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三十一章 熬夜修仙

第三十一章 熬夜修仙

    “哗……”
    拿了杯子,倒了大半杯的雪碧,望着冰冰凉的饮料里杂着的气泡,何悠深吸一口气,拔掉瓷瓶的塞子,小心地慢慢向杯子里倒出来些许淡绿色的液体。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比例……”
    心中嘟囔着,何悠凭感觉停下,然后举杯到嘴边,先是抿了一口,只觉满口清冽,有浓重的酒气。
    说不上太好喝,但也不难喝,只是爽快。
    仰起脖子,将一杯酒喝光,闭上眼睛感受着液体滑入体内,旋即,何悠经脉中蛰伏的灵气仿佛受到牵引,变得活跃了些。
    数息后,味蕾上一丝丝苦涩蔓延开。
    感应了下,体内并没有什么反应。
    看来应该是“药效”还没有激发。
    何悠想了想,干脆一边调试着“比例”一边慢悠悠将一瓶灵果酒灌了下去。
    然后等了一阵,渐渐的,终于察觉到体内有些躁动了起来。
    何悠赶忙收回神,做出盘膝打坐的姿态来。
    虽然躺着趴着同样也可以修炼,但他还是认为这样更好些,有仪式感,而且不容易困。
    闭上眼睛,沉下心神,何悠再一次感知到了流淌在经脉中的轻灵气息。
    并恍惚间,感应到在胃部有一团气旋,正源源不断加强着,渗入内脏肌肤,穿过壁障,汇入经脉,他当即明悟,这便是“灵果酒”慢慢散发出的药力。
    不敢耽搁,他立即凝神吐纳,依照本能,运转起云笈九卷第一卷,或者称之为本卷的功法。
    “呼……吸……呼……吸……”
    客厅中,何悠的呼吸节奏也随之变得古怪,绵长。
    灵果酒蕴含的灵力在体内逸散,然后被捕捉,同化,恰如同百川入海。
    与此同时。
    空气中蕴含的灵气也悄然被他吸纳进入体内,通过简单的比较,何悠发现这里的灵气比外界要稍高一些,却又远逊于灵果酒所逸散的。
    做个排序:
    灵果酒>>秘境>外界(地球)
    “果然,有无修炼资源真的是天差地别,同样的修炼时间,服用这些天材地宝精华,可以提高几十倍的效率。”
    何悠不禁暗暗感慨。
    同时也意识到,这一小瓶酒液恐怕比他想象中更珍贵些。
    意识到这一点,他愈发珍惜,摒除杂念,一门心思开始转化药力。
    轰隆隆……
    经脉中流淌的灵气虽仍旧稀薄,却恍惚间给人一种水流冲击堤坝的错觉。
    ……
    ……
    夜风轻拂,大概是远离尘世的缘故,小世界里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安宁。
    园林中,某座书房内。
    灯火通明。
    庆彦正在房间中踱步,似乎等待着什么,不多时,房门被推开,何悠此前见过的那位“右护法”走了进来。
    白天时候,被白澈添油加醋说了一番后,庆彦虽然没有直接与何悠见面,但仍旧投来了足够的关注。
    虽然没有明说,但自家女儿在外孤男寡女共同度过了一整个夜晚,这件事也足以令庆彦这个做父亲的提起一百二十分的警惕。
    虽然白枣已经法定成年了没错,但修仙者自有另外一套衡量标准。
    毕竟即便没办法修至太过高深的境界,但以白枣的灵根,假若一生平安,总可以活个一百多岁。
    如果用这个尺度来判断,眼下这个年龄当然算不上成年。
    早恋?这种事是决不能允许的啊。
    不过考虑到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并且虽然扮演着严父的角色,可庆彦也不忍心真的把女儿得罪狠了,所以只能躲在暗中小心观察。
    生怕养了十几年的水灵白菜一不留神,就给人拱了。
    “那个何悠在做什么?”庆彦开口问道。
    “在修炼。”右护法简洁地回答说。
    “只是在修炼?”
    “是的。”
    庆彦点点头,然后又问了下关于白枣的情况,得知已经被禁足,房门门上更是加了数道秘法封印,这才放心。
    末了,右护法又道:“需要安排人调查吗?”
    这里的调查对象指的是当然是何悠,准确来说,是他现实中的身份以及与白枣的相识过程。
    “当然,”庆彦点头,“好歹他如今已是家族供奉,该有的调查是还是要有的,不过也不急,现在也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虽然白澈已经通过玉符催眠,对何悠进行了测谎,但谨慎起见,该有的调查当然要有。
    尤其……还是在眼下这个时候。
    ……
    ……
    一夜无话。
    当何悠从修炼中醒来的时候,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看着陌生的房间,感受着柔软的床榻,以及胸口那块玉牌的触感,他这才确认,昨日的一切都并未虚假。
    自己真的来到了一个延续了几百年的修仙家族,并且成为了一名小供奉。
    “小说都不敢这么编啊。”
    心中嘟囔着,他慢慢爬起来。
    感应了下身体,灵果酒的药力已经彻底被他吸收完毕,只是因为缺乏计量方法,无法确定这一夜自己到底提升了多少。
    但他能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与体质明显有了加强。
    简单洗漱,穿好衣服,这才下到一楼客厅。
    然后惊讶地看到原本摆放在茶几上的食盒已经换了一个新的。
    规规矩矩地放在中心,食盒上还贴着一张粉色的便签,上面用黑色的字迹写着“早餐”两个字。
    应该是府邸里的下人送来的。
    食物清淡,量大管饱,填饱了肚子,何悠愈发觉得精力充沛了。
    “出去练习下草木皆兵秘法?”
    琢磨着,何悠起身,推门来到了院子里,阳光灿烂,天空万里无云。
    从院中可以看到远处青山翠绿,繁华如锦,便是空气也难得的清新。
    恩,不得不承认,环境比小青山镇好了许多。
    “呼……呼……呼……”
    就在这时候,何悠的耳朵忽然一动,听到了一阵奇异的呼啸声,他扭头朝着声音来源方向望去,发现那声音来自隔壁。
    别院的院落彼此独立,但间隔并不远,两个院子之间更是只隔了一堵高墙。
    何悠昨晚入住的时候,天色已暗,也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这时候,他才意识到,那应该是自己的邻居。
    也就是……其他的供奉?
    唔……也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高人,反正供奉里修为最低的肯定是自己没错。
    隔着那青砖垒成的院墙,何悠忍不住浮想联翩,甚至猜想隔壁可能是一位仙风道骨的仙长正在吐纳,修炼也说不定。
    “要不要打个招呼?”
    何悠被心中升起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旋即又想着贸然过去,大概又很不礼貌。
    可是……真的蛮好奇的啊。
    想了想,他来到墙边,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向上一跃。
    养气上境的修为已经算是武林高手,虽然没有学过什么轻功,但只是依仗身体素质,就足以轻松爬上院墙。
    扒住墙壁,何悠好奇地向隔壁看去,然后整个人都为之一怔。
    只见,隔壁院落中的确有一个人影,却并非是想象中的“仙长”,而是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
    那少年个头不高,穿着一身素色的短袍,看不清眉眼,却莫名的,透出一股朴实的气质来。
    此刻正很一板一眼地打着一套拳。
    拳法并没有什么华丽效果,腰背如弓。
    每一拳打出,看着分明朴实无华,却不经意间,拉扯着何悠的目光看过去,拳头击打于空气中,不显软绵,反而势大力沉,虎虎生威。
    仔细看去,就可以发现在那拳头表面仿佛蒙着一层淡淡的清辉。
    “这是什么秘法?还是体术?”
    何悠不禁好奇,然后猜测,这个年纪,应该是家族里的四代弟子,恩,考虑到别院是为供奉提供的居所,也就是说,这是某位供奉的子嗣或者弟子?
    思考着,何悠定定看着对方,有些出神。
    而似乎是感觉到他的目光,一板一眼练拳的少年停下动作,转过头来,仰头看向墙头上的何悠。
    四目相对。
    何悠有些尴尬,正想着开口解释下,却见这少年一张圆脸骤然通红,仿佛被看的极不好意思。
    “噗嗤!”
    就在这时候,对面的另外一堵墙上忽然响起一道笑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