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五十四章 一个平凡修士的自白(七千字)

第五十四章 一个平凡修士的自白(七千字)

    漆黑而古老的石碑下,明镜长老沉默了下,似乎在组织语言。
    毕竟想要将文言文体翻译成现代白话,终究还是要费一番力气。
    何悠等人也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等待,终于,明镜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康熙三十九年,农历庚辰,龙年,那一年不记得发生过什么大事,只隐约记得无住道人逝世。这一年,也是我出生的年份。
    家中贫苦,父母长辈世代务农,只有父亲念过两年私塾,也仅止于此,据说我出生时双臂较他人更长些,村中长辈说我日后必异于常人,有大造化。
    只是父亲却不相信这些,只是盼望我一生平安喜乐,寻寻常常就好,因而,我的名字就叫做张平了。”
    明镜长老的翻译很流畅,任何人听了都没有阅读障碍。
    何悠边听着,边暗暗思考。
    “张平”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按照白澈的说法,史书记载,这洞玄门最后一任传承人就叫做“张平”。
    显然,这段记载应该是正确的,这位二百年前的一阳境修士临死前竖立了这块石碑。
    至于这些文字,听上去很像是临终前对一生的琐碎记录。
    读完这第一段,明镜长老声音顿了下,似乎是给予大家思考的时间,然后才继续开口念道:
    “康熙四十九年,农历庚寅。这年我十岁,已经懵懵懂懂,开始试着读书认字,周围只有一个私塾,由几个村子共同供养,先生古板,没有什么大学问,不过倒也算认真,我书念得不错,大概的确比村里同龄孩童早慧一些,这多少让我有了些骄傲,尤其时常被些长辈称赞,有些飘飘然。
    如今看来只是坐井观天,不过那时倒不觉得,心中隐约认定要做出一番事业,也恰好是这一年,有自称洞玄门主的道长途径村中,一眼认定我有修仙灵根,提出要收我入门,修长生仙道,并施展了几手秘法道术。
    父母自然不舍得,但思索良久,加上村中长辈劝说,终于还是含泪应允,毕竟,求仙问道,这可是平常人绝难有的机缘。
    我那时懵懂无知,也不知该怎么,只是看到村里人那羡慕的眼神,隐约意识到,这是件极好的事,恩,那时候的我以为,自己真的与常人不同。”
    “于是,我便入了洞玄门,那道人也就成了我的师父。即便不舍,但终归还是挥泪告别父母,跟随师父一路南行,最后抵达了山门所在,也即为洞玄秘境,记忆中,那时我完全被这仙家手段惊的回不过神,大概是少年心性,很快的,心中的离别情绪也消散一空。
    师父待我很好,远比私塾先生更和蔼,据他说,我洞玄门避世隐修,目前只有二人,算上我,就是三个,人数虽少,然而却独占一座洞天秘境,这显然是师父极为自傲的事,每每提及,总是带着笑。
    我曾问师父这秘境的由来,师父说是他偶然得到的机缘,原主早已离开或身陨,这秘境也就成了无主之物,师父占据下来,也就建立了洞玄门。”
    “师父说,他是第一代洞玄门门主,我好好修炼,未来就是第二代门主,迟早有一天,也可以发展成大门派,我那时候对大门派毫无概念,只是好奇门中不是还有一位弟子么,怎么就轮到了我,直到我被师父领入山门,看见了师妹,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师妹是师父的女儿,年纪比我还小两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很害羞,苍白的脸一下子变的很红,已经记不得自己当初的反应,但想来,应该也很紧张。
    师妹很瘦,很轻,看起来很虚弱,师父说,她先天体虚,根骨虚弱,时常染病,因而一直没有尝试开窍,只是养着身体。
    所以,我才算是他第一个弟子,将会尽全力教导我修行,那时候,我想着一定不能辜负这份期待,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康熙五十四年,农历乙未。距离进山修行,已经过去五个春秋,我已经十五岁了。山中的修行很枯燥,乏味,只有间或跟随师父出门,才会觉得新鲜些。
    师妹的身体终于强健了些,顺利开窍,尝试修行,只是她的天赋着实不太好,或者说,是因为身体的缘故,修行起来总是格外艰难,师父对此时常忧虑,好在我的表现让他格外惊喜,按照师父的说法,修行第一境是为养气,最为耗费时光,一般要十年才能稳固,然而我只用了五年,就已经养气圆满,晋入开脉境。
    我晋级那天,师父极为开心,拍着我的肩膀说,自己捡了个神童回来。
    是的,神童,或者说是天才……我那时志得意满,豪气万丈,想起自己出生时邻里的称赞,心想自己果然异于常人,并暗暗有些埋怨自己的名字。
    张平……我不喜欢这个平字,无论是平安还是平凡,都不是成大事者应该有的。”
    “是年秋,江宁召开修仙门派盛会,师父第一次带我与师妹参加,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大门派,无论是钟山派,或者良常山,都远比我们洞玄门气派,更不要说列为十大洞天的句曲仙宗,光是弟子就有千人之多。
    即便师父说其中有大半都是杂役,可我们洞玄门连一个杂役也都没有,只有三个人,果然是最末流的门派,就连坐席,也排在末尾,我暗暗憋了一股气,然后成功在盛会比试中崭露头角。
    虽然我的修为还不高,但我的年龄却似乎彰显着不错的潜力,就连句曲仙宗的一位执事长老都多看了我几眼,并说,只要我愿意,他可以收我为徒,拜入句曲仙宗,一跃进入江宁第一大宗派。
    那时我少年气盛,况且师恩如山,师妹又与我感情笃好,一口否决,看着那位执事长老失望的神情,我莫名的有些开心,并坚信,迟早有一天,我将带领洞玄门成为真正的大宗派。
    那一年,我十五岁,风华正茂,崭露头角,我对未来,充满了期许。”
    翻译到这里,明镜长老适时停了下,整个人似乎也代入进了这篇仿佛自叙的“墓志铭”里。
    那填充满巨大石碑的文字,也已经翻译了一半。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缓缓离开了石碑的边角。
    山谷有些暗了下来。
    何悠心想接下来得快一些,否则等下天黑了,就不好辨认文字了。
    明镜长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咳嗽了一声,然后翻译的语速开始加快,整篇文章的风格也陡然发生了变化:
    “康熙五十九年,农历庚子。又过去了五年,我也刚好年及弱冠,这五年来我修行不辍,然而五个春秋寒暑,我却只勉强达到了辟海境界。
    相比于上一个五年,这个速度显然无法令我满意,这时候我已经对修仙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除开养气境需要时间打熬,其余境界对修行年限往往并无太大限制。
    五年来,师父竭尽所能,为我提供优渥的环境,虽然仍旧比不上大宗派,但整个宗门的资源集于我一人,这绝对足够,然而我的修行速度却似乎减慢了下来,这让我十分苦闷。
    师父却时常开导我,教我不要焦急,毕竟,以弱冠之年达成辟海境,总还算是不错。
    然而我却无法释怀,以至于心中烦闷,反而无法静下心修行,每每只能在秘境中闲逛,消解苦闷,某次意外在后山发现了一些奇异的玉简,上面记载了许多炼器符箓之术,倒是颇有有趣。
    师父说这是秘境上一任主人所留,只是他对此并无天分,也不擅长,况且,炼器符箓之术在修仙界也是小道,往往为各大宗派视为旁门左道,只有资质平凡之人,才会去耗费精力研究。
    我虽觉得这上面所写有些意思,但自然也不愿意浪费大好青春,虽然修行速度减缓,但我总觉得这只是暂时的坎坷,我的天赋这般优秀,理当专心修炼,求长生,谋大道才是。”
    “于是,我抛下玉简,准备专心修炼,却不料想,师妹的身体忽然出了状况,一病不起,似乎是修行出了岔子。
    我与师父大急,四处寻人诊治,然而无论是世俗的医师,还是精通炼丹之法的同道,说是疑难杂症,只能用灵气缓缓温养。
    某一日,适逢药神谷医师途径江宁,师父托了关系终于请动对方前来,医师说师妹先天不足,所修习的功法也存在问题,只能用回仙草治疗。
    这药我们闻所未闻,好在医师随身携带了一粒药种,赠与师父,称将其种植在玄阴地脉之处,不出十年,即可成熟。”
    “眼看别无他法,我们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此,然而玄阴地脉却十分罕见,据我们所知,江宁府只有一座天然寒潭属于此类,这寒潭虽然不在秘境中,却被钟山派占据,从来不容任何人染指。
    师父尝试租借一处,却被拒绝,只能冒险偷偷将草种种植在寒潭一角,只要小心些,应该不会被发现。
    只是我始终有些担心,却又暗恨自己无法为师父分忧,只能加倍刻苦修炼,每日除开修行,就是陪在师妹身边。”
    “雍正六年,农历戊申。又是八年光阴,我已二十八岁,修为却仍旧停在辟海境,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何足足八年,几乎毫无寸进。
    起初,我想是自己不够刻苦专心,但随着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颓丧,我终于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
    或许,我根本不是个天才,我的所有天赋,所有潜力,都已在十五岁那年消耗干净,我不愿意接受这个答案,这几年,我不知多少个夜晚去回想当初,在江宁府盛会上意气风发的那一幕,我一遍遍对自己说,要坚持,只要坚持,一切都会发生改变。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很多时候,都会想,自己是否根本就不适合修仙?
    自己是否原本就是庸碌平凡之人?
    早年的天赋只是运气与巧合?
    不……我不相信,这一定只是命运对我的磨砺,我一遍遍对自己这样说。”
    “生活依旧平静,但我已经很少会笑,只有在看到师妹的时候,才会努力强撑笑颜。师妹越来越虚弱了,虽然这八年来,师父与我都在努力帮她孕养,但效果似乎越来越弱,师父也曾多次出门寻医问药,却没有任何用处。
    好在八年前种下的回仙草终于到了成熟的时候。
    我还记得,那天夜晚,师父临走前要我好好照看师妹,他去取回草药,等明天,就配置药剂。
    我很激动,我再也不忍心看到师妹痛苦的样子,师妹也很开心,这一切,终于要迎来解脱。”
    “我将师妹安抚入睡,然后等待师父回来,然而直到天明,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我很不安,出门去打探,这才得知,师父昨夜去取灵草,却被钟山派的人伏杀,重伤陨落。
    我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直到与师父交好的朋友来通知我赶紧躲起来,钟山派正要以盗取灵草的名义抓捕我们……我直到这时候,才终于意识到,钟山派早已经知晓了这件事,只是一直等待药草成熟。
    他们早已对这株珍稀灵药志在必得。
    我顾不上悲伤,甚至连师父的遗骸都找不到,匆忙回到山门,将入口进行了转移和封闭,好在洞玄门因为弱小,从来都很小心,钟山派大概也没有投入太大的精力,所以,我终于躲过一劫。
    我想隐瞒这个消息,却还是没有成功,师妹终于还是得知了师父身死的事,悲伤至极,伤势爆发,卧床不起,撑了不到一个月便与世长辞。”
    “我不明白为什么变成了这样,转眼间,整个宗门,就只剩下了我孤身一人,我茫然,我哭泣,我愤怒,我安葬了师妹,又为师父立了衣冠冢,然后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拿起刀剑,准备杀上钟山派,为师父报仇。
    可就在我抵达钟山派山门外,忽然冷静了下来。我很清楚,自己只有区区辟海境,即便舍去生命,也根本杀不掉几个人,只有当我变得足够强大,才能真正复仇。”
    “我终于还是压住了怒火,决定拜入句曲仙宗,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在有生之间变得足够强大。
    我找到了当年要收我为徒的那位执事长老,可对方在检查了我的修为后却神情冷淡地表示以我的天赋,够不到句曲山弟子的资格。最多,只能做个杂役。”
    “杂役……呵呵,我想笑,却笑不出,干脆利落地扭头离开,我不信,凭借我自己的能力,就没办法变得强大,我才不到三十岁,我还有最少六七十年的光阴,我笃信自己是有天分的,只要坚持,再坚持,命运的考验总会结束,即便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能撑得起洞玄门。”
    “我回到了宗门,彻底封死了入口,开始了没日没夜的修炼,只有在坚持不住的时候,才会提着酒,去师父和师妹的坟上醉一场,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要在一年内破入金丹……五年内破入一阳……”
    “然而现实终究无法因个人的意志所转移,我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泥沼,完全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我尝试了不同的修炼方法,尝试通过回忆,复现十五岁时候自己的修炼方式,尝试另辟蹊径,甚至换一套功法……我找了很多书,观看那些成名已久的大修士门的生平,总结他们每个人成功的路径,然后尝试模仿……
    我甚至去学习那些原本看不上眼的,类似于偏方的修行‘诀窍’……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告诉我,我真的不是天才。”
    “乾隆二十五年,农历庚辰。我六十岁了,按照俗世的说法,已然年过花甲,不过作为修仙者,这个年岁应该还算中年。
    这一年,我终于成为了金丹境修士,‘可喜可贺’。
    我买了一坛酒,喝了,醉了,愤怒了。六十岁的金丹境,何等可笑,我想,可能是少年时代彻底透支了我本就可怜的天赋,如今,终于恢复了真实。我的天赋原来是如此差劲。
    恩,即便将那些没有门派的散修算上,也只是中下而已。
    换个角度想,其实这才是正常。世界上修士无数,终其一生,又有几人能成为大修士?
    绝大多数,都只是庸庸碌碌而已,我能以花甲之年修成金丹,已然算是幸运,最起码,实在不该抱怨什么,只是……这样的实力又谈何复仇?”
    “更可怕的是,我的胆气随着年岁的流逝越发虚弱了。
    我开始恐惧出门,恐惧钟山派,二十八岁那年,我敢一个人持剑以必死之心走入黑夜,如今,我却只剩下恐惧,不,或许,二十八岁那年,我就已经恐惧了,只不过那于生死的恐惧被包裹在一个理智的躯壳下。
    我对自己说,要修炼变强才能真正报仇,可这又何尝不是逃避?
    原来,我不只是个庸才,更是个懦夫,师父……师妹……我原来只是个如此懦弱胆怯之人啊……”
    “我知道,如果再等下去,我只会将这最后一丝热血都耗干,我不能等了,我偶然听到了一个消息,钟山派年轻一代最优秀的几个弟子正在府城山中试炼,我决定偷袭斩杀他们……他们终归还年轻,我虽然只是个金丹,但应该也足够了。”
    “我失败了。我躲在山中苦修太久,早已失去了与人厮杀的经验,即便拼尽全力,也只是重伤了两人……我还记得自己逃走的时候,钟山派那个天才少年的眼神,那看起来竟有种莫名的熟悉……对了,想起来了,我十五岁那年,站在盛会的擂台上,似乎也是这般……”
    “我带着一身伤口,终于逃回了宗门,我决定将剑扔到后山,就此终老,是的,我已经彻底没了心气,折了脊梁,无论师父、师妹你们泉下有知,是否会原谅我,我都是这样。
    对了,去后山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当年看过的那些玉简,或许,剩下的生命里,去研究下这些旁门左道的小玩意,打发时间,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咦,这东西……真的很有意思。”
    “乾隆四十五年,农历庚子。我八十岁了,然而,我却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每一天都过得极为充实。这些玉简中记载的东西实在惊人,原来被视作旁门左道的阵法符箓,竟然也这般博大精深。”
    “我用了二十年梳理,研读这些知识,并终于知晓了这座秘境上一个主人的来历,他自称来自于‘天造古城’,一个我没有听说过的地方,他为何来到这里,我不知晓,也不重要。
    我只是日渐沉迷于阵法符文之术……并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学习速度很是快速。
    与枯燥的修炼不同,这些东西吸引着我,那些复杂的知识,掌握起来似乎也没那么难……我开始尝试制作一些所谓的灵偶,虽然也有很多困难,但这有意思极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玉简中隐约提及,秘境中的那座奇怪的山峰,竟似乎是一座未完成的阵法……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竟然对此一无所知,或许,我该尝试去研究下。”
    “嘉庆五年,平年。我已经一百岁了,恩,一个值得庆祝的年岁。
    我原以为,以我金丹的修为,加上早年受的伤,应该活不到这天,不过,前几年我竟然不小心踏入了一阳境……真的莫名其妙。
    恩,这样也好,我应该还能再多活一阵。移动迷宫已经快建造完毕,这真的是个令人惊叹的杰作,对洞玄门而言,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大手笔,如果只有我一人,绝对无法做到这些。
    感谢那位不知名前辈打下的基础,也要感谢这些可爱的灵偶,呵,他们的力气可比我大多了……不过想要彻底建造完毕,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恩,或许我该制造一只更强的灵偶,帮助我,好在前辈留下了足够的材料……”
    “迷宫完工了,我把玩了它整整三天,真的是个有趣的东西,等我死后,如果有人来,大概也会这样认为吧?能亲眼看到它完工,我就算就此死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或许。”
    “可惜,阵法符文之术实在太过艰深,我竭尽所能,也只能做到如今这种程度,恩,按照玉简上所述,我制造的灵偶实在蠢笨粗糙。
    在天造古城中,大概只能算半成品?
    可惜啊,如果我年轻那阵就钻研这些,或许……一切都会不同。
    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我甚至有把握制造堪比大修士境界的灵偶……可惜……可惜……”
    “把玩了那么久,终于觉得索然无味了,那些玉简也终于难以承受时光侵蚀,恩,或许我可以将那些信息放在中枢里。
    这样一来,可以保存更久些,总不能让这些知识失传……
    师父啊,你真的糊涂,坐在宝山上却不自知,这才是我们洞玄门最大的福泽啊。”
    “道光四年,甲申。我最近尝试用残余的石头制造一块碑,将自己这一生记录下来,只是不清楚,自己的身体还能否撑下去……
    虽然进入了一阳境,但似乎也与以往没什么区别,当年的伤终于压制不住了,努努力,或许还能撑一阵。
    对于死亡,倒意外的没有太多畏惧,师父师妹大概早已投胎转世,也好,省的下去地府无颜见人。”
    “道光五年……石碑刻好了,灵偶帮我立在了湖畔,墓穴也已挖好,似乎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这几日入冬,秦淮河两岸白雪皑皑,却还是有画舫楼船走个不停,真是人间盛景……
    以往怎么没注意到这么好看呢?
    罢了罢了,修士啊,真是最会浪费时光的,还不如凡人懂得及时行乐,该死,实在该死,恩,河上那首曲听着不错,不如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本想这个冬日就死去的,可最近买了套青丝绸亮面的长衫,是适合夏天穿的衣物,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注)
    “道光六年,丙戌,立于洞玄湖畔。”
    落款——修士,张平
    ……
    ps:叙事啰嗦邋遢的一章,大概也是劝退读者的一章,不过倒也不太在乎了……没有写出想表达的东西,有点遗憾,水平所限,没法子……注那句话魔改自太宰治的《晚年》,虽然我从来没看过他的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