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九章 凡事要往好处想

第九章 凡事要往好处想

    “轰轰隆隆……”
    一条远离江宁府城的铁轨上。
    一列k字头列车正在疾驰。
    四周青碧的田野透着安逸的味道。
    然而车厢里,气氛却显得比较低沉。
    何悠坐在自己的,靠窗的位置上,双肩包放在腿上。
    将目光从窗外收回,然后看向坐在对面的“黑长直”少女。
    四周,乘客们有的在交谈,有的在捧着手机发消息,看上去无比正常。
    只是气氛总显得有些怪异。
    就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虚幻的梦一般。
    在秘境关闭后,所有还活着的外来者,都被排挤回到了原本的主世界,并且这些人也都失去了相关的记忆。
    何悠还清楚记得当时的情况:
    他与白枣被那股狂风一直吹到了列车边缘,之后就看到雾气散去,世界恢复如常。
    列车内的旅客们则都仿佛陷入昏迷。
    至于那些挤在“长亭”等地方的旅客,也都安静地躺在了地上。
    昏迷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约莫也就几十秒,然后所有人就都悠悠转醒,可却仿佛都忘记了此前的事。
    他们的记忆仍旧停留在进入隧道那一刻。
    惊恐迷惑中的人们纷纷从田野里跑回来,重新进入了列车。
    那些被打晕的乘务人员也醒了过来。
    然后脸色暗沉着,一边安抚旅客,重新启动,一边与上级部门联系。
    到这时候,很多人也都意识到,自己可能也是遇上了网上疯传的,那些类似的怪异事件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在秘境中被杀死的旅客却并没有回来。
    就像是凭空消失了。
    相信这件事之后肯定还会有不小的余波,只不过那就是与何悠无关的事了。
    ……
    收回飘散的思绪。
    何悠看了眼对面的白枣。
    返回列车后,白枣便和这里原本的乘客换了位置,只不过考虑到人多眼杂,两人也没有进行更深入的交谈。
    直到这时候,列车重新行驶,远远地将那条隧道抛在了身后,他们才终于彻底平静下来。
    “咚!”
    忽然,何悠的手机响了一声,他低头看了眼,发现是白枣发来的消息。
    刚才两人就互相加了好友。
    何悠点开聊天软件,看到了那条消息的内容:
    “你应该有很多问题要问吧?”
    何悠沉默了下,侧了侧身体,将手机屏幕朝向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角度,然后默默打字:
    “这些人似乎都丢失了之前的记忆?那些死去的人……真的死了?还有,秘境到底是什么?修行者又是什么?”
    他一口气打过去好多问题,这都是他此刻心中的疑惑。
    如果不是脑子里记忆很清楚,身体更是明显地能感受到奇异的变化。
    他甚至可能会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这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他从小也有些异于常人的地方,可他最大胆的想象也就只是特异功能。
    可眼下看来,这个世界的画风都和自己的认知中不一样了啊!!!
    就像是从写实派都市往玄幻的方向撒腿狂奔……
    拽都拽不住那种。
    但凡是个正常思维的人,都会想了解真相的吧?
    对面。
    同样靠着车窗的白枣微微蜷缩在座椅里,那柄软剑已经重新变成腰带。
    戴着口罩的她看不清具体表情,只是很认真地捧着手机,敲打键盘:
    “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的疑惑,不过不用急,我们的时间很多。”
    停顿了几秒。
    白枣继续打字道:
    “这些事说起来比较复杂,恩,我先简单解释下吧。
    这些旅客的确是丢失了相关的记忆,这很正常,几乎所有的秘境都布置着类似的手段。
    为了防止因为意外,有凡人进入秘境,引发麻烦。
    所以往往都有封印记忆的措施。
    你可以理解为秘境防御法阵的一部分。”
    “相应的,秘境也存在着自身的机制。
    只有得到过秘境主人允许的人才可以正常地进出。
    而对于我们这些,通过意外途径进入的,都会在关闭的时候,将外来生命挤出来。
    而死去的人,已经不再算是生命,也就永久地留在了里面。”
    “至于秘境……相信你也了解到一些了。
    就是上古时候一些极为强大的修行者开辟的空间,洞府,小世界……
    反正就是诸如此类的玩意,一代代流传至今。
    数量有很多,只不过大都封闭着入口,没有人知道全世界一共有多少个。”
    何悠看着手机上对方发来的解释,却是愈发疑惑:
    “我还是不太懂。”
    白枣并不意外。
    在她看来,一个普通人,不明白才是正常的。
    假若是按照修仙界的规矩,这些事是不能给凡人讲述的,不过何悠如今已经“开窍”,已经算是踏入了修行圈子,倒也不用顾忌这些。
    少女打字飞快道:
    “恩……我这么说吧,其实……这个世界一直都是有修仙者存在的,很惊讶吧,事实上,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上古的时候这片天地曾经出现过无数极为强大的修士。
    他们中的一些强者甚至拥有开辟空间的恐怖能力。
    于是,就在地球空间的基础上,向外开凿出一个个洞府,独立的空间,也就是秘境。”
    “甚至据说到后来,这群人还联手开辟了一个面积极大的空间,也就是所谓的仙界……咳咳,当然,这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也只是传说。”
    “只是大约一千多年前吧,天地间灵气开始衰退,仙界由于某种莫名的原因彻底封闭,中断了与地球的联系,地球上也再没法出现那般可以开辟空间的强者。”
    “剩下的修行者们大多数继承了某些前辈留下的秘境、洞府,在尘世间修行。
    这又持续了几百年。
    直到大约二百年前,地球上的灵气进一步减少,就像是干涸的池塘。
    所以各个宗门、世家都只能躲在各自的小世界中……偶尔才出来转转。
    这一躲,就是二百年。”
    说到这里,白枣打字的手停顿了下,眼神也有些感慨。
    虽然她完全没有经历过那段岁月,但只是听着家中长辈讲,也唏嘘不已了。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二百来年间,尘世间已经很少有修行者行走了,即便出来,因为没得办法施展秘法,道术,看着……最多也就像是个武林高手一样。”
    “事情直到近十年间才慢慢有了改观,灵气渐渐开始恢复,很多门派和世家也重新活跃了起来。
    不过,时代终究已经是变了,在这二百年里,大家也早都用不同的方式融入了社会。”
    顿了顿,她继续打字:
    “原本也还平静,只是最近一年来,随着灵气越发浓郁,一些原本封闭起来的秘境渐渐开启了……
    这些大都是主人死去,长时间没有人操控的空间。
    时不时的就和地球重叠起来,致使一些人误入其中。
    不过情况总体还好,因为绝大多数秘境所在的位置都远离尘世,比较偏僻。
    并且,没有人操控,开启一定时间后又会自己关闭,所以一直也没有闹得很大。”
    “我们刚才遇见的就是这一类了。
    呼,说起来,如果提前知道这里会有秘境开启,怕是赶来的修行者就不会只有那些外道了……
    毕竟一个洞府肯定藏着不少好东西。”
    说着,白枣还发了个猫猫叹气的表情包。
    语气又是庆幸又是遗憾。
    何悠倒没有她这样的复杂情绪,只是感慨。
    以往看小说里也有描绘一些很有玄幻感的故事,可哪想到自己真的有撞见的一天?
    还是以这样一种奇怪的方式?
    要说心里没有些想法肯定是假的,原本平静无波的生活一下子拐了弯,意外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要不要探进去看看?
    需要犹豫么?
    恩,虽然看起来也存在着生命危险,但是如果就此别过,装作一切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老老实实当个普通人,那会不会甘心?
    终究……是不会的吧?
    而且,自己稀里糊涂欠了那株树妖一个条件,似乎还被留了记号,这件事总不能当鸵鸟。
    万一到时候,人家跑出来,来追债怎么办?
    虽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威胁,但那终究是个妖怪啊。
    万一馋自己的身子,把自己囫囵给吞了怎么办?
    都是很现实的问题啊。
    所以,自己似乎也只有变强一条路可走。
    想到这,何悠慢慢敲字,又询问了下自己目前的情况。
    好在白枣虽然战力上有些菜,但耳濡目染,见识还是有些的。
    她当即将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结尾道:
    “……它应该是用这种方式在你身上留下了气息,作为标记,不过你也因祸得福,顺利‘开窍’。
    并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一遭也帮你节省了很久的修行时间。”
    何悠不解:“修行时间?”
    白枣打字解释道:
    “恩,普通人开窍后,一般需要至少十年的功夫来‘养气’,也就是慢慢用天地灵气洗涤塑造凡躯,为后续的修行打下基础。”
    “养气、开脉、辟海、金丹、一阳、通玄、踏空、大隐、圆满……这是九个大境界。
    当然……因为很难记,所以一般也用一品到九品来称呼……
    其中唯独一品养气境需要时间来打磨。
    不过那只树妖给你强行灌了那么多灵气……倒是节省了许多时间了。”
    何悠看着这些文字,有些哑然。
    心想那自己岂不是还赚了?
    恩,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白得的好处。
    自己得到的越多,说明以后付出的“条件”可能越大。
    “你说,那只树妖还要多久能出来?”
    何悠打字问道。
    这个问题可把白枣难住了,她皱着眉头想了想,回应道:
    “我也说不准,不过妖物化形向来极难,我估摸着,不会太快……或许要几年,甚至几十年也说不定呢。”
    顿了顿,她又开解道:
    “而且,凡事要往好处去想。”
    “往好处想?也对。”
    何悠想了下,意识到担心的确无济于事,于是便淡笑着打字道:
    “总觉得修行似乎也很危险的样子,没准还没等它出来找我,我就先挂了呢。”
    白枣一窒,忽然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
    只能怔怔地看着何悠的脸,心想:
    ‘你这自我安慰的方式真的好特别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