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五十五章 暗涌的激流

第五十五章 暗涌的激流

    山谷中,明镜长老低沉的嗓音终于停了下来,目光也落在了偌大石碑最底端的落款上。
    何悠同样凝望着最后那两个字,心中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就是这些了。”明镜长老平淡地说。
    何悠看了其他人一眼,发现大家都在低头思索。
    此刻夕阳彻底消失不见,天色昏黑了下来,没有人说话,湖畔一阵静默。
    通过这些记录,何悠终于解开了所有的疑惑,包括这洞玄门的前世今生,当年发生的事,移动迷宫、灵偶的来历,以及一个于他而言,算是古老的故事。
    那是个发生在百年前的烂俗故事,这个叫做张平的修士临终前选择将它记录下来,然后于今时今日,被他们这些后来者所知晓……
    或许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些许的传奇色彩,不过何悠也要承认,无论怎么看,这个张平也真的只是个很普通的修行者。
    活了一百多年,堪堪达到了一阳境,是比较弱的那一种,没有在史书中留下什么值得记录的文字。
    前半生乏善可陈,后半生也都掩埋在这只有他一人的秘境之中,无从被外人知晓。
    年轻时展露出些许的天赋,然后终于还是落在了泥潭里。
    这样的人在修仙界比比皆是,在世俗的世界里,同样如此。
    然而也正因如此,这些啰嗦琐碎的絮叨才会真切地给了何悠等人内心的触动。
    就像是张平所言,整个修仙界,漫漫千百年,修士如过江之鲫。
    到头来,又有几个能侥幸留得姓名?
    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也都只是庸庸碌碌而已。
    何悠刚踏入修行,感触还不算太深,但他能感觉得出,其他人的情绪都有所变化,尤其是明镜张老……
    这位已然年长的金丹修士,眼神中的情绪格外浓郁。
    “好了,看来这就是秘境的全部了。”
    沉默了好一阵之后,明镜长老才挤出一丝笑容,故作爽朗地朝着其他人道。
    这里已经是秘境的终点,周围的屋舍也清查完毕。
    显然,这里没有什么珍贵遗留,若说有,大概也只有林岚抱着的那块中枢水晶……是的,考虑到它半透明的模样,说是玉石,倒更偏向于水晶。
    “按照这石碑所说,关于天造古城留下的知识被封存在这块中枢里,不过看样子,想要将这些知识取出来,还要认真研究一番。”
    众人都是点头,明白这是他们此行最大的收获。
    当然,这是抛开这个秘境本身而言的。
    拥有了中枢,也就意味着与这片空间建立了联系,可以进行简单的操控,不过考虑到这里已经荒废了太久,缺乏开发价值,暂时倒也只能原样放在这里。
    毕竟,想要恢复一个秘境的完整功能,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人力,如无必要,反而是荒废着更划算。
    恩,可惜那位赵门主浑身血肉连带物件都被何悠锤烂了,不然,或许还能从尸体上摸出些战利品来。
    再有的,大概就是战斗经验了。
    这一番历练,让每个人都成长了些。
    “说起来,你接触中枢的时候,有没有察觉到那什么知识?”白澈忽然想起来什么般,看向何悠。
    后者下意识摇摇头,又点点头,说:
    “我触摸它的时候,的确进行了某种意识层面的连通,当时我近乎本能地掌握了操控灵偶的方法,但并没有其他知识。”
    “这样啊,”白澈点点头,倒也不太失望,“没事,带回家族,慢慢研究就是。”
    旁边的林岚忙用力点头,抱着大号水晶的手更紧了些,作为队伍里唯一一个主修符文阵法的修士,这东西对她有着十足的吸引力。
    何悠嘴唇动了动,终归没说什么,其实他的话有所保留。
    他总觉得,那些灌入脑海的信息里仿佛还藏着些尚未被他解析的东西,然而这也只是种玄奥的感觉。
    他到现在还有些头晕恶心,那些信息似乎还藏在意识的角落,一时半刻,无法除去。
    所以,他决定暂时隐瞒这方面的情况,等真正有所发现,再做考虑。
    而于他个人而言,此刻也由衷感觉到疲惫,尽管有些匪夷所思地通过吸纳赵门主逸散的灵气晋入了开脉境,但这并不能弥补他精神与体力的损耗。
    方才时刻紧绷的心弦,还能保持精神,这会一切都放松下来,一阵阵疲倦顿时如潮水般涌来。
    又进行了下检查,然后六人出于礼节,朝着石碑下三座坟茔拜了拜,这才通过激活“中枢水晶”,提前关闭了秘境。
    “嗡~”
    按住水晶,给予了关闭的意念,何悠仿佛听到了一阵低微的震鸣声。
    四周的画面如水波般荡开。
    转换。
    只是眨眼间,周遭的景物就已然翻天覆地,石碑、湖泊、山谷都消失了,只剩下一望无际的农田,以及天边的淡青色。
    秘境关闭,众人重归地球。
    “呼。”相比于上次,何悠这还是第一次完整目睹空间切换,觉得颇为新鲜。
    其余人稍微好些,但也显出惊奇神情。
    何悠想了想,也不意外,毕竟白氏秘境平素是嫁接在地球主空间上,以这种方式完全闭合大概也不常见。
    “终于回来了,也不知道咱们现在在哪里。”
    “反正肯定距离涂山很远了。”
    “看,那边好像有公路,先出去再说。”
    众人交谈着,撑着疲惫的身躯,从一片庄稼地里钻了出去。
    等好不容易来到了近处的国道上,何悠拿出手机,点开地图应用,做了下定位,果然发现一行人都要脱离县城的范围了。
    “都先等一等,我这就联系人派车过来。”白澈一边用手机打字发消息,一边说道。
    这些处理后续的小事都有家族外围成员处理,不用他们分神。
    此前众人开的那一辆越野车上有定位的装置,此刻秘境关闭,它也不知道陷在那里,总归也要人去开回来,不过这些都无需他们关心了。
    约莫等了半个小时,终于有车辆赶了过来,众人赶忙爬上车,等何悠将自己疲倦的身体扔在座椅上,这才终于确认已经回归了地球。
    算来,在秘境中度过了两天,手机始终待机,还剩些电量,何悠将飞行模式关闭,重新连通网络,打开了聊天软件,发现果然没谁联系自己……
    行吧。
    唔,不对,还是有一个的。
    何悠点开白枣的头像,发现她发了几条没营养的划水句子,时间在自己进入秘境的那个晚上,他想了想,没有立即回复。
    看了下车里其他人,也都是一副咸鱼的模样。
    此刻,车子已经点火行驶,破开夜色,朝着宁城“总部”方向驶去。
    何悠眯着眼,就见黑漆漆的车内,手机的灯光照亮了白澈那张脸,他清楚地发现,其神情从轻松愉悦,慢慢变得面无表情,乃至有些凝重了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何悠忍不住问道。
    白澈按灭手机,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犹豫道:“没什么。”
    没什么?何悠本能地不信。
    “刚才我联络了下家里,说是府城秘境也已经结束了,人员比咱们稍早些回到了家族,我问了下情况,家里说……回去再说。”白澈犹豫了下,对何悠解释道。
    回去再说?
    听到这个词,何悠眉头挑起,下意识地有些不安,显然,白澈也有类似的预感。
    两人没再说什么,车厢里一时沉默,白澈大概在思索着什么,何悠则猜测,莫非府城秘境也出现了意外?
    只是这终究只是猜测,或许也是涉及机密,不方便用通讯软件沟通。
    何悠想不明白,也索性不再多想,反正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养气……呃,开脉境供奉,天塌了也轮不到他来顶。
    ……
    ……
    凌辰一点钟。
    一行车辆终于返回了宁城,并通过嫁接到现实的那条通道,驶入白氏宗族秘境。
    当接近了家族园林之时,半梦半醒间的何悠也被金谷唤醒:“何师弟,醒醒,快到了。”
    “恩。”何悠下意识应了一声,然后撑开布满血丝的双眼,脑海中的混沌缓缓散去,整个人的意识清醒起来。
    他下意识扭动了下脖子,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显然,这个姿势睡觉并不舒适。
    车里,其余几人都已醒来,林岚正用力揉着自己的脸,还不忘夹紧了水晶中枢。
    “都一点多了啊。”何悠揉着眼睛,看了眼时间,不禁道。
    旋即,按开车玻璃,让清冷的夜风吹着脸庞,他也终于看到了前方灯火璀璨的古典庄园轮廓。
    “咦,今天怎么还亮着这么多灯。”何悠愣了下,有些疑惑。
    虽然往常夜间也有人守门,但他总觉得,今夜的建筑群格外亮堂些,等他多看了几眼,才猛然察觉了异常。
    只见在园林外的停车场,竟然密密麻麻挤满了车辆,而且,还时刻有人进出,灯火通明。
    “难道是从府城回来的人?”何悠想着,隐约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某种不安。
    大抵修士的灵感都更敏锐些,不仅何悠意识到了不对劲,其余人也是如此。
    等车在门口停下,众人纷纷下了车,看到了门口守卫凝重的神情,这种情绪愈发浓郁。
    “怎么回事?”白澈问道。
    那名守卫正犹豫着该如何回答,就见一个人影从府邸大门中迅速走出,那是个中年男人,看着平凡无奇:
    “少爷,明镜先生,家主和各位长老正在议事堂中,你们回来的正好。”
    “左护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府城秘境……”
    “这里不方便说,随我去议事堂商谈吧。”那位左护法神情莫名道。
    白澈与明镜长老对视一眼,点点头,旋即看向何悠等人,说:“大家都累了,先回别院休息吧。”
    顿了度,又安抚般补了句:“不用担心,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说完,这两位“主家”人随着那位左护法匆匆进了园林。
    何悠与金谷等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是惴惴不安,但也没说什么,结伴往别院的方向走。
    一路上,彼此也没有交谈,气氛却愈发压抑。
    很显然,家族的确出了某种状况,何悠虽对白氏了解不深,但也能意识到,必然是发生了大事。
    否则,“家主”也不会连夜召开议事。
    要知道,白氏如今的家主可是那位“老太爷”,白家兄妹的外公,平常都是极少露面了,如今这般动静,绝对不可能是为了他们。
    还有,那个被称作“左护法”的男人……何悠还记得,当初给自己办“入职手续”的女人是“右护法”,却是没见过这位……
    难不成,这位左护法此前随着家族,进入了府城秘境?
    搞不懂啊搞不懂……
    何悠用力甩了甩脑袋,却是彻底清醒了过来,恐怕这一夜都难以安心入睡了。
    看了眼其他人,大概也是如此。
    “我先回去了,大家晚安。”
    说话间,四个供奉各自互道晚安,然后分开。
    何悠也朝着自己的小楼走去。
    此刻,别院漆黑一片,何悠拿出钥匙开了门,然后按开灯,看了下整洁如新的房间,明白出去这两天有人在收拾。
    “砰。”脱掉外套,何悠拉开冰箱门,摸出一瓶可乐拉开,随着冰凉的液体灌入食道,他才觉得安心了些。
    又摸出一根肠撕开吃着,他缓缓沿着楼梯上了二楼,来到自己的卧室外。
    即便可能睡不着,也总得试试。
    推开门,卧室果然漆黑,随手“咔哒”一声按开灯,何悠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床鼓囊囊的,一副没有被收拾的模样。
    “没人整理卧室么?唔……难道是为了照顾隐私……”
    何悠想着,走了过去,然后意识到不对劲,他眯了眯眼,伸手捏住被子一角,猛然扯开,旋即整个人都怔住了。
    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蜷缩着,躺在自己的床上,粉色睡衣,头发披散,一抽一抽的。
    黑长直……
    “白枣?你怎么睡在我的床上?”何悠懵了下,脱口问道。
    旋即,他就看到白枣抖动的身躯僵硬了下,然后爬了起来,看向他。
    凌乱的黑发散开,这个偶尔有些粗心大意,懒散随性的修仙少女,脸上却满是泪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