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七十一章 江宁之耻

第七十一章 江宁之耻

    就在何悠指着棋盘,宣布自己获胜的同时。
    十方竹林客舍屋顶上。
    两个妖刀派的弟子终于汇合然后一齐纵身跳到另外一个院落,并快步穿过庭院,来到了一扇紧闭的房门外,敲了敲。
    然后里面有人推开门缝,将两人接了进去。
    刚进屋,就听到妖刀派掌门急匆匆走过来,询问道:“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
    就如同何用猜测的一样,这波人的确不是焚海剑派,而是众多小门派中的一个。
    作为江宁老牌宗门之一,妖刀派实力不算高,但仗着底蕴,日子也算滋润。
    尤其,妖刀派弟子时常引以为傲的是当年宗派内部出了一位很厉害的强者,语气大概类比于“我祖上也曾阔过”。
    恩,这种现象也挺平常。
    比如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也总喜欢把历史名人挂在嘴边……属于一种比较正常的营销手段。
    然而,这几天来,妖刀派却过得很难受。
    因为很不巧的是,自家昔年出的那位强者也被青苍真人揍过……
    偏偏紧接着就是十方竹林聚会。
    这就很尴尬。
    出于某种羞恼的情绪,当然,也存在利益的驱动,妖刀派终于还是没忍住,去打听了一番。
    而面对自家掌门期待的眼神,两名弟子点头道:
    “听到了些……我们过去的时候,他们在下棋……那位……供奉还谈起了茅真人,好像之前在聊这个话题……”
    两人飞快将听到、看到的情报详细说了一遍。
    屋子里各个师兄弟们也一脸好奇的模样。
    那位陈掌门听着,又询问了几个问题,然后,便皱着眉头,陷入了沉默。
    情报虽短,但透露出的信息却很关键。
    尤其是其中的一些字句,更是让这位妖刀派掌门人觉得需要好好揣摩一番。
    毕竟,倘若判断错误,这可是将会影响门派未来前途的大事!
    “你说,他在提起茅真人的时候,用的代词是‘那女……’?”在众多弟子的注视下,这位掌门问道。
    “是的,不过没说完,就改成了‘这句曲山后人’。”负责偷听的弟子回答道。
    唔……这女……原本想说的是“这女人”还是“这女娃”?说不准,按照传言,那少年供奉原本是拥有身体掌控权的,但之前和焚海剑派对峙的时候,没落下风,说明要么是青苍真人接管了……要么……就是夺舍的程度更深了……
    “他形容的时候,用的词是‘小小’?”他又问。
    弟子用力点头:“是的。”
    另外一个负责偷窥的弟子赶忙补了一句:“而且神态还很不屑的样子,似乎压根没将通玄境放在眼里!”
    唔……果然……对于一位曾经的大圆满而言,通玄境的确不算什么,入不得眼……
    只是,问题在于,这种态度是源于青苍真人原本的眼界高度,还是……源于如今的实力?
    至于后一句,“只要不挡我们的路”,虽然听起来很正常,但同样有值得分析的地方。
    这句话隐含透出的意思是,只要不站在这位真人,或者是其所处的白家对立面,实际上阻碍了他们的利益,就不会放在心上?
    这似乎与传言中那位青苍真人的霸道形象不大符合……
    不,按照传言中,那个道法门弟子的说法,青苍真人如今想要动用太强的力量,也要付出代价……恩,这就合理了。
    毕竟是夺舍,想必实力损失了很多,自然要用在刀刃上……
    见掌门陷入沉思,良久不说话,旁边弟子大着胆子又喊了一声,这才将其惊醒。
    于是,他又问道:“整个过程中,他的神态如何?”
    “高深莫测!弟子看不透,起码,我完全看不到任何紧张的情绪,仿佛很淡然的样子,还有点慵懒……”
    那弟子想了想,又道:
    “对了,就连他下棋的样子也漫不经心的,不过和他对弈的白澈却始终皱眉苦思,好像憋得很难受的样子。”
    唔……棋力上的差距这么大么?
    那白澈向来是作为白氏下一代家主来培养的,想必琴棋书画这些大家族子弟基础技艺都是从小培养的,造诣必然很高……
    却能被逼迫至此……
    陈掌门想到这里,抬起头,长长叹了口气,神情变得很是忧郁。
    青苍真人转世的消息……果然是真的么?
    “掌门?”
    听到弟子的呼唤,这位性格素来沉稳,且从小被上一代掌门盛赞“思维敏捷”的修士缓缓转回身,想了想,正色道:
    “看来……这件事怕是真的了,今日之事,你们任何人严禁传播,谁敢多嘴多舌,宗门规矩处置!”
    “是!”
    见众弟子紧张地束手听训。
    陈掌门才又是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至于明日宴会……我们低调为主。”
    一个弟子听着不服气道:
    “掌门,就算他是真的,咱们有必要怕么?他现在实力还剩下几分还不知道呢,整个江宁各宗派群起而攻,别说他,就算是白氏又算的了什么?”
    陈掌门闻言大怒,训斥了几声,然后才缓和了下情绪,负手而立,望着众弟子,叹道:
    “说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觉得谁愿意出头呢?
    各个宗门就是一盘散沙,谁也不傻……
    说到底,即便那位青苍真当年树敌无数。
    但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又和我们这一代有什么关系?”
    顿了顿,他仿佛自我安慰般道:
    “况且……要说丢脸嘛,他白氏家族,当年可也是被青苍真人狠揍过的。
    那时候,白家如今的家主还小呢……结果呢?
    现在成人家供奉了……要说不要脸,他白氏上下才是颜面扫地!”
    说着,他一脸羡慕道:
    “恩,白家简直太不要脸了啊!叛徒!简直就是江宁之耻!”
    房间里。
    一众弟子面面相觑,然后也都附和着掌门的话,一脸羡慕地骂到:
    “是啊,真不要脸……”
    ……
    ……
    妖刀派的人怎么商量的,何悠不知道,他也没心思去想。
    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还真不是一般的受欢迎。
    好不容易把妖刀派的人忽悠走,还没歇几分钟,他就再次听到附近有脚步声接近……恩,显然是换了一拨人。
    何悠也只能拉着白澈又下了一局棋,然后搜肠刮肚,用闲聊般的语气,透露给那些耳朵一点点足够回禀的信息。
    送走了第二批……
    迎来了第三批……
    然后是第四批……第五批……
    为了防止这群人串供,私下交流什么的,他还不能每次都说一样的台词,也不好一直不说话。
    毕竟,你不透露足够的消息,人家就不肯走……
    到最后,何悠一肚子台词都耗光了,白澈也差不多,累的满头大汗的,只能狼狈地一直擦。
    而他这种动作,传到了各个势力的耳朵里,就演变成了:
    “白家第一天才被疑似青苍真人夺舍的何供奉杀得丢盔弃甲,大汗淋漓……”
    甚至有胆子大的,更是躲的远远的,用手机的长焦镜头将两人“对弈”的画面给拍了下来……无疑大大增强了可信度。
    别的不说,光是那“一脸快撑不住了,却只能强撑,然后满头大汗,想扭头走又不敢”的神情实在是太真实了。
    相比于来历神秘的何悠,白澈在江宁修仙界也算是有名,与各个势力都接触过。
    大家都清楚,这位白氏天才性格骄傲,自负。
    素来讲究光明正大,不屑于伪装,换言之……就是没什么演技。
    “所以,那棋局大概真的很凶险吧。”
    焚海剑派房屋中,通过渠道拿到了相关视频和照片的执法堂首座钱思看着手机,神情凝重地感慨道。
    他们刚与茅真人寒暄完毕,刚刚回来,就收到了这些消息。
    “我倒觉得不对劲。”薛照沉着脸道,“这么多人排着队去,难道对方就没有发现?”
    “这的确是个疑点,各门派的探子肯定很谨慎,如果他们真的没发现,起码能确定,那个何悠没有达到通玄境,不然,神识肯定有所反应。”
    顿了下,钱思道:
    “当然,对于一位曾经的大圆满,不能用常理度之,即便真实境界没达到,可其能发挥出的力量,却说不准多高。起码,不能用一般思维衡量。”
    “至于假如他们发现了……岂不是恰好说明,他不简单?”
    薛照沉默了下,吐气道:“总之,明天计划照旧。”
    说着,他看向窗外,语气烦躁地说:
    “相比之下,我更关注那个黎州来的女人……我们得研究一下应对方案。”
    “当然。”
    ……
    ……
    十方竹林,一间朴素干净的客舍内。
    安静,无风。
    戴着眼镜的女人一只手缓缓推开窗子,看向院中的翠竹,以及渐渐阴暗下来的天色,沉默不语。
    另外一只手,则抚摸着怀中,毛发雪白的猫——这赫然是那只耀武扬威的大妖兽,它竟然有着变幻形体大小的能力,就连模样,变小了之后也可爱了很多。
    “看来我来的很是时候,”茅真人望着正对着西侧院落的窗外,望着那些在房顶上缓缓移动的修士,表情变得很是怪异,“你觉得呢?”
    “喵呜~”
    “恩……果然,你也觉得很有趣吧……先是宇宙群星闪烁……接着,尘封的山门有了动静,现在……又跳出来一位青苍真人……还真实热闹啊。”
    轻声呢喃着,茅真人抚摸着猫儿,那妖兽眼神中竟然流露出赞同的神色。
    竟似乎,真能听懂人语。
    “你说……那个何悠,身体里真的住着一位曾经的大圆满么?”沉默半晌,茅真人忽然开口道。
    妖兽没有回答,只是有点纠结。
    “算了,坐在这里想有什么用,”茅真人说着,自顾自笑了,然后眼神动了下,道,“既然这么多人都去打扰了,也不差我们一个。
    这样,你等会也去偷听下,看是否能有意外收获——猫总没那么惹人注意吧?”
    “喵呜。”
    “别急,等天黑透了再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