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六十七章 议题:消失的句曲山

第六十七章 议题:消失的句曲山

    “只是这世上……蠢货太多。”
    车内,听到何悠这句不显波澜的话语,饶是江宁白氏宗族的话事人,“大家长”也不由沉默了下来。
    这一刻,白夫人甚至有些后悔,暗想自己这番折腾,会不会造就出个在某方向异于常人的“怪物”出来?
    何悠脸色平淡,眼神却是微不可查地打量着白夫人的反应,然后心里也默默反思了下。
    恩,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过优秀,以至于让对方惊叹失语,难以回应了?
    唔……怎么连心里的嘀咕都有些变味……克制,一定要克制。
    正所谓凡事过犹不及,何悠心中盘算着这些,就听到白夫人掠过了这个话题,转而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说道:
    “这是江宁一些重要宗派人物的资料,你简单翻看一下,也好做到心中有数。恩,如果闲麻烦,主要看焚海剑派的资料就好。
    重点关注我画了红圈的两个。”
    何悠没吭声,用一种略显慵懒的姿态接过文件夹,简单翻阅,眼神中看不出任何重视的态度来。
    文件的第一页就是焚海剑派的资料,何悠的目光瞬间被两个用红色圆珠笔花圈标记的照片吸引,旁边还写着人名以及相应的职位与境界。
    ‘焚海剑派戒律堂首座,薛照,六品通玄中境大修士……’
    ‘焚海剑派执法堂首座,钱思,六品通玄下境大修士……’
    何悠于心中将这两行资料飞快阅读了一遍,目光停留在这一男一女的照片上,心中微惊。
    大修士……
    如今的何悠早已不是那个对修仙境界一知半解的小白……恩,好歹也能算得上个中白,他自然知晓,所谓‘大修士’的分量。
    抛开数千年前的,所谓上古年代不谈,就以这几百年修仙界整体水平衡量,绝大多数修士终其一生,最高的目标其实也就是所谓的‘六品通玄境’。
    也只有到达这个境界,才可以称之为‘大修士’。
    放在江宁,据他所知,身旁的白夫人就位于这个层级,而白家,抛开后山那几位已经沦为一次性消耗品的“太上长老”。
    比白夫人更强的,也就只有那位尚未谋面的家主,白枣的外公——老太爷。
    而就凭借这般修为,白氏就坐稳了江宁府第二大势力的位置。
    甚至在府城事变前,俨然可以与焚海剑派争夺第一这个名次。
    由此可见,一位大修士是何等重要。
    按照白夫人的话说,只要能让其余宗派,认为何悠能爆发出大修士级别的力量,就足以令任何势力都不敢妄动。
    至于‘通玄境’大修士为什么这么强,何悠毕竟入行时间太短,所知有限,但隐约也知道,这似乎与‘识海’有关。
    据说只有抵达通玄境界,才可以打开识海,从而祭炼“飞剑”!
    正所谓“修士两口剑”,其一便是飞剑。
    当然……他很清楚,那东西指的并非是白夫人手中这柄坠满了寒霜的宝剑——这柄剑仍旧只是一件厉害的法器灵兵而已,与真正的‘飞剑’完全不是一个事物。
    之前培训的时候,何悠曾说想要见识下飞剑是什么,却没见识成功,他还记得,白夫人当时对他解释说:
    “以你现在的境界,即便我将飞剑竭力放慢速度,你也无法观测到。”
    ……
    总之,虽然不了解具体,但何悠起码明白,通玄境大修士真的很强,很强。
    尤其对于六品境以下而言,更是碾压态势。
    而焚海剑派这两位堂主级别的高层,赫然都站在这个阶层,这自然让他心惊。
    然而性格中的镇定,以及培训的效果这时候就体现出效果来了。
    只见何悠淡淡地扫了眼两人的资料,旋即微微摇头,眼神中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轻蔑,不甚在意道:
    “只是区区两个通玄么。”
    “……”
    白夫人深深吸了口气,握着剑鞘的手关节微微发白,前面,正握着方向盘开车当司机的白澈更是险些一口血喷出来,心中疯狂吐槽。
    只是!
    区区!
    两个!
    你一个才刚刚跨入二品开脉境,甚至连这都还没站稳脚跟的家伙是怎么好意思用这种语气点评人家的?
    虽然这种语气的确是家族追求的效果,甚至于,何悠的表现比他期望中最好的程度都更好一些……
    但是,白澈仍然有些难以控制翻涌的心绪,毕竟……
    这不是面对外人啊,都还没到十方竹林呢,你这演技咋就飙起来没完了呢?
    “……车里没外人,你现在可以适当收敛一下……”白夫人吐出一口气,无奈地说。
    何悠淡淡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在心里再一次强调:
    克制……要克制……
    旋即,就听白夫人继续道:
    “这次聚会,这两个人将会代表焚海剑派参加,其中以薛照为首,所以,不出意外,咱们需要应付的头号敌人,就是这两个。”
    “恩。”何悠点点头,表示明白,深深地看了那两张照片一眼,何悠转而道:
    “还有什么要注意的么?”
    “还有的,就是关于这次聚会的议题。”
    “议题?”
    “没错,这次聚会虽然存在试探我们虚实的目的,但却并不只是针对于此,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商讨一件大事。”白夫人道。
    何悠有些好奇,这才回想起,当日收到“请柬”,的确说是宴请江宁各派,共商大事,当时他以为所谓的大事就是自己……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什么大事?竟然需要整个府城的人来商议?”他不由问道。
    提前这个,白夫人神情也郑重了许多:“关于秘境。”
    “又是秘境?”
    何悠有些迷糊,虽然他早已知晓,最近这一年来,全国各地,古老而尘封的秘境纷纷陆续打开,然而这节奏未免太密集了些。
    唔,或许对大多数修士而言,并非如此,只是他自己遇到这种事的频率太高,因此才有的错觉。
    “并不是普通的秘境,”白夫人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叹了口气,道,“这次是关于十大洞天中的句曲秘境的事。”
    十大洞天!
    何悠微微一怔,本能地联想到了网络上流传的那些,传说中,国内存在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并称为道教“地上仙境”。
    此前,他没有将其与秘境联系起来,但现在却发现,两者或许存在着诸多关联。
    尤其……句曲这个名字……
    何悠皱眉思考了下,豁然记起,在涂山秘境,洞玄门最后一个门人,修士张平的墓志铭上就提起过,在其活跃的那个年代,也就是二百年前,句曲山似乎是江宁最强大的宗门来着。
    “看来你意识到了,”白夫人笑道,“没错,俗世中传说的洞天指的就是秘境,只不过并非完全一致。
    或者说,凡尘俗世中所说的洞天并不是修仙者居住的秘境,只是名字相同或者相近而已……这很正常。
    毕竟千百年来,虽然修仙界始终隐世不出,只有一些门人偶尔在地上行走。
    但既然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就肯定会留下痕迹,慢慢的,也就成了传说。”
    “事实上,秘境并不只有四十六个,而是比这更多,比如左峰山、涂山,又比如我们白氏……都并不为世俗知晓。
    三十六小洞天中,大部分的确存在对应的秘境,至于十大洞天,倒是真实存在,指的是国内十个大型秘境……远比我们白氏居住的更大。”
    “这类秘境也往往被最强的一些宗门、家族所占据。”
    “江宁府,就存在着一座大型秘境,当年,被句曲仙宗所占据……那是一个真正的大宗门,放到现在,把整个江宁修士加在一起,也无法对其造成任何威胁的那种。”
    何悠听到这里,不由皱眉道:
    “既然是这么强大的宗门,怎么会也封闭了?消失了?”
    显然,如果句曲仙宗还在,不可能有什么焚海剑派的位置,按照张平所述,似乎二百年前,这个强大的宗门还在。
    而在一百年前,青苍真人“祸乱”的时候,却似乎没有这个宗门的身影。
    那中间的一百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般强盛的势力,会没了踪影?
    面对何悠的疑问,白夫人却只是叹了口气,摇头道:“没有人知道。”
    “哦?”
    “是的,最起码,我白氏不知道,想来,焚海剑派所知也不会太多,只知道,句曲仙宗当年似乎发生了什么变故。
    突然间,就封闭了山门,再然后,就再也没有开启过。
    而后来,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个宗门可能发生了意外……否则,正常情况,不可能一百多年,都没有音讯,这太反常了。”
    顿了顿,白夫人道:
    “而就在近期,我们惊讶地发现,句曲仙宗当年所位于的空间节点出现了异常波动,能量反应与其余无主秘境极为类似。
    也就是说,句曲山极有可能也沦为了无人掌控之地……这个消息太重大,没有人敢忽视……
    原本,我们的计划是先下府城秘境,然后回来休整,消化所得,之后备战。
    等待句曲秘境开启……结果……”
    “结果却出了意外。”何悠叹道。
    “是的。焚海剑派之所以冒险出手,重创我们。
    意图削弱打压我白氏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就是为了削弱我们的战力,为接下来进入句曲秘境做准备。”白夫人恨恨道。
    何悠恍然,心中对此事的迷雾彻底消散,原来如此。
    恩,句曲仙宗作为十大洞天之一,神秘消失,其中不知隐藏着何等惊天变故。
    抛开这些,光是其中遗留的“遗产”就足以让整个江宁疯狂,这将是百年难遇的良机,若是能在这场“吃尸体”的盛宴中挖到最肥美的一块肉,怕是整个江宁的势力都会发生改变。
    这样的情况下,焚海剑派担心白氏在这场盛宴中崛起,所以才悍然出手,甚至不惜伪装邪修,败坏名声——毕竟这种事明眼人总是能猜到的。
    而想要坐稳正道领袖的位置,这般行径是极为恶劣的。
    如果不是句曲秘境太关键,想来,焚海剑派也不会用这般粗暴的手段。
    塑造形象要百年,而败坏形象只要一天。
    “好了,说远了,”白夫人吐出一口气,笑道:“句曲山的事不用你操心,我之所以说给你,主要是让你有个了解。
    到时候,不至于乱了阵脚。
    等到了十方竹林,讨论的时候自然由我来发言。
    你只需要安心当好供奉,尽量不露马脚,起到一个威慑作用就好了。”
    “我明白的。”何悠也笑了笑,不再多言,只是专心翻阅起手中的文件,尽力去记忆那些人——虽然记不住也没什么关系就是。
    只不过,听完了这些密辛,何悠忍不住就心不在焉起来。
    小小的江宁府竟然隐藏着十大洞天之一……并且于一百多年前神秘关闭,如今再出现,竟俨然成了无主之地……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者,句曲仙宗是真的覆灭了么?还只是关起门来,自己玩了一百多年?
    唔,后者有些太理想化了,也不符合逻辑。
    真想进去看一看啊……
    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时间仿佛也变得飞快。
    车子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白氏秘境,进入了宁城主干道,然后沿着公路,朝着目的地驶去。
    “十方秘境”位于石城,恩,一个县级市。
    不算繁华,但风景却十足的秀丽。
    从宁城赶过去,一天时间绰绰有余,为了减少暴露的风险,甚至故意慢悠悠地走。
    因此,当一行人终于抵达十方竹林所在的位置,已经到了四点钟左右。
    “十方竹林是座寺庙?”
    当何悠一行人从车里下来,眺望山腰间,一处红墙黄瓦的寺庙建筑便映入眼帘。
    反手砰的一声将车门关上,白夫人将那柄寒霜剑悬在腰间,淡淡道:“是,也不是。”
    “哦?”
    “准确来说,十方竹林就隐藏在那座寺庙里,不过它内部,也是寺庙一部分。”白夫人一边带头,向上走,一边解释道:
    “十方竹林虽然是公共秘境,但毕竟也需要人看守。
    这几十年,都是委托给野草寺的桐仁大师来管理……恩,野草寺也是江宁的一个门派,只不过是禅门那一路,也有自己的秘境,这里只不过是顺便管理着。
    有聚会的话,也由桐仁大师主持,恩,显得公正些。”
    何悠跟随着,沿着山路向上走,闻言笑道:“这么说,这位桐仁大师人品不错。”
    “恩,那和尚倒还可以,算是这片地界,少有的几个几乎不掺和任何争端,相对中立的势力了。”白夫人淡淡道。
    何悠没说话,只是想着,这位野草寺的主持,想必修为不低。
    否则,没有足够自保的势力,在错综复杂的乱流中想做个“老好人”可比登天还难。
    ……
    起初,几个人还互相聊几句,但随着接近了寺庙,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何悠更是完全进入了状态,恩,并时刻叮嘱自己要克制……
    “啊,白施主。”山峰不高,寺庙不大,几人很快就来到了建筑大门外,那站在石阶上的两个穿着僧袍的年轻僧人赶忙迎了上来,双手合十。
    显然,这是野草寺的人。
    何悠看不出他们是否修行,想来是有的。
    即便没有,起码也是半个修仙界的。
    “来人已经很多了,各位的客房也早已安排好,请随我来。”其中一个僧人笑道。
    白夫人眉毛一挑,点点头,显得有些高冷。
    站在她身后的白澈也不由脸色严肃了许多。
    何悠静静看着这一切,明白两人气质变化的缘由……迎客僧人那句“来人已经很多”说的很明白了。
    显然,各大宗派已然快到齐,怕是,都在等着他们。
    虽然按照惯例,宴会的前一天各门派往往不会进行太多交流,只是先住一晚,接风洗尘,正戏要明天才开始。
    但,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他们怎么能不认真?
    而作为主角中的主角……何悠却只是淡淡一笑,然后迎着那僧人好奇的目光,缓缓向寺中走去。
    不多时,众人进入后殿,继而,就见僧人用力推开了一扇朱红色大门。
    门后,却并不是院落与建筑,而是一片宽敞的世界。
    明亮的天光从门内透出来,远眺,可见翠竹如海。
    这,就是十方竹林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