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七十八章 满堂一静(四千字)

第七十八章 满堂一静(四千字)

    “看来,何供奉似乎并不愿意承认这件事。”
    沉静的气氛中,身穿火红色长袍的薛照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开口说。
    何悠没有理会他,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投过去。
    这故意无视的一幕让很多看戏的人们越发吃惊,而坐在一旁的白澈则得到暗示,冷笑开口,代替何悠道:
    “编造的故事我们为什么要承认?
    颠倒黑白,凭空捏造的所谓‘事实’难道要我们认假为真?
    分明是道法门偷袭我们在先,怎么转头就颠倒了过来,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表现的很愤怒,并不算是表演,因为内心中的情绪也的确如此。
    薛照闻言哦了一声,神情也是冷淡下来,道: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赵门主在明知道法门规模与实力远不如白氏的前提下,出手偷袭?而且还事先将弟子安排躲藏在远处,最后以自己死亡为代价来污蔑你们?”
    “好,就算依照你的说法,可赵门主作为一阳境强者,且素来为人谨慎,实力不俗,而你们的队伍,据我所知,只有你与明镜两个金丹。
    倘若是赵门主有心偷袭,以他的实力境界,怎么会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
    这难道就符合你要的逻辑?
    亦或者……难道这位何供奉还真如传闻中一般,可以施展出远超自身修为境界的力量?
    可要知道,刚刚你们还否认了这件事。”
    薛照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那些或明或暗,早已投靠了焚海剑派的势力闻言纷纷议论起来。
    指指点点,低声议论。
    整个大厅都显得有些躁动不安。
    何悠冷眼看着这一幕,心想,真的很无聊。
    无论此刻薛照的这些话语,亦或者是大厅中那些适时响起的附和声,都仿佛是彩排好的。
    赵门主已死,况且从表面逻辑上看,他的死亡的确蹊跷。
    或者说,也正因为他的死。
    才让薛照等人始终不太敢确定,何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无论在普通人的世界,还是这所谓的修仙界。
    人死为大,亦或者说是死无对证总是个很好借机发挥的主题。
    刘茂这些“余孽”可以很好地扮演被害者的角色,为这场舆论上的争斗添加筹码,并且最终在道义上达到目的。
    说到底……
    修真修真,果然还是虚伪的很。
    “够了!”
    就在薛照继续长篇大论,整个大厅议论声此起彼伏的时候,白夫人终于开口打断。
    她的声音很冷,很锋利,迅速让整个大厅安静了下来。
    旋即,便听她冷冷盯着薛照,道:
    “关于赵门主的死,涂山秘境中还残留着当时的战斗痕迹和他的尸体,人可以信口胡说,欺骗,但痕迹不会!
    如果真有人对此有兴趣,自可以去涂山秘境中观看。
    我想,这对于在场的很多人都并不难……假如真有人在乎的话。”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的语气中不加掩饰地带着讽刺。
    目光更是在大厅中生猛地扫过。
    除开焚海剑派,以及几个规模实力还算强的势力外,其余人纷纷移开目光,尤其是那些帮腔的,更是如此。
    真的有人在乎赵门主的死么?
    当然没有。
    道法门成立时间很短,与其余势力也没太多交集,赵门主为人更不怎么好,甚至与不少人有过结。
    抛开那些围观的,剩下那些一副义愤填膺模样的,说到底,都只是场面上的表演而已。
    这一点,所有人都明白。
    如今的这些抨击,都只是铺垫,为了让一切合乎道义的手段而已。
    “大家时间都很忙,你们到底想做什么直说好了,没必要在这浪费时间。”白夫人盯着薛照与钱思,道。
    “哗啦……”
    厅外阴雨越发大了,坐在上首的桐仁大师眼见气氛紧张,不得不开口清咳了一声,道:
    “既然你们两方各执一词,又都无法当场拿出证据,那不如暂且搁置,日后调查。”
    顿了下,他又看向薛照,道:
    “薛堂主,今日宴请全府修士,终究还是要商讨大事的。”
    薛照闻言点头道:“当然是商讨大事的,只不过,谈大事前,总要先将这些‘小事’解决掉。”
    “既然道法门的弟子们找到了我,以求公道,那么焚海剑派总不能置之不理,总得给个交代才行。”
    说到这,桐仁大师轻轻叹了口气,问道:
    “你们又要什么交代呢?”
    薛照纠正道:“不是我们要,而是道法门的弟子们要。”
    顿了下,他面无表情道:
    “赵门主大弟子想借助今日的场合,在诸位见证下,得到一个公平的机会,为死去的师父报仇。仅此而已。”
    厅中当即响起了几声叹息。
    所有人都意识到,真正的戏码出现了。
    经过了漫长的铺垫,焚海剑派终于露出了藏在地图里的那只匕首。
    在宴会开始前。
    很多人都在猜测,其会以什么方法来挑起事端。
    直到此刻,终于尘埃落定。
    一个相当简单粗暴的方法。
    何悠冷眼旁观这一切,仿佛是个局外人般,直到此刻,那些冗长而没有意义的嘴炮过程结束,他才终于仿佛回过神来。
    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就见何悠看了刘茂一眼,似笑非笑道:“所以……你是要挑战我?”
    他的声音很轻,但却没有人敢忽视。
    面对着他的注视,刘茂咬着牙,缓缓抬起头,身上的颤抖也渐渐停止。
    “……是。”
    何悠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说什么,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太在意。
    心中却是深深叹了口气。
    他事先对焚海剑派可能出的招进行了许多种猜测,还好,眼前的这一种,不算最差,但也足够糟糕。
    脑海中,浮现出有关于刘茂的资料。
    何悠记得,对方是三品辟海境界,修为比自己高了一个大境界,多修行了那么多年,如果是正面交手,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更何况,他猜测焚海剑派为了这场挑战可能还做了更多的准备,为刘茂提升了战力。
    而对方的目的也很容易猜。
    如果不应战,那么就等同于,当着全府修士的面,承认了白氏如今的虚弱可欺,后果可想而知。
    如果应战,无非两个结果。
    要么,是自己输了,后果同上,并且自己疑似“青苍真人”的身份也不攻自破。
    要么,自己赢了,这大概是对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但趁机试探出自己的根底,为后续的计划做准备,总也比因为忌惮他,而错失打压白氏的良机要好。
    所以,何悠其实没有选择,他只能接受。
    必须赢。
    并且,要赢得非常漂亮才行。
    而这件事本身的难度就无限大,众目睽睽下,几乎杜绝了作弊的可能,那么,他又拿什么来战胜一个辟海境呢。
    “终究,还是要靠猫啊……”
    心中轻轻叹了口气,何悠装若随意地举起桌上的酒杯,轻轻晃了晃,仿佛在走神。
    见他沉默不语,薛照赶忙道:
    “何供奉,既然你们觉得刘茂是在污蔑,在颠倒黑白,声称是道法门偷袭在先。
    那么……想来更没有理由拒绝吧?
    当然,如果你非要说赵门主的死与你无关,那么倒也是……”
    何悠缓缓放下了那杯酒,发出“笃”的声音。
    似乎有些不满于他的啰嗦,或者是单纯的不耐烦。
    打断了薛照的话。
    然后眼神淡漠地看了刘茂一眼,说:“那就开始吧。”
    什么?
    无论是薛照、钱思,还是刘茂,亦或者周遭的其余人,都愣了下。
    然后才反应过来,那个疑似状态的青苍真人说的是:
    那就开始吧。
    所以,这是应战的意思?
    无数道目光明亮了起来,白夫人与白澈则竭力控制着心中的紧张,然而这种情况,两人的确不好干涉。
    前者只能按住了剑鞘,决定倘若何悠应付不来,遭遇危险,便出手救下。
    “既然如此,那我等也就做个见证。”
    桐仁大师也是怔了下,见双方都同意,也就这般说道。
    同时不禁看向何悠,有些期待。
    在他的感知中,那少年浑身气息隐晦不定,似乎被某种力量遮蔽般。
    他自然不知道,这是林岚的老爹制造的“强者模拟器”一档的效果。
    “那就开始吧,用全力。”
    薛照皱眉,有些不安地看向刘茂,吩咐道。
    刘茂这时候早已紧张的呼吸粗重,他深深吸了口气,开始飞快检查确认自己的战力:
    本体辟海中境的修为,中流水准。
    提前服下的,薛照给予的丹药,可以将体内的灵气储备提升一大截,约等于金丹境。
    贴身的两层内甲,一层是薛照给的,一层是他自己的。
    手里握着的灵剑,也是薛照提供的,剑身上铭刻了特殊的灵力增幅符文。
    状态良好。
    实力空前。
    再想到薛照此前做出的,必要时刻会出手救援的承诺,以及事成之后,帮助他坐稳道法门新门主的酬劳。
    刘茂深深吸了口气,鼓起本就不多的勇气,暗想:
    豁出去了!
    虽然青苍真人肯定恐怖,可对方不久前才击杀了自己师父,想必……实力损耗不小。
    自己如今武装到了牙齿,全力攻击,未必真的不能赢。
    不断给自己做着心里催眠,刘茂终于说服了自己。
    他缓缓举起剑,股荡起全身灵力,厅堂中吹起一阵风声,雨声渐疾。
    空前安静的气氛中,刘茂手中长剑透出蒙蒙光辉,弥漫起阵阵杀意。
    那是他用的最熟的一门剑招。
    他决定以这一招来挑战何悠。
    感受着刘茂身上透出的,堪比金丹期的灵力波动,坐席中的一些人眼神微变。
    旋即,闭目调息完毕的刘茂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已经做好了出剑的准备。
    然而,预想中站在身前的人影并没有出现。
    他愣了下,看向白氏坐席,然后惊愕地发现,何悠不仅并未起身离开座位,反而是一副懒散的模样。
    低着头,右手捏着筷子,夹了一片青菜,在逗弄着……一只猫?
    刘茂愣住。
    所以,对方怀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猫?
    不,这不重要。
    问题在于……不是说好的接受挑战么?
    这一刻,饶是再怂,刘茂心头也升起了一团怒火。
    他感觉,自己可能被耍了。
    “你……怎么不出来?”他愤怒地举起剑,喊道。
    “张嘴……不喜欢吃蔬菜可不行……”
    矮桌旁,正盘膝逗猫的何悠听到这声音,才缓缓抬起头,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对付你,还不值得我起身,直接来吧。”
    说完,何悠重新低下头,抚摸着盹盹的皮毛,运转功法,故意激发了自己身上大妖的气息,递给这猫一个“不配合你就完了”的眼神。
    ……
    厅中。
    听到何悠的话,无数修士张大了嘴,然后露出不同的神情。
    而站在场中心的刘茂莫名觉得脸颊火热,心中一团火燃起。
    这一刻,心中那最后一丝恐惧也不见了。
    只见他愤怒地呼喊了一声,剑身上透出的青光更强盛了三分。
    在一片惊呼声中,刘茂举起长剑,跨步上前,尽全力朝着何悠斩出一剑!
    在丹药、兵器以及怒火的支撑下,这一剑几乎堪比金丹!
    桐仁大师呼吸一紧。
    薛照眯起了眼睛。
    钱思却是看向何悠怀中的白猫,想起了什么般。
    白夫人几乎下意识拔出膝上剑身,白澈更是伸手准备将何悠拉扯躲开。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
    便只见何悠似乎全然未曾察觉到危险临近一般,手中的筷子轻轻抬起。
    仿佛在逗猫。
    手腕一抖,那片水煮白菜轻飘飘扬起,刚好是在刘茂剑锋刺来的方向。
    于是,他怀中的盹盹便装作仿佛扑击的姿态,轻轻一跃,一爪子径直拍向那柄长剑。
    有那么一个瞬间。
    盹盹的猫爪前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兽爪虚影,且有强横妖气肆虐。
    下一秒,就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刹那。
    刘茂便发出一声惊呼,伴随着一道恐怖的巨大力量,他手中长剑骤然脱身。
    整个人更是被堪比五品一阳境的大妖兽一爪拍飞!!!
    “轰隆隆……”
    厅外。
    阴沉的天空中适时卷起一声惊雷。
    无数双筷子跌落。
    杯盘狼藉。
    十方竹林,猝然,死寂!
    ……
    ……
    ps:昨天说要整理下前面弹幕的问题,结果发现那篇东西被网站删了,明明后台还有,就强行给删了,那一百多的弹幕都看不见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