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五十三章 一座石碑

第五十三章 一座石碑

    何悠从未想过,自己就这般简单地进入了二品开脉境界。
    虽然此前他就已经处于了“养气上境”,但距离下一个台阶到底还有多远,这还是个很玄乎的事。
    考虑到自己半路出家,底子薄,他原本以为要耗费个三五年光阴,才有可能踏入“开脉”。
    可事情显然与料想中有所不同。
    回想了下方才发生的一切,自己濒死之际凭借本能调集了整架灵偶的全部力量,并利用震拳,爆发出了远超任何人所能料想的破坏力。
    不得不承认,这其中存在极大的偶然性。
    比如自己在精神领域的承受力远超常人,所以能用这么短的时间稳定心神,做到操控,比如这灵偶残余的五分之一的力量足以支撑他的心念,比如自己情绪激动下,正确地打开了某种近乎于“超频”的状态,让灵偶的力量短时间暴增……
    当然,代价则是其剩余的五分之一力量在短短的一分内就已彻底消耗一空。
    而且,赵门主最后时刻放松下来的心弦也是其中一个极重要的因素——轻敌,从来不可取。
    摇摇头,何悠飞快将事件的经过梳理了下,知道此刻并非发呆的良好时机。
    他强行抑制住查看破境后身体的变化,以及那些从中枢里灌入他的脑海的庞杂信息,只是将那块玉石撬了下来,然后纵身,几个纵跃,沿着石人的躯体落在了地面上。
    “何悠,你……你……”刚落地,他就被其余人围住了。
    林岚与金谷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似乎塞了满肚子的疑问。
    只是又一时不知从哪里询问起才好,憋了半天,林岚的目光落在了他怀中那块硕大的半透明玉石上,终于明白了什么:
    “你掌握了中枢!”
    “应该是这样了。”何悠点头,然后将这失去光彩的石头扔给她,快步走向跌坐在地上的两个伤势不轻的金丹。
    两人身上都有血迹。
    白澈相比还好,只是气力不继,而明镜长老的情况显然不那么乐观,整个人神态萎靡,脸色灰暗,看的何悠心中一紧:“长老,你……”
    “无妨,吃药的副作用,一段时间的虚弱期。”
    明镜长老摆摆手,简短地解释了句,然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苦涩笑道:
    “之前,白澈和我说,要带上一个养气境的新人进来,我还觉得累赘……现在看来,这真的是最为明智的决定。”
    何悠心想您倒是实诚……不过,此刻听来,他自然也不会生气,只是笑了笑。
    “只是道法门主的偷袭,我是真的没有料到,”明镜长老咳嗽了一声,神情严肃,“按理说,以他的谨慎,不应该对我们下死手才对。”
    “谁知道他怎么想的,或许是担心我们拿到中枢。”白澈声音冷淡,眼神中掠过一丝煞气。
    “说起来,道法门其余弟子会不会也藏在周围?”金谷忽然想起来什么般,道。
    “不用紧张。”白澈摇头,环视一圈,“如果他们要杀过来,早就出来了,如今一点动静都没有,要么就是被落在了后面……
    要么,就是察觉不对跑了,里面修为最高的也就一个叫做刘茂的,不足为虑。”
    众人点点头,接受了他的说法。
    两人专心打坐恢复力量,何悠则重新来到湖畔,将陈抱朴带了回来。
    这家伙直到此刻才从昏迷中转醒,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拉着何悠就要他跑,看的何悠直想笑。
    等将情况解释清楚,陈抱朴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茫然,呆愣楞地望望那报废的巨人,又看看山崖上的一滩血肉,一时间难以接受。
    “好了,恢复的差不多了,咱们得抓紧时间登岛了。”休整了一阵,白澈看了下西天的余晖,有些急迫地说。
    “还有危险么?”他又看向何悠,询问道。
    何悠摇摇头。
    “没有?”白澈露出笑容。
    何悠否定道:“我的意思是不知道。”
    “……”
    ……
    ……
    从中枢中获取的信息极为凌乱且无意义,何悠更倾向于是他自己的意识与中枢“程序”连通而产生的冗余数据。
    所以,在中枢被扣了下来后,包括移动迷宫以及所有灵偶在内的布置,理论上都已经失去了运转的能力。
    可这洞玄门是否还暗藏了其余的防御,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众人面面相觑,只能打起十二分的警惕,沿着水中的石墩,逐渐接近湖心岛。
    好在,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这就是洞玄门的遗址么……”等他们全部来到岛上,沿着那条古旧的,已然上百年无人踏足的小路向深处行走,一种奇妙的感触从每个人心底生发出来。
    “小心探查下,这些房屋中还有什么。”
    “恩。”
    林岚与金谷各自负责一侧,飞快探查,何悠则与其余人沿着古路前行,发现这个宗门真的很小。
    此前从远处看,大抵是视角的缘故,还以为有很大一片建筑,但等来到这里,才发现总共也就那么几间殿堂,屋舍,而且全部破旧不堪,似乎稍微碰撞下,就要倒塌下来。
    至于有价值的发现,更是近乎为零。
    “所有的房间里都是很普通的摆设,甚至可以说是寒酸,就连仅有的几张看起来值钱些的字画也被虫蛀了。”
    林岚抱怨道。
    何悠心想这才符合资料里所说的小门派模样。
    至于破败倒是毫不意外,事实上,这样的环境下,上百年光阴侵蚀,还能保留基本的建筑风貌,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相比于这几个供奉的低落,何悠倒没有任何失望的情绪。
    湖心岛很小,即便放慢了速度,也很快就来到了尽头。
    这里是一片小广场,很小,满是落叶与灰尘,而在中心则是一片荒草,上面有三座小小的,低矮的坟冢,看着,极不起眼,而与之相对的,则是一座数米高的墓碑。
    那真的是一座极大的石碑,静默地伫立在那里,表面密密麻麻刻满了篆字,每个字都不大,所以显得极多,给人的感觉,根本不像是墓碑,更像是一篇琐碎的墓志铭。
    石碑漆黑,夕阳照亮了一角,山谷中,有不知名的鸟雀鸣叫,风在这里也近乎消失了,只剩下宁静。
    何悠等人同时停下了脚步,静默地站立于这座石碑前。
    莫名有些肃穆。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何悠看不懂篆文,林岚与陈抱朴似乎也不是很懂,最起码,辨认起来有些困难。
    而且,即便看的懂文字,考虑到这是一位古人所写,文体上理解起来也不会很顺畅。
    于是,他看向明镜长老,询问道。
    继而,何悠就看到这位长老沉默地收回目光,看了众人一眼,点点头,说:
    “我来翻译吧,恩,我尽可能翻译的通俗易懂些。”
    见众人点头,他又咳嗽了一声,重新将目光投向了石碑上的文字,然后,明镜长老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