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十一章 秘法:风卷术

第十一章 秘法:风卷术

    白枣听着愣了下,有些没反应过来,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虽然她向来粗心大意,但在个别的时候还是很敏锐的。
    虽然何悠表现的很平静,但隐约间,还是能感觉到一丝别样的情绪。
    于是,她也就没有追问,只是闷头跟上。
    ……
    随便找了个拉客的车,谈妥了,到地方十块钱。
    不过除了两人,又栽了一个到镇中心的短途客,这样就显得很挤了。
    不过好在行驶途中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穿过了嘈杂的市场,车子一拐,就朝着镇子边上那座山跑了过去。
    没错,小青山镇的确有一座小青山。
    不高,严格意义上讲,说是“山”都有些勉强,只能算是个大土包……
    伫立在镇子边缘。
    因为太小了,所以也没什么开发价值。
    上面只修了个庙,平常也没什么人去。
    何悠的家就在山脚,也是整个镇子最边缘的房子了。
    院子不大,只有几间平房,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清净些。
    何悠模糊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是跟着父母住在宁城市区里。
    只不过因为自己耳朵有毛病,原本的小区隔音又不好,所以,那时候还年轻的父母毅然卖掉了楼房,跑到这个偏僻的小镇,购置了个院子。
    图的就是清净。
    当然,真正的乡下更安静,可基础设施又不齐全了。
    从打真正记事起,何悠就生活在山脚下的院子里,一晃,就是十几年。
    高中的时候,父母外出做生意,出了车祸,于是,也就剩下了他自己。
    其实……何悠一直怀疑父母的意外和自己耳朵的毛病有些关系。
    他记得,自己父亲耳朵也不大好,虽然不至于发展到“特异功能”的程度,但每逢月圆之夜,就会头疼,彻夜难眠。
    而出车祸那天夜晚,恰好就是满月。
    于是,这也成了他心里过不去的一个坎。
    不过,这些私事当然不会和白枣说,毕竟……还不是很熟。
    ……
    “就在这停吧。”
    让司机停了车,何悠抽出一张十块钱的纸币递过去,然后,两人就结伴往山脚下一小片平房走去。
    白枣拎着大箱子,一点都不嫌累,一副好奇的神情四下打量。
    全然看不到秘境中那副瑟瑟发抖的可怜相了。
    “小何?你这放假回来了?”
    刚走到巷子口,一个中年人恰好走出来,惊讶道。
    何悠顿时露出笑容:
    “周叔,是的,放假刚回来。”
    周叔啊了一声,然后看了眼白枣:“这是……”
    “同学。”何悠赶忙解释道。
    “奥——我懂。”
    周叔拉长了声音,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看的何悠颇为无奈。
    可又不好解释。
    只能寒暄了两句,然后告别,往里走,等走的稍远些,他才有些尴尬地看了眼白枣,却发现对方仿佛浑然没有在意般。
    恩,也对,这好歹也是修行之人,应该不会在意世俗的看法吧?
    又走了两步,一个院子就在视野中浮现了出来。
    小院距离附近的房子都很远,在最边上,看着有些孤零零的,显然有了不少年头,不过何悠自己倒是挺喜欢这里的。
    足够安静,几乎听不到镇里的吵闹声。
    想要买点东西,出门也方便。
    加上旁边就是小青山,空气也比平常地方好了不少。
    “就这了,条件不好,不知道你能不能住得惯,不过总比镇里的旅馆好,那边又贵又不干净。”
    一边吐槽,何悠同时拿出钥匙拧开了大门。
    吱呀一声推开,带着一脸好奇宝宝一样的白枣,又开了房门。
    “箱子放屋里吧,咳咳,一个学期没回来了,平常也没人打扫,我先去买点菜,晚上好做饭,等回来我再收拾。”
    站在布满灰尘的屋子里,何悠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虽然人家是主动跟过来的,但他这小破房子,肯定比不上人家修仙家族。
    “我帮你打扫吧!”
    白枣却没有流露出任何嫌弃的神情,反而是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
    “你?”何悠有些怀疑地看了她一眼。
    “只是打扫而已嘛,我在家里也常帮忙清扫院子的,交给我保证没问题。”
    白枣拍着胸脯说,顿了顿,又吐了下舌头,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行,那就随你了。”
    何悠想了想,也没和她客气。
    眼看时间也不早了,要是自己忙活,还真不一定来得及。
    点点头,他把钥匙递给白枣。
    然后扭头就出门,往附近的超市走。
    他也不担心什么安全问题,反正家里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
    “你就放心的去吧,家里交给我!”
    何悠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身后白枣挥着手高喊了一句。
    他趔趄了下,压抑下浓烈的吐槽欲望,闷头往外走。
    等看着何悠消失在小院外。
    白枣这才转回身,一脸振奋地推开了左右两间屋门。
    其中一间放着些杂物,另外一间明显更具生活气息,应该是何悠的卧室。
    摆着床铺、书桌、柜子之类的简单家具。
    伸出一根手指在书桌上摸了下。
    然后看着手指上的一层灰尘。
    白枣吸了下鼻子,忽然觉得肩膀上的任务沉重了不少。
    “恩,屋子里的东西多,不大适应用术法处理……看来只能用笨办法了。”
    思衬了下,白枣作势撸了下袖子,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穿的短袖。
    这让她莫名觉得少了很多仪式感。
    打了水,然后捡了条抹布浸湿,之后白枣便杀气腾腾地冲进了房间,开始清扫家具上的灰尘。
    等弄好了,又拎了拖布擦洗地板。
    好在是瓷砖的,并不难擦洗。
    好不容易将房间基本打扫干净。
    她这才吐出一口气。
    抬起右手擦了擦沁出汗珠的额头,心想这怎么比练剑还更麻烦些。
    “好在屋子里已经差不多了,清扫院子就好办了。”
    满意地笑了笑,白枣拎着拖布来到院子里。
    “啪”的一声将拖布当做长枪戳在一旁。
    她双腿张开,与肩平齐。
    站在院落中心,深吸了口气,抬起双臂于胸前掐出一个奇怪的指法。
    下一秒,便见她眼神肃然,衣服无风抖动,体内灵气激荡。
    一道道清风凭空生出,以她为核心缓缓旋绕。
    一股玄奥轻灵的气息徐徐散开,这一刻,白枣浑身的气势都变了。
    “秘法:风卷术!”
    白枣蓦然吐字,双手掐出的法印散发出蒙蒙青光。
    她身周盘旋的风骤然加速。
    在几个呼吸间便形成了一道小型龙卷,轰然扩散开,席卷了整个院落!
    “呜……呜……呜……”
    狂风吹拂,飞沙走石,院子角落的箩筐和草叶卷起,尘土飞扬,蔚为壮观。
    幸好这个院子比较偏僻。
    不然光是这动静就足以让周边轰动了。
    “这是咋了?”
    这时候,何悠也拎着买来的菜走了回来。
    刚拐过来就看到了从自家院中升起的土黄色的龙卷风。
    他整个人都懵了下,然后才赶忙跑过去。
    等他冲进院子,顿时被黄土眯了眼睛,东西都看不见了。
    只能听到烟尘中白枣的咳嗽声传出来。
    “发生什么了?”
    何悠被灰尘呛的连连后退,捂着鼻子喊道。
    “咳咳……没……没事。”
    烟尘中,一个灰头土脸的身影一边咳嗽着,一边跑了出来。
    手里还拎着根拖把:
    “一个……一个意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