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三十九章 秘境开启

第三十九章 秘境开启

    “……这个身体的主人依旧是我。”
    何悠神情冷寂地说。
    是强调的语气,且透露出些许的不满。
    四周僻静。
    两人距离又不远,因此,刘茂即便没有那般妖孽的听觉,也仍旧将何悠的自言自语听到耳朵里,没有漏下半个字。
    然而这平静的话语于他而言,却宛若惊雷。
    刘茂身体本能战栗,撑着“隐身纱衣”的手都抖了下,气息微乱,险些惊呼出来!
    这位道法门大师兄,辟海境强者死死盯着前方的身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他在和谁说话?
    老头?寄生?身体?
    何悠这句话透露出的讯息实在是太多,如果自己没有理解错,难道说,这个少年在与某个寄生在体内的灵魂对话?
    那个寄生者,生前是个强大的修士?
    想到这里,一个名词不可避免地自心底浮现出来:
    夺舍。
    难道说……
    刘茂紧张地看向何悠,脸上的神情极度精彩。
    心想难道这个少年竟然曾被一位大修士夺舍?
    不,看样子是夺舍失败,那位强者只能与其共生,无法拿到身体的主导权,可饶是如此,也已经足够让他震惊失语。
    毕竟,以他辟海境的眼界,尚还无法理解夺舍这种层次。
    想来……怕是寻常的大修士也做不到这点吧?
    心神恍惚间,刘茂就见眼前又有了变化。
    何悠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听着什么,旋即皱起的眉眼稍稍舒展开,似乎是被其体内的某位老者安抚了一番。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未免也太谨慎了些,不就是一个小宗派的门主么,只有区区五品而已,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倘若对方真的敢对我出手,不还有你么?你平常不总和我说,你当年多厉害吗,到时候我将身体的掌控权暂时交给你,不就行了?记得上次不就……”
    沉默片刻。
    “我知道你积攒些力量不容易,不想为这种事浪费力量……我也不想惹事,但如果情况真的危急,反正我烂命一条,死了咱俩就是一尸两命……”
    又沉默片刻。
    何悠嘴角的一丝戏谑的笑容逐渐消失,变得平静,似乎已经与某个存在谈妥:
    “好吧,那就说定了,关键时候你帮忙就好,恩,行了,我出来时间够久了,得快些回去了,就这样吧。”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何悠才终于将目光从空气中收回,随意整理了下衣角,然后转身,原路折返。
    披着隐身纱衣的道法门大师兄几乎是下意识地避开,在何悠经过的时候,更是浑身僵硬,如坠冰窖。
    死死抓着手中法器,生怕这少年发现自己,然后将自己灭口。
    极度恐惧中,直到何悠走远了,刘茂才体内近乎凝固的血液才终于重新流动。
    “呼……呼……”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试图用这种方式排解内心的惊恐。
    此刻,他近乎已完全确定,这个陌生的白家供奉果然不简单,其体内极有可能藏着一位大修士的神魂。
    且可以借助其力量。
    语气间,似乎完全不把自家门主放在眼中,仿佛只要肯付出代价,可以随手斩杀一般。
    而且听这供奉话外的意思,仿佛此前就做过类似的事。
    刘茂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
    这个消息太过重大。
    必须立即回去禀告师父!
    思考间,刘茂身影一动,披着纱衣,迅速向山下逃去,遁入人群。
    ……
    ……
    与此同时,看似镇定自若的何悠也终于将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在他的听觉中,身后已然没有了跟踪者。
    看来对方果然是离开了。
    想想方才与对方擦肩而过的一幕,何悠到现在都还有些惊魂未定。
    刘茂担心被灭口,何悠又何尝不是?
    仓促间想出来的这个办法本也不确定能否将对方吓住,然而何悠也只能尝试下。
    其实,他第一个想法是假装自己有个系统……
    不过思考了下,总觉得这个设定太跳脱,属实与修仙的整体背景不符,太假了。
    倒是被强者夺舍,这个理论上是存在的,更容易将对方唬住。
    至于为什么没假装自己是“强者重生”,主要是他考虑自己很难演出那种重生者的感觉,容易露馅。
    所以最终选择了这个挑战性稍小些的。
    好在自己的演技还似乎不错。
    方才擦肩而过之时,何悠几乎都听到了那个隐形人剧烈的心跳声,由此判断,对方应该也很紧张。
    “呵,没想到,成为修仙者的第一次‘战斗’竟然是心理战……”
    苦笑了下,何悠不敢耽搁,快步向山顶走去,同时思考着该怎么和白澈他们说……
    他不打算隐瞒这件事。
    一方面没有必要,自己听觉超凡这又不是秘密,发现跟踪者很正常。
    此外,他也担心倘若道法门的人真的相信了,到时候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凝神思考间,何悠就见其余四人刚好迎面走下来。
    “何悠,你脸色好像不大对,怎么,上厕所失败了?”林岚好奇道。
    一旁将双手塞在宽大衣袖里的金谷撇嘴道:“不会说话就学陈师弟闭嘴,上厕所还能失败?”
    何悠:“……”
    自己人背刺可还行?
    ……
    ……
    天色终究不可避免地暗了下来。
    西天边的云絮转为青蓝色,再然后便是深黑,路上的灯光齐刷刷点亮,街上行人减少,夜色温柔。
    然而对于某些人而言,却完全无法平静。
    道法门入住的旅店,某个房间中。
    窗帘紧紧锁着,没有一丝缝隙,房间中灯光雪亮,却无法驱散赵门主心上的阴霾。
    大弟子刘茂正束手站在房中,一旁的沙发上法器纱衣已然重新叠好,方方正正的。
    空气中满是焦躁的气息。
    “所以,你要跟我说的是,那个年轻供奉……体内藏着一位大修士的神魂?”赵门主声音低沉,眼睛死死盯着弟子。
    “师父,此事千真万确,弟子冒着性命危险好不容易才偷听到他们的谈话,绝无一句虚言!”刘茂道。
    “会不会是他发现了你,所以故意……”赵门主犹豫道。
    刘茂闻言当即拍着胸脯道:
    “师父,这绝无可能,我做事您是知道的,向来小心谨慎。”
    赵门主看了他一眼,心想我当然知道,只要在我身边总是一派血气方刚,敢打敢杀的模样,一旦离开我,怂的跟什么似得……
    完美符合“狗仗人势”这个词,不然我为啥让你当大师兄,不就是看重你怂逼,不给我惹事这个优点……
    “而且,”刘茂对师父的内心戏毫无所觉,继续道,“您想啊,弟子好歹也有辟海境的修为,又拿着您的纱衣,就连白澈都没发现我的行踪,这个供奉假如真的看穿了,岂不是恰恰证明他有问题么?”
    赵门主点了点头,摸着下巴:“有些道理。”
    思考着,这位一阳境修士缓缓站起身,踱步至窗边,凝眉思索起来,对于弟子的话,他倒是并不怀疑。
    只是……这个消息未免有些太惊人。
    夺舍?
    作为五品修士,他的眼界自然要比弟子们宽广的多,但即便如此,这仍旧让他心神恍惚。
    他倒是的确知晓,一些强大的修士可以将神魂抽离,更换躯体,只是这种手段实在太高妙。
    末法持续了二百年,修仙界也沉寂了二百年。
    如今的修士远不如当年强大,因此,夺舍这种事也已几乎要让今人遗忘。
    可赵门主清楚,这在当年的确是存在的,只不过,能做到这一步的,无一不是恐怖的难以想象的顶尖大修士。
    难不成自己这就撞上一位?
    总感觉……有些不真实啊。
    而且,这事情中也藏着些疑点,若是那般强大的修士,怎么会无法发现刘茂?
    恩……也说不好,连夺舍都能失败,说明其实力损伤极大。
    而且又没有掌握躯体。
    “你说……那个供奉是脱离开白氏的人,躲到僻静处沟通的?”赵门主忽然转身,问道。
    见刘茂点头称是,他嗯了一声,边思索边说道:
    “这也就意味着,白家的人也不知道这少年身上的秘密。”
    这个逻辑很清楚,倘若双方知晓根底,自然没必要躲出去。
    “应该是的,”刘茂看着师父,想了下,试探分析道,“我猜,有可能是他借助了体内神魂的力量,或者继承了一些知识,显现出了特殊之处,这才被吸纳成了供奉。”
    “恩。”赵门主又点点头,心想这样倒是解释的通。
    虽然这消息实在骇人听闻,他始终难以相信,总觉得哪里不对,可眼下却又不得不重视。
    毕竟,倘若判断错误,代价实在太大。
    情况虚假还好,最多是虚惊一场,可一旦是真的……自己贸然撞上去,倘若真触怒一位沉睡数百年的强者……只是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刘茂。”
    “师父?”
    “这件事你不要对任何人透露,就烂在肚子里,毕竟这实在太惊人,假若是真的,传扬出去,怕是别说江宁府,便是整个江南都要震动,在没有摸清楚之前,切忌传播。
    权当自己没听过,知道了吗?”
    赵门主负手道。
    刘茂愣了下,却也没多想,只是点头:“是!明白!”
    “好了,你也下去休息吧,灵气波动越发剧烈了,秘境将开,还须养好精神。”
    “是!”
    ……
    ……
    夜色已深。
    何悠并不知晓道法门中有怎样的反应,他只是将情况完整说给了其余几人,没有做隐瞒。
    白澈等人先是吃惊于有人尾随,再然后,等何悠讲明自己的应对,其余四人都惊了。
    连带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毕竟这种操作实在是有些晃眼睛。
    谁都没想到还可以这样。
    委实太秀了些。
    至于道法门的人怎么想,众人七嘴八舌分析了一通,都觉得对方大概率不会信。
    不过,就算不信,能让对方多些顾虑也是好的。
    反正,听起来也没坏处不是。
    再然后一行人便重新返回,何悠也服用了一粒清灵丹,进行了几个小时的修炼。
    再然后,眼看着时间也到了凌晨,他便干脆关灯,爬上床准备睡觉。
    可就在刚要进入睡眠状态的功夫。
    紧闭的房门忽然再次被敲响。
    “咚咚咚!”
    床上,何悠蓦然睁开双眼,惊疑不定的问道:“林岚?”
    门外又沉默了下。
    旋即才听到白澈的声音响起:“是我,收拾下,赶紧出来,准备行动。”
    “行动?”何悠疑惑。
    “恩,”白澈声音低沉中透着兴奋,“秘境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