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四十七章 又是凄风苦雨时

第四十七章 又是凄风苦雨时

    外面大雨滂沱,相比之下,山洞里就显得温暖了许多。
    那只燃烧的“藤球”装置似乎是依靠灵气维持燃烧的,好在其消耗并不是很大,这么多人,轮流着向其中灌注,总归还是够用。
    只是可惜没有带着备用的衣物,何悠也只能和其他人一样蹲坐在火堆旁,烘烤着衣服,等待结果。
    当明镜长老终于开口,何悠当即看过去,忍不住询问:“这是什么?”
    这古怪的半透明玉石显然超出了其余人的知识范围,只有明镜长老生活的岁月久些,看出了端倪。
    “我还不敢确定,只是有个猜测,我权且说,你们权且听,”明镜长老先给大家打了个预防针,继而才道,“依我看,这东西似乎来源于‘天造古城’。”
    天造古城?
    何悠怔住,对于他而言,这俨然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他看向其余人,发现包括白澈在内的修士也大都一脸茫然,只有金谷皱眉道:
    “这个名字……我似乎从哪本书里看过,似乎是个很古老且神秘的宗派,以制造法器闻名,再多的,就不知道了。”
    明镜长老点头道:
    “的确如此,事实上,我对这个宗派所知也极有限,只是早年间在外游历,在某处接触过天造古城遗留下来的一些……恩,法器,或者称之为古董也算恰当。”
    顿了顿,见众人都是面露好奇,他继续说道:
    “据说这天造古城传承年限极为久远,在千年前,仙界还未封死的年代,就已经伫立于大地之上,只是极为神秘,没有人知晓其山门所在的位置。
    其宗精于法阵符文之术,九州内没有任何势力可以比拟,据说其山门就是一件大型法器,只可惜,从打仙界封死,这个宗门也越发低调。到后来,几乎销声匿迹。
    世上留存的记载很少,只有一部分流传出来的,天造古城制造的法器还周转于世。”
    顿了顿,他继续道:
    “传说中,天造古城最著名的造物叫做灵偶,即用法阵符文之术炼制的某种具有强大战力的人偶,据说,顶级灵偶甚至可以轰杀仙人……当然,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怀疑里面有吹牛逼的成分……”
    “这块玉石上铭刻的符文阵列,以及其使用的形式与所谓的灵偶很像,恩,做个类比的话,这东西就有些像是芯片,应该是驱动石人运动的核心,只可惜现在能量耗尽,已经报废了。”
    何悠烤着火,心想这东西大概与林岚的“打怪进度条”属于一个技术门类的。
    至于阵法符文,据他这几日所见所闻,也的确是修仙知识谱系中一个极为重要的部分。
    几乎所有的法器都利用到了此类知识。
    将法器比作各种各样的机器,灵气为能源,那符文阵列也就是电路板一样的存在,“芯片”的比喻还真算恰当。
    “没想到修仙界从那么久远的年代,就有了这种制造水平。”何悠忍不住感慨道。
    旁边的林岚似乎对于这个宗门极为向往,只是听着,眼睛就冒起亮光来,听到何悠的感慨,她顿时道:
    “这是自然,事实上,现在的很多科学技术都是从修仙界泄露出去的,恩……我是指思路。”
    “真就万物起源修仙呗。”金谷师兄忍不住嘟囔了句。
    林岚瞪眼道:“我有证据的!”
    “证据?”何悠一下子也好奇了起来。
    “是啊,就说手机芯片吧,你看国外那什么骁龙,还有咱国内的麒麟,你听听这名字,骁龙、麒麟……这分明都是上古仙兽嘛!”
    “……”何悠愣了下,起初觉得有点荒诞,但仔细一想,似乎也不排除这个可能。
    “好了,怎么话题越扯越远。”白澈忍不住打断了他们,神情严肃道:
    “所以,假定这是真的,可一个小小的洞玄门,三流都算不上的小门派,怎么会有天造古城的技术?这么说,不只是石人,还有这个会移动的迷宫,也应该是天造古城的手笔。”
    “这的确是个谜团,最起码我们家族掌握的记录中没有提及这一点,现在还不好下论断,总之,还需要更深入,才能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明镜长老语气低沉道。
    何悠默默点头,将那块“芯片”拿回来又打量了一阵,也没有头绪,只好将目光投向洞外。
    “不过……这风雨好像变得更大了啊。”他说。
    按照何悠原本的人生经验,这种突如其来的暴雨往往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所谓来得快,去的也快,与那种绵绵细雨,下个一整天的风格迥异。
    然而,这秘境却似乎打破了他的常识,已经过去这么久,雨势不仅没有减小,反而朝着愈发狂暴的方向拐了过去。
    洞外开始出现明显的大风,吹得骤雨也斜了。
    雷声恐怖,几乎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只觉昏暗。
    凭借听觉,何悠隐约察觉有狂风在逼近,听起来,像是龙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龙卷越走越近,野蛮地挤过整座迷宫,暴雨也变得紊乱。
    “啪嗒……啪嗒……”
    忽然,就在龙卷过境的时候,何悠竟看到有几个黑影摔落在洞口,然后在一片洼地中扑腾。
    这瞬间引起了众人的警惕。
    拔剑尝试猛刺过去,再收回来,剑上就多了一个东西,众人一下愣住。
    “鱼?”
    那从天上掉下来,竟然是一尾鱼。
    还挺大的,被捅了对穿,此刻正有气无力地摇着尾巴。
    “天上怎么还会下鱼?”
    “莫非附近有湖泊?”
    何悠对这种罕见的现象倒也有所耳闻,忍不住猜测,不过眼下这送上门的食物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拿起剑几个猛刺,又抓回来数条,确认没有问题后,何悠当即搭了个台子,用白澈的剑串着烤,同时半开玩笑道:
    “再这样下去,搞不好咱们就得在这里过夜了。”
    众人面面相觑,对于野外过夜倒没有抵触,只是有些担忧,不知道道法门那边进度如何。
    ……
    ……
    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气运这东西真的会颠倒。
    此前倒霉的,也会转运,此前顺利的,也会倒霉。
    刘茂就觉得自家终于开始走霉运了。
    先是将近一半师兄弟失去了联系,并似乎遭遇了攻击,也不清楚情况如何,然后烤熟的兔子也丢了,又撞上了这般大的暴雨。
    只能慌忙间找了条山缝,然后由赵门主出手,用剑气强行挖掘,将山缝加深,这才勉强让众人有了个躲藏的地方。
    不过“舒适”嘛……是彻底谈不上了。
    除了让给赵门主的独立空间,其余弟子只能蜷缩着身体挤在一起,在寒冷中抱团取暖。
    刘茂作为大师兄被迫躲在最外面,美其名曰为宗派守门,偶尔潲雨什么的,小半个身体都要被淋湿,至于鱼……更是没看见。
    唯一庆幸的大概在于这场雨来的突然,没有来得及让他们再次分兵。
    否则,刘茂怀疑下一次失去联系的就不是“孙师弟”而是他自己。
    “唉。”挤在冰冷的山缝间,刘茂望着身旁的大雨,于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昨天刚进入秘境的踌躇满志早已经彻底熄火,眼下只盼着能尽早离开这个鬼地方。
    然后好好饱餐一顿,再找个洗浴中心啥的,叫个技师,好好安抚下自己这颗千疮百孔的心。
    幻想着,他仿佛忘记了眼前的凄风苦雨,嘴角渐渐露出微笑。
    “师兄?”正美滋滋地想着,他就感觉旁边的人碰了碰他。
    “干啥。”刘茂没好气地瞪了眼那个乌鸦嘴师弟一眼,问。
    那名弟子可怜兮兮地,咬着嘴唇道:“师兄,你顶到我了。”
    刘茂:“……滚!”
    ……
    ……
    相比于道法门一行人的凄惨光景,何悠对于眼下的境况还算满意。
    虽然没有带调料,但烤鱼到底也比“饱腹丸”好吃的多。
    最起码……可以中和下丹药的苦涩。
    众人吃着鱼肉,聊着天,讨论着有关于修行的事,何悠也在交谈中得知,林岚最擅长的就是符文阵列之术。
    而“天造古城”则恰好是这类修士心中的圣地。
    因而,整个队伍里这时候最有激情的就是她了,可惜天不遂人愿,大雨一刻不停,转眼间就到了夜晚。
    众人不得不准备在洞中过夜。
    山洞蛮大的,往里面走,还能找到一些干柴和茅草,勉强当做床铺,总比躺在坚硬冰冷的山地上好得多。
    按照明镜长老的说法就是……年轻人要注意保暖,避免山中湿气侵蚀,以防老了得风湿骨痛……
    何悠就挺好奇的,心想修仙者也会得这病吗?
    “藤球”稳定地散发着光焰,烘干了衣服。
    何悠将鞋袜脱下来,也放在附近烘烤起来,六个人的鞋袜围成了一圈,看着还挺有趣的。
    这一番折腾,他也困了,考虑到他是明天寻路的主力,加上修为也最低,众人一致决定今晚的轮流守夜活动,他不用参与。
    何悠也没客气,毕竟弱者就要享受下弱者的待遇。
    躺在枯草上迷迷糊糊进入梦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觉得风雨声渐渐小了。
    然后,半梦半醒间,他忽然听到了些怪异的动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