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七十七章 何其无耻

第七十七章 何其无耻

    宴会开始了。
    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何悠与白澈沉默着走进了这座偌大厅堂。
    议论交谈的嘈杂声消失了,只有一道道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在何悠脸上。
    没有人说话,但只是这些密集的目光就带来了无穷的压力。
    何悠腰间悬挂的那一枚示警玉符忽然亮起,然后闪烁个不停。
    几乎没有一刻停歇。
    他携带的“灵觉”吊坠更是抵挡住了数道精神压力。
    在这种气氛中,实在很难保持住镇定。
    然而何悠却脸色如常,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步法不疾不徐地穿过大厅中间的地毯,向深处走去。
    这里的坐席也是按照一定的规矩排的。
    白氏作为仅次于焚海剑派的势力,几乎坐在最里面。
    身为代表的白夫人早已经在那里落座,何悠平静的走过去,同时用眼角余光扫视全场。
    厅堂上首的主位是那位慈眉善目的野草寺主持,桐仁大师。
    下首,也就是坐在白氏对面的便是焚海剑派那些人,薛照与钱思并排而坐,眼神淡漠。
    茅清作为客人,加上本身修为不凡,在稍下一些的空位上有独立的一个坐席,两旁其余各派,各小家族依次落座,最外面的则是修为较低的散修。
    井然有序。
    “来了。”见他走过来,白夫人淡淡开口道。
    何悠点了点头,没说话,径直落座。
    沉默了下。
    上首的桐仁大师清咳一声,开始照本宣科,说一些官话,也是以往每一次有类似的聚会都会搬出来的一套开场词。
    无非是欢迎与感激,回顾与展望。
    虽然都是些啰嗦且没有多大意义的言语,但又没办法省略。
    毕竟这个正道圈子里总有自己的规矩,撕破脸前说一些兄友弟恭的话也是必不可少的。
    随着桐仁大师开始主持,那些定在何悠身上的目光终于收了回去,纷纷投向上首,做出认真聆听的模样——面子还是要给的。
    何悠此前就被科普过宴会流程,所以根本没去听,只是做出一副走神发呆的模样,偶尔与白澈交谈两句废话。
    显得,就好像有几分不耐烦。
    “这开场还要说多久?”何悠起初还是表演性质的,但随着时间流逝,真的有些不耐烦了。
    这帮人和某些领导开会根本没什么区别嘛!
    “快了。”白澈道。
    又过了两分钟,在桐仁大师的引导下,话题交给了各个宗门,说起了近期发生的事——这也是惯例了,如果有什么矛盾,一般也就在这个阶段顺势提出。
    果然,当话题交到焚海剑派,那个戒律堂首座,薛照先是用感慨的语气回顾了下府城秘境,还隐晦地点了下白氏受创惨重的事,然后话锋一转道:
    “说起来,我后来听说,在府城秘境开启的同时,宁城附近的涂山也有一座小型秘境开启,听说……白氏也派人进入了。”
    来了。
    何悠警惕地想着,没说话,继续听这些人表演。
    “不止如此,据称道法门也进入其中,随后,发生了一些令人惋惜的事……后来又流传出一些消息……”
    薛照装模作样地引导着话题,然后将目光投向白夫人,语气微微一沉,道:
    “不知白氏作何解释?”
    白夫人盘膝坐在席间,剑鞘横于膝上,没有寒霜,相反的,冰冷的铁器上密密麻麻的满是水珠,她淡淡道:“解释?”
    薛照道:“当然,青苍真人曾祸乱江宁,我想,白氏有必要给在座的门派一个解释,事实上,我们一直在等,可这段时间,白氏却始终一言不发,这就由不得人不多想。”
    白夫人冷漠道:“荒诞不经的谣言而已,我原以为这种低劣的谣言只是玩笑,当然没必要解释什么……可看来,你们倒是很在意。”
    顿了顿,她环视大厅,坦然道:
    “既然你们要个解释,那我就借今时今日,说个明白,何悠是我家族新入职供奉,也仅此而已,那些所谓的夺舍言论,不必当真。”
    这是此前准备好的腹稿,按照家族策略,最理想的情况嘴上不承认,但大家都怀疑。
    毕竟,一旦承认,就相当于将舆论主动权拱手让人。
    而何悠冷眼旁观着两人对话,心中嘀咕:
    干嘛要解释……如果是我,直接扔一句“我白氏行事,何须向人解释”就完事了,准保霸气侧漏……
    当然,他也就是想想,以如今白氏的情况,不能表现的太弱势,但同样,也不能太强势。
    偏向任何一方,都不美。
    果然,听到白夫人的辟谣,大厅中几乎没有人相信。
    薛照也压根没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闻言恍然道:
    “这么说,倒是我们误会何供奉了,想来也是,要知道当年白氏老家主也曾败于青苍真人之手,白氏理当铭记,总也不至于后代子孙与当年的仇敌勾结。”
    顿了顿,他话锋再转,道:
    “可我却还有一事不明,据我所知,涂山秘境中,道法门赵门主意外身死……这件事,似乎与何供奉有关,不知道,在这又怎么解释?”
    何悠淡淡看了他一眼,心中叹了口气。
    果然……这帮家伙是打算以道法门作为突破口,这本就在他意料之中。
    “赵门主?”白夫人皱眉,淡淡道,“我也有所了解,当日涂山秘境中,道法门率先向我们出手,意外被秘境护山阵法击杀,这是很清楚的事,不知道薛堂主什么意思。”
    薛照道:“哦?可我听说的版本可有些不同。”
    说着,他一挥手,就见其身后站立的弟子中闪开,然后一个低着头,浑身微微发抖的身影走了出来。
    何悠眉毛微挑。
    刘茂!
    这人赫然是赵门主大弟子,那个叫做刘茂的家伙。
    根据白氏收集到的消息,就是这货将“青苍真人夺舍”的“情报”传出去的。
    何悠冷冷看了他一眼,心里很有些不爽。
    毕竟,自己如今被迫出来演戏,说到底就是被这个刘茂坑的。
    “这位修士正是赵门主大弟子,也是如今道法门的掌门人……”薛照当众将刘茂的身份,以及其投靠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看了他一眼,说:“当日具体发生了什么,你再说一遍吧。”
    刘茂闻言打了个冷战,心中苦涩,将薛照骂了一百八十多遍。
    这出戏码他事先根本不知道,还是上午的时候,薛照找到了他,让他背的台词。
    说白了,就是将事实调转一番,拿他当枪,去攻击何悠。
    刘茂心里一百个不乐意,毕竟,在场这些人里,恐怕就属他实打实地相信何悠是被夺舍的。
    一位曾经的大圆满啊。
    一个将自己师父给锤死的猛人啊。
    他一个小小辟海境,哪里敢惹,如果有选择,他绝对躲得远远的,可眼下,却没了选择。
    只能按照薛照的意图去做。
    否则,不用等白氏报复了,薛照怕是就能把他给摁死。
    如今只能死死抱住焚海剑派大腿,才能有一丝活路。
    想到这里,刘茂鼓起本就不多的勇气,抬起头,走到厅堂中心,面对着无数道目光,一脸死了师父的表情,微微颤抖着背着编好的台词:
    “当日……”
    起初,他说的都还是事实。
    没有掺假。
    可等说到众人从移动迷宫中走出来,却变了模样:
    “师父担心湖中心有危险,所以让我们这些弟子在出口处等待,他独自前去探索……
    可没成想,正在与那些石人交战的时候,却遭到了白氏的偷袭!
    ……师父遭到围攻,腹背受敌,拼命突围,却在乱战中被这个……这个何悠击杀!……这都是我亲眼所见,绝无虚言!”
    静。
    大厅中一阵寂静。
    然后忽然响起一片嘈杂的议论声。
    刘茂说完这些话后仿佛终于豁出去了,抬起头,咬着牙,颤抖着,瞪着眼睛,看起来仿佛是极度愤怒的表现。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压根就是吓得。
    虽然身上已经披挂上焚海剑派给予的护身灵甲,手中握着焚海剑派提供的高品阶灵剑,还有两位大修士在身后保驾护航,但这并不能完全抵消恐惧。
    而面对着刘茂这一番话,白氏坐席上,一群人都愣住了。
    白澈瞪大了眼睛,没想到焚海剑派竟然用这么低劣的手段,颠倒黑白。
    白夫人相对更加稳重,却也是美丽的面容上,覆盖寒霜。
    尤其看到来自不同势力的指指点点与复杂的目光一起投来,她便愈发愤怒。
    至于当事人……也是被指控的对象,何悠仿佛也怔了下。
    旋即,那双与外表年龄不相称的目光中却是多了几丝怜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寂静的厅堂中,只听他轻笑了一声,鄙夷道:
    “何其无耻。”
    这是他进入这里说的第一句话。
    声音不大,甚至不像是对攻击的回应,而只是一声随意的感慨。
    可落在无数修士耳中,却是清楚明白。
    何其无耻!
    当然不可能说的是自己。
    所以,很显然。
    这句话针对的是刘茂,更是站在他背后,指使着这个可怜虫的焚海剑派。
    厅中再次陷入了沉寂。
    一些小门派的修士更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也不知道是对于刘茂叙述中,白氏偷袭的卑劣行径而难以置信。
    还是因为何悠这句毫不留情的嘲弄。
    已经多少年……
    没有人当面骂过焚海剑派了?
    如果说昨日那句“你也配”只限于在场的三五人知晓。
    那么,今天,却不同。
    “哗啦……”
    敞开的大厅外,雨势大了许多。
    无数雨线从漆黑古典的房檐上流淌下来。
    一阵冷风从室外吹进来,令所有人精神一震。
    无数修士眼神兴奋地看向厅中,心脏砰砰直跳。
    安静和平了上百年的江宁修仙界,终于又有热闹看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