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六十九章 茅真人

第六十九章 茅真人

    湖畔静寂。
    死寂的气氛弥漫,身处燥热的空气中,只想着赶紧离开的迎客僧人在听到何悠这句话的瞬间,整个人都是为之一呆。
    更不要说直接面对着何悠这句满含嘲弄话语的两位大修士。
    薛照整个人都仿佛愣了下,竟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在他的预想中,剧本不该是这样发展的。
    相比于身旁的执法堂首座,薛照内心对于“青苍真人夺舍”这件事还是不大相信的。
    恩,最起码,是存在倾向性的。
    而倘若这件事为假,那么按照资料,这个叫做何悠的少年只是个十八岁的学生。
    虽然暂时还没有弄懂到底是怎么成为了白家供奉。
    但这不重要。
    十八岁的年纪,粗浅低微的修为,面对他们的威压,怎么会不露破绽?
    至于……倘若这是真实的……
    那么对方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就立刻着手逃离。
    毕竟,此刻的青苍真人绝对处于一个很虚弱的状态,他怎么敢来赴宴?
    就不担心被各个门派撕成碎片?
    除非……他有那个自信,有底气面对整个江宁。
    而这,恰好是薛照最不愿意相信的。
    而那句“你也配”也毫不留情地扎在了他的心口。
    薛照有些茫然,记忆中……已经多久没有人用类似的语气与自己说话了?
    当然,如果站在面前的的确是百年前吊打全境的那位“青苍大圆满”,那这句话甚至称不上什么羞辱。
    只能说是……理所应当。
    可这并不能让他不愤怒。
    安静中,薛照脸上的表情有了变化,身周灼热的空气仿佛要冒出火焰来:“你……”
    就在他准备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身旁忽然有一只手拉了他一下。
    是钱思。
    执法堂堂主,也是当日刘茂禀告绝密消息的时候,和他电脑视频的那个女人。
    钱思没有开口,只是微不可查摇了摇头。
    薛照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此时、此地,并非动手的时机。
    “两位没有旁的事,就请让开吧,我们也是要休息的。”这时候,白夫人向前一步,冷声开口道。
    “当然……请。”薛照挤出笑容,侧身一步。
    在远处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目送白氏一行人离开。
    然而直到何悠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他都没有看出任何一丝“破绽”或者说是不对劲的地方。
    “看起来,这件事比我们预想中要棘手的多。”钱思也收回目光,眼神凝重地说道。
    “你觉得他是真的?”薛照看向她。
    钱思认真道:“我看不出来。”
    薛照沉默了下,叹了口气,咬牙说:“我也看不出……不过这并不能证明他是真的……”
    钱思看了他一眼,说:
    “的确无法证明,不过……薛照,我还是要提醒你,在这件事上,我们必须慎重。”
    “我明白。”薛照苦笑道,“我只是……始终难以相信。”
    “不,你的心里或许已经相信了,只不过,你不愿意接受而已,毕竟,没有人愿意看到大好的局面出现变数……句曲秘境的痕迹越来越明显了。”钱思道。
    薛照沉默,没有反驳。
    只是深吸了口气,然后扭头看了跟在身后的几个穿着焚海剑派弟子衣袍的修士,更准确来说,是看向了隐藏在其中的刘茂。
    没说什么,只是眼神有些冷。
    都怪这个家伙……非要带来这么让人头痛的消息……
    队列中,始终低头装怂的刘茂莫名打了个寒战,头垂的更低。
    如果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他道袍下的身体已经湿透了。
    一方面是被炎热烤的……一方面是吓得……
    如果有可能,他真的不想跟焚海剑派的人跑到这里来。
    去面对那个……杀神。
    是的,在刘茂眼中,看上去人畜无害,甚至容貌还有点小清新的何悠本质上就是个杀神!
    五品境的师父出手偷袭都给对方锤死了,他刘茂更不可能是对手。
    他巴不得赶紧离开。
    “我们也回去吧。”
    低着头,听到薛照开口,刘茂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刚准备迈步,陡然间,就听到十方竹林入口处传来一声奇异的钟鸣。
    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旋即,便听道一个声音高喊道:“黎州府茅真人到!”
    这一声喊极为突兀,毕竟,其余门派抵达的时候,迎客僧人也没有喊出声来。
    而随着声音响起,正打算转身离开的薛照等人纷纷停下脚步,扭头向入口处望去。
    远处,屋舍中也走出一道道身影。
    就连拐角处,刚松下一口气的何悠等人,也不禁驻足,后退了几步,扭头好奇望过去。
    下一秒,何悠就只见一大一小两个招摇的身影从大门处沿着青石路大步行来。
    为首的赫然是个女人,约莫三十余岁?
    衣着寻常,看不出来历,头发盘起,肌肤雪白,鼻梁上架着一副红色边框的眼镜。
    平添了几分书卷气。
    然而,相比之下,还是跟在她身后那庞大身影更吸引目光。
    那赫然是一只房屋般大小的妖兽,浑身毛发雪白,粗大的尾巴缓缓摆动,两只耳朵警惕地转动,淡银色的眸子透出神秘的意味。
    若是非要在现实中找个对应,恩,大概属于超大型猫科动物的一种。
    行走间,释放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那是谁?”
    “黎州府……茅真人?莫非是那位?”
    “嘶……她什么时候来江南了?竟然没有听到风声?”
    “麻烦了……”
    竹林掩映间,联排屋舍附近,各个门派的修士们同时望向那边,低声议论纷纷。
    显然,这是一位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客人。
    “她怎么来了?”拐角处,刚刚因为何悠的表现而放松下来的白夫人忍不住挑眉,轻声自语,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眸微亮。
    何悠站在一旁,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和意外——这是符合人设的。
    他只是压低了声音,蚊蝇般道:“资料里没有她。”
    白夫人神识笼罩下,隔绝了几人交谈的动静,然后才回答道:
    “这位茅真人可不是江南本地人,而是来自黎州府……白澈,你先带何悠他们去安顿下来,我去看看,如果遇到什么紧急情况,用玉符联系我。”
    “好。”
    几人商议完毕,白夫人解开神识屏障,挥了挥衣袖,大修士仪态尽显,随着人流走了过去。
    “我们走吧,人多眼杂。”白澈低声对何悠道。
    后者深深看了那只大妖兽,以及妖兽的主人,收回目光,点点头,迈步离开。
    到了这里,已经无需迎客僧人领路。
    白澈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白家似乎也有固定的“屋舍”来下榻。
    几人穿过门廊,来到了西苑的一片房屋间。
    何悠就看到在门主上都固定着一个个木牌,上面已经写了“白氏”两个字。
    “你住这间。我就住你隔壁。”白澈说道。
    然后又将其他两个家族亲随安排好,这才推开门,进入了何悠的房间。
    房间是禅房模样,非常简朴,桌椅俱全。
    窗边的地板高出一块上面铺着席子与一张矮桌。
    旁边有棋盘、茶具等简单物件,然后就没别的了。
    “吱呀。”将窗子推开,撑起来,白澈拍了拍手,满意道,“还算干净。”
    何悠对于这种仿古式样的房间还是有点新鲜的。
    在窗边凉席上坐下,看着白澈给自己沏茶——这是安排好的,白澈只能捏着鼻子服侍。
    “刚才你的演技炸了知道嘛?差点吓死我。”确认了周围没有人窥伺,白澈终于吐出一口气,狠狠灌了口茶水,道。
    何悠也摸不准这货嘴巴里的“炸了”是好词还是坏词,只是轻声道:“看样子还好。”
    “继续保持。”白澈偷偷竖起一根大拇指,然后看向何悠的目光多了几分由衷的钦佩,“我这辈子服气的人不多,现在多了个你。”
    面对着两位大修士的审视和威压,何悠硬生生把一个垃圾二品装出了大圆满境的气度……不服不行啊!
    白澈平常觉得自己就挺自负的了,然而与何悠一比,他猛然发现,自己压根就是个谦谦君子好吧!
    “对了,那个茅真人……什么情况,看你的样子,应该知道吧。”
    何悠没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
    显然,这又是个变数。
    从在场之人的反应来看,这场宴会显然是没有邀请对方的。
    而黎州府……距离这里可远了。
    “我知道的也不多。”白澈闻言组织了下语言,犹豫着道,“毕竟虽然现代通讯非常方便,但修仙界封闭了这么多年,不同的地界交流真的很少。
    甚至,可以用闭塞来形容。
    一般来讲,一个势力最多只会对周围区域了解多些。
    再远的,就模糊的很了。”
    “当然,闭塞归闭塞,一些比较出名的人大家都还是知道的。
    茅真人……算是一个,修为应该也是通玄境大修士。
    不过所属势力在黎州,和咱们江南没什么接触。
    可若是往上追溯,那还真的有渊源在了。”
    “渊源?”何悠好奇问道。
    白澈点头,正色道:“事实上,这位茅真人原本应该算作句曲仙宗弟子的。”
    “或者换个说法,她如今所属的,远在黎州府的势力,就是当年句曲仙宗的一脉。”
    “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