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二十三章 真正的天才

第二十三章 真正的天才

    万物一剑全面弱化版……
    这名字,有点挫啊……
    何悠有些牙疼地想着,感觉有必要将心理预期狠狠下调一番。
    白澈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清咳了一声,躲开了小妹的死亡凝视,径直往室外走:
    “去院子里,我给你演示下。”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加这个后缀,只说前面四个字,不过以他的骄傲的性格,自然不愿意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上说谎。
    何悠也不挑食,调整了下心态,权当去涨见识了,也跟随来到了小院中。
    “在修行界,养气境暂时还难以施展出高妙的秘法,但这并不意味着弱小。
    事实上,养气境已经与影视剧里那种武林高手没有区别了。
    恩,或者说的更明白些,当年所谓的武林高人,其实大多数就是行走在尘世间的修士。
    只不过因为末法的因素,只能施展出养气境的实力。”
    站在庭院中,这位家族年轻一代第一天才负手正色道。
    见何悠听得认真,他继续说:
    “这万物一剑弱化版,也称之为残血版、青春版、lite版和mini版……咳,是我偶然得来的一门秘法。
    虽然听起来似乎差了些,但实际上,我个人觉得这真的是极适合你这个境界的秘法。”
    “对修士而言,最实用,最简单的法门便是将体内的灵气通过特定的经脉释放出来,包裹住兵器,在灵气加持下,即便只是一根普通的树枝也可以坚若钢铁。”
    说话的同时。
    他随意从墙边捡起了一根柳树枝,旋即手腕一甩。
    那柔软的枝条便“啪”的一声绷直。
    宛如一根尖锐的刺刀。
    何悠看着双目微亮,想起了秘境中白枣出剑的动作。
    “不过养气境修士体内灵气积累太少,所以很难包裹住大型兵器,即便勉强做到,也难以维持太久的时间。”
    白澈随手将柳条折断,只留下短短的一小截在掌心,继续道:
    “这万物一剑就是考虑到了这个问题,舍弃了手持兵器,而是选择将灵气注入小体积的物件,进行投掷。
    当物件脱离修士的掌控,往往会在几秒后自行崩解,发生爆炸,造成类似剑气攻击的效果。”
    说话的同时,他将手中那一截树枝径直向前抛出。
    约莫两秒后,三人就听到了一声轰鸣。
    小院中泥土崩飞,一块好好的地面,竟被炸出了个足球大小的凹坑!
    “就像是这样。”
    白澈拍拍手,笑这扭头,果然发现何悠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
    他顿时笑道:
    “虽然威力差了些,但胜在简单,随处取材。
    等你掌握熟练,随手摸到什么东西,纽扣、圆珠笔,甚至是纸币都可以作为武器。
    即便是面对修仙者,出其不意,同样可以造成巨大杀伤。”
    何悠站在一旁,略有意动。
    这法门听起来的确是方便,世间万物皆可如剑气,脱手杀敌,大概这就是“万物一剑”名字的来历。
    他当即点头,表示喜欢,旋即笑道:
    “说起来,这秘法与其叫做‘万物一剑’倒不如叫‘草木皆兵’更妥当。”
    草木皆兵?
    白澈怔了下,然后有些惊喜地笑道:
    “好名字!这可要比原本的名字贴切多了。”
    一草一木,俯拾皆兵。
    真的很恰当。
    “没看出来,你还蛮会起名字,这门秘法赠予你,以后想叫什么什么名字也都随你。”白澈道。
    说完,他便拉着何悠进行具体的讲解。
    起初,白澈是打算用语言,将灵气运行的路径描述一遍,大概就是将人体的几个穴位经络名字连在一起,描绘路径,这也是传授秘法最基本的方法。
    可考虑到何悠此前并未接触过相关的知识,难以理解,所以他干脆用自身灵气,在何悠的手臂中运行了几次,以作示范,等何悠死记硬背下来,他才结束讲解,笑道:
    “不同的秘法学习难度不可同日而语,但想要熟练掌握都需要大量时间的联系,越是高妙的法门,越是如此。
    这一门虽然运行方式比较简单,但难点在于控制力道。”
    “控制力道?”何悠疑惑反问。
    “没错,要知道不同材质的物品承受力不同,你必须慢慢熟悉,掌控自身的力量。
    不然要么是威力太低,要么,可能刚脱手就炸了,别说攻击别人,自己先受伤了。”
    白澈将一截树枝塞给何悠,语重心长道:
    “修炼欲速则不达,你先从树枝练习,等掌控力提升了,再去尝试其他物品。
    不要急,一时半刻无法掌握都是很正常的。
    慢慢来,第一天,你先尝试将灵气从身体内牵引出来。”
    “好。”何悠对专业人士还是很信任的。
    见何悠握着那半截树枝埋头沉思,白澈微微一笑,转身拉着小妹回到了屋里。
    美滋滋坐下喝茶玩手机,美其名曰“不要打扰何悠修炼”。
    ……
    坐在房间里。
    白枣眼巴巴地瞅着窗外低头沉思,一动不动,宛如泥塑木雕的少年,担忧道:
    “你让他自己领悟行不行啊,可别把自己炸了。”
    白澈坐在凳子上,慢悠悠地咂摸着茶水,酸溜溜地说:
    “修行这事讲究个悟性,哪个修士不是靠自己领悟的?上来就手把手指点,这只会养成他的依赖性,不利于后续的健康成长。”
    白枣收回目光,瞥了他一眼,显然是不满意他的语气:
    “我看你就是没诚心帮他!
    这什么万物一剑,听起来似乎简单,但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秘法可没那么容易!
    光是一个操控力,就不是刚入门的人能掌握的,就算是我,从小就打基础,估摸没有几个月也学不会。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养气境的法门。
    如果我没猜错,就连你这个金丹境界的,也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掌握的吧?”
    顿了顿,她眯着眼睛冷幽幽道:
    “甚至……考虑到修炼时间那么紧,家传剑诀你都没完全学透。
    这什么万物一剑,我看就连你自己都只是初步掌握吧?
    炸树枝就是极限了吧!”
    在白枣说了一半的时候,白澈便已经拿出一枚玉符激活,笼罩了周围区域,防止她这番话被何悠听到。
    等做完这些,他皱眉当即反驳道:
    “胡说,什么极限?我如果全力以赴,炸个向日葵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所以你果然也只是初步掌握对吧!”
    白枣不乐意了:
    “你故意教他这么难的,别有用心!”
    面对亲妹妹的控诉,这位家族第一天才却意外地没有反驳。
    只是重新端起杯子,沉默了下,才低声说:
    “没错,我的确是故意的,我的确希望他能知难而退,选择第一个方案。
    我知道,你想让他进家族,可小妹,你同样应当清楚,对他而言,最安全的选择还是做一个普通人。”
    见少女沉默了下来,白澈苦口婆心继续劝道:
    “是,我不否认他可能具有不俗的天赋,可那又如何?
    这千百年来,有天赋的修士不知道死了多少,如果是过去那些安生的年月,还没什么,安稳修炼,只要不惹事,也没太大风险。
    可是现在不同了……秘境重开,各大势力都有躁动……
    尤其是……昨夜那场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天地异象……”
    “天地有异,预示必有大事发生,我担心,平静了数百年的修仙界可能发生大变数,不再平静。
    如果真是如此,咱们家族自身或许都难以保全,这时候,他闯进来,岂不是自寻死路?”
    白枣继续沉默。
    这些道理她当然都懂。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接触了一天,但何悠给她的感觉很好。
    或许……是因为他身上处变不惊的气质?
    又或者,烧的一手很寻常,却很合口味的饭菜?
    再或者……是因为莫名其妙,睡得空前安稳的夜晚……
    说不清,总之,她本能地想把他拐到家里去。
    不过,她也必须承认,白澈的话很有道理,强行将他拉入修仙界,是否只是自己的“自私心理”作祟?
    “可是……他明显不想重新做个凡人。”白枣嘟囔道。
    “很正常,年轻人嘛。所以我才教给他这个秘法,让他知难而退。
    要知道,就算是你哥我这种家族历史上数一数二的修道天才,当初也是不眠不休,用了足足三天才基本掌握了这个秘法的!”
    白澈傲然道:
    “他即便天赋好些,今天最多也只能做到灵气外放,想要做到我方才的程度,怕是给他三个月都不……”
    正说着,陡然间,房内的两人便只听到一声熟悉的轰鸣炸响,自窗外传来。
    “轰!!!”
    两人愣住,继而同时起身,奔出门。
    旋即便愕然看到庭院中,再次炸开了一个篮球大的深坑,爆炸扬起的泥土和烟尘正徐徐落下。
    而站在房檐下的何悠则随意拍了拍双手,扭头看向陷入震惊中的白家兄妹,淡笑道:
    “白师兄,你说的果然没错。第一次试验,没掌控好,力道稍微大了些,看来的确需要时间慢慢练习才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