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别院

    好吧……看来设定的确不能生硬地乱套。
    何悠无奈地想。
    “你觉得待遇怎么样?”
    “可以,怎么签?”
    何悠并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毕竟这文书真的极为宽松,甚至约定了随时可以解约,几乎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实际的约束力,更像是一份君子协定。
    “用这个,控制你体内的灵气灌入这杆笔中,然后在这里书写名字。
    恩……其实你写不写名字都无所谓,写个姓,甚至随便画一笔都可以,主要是取你的一丝气息制作身份玉牌。”
    右护法从袖口取出一杆青玉毛笔,解释道。
    何悠好奇地接过这杆笔,发现其表面铭刻许多奇异符号。
    类似的布局他并不陌生。
    白枣腰间的那块可以感应杀意,以及之前白澈用来“测谎”的那块玉符上都有类似的图案。
    应该是某种铭刻于青玉上的微型阵法。
    何悠当即将那张纸铺在桌上,旋即静心凝神,利用“草木皆兵”的法门将自身灵气渡入笔中。
    随便,就看到笔杆上的图案微微亮起,极为奇妙。
    他当即随手在文书落款处勾画了个人字。
    人,也就是何字的偏旁部首。
    书写完毕,何悠提笔,便看到那纸张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墨痕,透出一股熟悉的气息。
    右护法将文书拿起,随手一抖,那纸张便燃烧起来,成为了一团火焰。
    继而,她掐着这团火,在早已取出的一枚空白的玉牌上一抹,火光闪耀了下,消失不见。
    “好了,这就是你的身份玉牌了,可以凭借这个进出秘境,确认身份。”
    右护法淡笑着将玉牌交给他。
    何悠接过来,仔细打量,这玉牌很小,不到一指长,青玉质地,表面除了符文刻痕,还有一个明显的“白”字。
    握在手心,可以感知到玉牌内部游荡的一股气息,宛若游龙。
    “这算是修仙界的身份证么?”
    何悠心中想着,就听白澈笑道:
    “好了,天色不早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的住处。”
    家族供奉自然是提供住所的。
    当然,供奉也不一定要住在这里,大多数修行者都在地球上拥有合法的身份,平常也有各自的生活。
    在外面找个住处,享受现代都市的便利生活也是很多人喜爱的选择。
    不过何悠现在还没想那么多,毕竟自己还在放假。
    家里……也没有旁人,住在哪里也都一样,如果这边条件可以,他也不排斥。
    出了门,右护法先行离开了,只剩下白澈领着他穿过了一道院门,眼前豁然开朗。
    前方竟是几座小别墅。
    建筑风格与方才的古典园林迥异,更现代化些。
    坐落在一片缓坡上,沿着一条石板路可以抵达,道路两侧还种着一簇簇绿植。
    按照白澈的说法,这片区域叫做“别院”。
    此刻西天边的阳光一点点坠下,金黄色的光芒从后面山峰后泼洒过来,将天地间渲染的仿佛一副油画。
    何悠望着天空与太阳,忽然好奇,这小世界中的太阳与地球上是否是一个?
    恩,应该是一个吧,毕竟所谓的秘境小世界只是依附于外界的。
    白澈看到何悠望着天边出神,以为他在打量那座山峰,于是解释道:
    “这座山就是整个小世界的核心了,家族里的几位太上长老就在山上苦修,没有要紧事,没人会靠近那里,打扰他们。”
    何悠看了他一眼,知道这是对方在侧面告诉他一些“禁止事项”。
    “好了,时间不早了,走,带你看看新房子去。”
    白澈收回目光,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道。
    ……
    ……
    不知道是否是为了区分,何悠注意到沿途的这几座独栋别墅院门前都有编号。
    何悠分到的房子是六号,恩,很吉利的一个数字。
    “房子之前都是在闲置,不过平常也有清扫,刚才又叫人打扫了下。你看合不合意,有什么需要的就说。
    等下我给你发个联系人,你加一下,到时候有什么需求直接给他说……”
    推开房门,何悠就看到了一个客厅,蛮宽敞的。
    墙壁雪白,挂着一个大屏幕,对面有一组沙发,地板是瓷砖的,如果开灯,整个房间应该会很亮堂。
    小楼一共两层。
    二楼用来睡觉,一楼日常坐卧,并不是那种特别大,好多个房间的别墅,不是盖不起或者舍不得,而是毫无必要。
    房间里各种电器什么的也都齐全,至于到底是怎么把外界的电缆连通进来的,何悠就不清楚了。
    总归是觉得蛮厉害的,大概这就是空间力量的神奇。
    “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先休息,等下会有人来送晚饭,今天赶了一天的路你也累了吧?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咱们随时联系。”
    白澈晃了晃手机,说,然后忽然又想起来什么,道:
    “对了,明天我会向家族给你申请一些修炼资源,可以辅助修行,到时候给你送过来。
    虽然你节省了十年养气苦修,但接下来想要有所进境还是需要日复一日的勤奋修炼,希望你能耐得住寂寞。”
    何悠静静听着,然后就见白澈仿佛想起来什么般道:
    “差点忘了,还有样东西给你。”
    东西?
    旋即,何悠就看到白澈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物件来。
    那是个精致的瓷瓶,表面没有什么图案,也不大,顶部有木塞,容量的话……盲猜300ml左右,比小一些的保温杯都不如。
    “这是什么?”
    “小妹托我带给你的灵果酒,说是答应你的。”白澈语气幽幽地回答道。
    灵果酒?
    何悠努力在记忆中翻找了一阵,才终于记起这件事来。
    那是在白枣跟着自己回家的第一个晚上。
    在饭桌旁,她的确说过要请自己喝灵果酒的话。
    若是不提,他都快忘记了,毕竟当时只是随便一听,并未记挂在心上,那时候的自己又哪里能想到,这么快就来到此间。
    “我都忘了这回事。”何悠接过来,说,然后好奇道,“她托你转交我?”
    “是啊,”白澈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解释道,“小妹因为在之前秘境里的莽撞举动,被家父禁足三天,所以没办法过来当面给你。”
    何悠愣了下,有些意外,不过考虑到这姑娘身上隐隐的宅女气息,这应该算不上惩罚吧?
    胡思乱想着,白澈继续道:
    “她还提醒你,这东西不能直接喝,一定要兑雪碧……不然太苦……你别这么看我,纯粹的灵果酒是很苦的,恩,反正我长这么大,吃过的所有的灵果,草药,或者用这种材料榨汁成的饮料都滋味都不大好……反正你看着办就好。”
    顿了顿,他又道:“灵果酒对修炼很有些好处,药性最温和,最是适合低境界修士,对身体的冲击也缓和些,所以它的效力发散的也很慢。
    现在喝下去的,可能要三四个小时后才慢慢发挥作用,你今晚正好可以借助它修炼。”
    何悠攥着瓶子,认真记下,点了点头。
    等将白澈送走。
    他才转回身,攥着瓷瓶犹豫着走到了客厅里冰箱前,拉开门,瞪着眼睛看着里面摆放好的饮料,眼神里有些跃跃欲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