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二十九章 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第二十九章 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阿嚏!”
    坐在厅堂中,何悠忽然很突兀地打了个喷嚏,他抹了下鼻子,心道:
    “是谁又在惦记我。”
    不会是那个死妹控吧……
    恩,他嫌疑最大。
    心中转着这诸多念头,何悠倒也没在意,而是重新将目光放在手机上,准备尝试破解wifi密码。
    恩,万能钥匙是没有用的,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智慧来破解。
    “谁是修仙界最美的女人……这么现代化的名字,按理说应该是年轻人设置的,难道是白枣设置的?”
    心中想着,他尝试着点开密码框,用拼音输入了白枣的名字,点击连接……
    果然失败了。
    这就没思路了啊。
    正在发愁,他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青衣碧裙的侍女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个茶盘。
    上面放着茶壶和杯子、一盘糕点、干果,还有一大盘水果。
    “请用。”侍女俏丽,年龄很小,约莫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脸蛋尖尖,眼睛圆圆,看着也很规矩,有点符合何悠想象中那种古代中式大宅中的小侍女的形象了。
    只是有些怯生生的,看着何悠这个从打外界来的客人有些好奇。
    他微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含笑问道: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虽然昨天白枣也介绍了很多家族里的情况,但何悠寻思着最好侧面打探一番。
    小侍女怔了下,然后有些紧张地攥了攥衣角,点点头:“当然可以。”
    顿了顿,又补了句:
    “不过我知道的也不多,而且,一些涉及到府里的事也不能乱给人讲的。”
    唔,还挺坦诚的。
    涉及到府里的?
    指的是一些家族内部情况吧?倒是的确不该贸然说给外人听。
    何悠也没介意,捏起一颗葡萄放入口中:
    “你家……太太性格为人怎么样?”
    他有些摸不准该怎么称呼白枣的母亲,按理说都是现代社会了,称呼自然也该随之变化,但周遭这古典园林宅院又让他有些摸不准,是叫“先生太太”还是“老爷夫人”?
    真是让人头大。
    果不其然,小侍女愣了下,侧头反问:“太太?”
    “咳咳,就是你家夫人。”何悠换了个称谓。
    小侍女当即了然,旋即低头沉思了下,很纠结地摇了摇头。
    “不方便说?”何悠愣了下。
    “对不起……”小侍女露出抱歉的神情。
    “那你家老爷性格为人怎么样?”何悠换了个问题。
    “对不起……”小侍女又摇了摇头。
    这也不方便说?
    何悠怔了下,不抱希望地问道:“那你们家主,老太爷的情况也……不方便说?”
    “对不起……”小侍女一脸局促,脑袋埋到胸口。
    好吧,何悠有些无奈,心想嘴巴严实自然是好事,可这不至于涉及到什么机密吧?
    只是看着这小侍女可怜巴巴的模样,他也不好表露出什么失望的神情,只能再一次捏起一颗葡萄,拿起手机晃了晃:
    “我问下wifi密码总行了吧?”
    “啊,可以的。”小侍女这次飞快点头,然后认真道:“密码就是我家夫人啊。”
    ?
    见何悠疑惑,小侍女认真道:“就是‘白夫人’的拼音啊。”
    白夫人?
    修仙界最美的女人?
    何悠沉默了下,忽然意识到了白澈自恋情结的起源。
    啧,儿子随妈。
    ……
    ……
    连上了网络,小侍女也慌不择路地跑掉了。
    何悠干脆也就耐下心来,一边吃着糕点和水果,边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然后默默等待命运的宣判。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面见那对夫妻的准备了。
    至于老太爷……他倒是压根没有去想。
    按照昨天白枣说的那些,这位老家主如非大事,也很少会出现。
    而按照家主一脉,男主外,女主内的现状,自己的事应该是由那位“白夫人”处理。
    忐忑不安中,门口夕阳的余晖渐渐散去,小院中,竟有鸟雀起落,站在树木枝头,发出阵阵的叫声。
    何悠蓦然抬头,起身,就看到白澈带着一个穿着黑白色练功服的女人走了进来。
    “让你久等了,”白澈微笑道,然后在何悠疑惑的目光中指了指身旁那人:
    “这位是家族里的高手,你可以直接称呼她右护法。”
    不是那位白夫人?
    右护法?难道还有左护法不成?
    何悠心中嘀咕着,抬眼仔细打量那女人。
    对方约莫三十岁,五官寻常,却予人一种极干练的感觉,身上衣袍只有黑白两色,看着便很利落。
    何悠冲她点点头,对方也朝他笑了笑,算作见礼,旋即便听白澈道:
    “你供奉的事已经搞定了,右护法负责给你办手续。”
    这么容易?何悠有些意外,他还以为需要费一番手脚的,白澈自然也看得出他的想法,却没说什么,只是看向那位右护法。
    对方当即将手中的一份文书取出来并递给他,道:
    “仔细看一看,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提。”
    何悠接过来看了眼,发现这文书可以算作是一份极为简单的合同了,上面的约束也极宽松,只是约定了他加入其家族,担任供奉一职,并写明了一些基本的原则,以及对应的报酬。
    按照上面写明的,自己目前可以每月领取两万元的基本薪资,奖金另算。
    这是可以通过外面的公司走账的合法收入,只需要让他在家族里的公司挂靠一个虚职或者什么子虚乌有的授权,就可以合法地拿到这部分收入。
    两万……着实不少,最起码对他而言是这样。
    不过这显然不是供奉这个职位待遇的重点,更像是一个附加的微不足道的福利。
    重点在于供奉为家族做事,可以按照不同的事件等级,获取相应的“贡献”。
    然后,则可以用这些贡献来从家族中获取一些诸如丹药、玉符、兵器、法器等等的酬劳。
    这才是重点。
    至于具体的兑换规则,倒是没有写,何悠也能理解,这毕竟不是什么固定的工作,很难提前写清楚。
    功劳这个东西。
    一个是要看具体事件里你出力多少,二来也存在议价空间。
    “修仙界没有法官,所以纸上的约定也没必要写的太复杂。”白澈站在一旁解释了句。
    何悠点点头,明白对方是担心自己用世俗的法律思维去看待这个。
    不过他忽然又想起来一个事,好奇问道:
    “说起来,修仙者没有什么所谓天道誓言之类的东西吗?”
    白澈闻言与右护法对视了一眼,眼神都同时溢出笑意,旋即,便听右护法解释道:
    “虽然修仙界一直都有世界意志的说法,但谁也没办法真的证实,所以……”
    白澈捂嘴清咳一声,憋笑道:“所以……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