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十六章 白家秘传除草技艺

第十六章 白家秘传除草技艺

    何悠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奇异的梦。
    梦中的具体情境已然模糊,无法回忆,只能通过将意识碎片重新拼凑起来,尽量还原。
    记得……自己原本只是为了不惊扰客人,所以躲到了屋顶,准备静静撑过去这个必将吵闹的夜晚。
    之后,事情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的变化。
    先是一声钟鸣,几乎震碎了自己的意识,再然后……
    他十八年来,第一次听清楚了宇宙的声音。
    仿佛是有一个无法形容的,不辨男女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
    可任凭他如何回忆,却始终记不得对方究竟说了些什么。
    只隐约能回忆起,似乎是在诵读一部叫做《云笈九卷》的东西。
    前一部分是序言,然后是第一卷的内容。
    可第一卷讲了什么,仍旧记不起。
    ‘果然是梦吧……乱七八糟的,毫无逻辑,难道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出现的幻觉?’
    ‘可是……按理说自己应该无法入睡才是……’
    脑海中思绪混乱,眼前的情景也清晰了起来。
    天光明亮,看来自己竟然是在屋顶睡了一晚,咦,白枣已经起床了?
    她用这种眼神看我做什么?
    何悠先是一怔,然后终于注意到了草木异常茂盛的小院。
    ?!
    他的大脑宕机了两秒,旋即猛然看向白枣,脱口道:
    “你对我家院子做了什么?!”
    在他看来,这明显的异常只能是与这个不靠谱的修仙少女有关了。
    然而白枣听到这句话眼睛瞪的更大,一时竟无言以对,呆愣了两秒才摆手道:
    “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干的!”
    “我早上起来就是这样了!”
    “倒是你……你怎么跑到房上去了?咦……你身上的气息……”
    白枣正辩解着,忽然似乎注意到了什么,惊疑不定道:
    “你昨晚难道在……修炼?”
    修仙者平常气息内敛,极少外显,只不过在修行的时候还是会有明显的气息异常。
    白枣虽然修为不高,但好歹出身世家,对何悠身周残余的练气痕迹很敏感,瞬间注意到了这点。
    修炼?
    何悠闻言一怔,下意识收敛心神,感应身体内部。
    他这个念头完全是遵从于某种本能。
    可下一秒,在他的意识中竟然真的感应到了体内流窜的灵气。
    这种感觉极为奇妙,有些类似于所谓的“内视”,却又不像,更接近于意识给予的一种反馈。
    在他的感知中,自己体内正有一条宛如溪流的气流沿着经络徐徐流转,速度极为缓慢。
    结合此前得知的有关修仙的知识,他立即意识到,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灵气了。
    修仙者“开窍”入门,然后通过特定的功法吸收天地灵气,藏纳于己身,这也是秘法道术的力量来源。
    可在昨天,他分明还无法感应到体内灵气的存在。
    而且,随着他感应的深入,他近乎本能地开始调整呼吸节奏,调动体内灵气加速奔行,并按照某种奇异的轨迹于经脉中运行起来。
    “这……就是所谓的修炼?”
    “难不成,昨晚发生的事情是真的?我的确从宇宙中传来的声音中听到了某种秘法?”
    “所谓的‘云笈九卷’的第一卷是一门修仙功法?”
    何悠先是茫然,继而沉默。
    然后下意识抬起头,望向天空。
    清晨的天空湛蓝无云,刺目的阳光遮蔽了漫天星辰,几只白鸽飞过,这片天地在他耳中竟是从未有过的安宁。
    宇宙中为何会传来修仙秘法?又是为什么偏偏只有自己能听见?
    何悠无法回答。
    但这一刻,他忽然生出一种强烈的预感:
    等到他修为足够高,变得足够强大的那天,必将亲手找到答案。
    而现在……对于刚刚跨入这个神奇世界的他而言。
    需要的只是一点点时间。
    ……
    收回目光,何悠迷茫的眼神变得清明而坚定。
    心中飞快地思考了一番,他缓缓站起。
    先是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才拎着坐垫和保温杯一跃而下,跳到了白枣面前。
    这个动作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经算得上危险,但对此刻的他来说,却异常轻松。
    “修炼?为什么这么说?”他微笑着问道。
    白枣自然不清楚这短短几秒钟,何悠心态上发生的剧烈变化,她只是隐隐的,感觉眼前的少年发生了某些变化。
    却又说不清楚。
    “因为……你身上还残留着灵气啊,一般来讲,施法或者修炼的时候,灵气才会从体内逸散出来,你给我的感觉就和刚结束修炼的情况很像。”
    白枣想了想,认真地解释道。
    何悠点点头,然后笑道:
    “照你这么说,或许……我真的在修炼吧。”
    “可是,你怎么会有修仙的功法?”
    白枣疑惑问道,说完,她忽然眼神一变:
    “我知道了,所以你还是在骗我对吧?!你根本不是普通人!”
    “……”
    何悠看着一惊一乍的少女,轻轻叹了口气,解释道:
    “我没有骗你,至于这功法……恩,其实是那株树妖强塞给我的,就在它给我灌注灵气的时候,一并塞进了我的脑子里,所以,昨晚就试了一下,没错,就是这样。”
    何悠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道。
    他倒也不是成心要骗这姑娘,可《云笈九卷》的来历实在太神秘,他自然不可能傻到直接坦白。
    最谨慎的方式还是先隐藏下来。
    不过眼下的情景,终究还是得拿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所以,思前想后,将这口锅丢给树妖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反正那树妖短时间内不可能从秘境中跑出来,也不会来反驳。
    至于以后……到时候再编,先把眼下糊弄过去再说。
    “这样吗?”
    白枣果然一下子愣住,似乎接受了这个看起来非常合理的说法:
    “所以……这院子里花草疯长也是因为你修炼的功法的缘故?”
    “这……或许吧,我也不确定。”
    何悠看了眼院子里那些一人高的野草,迟疑地说。
    恩,虽然没有目睹,但从逻辑分析,这些花草的疯长应该是与他修炼的功法有关。
    于是只能依旧推给树妖。
    “唔……”白枣低头沉吟了下,若有所思,似乎接受了这个解释:
    “怪不得,那树妖本就是植物诞生的灵智,提供的功法对植物有影响倒也说得通。”
    “没错,肯定是这样了。”何悠赶忙附和道。
    然后,就看到面前的女孩神情一下子认真了起来:
    “你也是的,怎么就自己胡乱修炼了呢?万一练岔了怎么办?最起码……你可以叫醒我,让我帮你在一旁护法什么的嘛。”
    见何悠脸色尴尬,白枣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道:
    “好在看情况问题不大,功法这东西,第一次没出问题后续就不用太担心了,不过保险起见,最好还是等我……家里的人抵达后,给你把把关。”
    何悠能听得出少女言语中的关心,自然不会拒绝,含笑点头。
    解释完这件事,两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宛如大草原般的院子。
    “那这……”
    何悠有些牙疼地想了想,道:
    “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这路都快被野草堵住了,这样,我去拿工具,先把杂草清除干净吧。”
    影响进出是一方面,另外,虽然小院偏僻,但白天也不是没有人从附近经过,倘若被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吸引来一些额外的目光。
    “不用,”见何悠要转身去拿工具,白枣却是拦住他,“这点小事交给我就行了。”
    “你?”何悠怀疑地看了看她。
    白枣白净的小脸上,乌黑的眸子圆溜溜的,拍着胸脯道:
    “你这怀疑的语气是什么意思,我很强的好叭?昨天的事只是个小小的意外,总之,你瞧着就好了。”
    说完,白枣拍了下何悠的肩膀,然后转身。
    双腿微蹲,纵身一跃,便来到了院落中心位置。
    与此同时,她右手于腰间一抹。
    缠绕在腰间,宛如装饰腰带的软剑在灵气的灌注下绷直,发出“啪”的轻响。
    左手置于胸前,中指与食指并拢,眼神陡然专注。
    “呼呼呼……”
    原本平静的小院陡然卷起清风。
    何悠眉头一跳,赶忙退后了两步,张口道:“你……”
    然而,一个“你”字刚吐出。
    便见白枣轻叱一声,右手灵剑划破空气,身体于原地疯狂旋转起来!
    白氏剑诀:清风斩!
    霎时间,蒙蒙清光自剑身溢出,无数道剑光激射而出,同时向四面八方卷去,带着无比锋锐的气息!
    “嗤嗤嗤……”
    草木齐刷刷断裂。
    剑罡所过,青叶纷飞。
    只是约莫几秒的功夫,满院荒草竟然悉数斩断。
    “收!”
    庭院中心,白枣骤然停止旋转,揽剑入怀,做出一个极有仙气的收剑式。
    院中清风也徐徐休止。
    房檐下,何悠怔怔地看着这一幕,意外于白枣竟然真的做好了一件事。
    这让他对其的印象大为改观。
    不错啊,还是能办点实事的嘛。
    “啪啪啪。”
    何悠很给面子地鼓起了掌,由衷称赞道:
    “就凭你这一手除草的功夫,起码顶三台割草机。”
    听到他的夸奖,维持着“收剑式”姿势的白枣微微一笑。
    然后再也压抑不住翻腾的胃部,猛然弯腰,捂住嘴巴,大口大口干呕起来!
    心中苦涩:
    “转的太狠了,头好晕!”
    何悠:……?
    得,白夸了,真.帅不过三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