啊……虽然肯定有这种秘法,但它是不会的。
    苦恼了几秒,它忽然有了主意。
    探出一条树枝来,径直朝着何悠的眉心点去。
    这一点速度极快,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枝头便按在了何悠的眉心。
    然后,那无数花瓣陡然明亮。
    燃烧起来。
    化为极精纯的灵气,沿着枝条灌入何悠的身躯。
    “轰!”
    灵气沸腾。
    何悠只感觉眉心冰凉,然后一股力量浮现于身体中,涤荡肌肤,最终隐没不见。
    并没有什么痛苦。
    相反的,随着这力量的灌入,他原本的疲惫也彻底消散,整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观感都更加清晰了。
    “开窍!你真的没有修炼过?!”
    站在一旁的白枣一脸愕然地望着这一幕。
    她自然看得出,这并不是什么攻击。
    除了极少数的个例,绝大多数修行者生下来都是普通人。
    只有到了一定年岁,才会由长辈修士帮助“开窍”,得以沟通天地灵气,步入修行。
    换言之,“开窍”是几乎每一个修行者入门的第一步。
    原本,她仍以为何悠是个不愿意透露背景的同道修士,然而直到这一刻,看到何悠开窍的动静,她才终于确认。
    他此前真的只是个有些特殊的凡人。
    此刻,这株树妖不仅是帮他开窍,并且还在源源不断将蕴含自身气息的灵气灌入他的身体。
    以白枣有限的见识来看。
    这真的是一场难得的机缘。
    当然,这机缘背后也蕴藏着一层风险,有了这层羁绊,以后若是这株桃树妖真的化形成功。
    可以离开这片小世界,那么便可以追踪到何悠的位置。
    那时候,怕才是真正的危险。
    心中念头闪烁,那条花枝彻底枯萎,断裂,耗尽生机。
    之后,便见狂风再一次吹起。
    白枣惊呼一声,赶忙拉住迷迷糊糊的何悠,被风卷上了半空,远远抛飞出去。
    ……
    与此同时。
    秘境边缘。
    那一列沉重的列车内。
    无数惊慌失措的旅客们便只见四周云雾翻涌,有莫名吼声响彻整片世界。
    再然后,所有人都仿佛遭到了精神震荡般,昏迷了过去。
    又过了几秒。
    四周雾气消散,周围也恢复到了原本的地球应有的景象。
    虚幻的破碎声消逝。
    左峰山秘境,重新关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