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拔葱

    “意外?”
    何悠怀疑地看着面前“风尘仆仆”的女孩,有些不确定地反问道。
    白枣这时候终于喘匀了气。
    她勉强直起身来,脸都黑了。
    头发上还有黄土在簌簌往下落……说是刚从土窑里钻出来的都有人信。
    连带着脸上的一次性口罩都乌漆嘛黑的,看的何悠眉头直跳。
    “咳咳……真的,只是意外……我,我在家都是这么打扫院子的……”
    白枣哭丧着脸解释说。
    何悠虽然不太确定事情经过,但大概也有所猜测,犹豫着问:
    “你家里院子里有土么?”
    白枣愣了下,下意识摇了摇头,她家里的院子当然都铺着地砖的。
    好吧……原因找到了……
    何悠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挺好个姑娘怎么脑筋不大灵光的样子……
    恩,这么说其实有失偏颇。
    大部分时候白枣表现的还是挺正常的,就是偶尔习惯性粗心大意。
    比如上车坐错位置之类的……
    这时候白枣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多么蠢的错误,一张脸火烧火燎的,尴尬的不行。
    “行了,你先去洗洗吧……”
    何悠看着渐渐平息下来的院子,无奈道。
    顿了顿,又提醒道:
    “你也应该换个口罩了。”
    说起来,一路上到现在他还没看到白枣的真容呢,一直都戴着口罩,何悠想着可能是这姑娘生的不大好看,或者脸上有什么胎记什么的,所以也就一直没有主动提。
    “哦,好。”
    白枣点点头,然后尴尬地扭头又跑回了屋子,去洗脸了。
    何悠又站着等了一小会,等灰尘彻底平静了,这才双手拎着一个个塑料袋进了屋。
    考虑到一个学期有四个月不在家,所以家里几乎没储备什么食物。
    加上又来了客人,何悠就多买了些。
    小超市里也没什么珍稀食材,都是很普通的,大米、白菜、土豆、芹菜、鸡蛋、西红柿啥的……
    考虑到人家可能吃不惯自己的手艺,他又绕道买了几袋熟食和一大包零食,这才回来的晚了些。
    如果早点回来也不会任凭白枣这么搞。
    ……
    “恩,时间上还来得及。”
    将大米和蔬菜放在桌上,何悠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才下午四点过点。
    夏天,本来就天黑的晚。
    一般六七点钟吃晚饭都是很正常的,所以时间还算充裕。
    “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站在桌旁,何悠摸着下巴思索,忽然,他啊了一声,想起来了:
    “忘记买葱姜蒜了啊。”
    家里虽然还有调料,但用来炝锅的葱姜蒜三兄弟忘记买了。
    重新去买?有些耽误工夫啊……
    而且……谁知道这白家姑娘会不会又搞出什么乌龙来。
    “凑合一下吧。”
    何悠想着,扭头往后院走,他准备掐点葱叶对付用一下。
    大学三月就开学了,七月放假。
    这就完美错过了种菜的时间。
    而且也没人照料,所以何悠也没有在院子里种什么蔬菜。
    顶多就是种了些生命力顽强的花。
    还有的话,就是后院的一池子大葱了。
    这东西皮实,撒点葱籽就行,不用管,自己也会长。
    走到后院,何悠果然就看到一池子绿油油的葱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长势还不错。
    蹲下来,何悠没有立马动手,而是开始仔细挑选。
    他的耳朵也随之动了动,一些其他人听不到的奇异的声音浮现在脑海中。
    那是葱们发出的声音。
    何悠有时候实在无聊了,就喜欢听这些植物交谈……虽然也基本听不到什么有逻辑的信息就是了。
    他准备挑几颗嘴碎的葱炒了。
    静心……聆听……那些散碎的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
    1号葱:zzz……
    2号葱:zzz……
    3号……
    何悠原本期待的神情慢慢变得无奈。
    好吧,就不该对这些低等的大葱有什么额外的期待的,除了打呼噜什么都不会啊根本!
    别说和那株守卫树妖比了,就连秘境里的蒲公英都比不上!
    真没用!
    叹了口气。
    何悠只能拔了两颗最漂亮的,然后就往屋里走。
    刚走到门口,就迎面看到一张白净的脸蛋撞了出来。
    何悠怔住,定定地看着,只觉仿佛是一轮明澈透亮的新月升起来,照亮了整个院落。
    他张了张嘴:
    “你是哪位?”
    ……
    ……
    站在厨房里,将切好的葱花倒在烧热的锅里,听着滋啦滋啦的声响,他才终于回过神来。
    恩,必须要承认,他被狠狠惊艳了一把。
    他真的没想到,白枣竟然真的很好看。
    不用搜肠刮肚寻觅诸如“新月清晖”、“花树堆雪”之类的唯美字眼,只是好看。
    “说起来,你为什么一直要戴口罩?”
    何悠终于忍不住朝着厨房外面喊了句。
    真的很不理解啊!
    白枣正站在院门口拎着只喷壶浇花洒水,闻言扭头看过来,坦然道:
    “以前是不戴的,但出门就很容易惹来一些讨厌的家伙。”
    唔,指的是****之类的角色?
    何悠想着,又不解道:
    “可是,你应该不用担心这些吧,普通人总不可能打得过你。”
    好歹是修仙者啊。
    别的都不说,光是力气就可以推平一众普通人了吧。
    白枣闻言叹了口气,道:
    “我主要是担心控制不住还手的冲动,毕竟他们也罪不至死。”
    “……”
    行吧,何悠心想还真是体贴呢,还懂得替他人着想,好姑娘啊。
    “哗——”
    将打好的鸡蛋倒在锅里,香气一下子就弥漫开来了。
    ……
    做晚餐用了一个多小时。
    主要是处理食材费些功夫,白枣浇完花自告奋勇要来帮忙,却被何悠劝住了。
    好家伙,扫个院子都能弄得那么大阵仗。
    他真担心白枣来烹饪怕不是要释放个什么“火龙”、“火凤凰”、甚至“烈焰焚城”之类的大招。
    用来烧菜什么的。
    到时候房子烧没了还是小事,关键是他得为整个小青山镇的男女老少们考虑啊。
    “客人嘛,休息就好。”他严肃道。
    于是,当一个个盘子摆满了小桌,厨房余温渐散,太阳也徐徐坠下天边的时候,两人也终于坐在了饭桌旁。
    “我手艺很糟,你试试如果不合胃口,还有零食。”
    何悠解开围裙,平淡地说着。
    白枣眼睛亮亮地坐在对面,看了眼一桌子家常菜,又看看何悠,仿佛他脸上开出花朵来。
    “怎么?”
    何悠摸了摸自己的脸,很纳闷。
    白枣摇摇头,白净的脸上眼睛眯成两条弯弯的缝,笑着称赞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真的好厉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