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五十一章 打出那一拳(四千字)

第五十一章 打出那一拳(四千字)

    起初,没有人察觉到这潜伏于阴影中的危险。
    赵门主本就是五品一阳境界,比在场中的所有人都更强些,更何况无论是白澈还是明镜,亦或者是包括何悠在内的几个供奉,他们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战斗中,不敢有哪怕片刻的分神。
    因此,他们没有注意到悄悄藏在这里的敌人,更不曾知晓接下来所要面对的是什么。
    而对赵门主而言,拥有修为优势,又在这里观察了许久。
    眼看着无论是白氏,还是这神秘巨人灵偶的战力都严重下滑,此刻出手,他心中有近乎十成的把握。
    事实上,他在之前就已经准备动手,只是因为看不准何悠的身份,所以有所迟疑。
    而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观察,赵门主认为自己已然看透了真伪,以一位五品境高手的眼力来看,何悠的表现实在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换言之,刘茂显然是被对方戏耍了,这个新供奉真的只是个普通少年。
    当然,若是谨慎起见,他本打算继续等一等,然而此刻何悠成功爬上了灵偶的头顶,这就平添了几分变数。
    所以,赵门主终于决定不再等待,而是准备在此刻,做一个了断。
    至于他选择攻击的第一个目标,自然是何悠。
    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理智上,都是这样。
    ……
    ……
    “呜呜……”
    摔在凹槽里的何悠自然分不出任何心思去聆听周围的动静,况且,这般激烈的战斗,也遮蔽了太多细节。
    站在这般高的位置,视野一下子抬高了太多。
    耳畔只有呜呜的风声,以及战斗的轰响,再有的,就是隐约的欢呼声。
    成功了!
    何悠的心脏难以抑制地抽动了下,攥紧了拳头,不敢耽搁,赶忙向四周看去。
    这石人的体积真的很大。
    因而,这个凹槽竟也足以让他稳稳站立,而不显得拥挤。
    此前在底下,受限于视角,还看不大清晰,这下,何悠终于看清了凹槽的全貌。
    只见自己脚下赫然是一块密布着繁复刻痕的石板,密集的符文悉数点亮,为整个灵偶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在石板正中心,是一个微微凸起的石台,上方镶嵌着一块脸盆大的六角形玉石。
    通体透明,却散发出五彩光辉,极为夺目。
    只是看到它的第一眼,何悠就判断出,这就是灵偶的核心,至于是否与迷宫大阵枢纽有关,还不确定。
    大概是感应到了何悠的接近,这巨人灵偶显得狂暴了许多,开始原地摇晃,仿佛试图将他甩脱般。
    何悠不敢耽搁,纵身一跃,扑到那块玉石旁,然后想了想,探出右手,尝试触碰。
    按照他此前了解到的知识,倘若是阵法枢纽,是有可能被人操控的。
    当然,他也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心想倘若无法获取权限,那就将其摧毁,毕竟相比于其价值,还是人命更重要些。
    可就在何悠的手刚触碰到这中枢的刹那,那缭绕的光辉便仿佛受到刺激般,变得盛大,于瞬间,几乎将何悠整个人淹没。
    与此同时,他只觉一道狂猛的信息洪流自玉石中灌输过来。
    就仿佛是崩塌的河堤,杂乱的信息蜂拥而至,让他下意识发出一声痛哼,脸色惨白。
    “咚!”
    “咚!”
    “咚!”
    在这强烈的精神冲击下,何悠几乎丧失了对外界的所有感知,只能听到自己体内心脏的跳动声。
    每一次跳动,都有大片杂乱的信息涌入识海。
    “怎么……回事……”
    “精神防御?还是……正常……现象?”
    痛苦中,何悠艰难地思考着,与此同时,他近乎本能地开始梳理镇压这些信息。
    这对他而言,并不陌生。
    因为就在不久前那个满月的夜晚,来自宇宙深空的神秘呢喃就给予了他相似的体验。
    相比而言,眼下这些,倒是小巫见大巫了。
    “呼……吸……”
    若是有其他人站在这里,就会惊讶地发现,只是一个呼吸间,何悠那颤抖的身躯便平静了下来。
    意识也恢复了清明。
    何悠缓缓睁开双眸,眼神先是迷茫,然后复归清澈,除此之外,还多了一分喜色。
    这一刻,他终于完成了对这信息的初步解析,意识到,这果然是操控迷宫的枢纽。
    更是这只灵偶的控制中枢。
    “我似乎……可以尝试操控它……”随着这个念头不可遏制地自心底浮现出来。
    何悠双手按住玉石,意识与其达成了某种奇异的“连接”。
    然后,他忽然有了种奇妙的感觉。
    就仿佛,这庞大的灵偶成了自己肢体的一部分。
    可就在何悠嘴角刚刚浮现笑容,陡然间,他便听到了一声急促而愤怒的惊呼:“小心!!”
    与此同时。
    何悠浑身汗毛倒竖,本能察觉到在身侧,有一道足以致命的危险正疾速逼近!
    他愕然扭头,便清楚地看到了那已跃至半空,手握长刀的狰狞脸孔。
    是他!
    道法门……赵门主!
    怎么会是他?
    他什么时候到的?
    他要做什么?
    一个个念头从心底浮出来,冲击的何悠心神摇曳。
    对方来的太快,亦或者说,赵门主的这一击准备了太久,太充足,以至于,在场没有任何人来得及反应。
    当他们看清了对方那面无表情的脸孔,感受到那凌厉至极的杀意,已经来不及阻挡,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位五品境修士,如箭矢般朝何悠射去!
    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其斩成两截!
    “是你!”巨人脚下,白澈浑身狼狈地仰头望向赵门主,几乎要将嘴唇咬碎。
    他想要拔剑迎敌,然而体内近乎枯竭的灵气,酸软的近乎折断的手臂却让他的诸多念头显得格外无力。
    一旁,明镜长老拄着剑,身躯摇晃,近乎跌倒,嘴角还有血液不断溢出。
    只是,此刻他却已完全顾不得,只是目眦欲裂地望着赵门主,浑身颤抖,显然是愤怒至极。
    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
    对方这是早已潜伏在周围,并于这最为关键的一刻,发动了致命突袭。
    赵门主此时出手袭杀,绝不是只想对付何悠,他的目的昭然若揭,既然选择出手,也就意味着,对方接下来极有可能会将刀剑斩向他们。
    而以众人此刻的状态,绝对无法抵抗一位五品一阳境的攻伐!
    换言之,今日,他们所有人怕是都要葬身于此!
    远处。
    林岚与金谷却是根本来不及想到这一层。
    两人始终都在关注何悠,脸上的笑容都还未散去。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战局刚要有所逆转的刹那,道法门门主竟然突然杀出。
    这实在太突然。
    他们只来得惊呼一声,脸色惨白,却是都明白,以何悠养气上境的修为,不要说抵抗,怕是连赵门主的一根手指都无法抵挡。
    也就是说,这是必死之局!
    ……
    ……
    灵偶头顶。
    山谷中的冷风似乎大了些,也寒冷了些。
    只是何悠却已然感知不到。
    他的全部心神都定格在半空那不断接近的脸孔,以及那更近些的刀芒之上。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的大脑空白一片,浑身僵硬,思维几乎都被那强烈而冰冷的杀意所冻结。
    就如同普通人野外遇到猛虎,会本能地四肢瘫软,惊慌失措。
    相对于其他人,他这个“猎物”才能完整地感知到来自五品强者的恐怖威压。
    那是让他几乎透不过气的力量。
    “要死了么……”
    “就这么……死了么?”
    何悠茫然地想着,浑身如同坠入寒冬腊月里的冰窟。
    他听不到任何声音,耳朵都仿佛坏掉了,就连思维,似乎也变得缓慢。
    以至于,赵门主的每一个动作落在他眼中,都那般清晰。
    很突兀地,他回想起不久前,在回家的列车上,与白枣打字交谈的那一幕。
    当时,她劝他不要担心树妖的威胁。
    何悠自嘲般道,自己可能活不到树妖寻来的那一天。
    当时,他只是玩笑口气。
    却没曾想,这一天来得竟是这般快。
    自己才刚刚踏入了这神奇的世界,认识了朋友,还没来得及见识真正绚烂的光景,却就要死在一位五品强者的偷袭下。
    呵,似乎还有些荣耀。
    一个小小的养气修士,竟也要五品强者偷袭才行。
    他想笑。
    却笑不出来。
    真的是“荣耀”吗?
    可笑。
    何悠喉咙里发出呼噜的声响,那是憋在胸膛里的笑声。
    这一刻,他胸中的火焰再次清晰可感。
    他的身体因恐惧和愤怒而颤抖了起来。
    每一条肌肉,每一个细胞,都颤抖了起来。
    何悠不想死,即便要死,他也要做出最后的反抗。
    最起码,要揍他一拳。
    是的,这个瞬间,他忘记了所有,脑海中只剩下这唯一一个念头:
    “揍他!揍他一拳!”
    “就算要死,也要揍他一拳!”
    而何悠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是,在他身躯颤抖的同时,他的身下,那庞大的石头巨人竟也颤抖了起来。
    就仿佛是他的另一幅躯体般。
    在“大脑”,在“中枢”的控制下,愤怒地,高速地震动起来。
    这所有的变化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意识层面的活动向来远超现实。
    “呜~”
    山谷中,一阵狂风卷过。
    赵门主双手持刀,挟裹恐怖灵力,终于逼近了他眼中,脸色苍白,“惊惶无措”的少年。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他能清楚地察觉到这少年的恐惧,并暗暗懊悔。
    懊悔于,自己此前真的听信了刘茂的鬼话,并为此平白多耗费了心神。
    倘若真的是强者夺舍的载体,又怎么可能会如此害怕?
    自己终归……还是想的太多了。
    念及此,赵门主手中的力气不禁减弱了几分,紧绷的心神也有所松缓,毕竟,无论怎么看,这一击都是十拿十稳的事。
    然而,就在他心神松缓的刹那。
    那高大的,巨人般的灵偶却猛然转身,浑身以奇妙的韵律颤抖着,朝向他,举起了拳头!
    这动作发生的极快,令人猝不及防,更是远超出他的预料!
    这灵偶的速度竟也可以这般恐怖?!
    不!
    不对!
    重点不是这个!
    赵门主愣了下,陡然间,警钟轰响,意识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似乎……自己……忽略了什么……
    他眼眸撑大,来不及思考,眼眸中只倒映出了那少年苍白的脸庞,以及宛若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双眸。
    这一刻,何悠近乎是下意识地模仿出了陈抱朴打拳的姿态!
    更是将此前刚学到的运力窍门完美施展了出来!
    他的右拳疯狂颤动。
    于是,巨人灵偶的拳头也颤动起来。
    以堪称恐怖的速度,高频震动起来!
    下一秒,在林岚与金谷等人的惊呼声中,何悠面无表情,操控巨石灵偶,挥出右拳!
    震拳!!!
    “砰~”
    狂猛的灵力轰然集聚于一点,轰然爆开,这一刻,空气都仿佛被撕裂了!
    赵门主眼中只看到一只“拳头”疾速扩大,转眼看,便已遮天蔽日。
    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生发出来,他只能仓促间变幻刀诀,尝试做出防御。
    然而,终归已经是来不及!
    “轰隆隆隆!!!”
    宁静的山谷中平地响起一声惊雷。
    狂风席卷,草木纷飞,地上的林岚等人直接被这轮狂风掀飞,向后跌去,趴在地上,眯着眼睛,神情中只剩下无穷的惊骇。
    山谷上空,不知何时重新积聚起来的雨云被震动,竟齐齐落下瓢泼大雨来。
    即便是那原本平静的湖面,也荡起层叠巨浪。
    何悠一拳打出,天地变色,声势恐怖。
    饶是身为五品强者的赵门主仓促之下也毫无抵抗力,直接被一拳轰飞,还在半空,就吐出大片血雾,且隐有骨裂声传来。
    “啊!!”
    赵门主身影横飞,被打出数百米,更是直接撞上迷宫崖壁,砸出个人形的坑洼,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地面上。
    白澈与明镜毫无形象地跌坐在草丛中,手中长剑都已脱落,这一对舅舅、外甥都是表情呆滞地仰头望着山岳般的巨人。
    说不出话来。
    整个心神都还处于茫然与震撼中。
    更不要说林岚与金谷等人。
    这一幕,与他们的“设想”迥然不同,谁也未曾想到,竟是这样的展开。
    “何……”
    白澈张了张嘴,嗓音干涩地试图喊出何悠的名字,然而刚吐出一个字,便见那巨人竟动了!
    其迈开双腿,径直朝向赵门主奔跑过去。
    只是几步,便已到近前。
    赵门主到底是一阳境高手,即便只是仓促间,也只是重伤,而未曾陨落。
    然而,即便如此,他的情形也极为糟糕。
    挣扎着从崖壁上爬起来,他第一个念头,便是逃走。
    然而,还没等他提起灵力,便只觉光线骤然消失,一个庞大的阴影再度逼近。
    “轰!”
    巨人灵偶只是一拳,硬生生再度将赵门主砸了回去。
    这还不够。
    接着,在白澈与明镜长老等人愕然的目光中,何悠操控着巨人灵偶,站在崖壁前,左右开弓,将赵门主摁在墙上,打出一拳,又一拳!
    “轰!”
    “轰!”
    “轰!”
    ……
    一时间,偌大山谷,不闻人语,只余拳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