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七十九章 弱者之强

第七十九章 弱者之强

    “哗啦……”
    雷鸣过后,室外的雨水越发盛大,豆大的雨滴击打的满园翠竹摇摆。
    大厅中。
    无数道愕然的目光望着这一幕,不少人尚且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个别的,修为比较低的甚至都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连白氏的人也都愣在那里,对眼下的局面表现出了不加掩饰的惊讶。
    这一切都和人们想象中不同。
    没有什么刀光剑影式的战斗,也没有出现一些人期待中的青苍真人展露真正实力的戏码,剧情以一种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方式展开。
    而留给众人的只剩下一片惊愕与被刘茂撞翻的桌子。
    无数道目光透了过去……这位道法门大弟子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
    身上的衣服有些撕裂的痕迹。
    手中的灵剑脱手,跌在地上,黯淡无光。
    嘴角似乎还残留着一丝血迹。
    焚海剑派的两位大修士脸色一个赛一个难看,始终安静观察的,屈居副手位置的钱思深深地看了对面一眼,然后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茅清。
    与此同时,一些稍微回过味的人也将目光投了过去。
    此前,没有人想到这件事会与茅清有关。
    甚至于,当那只白猫悄无声息来到何悠怀中的时候,很多人都没注意到。
    或者没有朝着她那只巨大的妖兽坐骑身上联想。
    或者说是事情发生的太快。
    即便如钱思,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却也来不及阻止。
    而面对着这些目光,茅清的脸色似乎显得很是怪异。
    她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定定看着同一侧稍远处坐席里的何悠,神情变幻。
    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又终究咽了下去。
    她虽然也对这一幕有些许的料想,可也没想到,何悠这么直接。
    竟然一点没有动用本身的力量,全靠自己的猫……
    虽然这符合昨晚商定的条件。
    可……不知为什么,看到他这么简单粗暴的操作,茅清忽然后知后觉地升起了一丝悔意……
    感觉……自己好像亏了……
    “茅真人……这……”随着钱思的声音想起来,茅清才终于回过神。
    然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
    在她想来,青苍真人假使要借助盹盹,可总也该透露出一些力量,而她则可以借此判断立场。
    可何悠愣是很不要脸地什么力量都没透露……
    这就有些难办了。
    好在何悠没有让这位隐形合伙人纠结太久。
    钱思话音刚落,他就随手拍了拍盹盹的头,嘟囔了句“不懂事”,随后将其放回。
    之后缓缓起身,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拉扯到了自己身上。
    就见他缓缓走出坐席,然后似乎关切地打量了下刘茂的状态,继而无辜道:
    “看样子,今天只能到这里了。”
    刘茂已经昏迷,显然无法再继续。
    那么这场闹剧就没办法再施行下去。
    毕竟,少了这个当事人,焚海剑派短时间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角色。
    虽然道法门其余的弟子有足够的立场继续这场未开始就终结的战斗,可考虑到那群弟子最高也才二品开脉境的修为……显然没有什么必要了。
    没有人说话。
    即便是薛照也只是沉着一张脸,死死盯着他。
    沉默了几秒。
    还是上首的桐仁大师终于开口,叫来旁边的僧人,要他们赶紧将刘茂带下去救治。
    这个过程中没有人打断,何悠也没说话,只不过因为距离比较近,他似乎看到刘茂在被拖走的时候眼皮抖了抖,仿佛松了口气……
    错觉?
    何悠愣了下,眼神有些古怪,心想这货不会是在装昏迷吧?
    不过这也已经不再重要。
    而在这个过程中,不少人都在打量着茅真人与白氏,暗暗合计了起来。
    猜测这背后是否意味着某种关联。
    为什么这个何供奉可以驱使茅清的大妖兽?
    这显然值得深思。
    甚至于……茅清在这个时间点来到十方竹林,是否原本就有白氏的影子在背后?
    种种猜测在不同的修士眼神之间传递,总结起来就是一个意思:
    ‘他们……啥时候勾结起来的?’
    何悠默默看着这一幕,努力显得风轻云淡,但实际上心里有些发慌。
    考虑到迟则生变的基本原则,他决定见好就收,趁着焚海剑派懵逼的时候快速离场才是最划算的。
    于是便见他收回目光,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疲倦厌烦的神情,道了眼上首的桐仁大师,道:
    “看来没我的事了,不是说有大事商议么?你们继续。”
    说着,他径直朝着门口走去,竟然就要就此立场。
    这个举动稍显突兀,但倒也符合人设。
    两侧的大部分修士都还沉浸于思索与怀疑中,谨慎地没有动作。
    而少数与焚海剑派联系紧密的修士也不敢妄动,只能求助似得看向薛照。
    一时间,竟然没人出声,所有人只能瞪着眼睛,目送着何悠穿过厅堂,走到门口。
    然后随手拿起白澈放在门廊下的那把跌份的雨伞。
    似乎,要就此走开。
    而就在这个刹那,薛照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原本的计划意外失败,茅真人莫名卷入其中,平添了太多变数。
    他已经隐隐意识到,今日的机会大概要付诸流水,精心安排的剧本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是成了一场闹剧。
    尤其最关键的,刘茂根本没试探出“青苍真人”的身份真伪!
    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然而短时间内,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看着何悠缓缓撑起伞,只将背影投向他,薛照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
    只见他蓦然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身上有细微的灵力震动。
    如果不仔细观察,几乎无法察觉异样,只会以为他是在眨眼。
    然而,站在门口的何悠这一刻却心头猛然升起一阵警兆!
    危险!
    足以瞬间杀死自己的危险!
    这警惕似乎源于他天生的知觉,说不清,道不明,然而却足以引起他一百二十分的紧张。
    他的耳朵微微抖动。
    体内功法自动疯狂运转。
    将天赋的超凡听觉开启到极致。
    这一刻,他仿佛隐约间捕捉到了一声嗡鸣……
    细细的,轻轻的,如同夏日蚊虫震动翅膀的细微声响。
    源自背后。
    且在以恐怖的速度逼近。
    何悠躯体一身冰冷,心脏骤停,他脑海中那远超普通人的精神力量忽然翻卷起来,刺激的胸口“灵觉”玉坠明亮起来。
    那按在腰间,以备不时之需的手更是用力按了下去——虽然没有什么用,但仍旧下意识按了下去。
    而就在何悠察觉到危险的同时。
    早已将神识弥漫开,精神绷紧到极致的白夫人陡然色变!
    何悠不知道那声音是什么。
    但她清楚。
    飞剑!
    那是一柄人眼无法察觉,只存在精神体的飞剑!
    这一刻,她识海中庞大精神力如潮水般翻涌,甚至来不及思考,近乎本能地释放出了属于自己的飞剑。
    只见她膝上的覆满寒霜的剑鞘透出的寒气愈发浓郁。
    白夫人双眸中陡然划过一道亮光。
    如果将时间拉的足够慢……就会发现,那是一柄淡蓝色小剑从她眼眸中划过,却似乎并未藏于其中,而只是倒影。
    刹那间。
    在只有少数大修士及以上品级才能“看”到的景象里。
    一柄袖珍的蓝色飞剑带着气旋,轰隆隆追赶上了那一柄已然逼近何悠后背的火红色虚幻剑影。
    然后将其硬生生撞了开去!
    极为惊险,几乎是擦着何悠的身体撞了开去!
    那源自薛照的火红飞剑猝然震动,偏离轨迹,笔直地刺入茫茫的大雨中,照亮了雨幕。
    然而却几乎没有人看到它们。
    只有包括茅真人、桐仁大师等少数修士才若有所觉,神态凝重起来。
    无声无息,一场看不到的较量结束。
    不。
    没有结束。
    就在那柄火红飞剑擦身而过的刹那,何悠的手也近乎下意识地按下了隐藏在衣服里的“强者模拟器”的按钮。
    那是二挡的按钮。
    必须要承认,这纯属是紧张之下的手抖行为……
    然而它却来得恰到好处。
    强者模拟器于毫秒间启动,以某种复杂的方式,借助烙印与装置上的符文,将内部储藏的庞大灵力模拟为修士的气息,一股脑释放了出来。
    于是。
    落在所有人眼中的实际画面就是……
    原本撑起雨伞,正要迈入室外的“青苍真人”脚步忽然有了短暂的停滞。
    就仿佛,察觉到了什么。
    然后,一道极为狂猛霸道的灵力波动便以何悠为中心轰然爆开!
    将周围百米范围的灵力环境搅动的天翻地覆。
    落在那些感知敏锐的修士眼中,就仿佛是一片猝然升起的风暴!
    “哗啦……”
    不是雨声,而是靠近门口位置的散修们惊慌之下后退,打翻的桌椅和餐具。
    那伪装出来的,除了吓唬人卵用没有的强者气息肆无忌惮地,如同龙卷般激荡。
    令大厅中所有人骤然变色。
    那是绝不亚于“大修士”等阶的气息!
    甚至,犹有过之!
    与此同时,白夫人与薛照也同时结束了精神对抗,睁开了眼睛。
    两人神色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
    白夫人六品上境。
    薛照六品中境。
    修为境界的差距,以及攻击目标的不同,导致薛照受到的伤势明显更重。
    飞剑的碰撞是精神层面的战斗。
    最是凶险不过。
    因此,相比于脸色苍白了些的白夫人,薛照身体稍微摇晃了下,然后陡然俯身,咳嗽了起来。
    甚至于,隐隐咳出血丝出来!
    真是如此的凑巧。
    以至于除了少数大修士知道详细的过程,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都只是先看到了何悠身上爆发的气息,然后紧接着就看到薛照咳血的一幕。
    再加上一点适度的联想……
    嘶……
    大厅中蓦然响起一阵惊呼。
    距离何悠较近的散修们更是惊慌后退。
    一片嘈杂,混乱。
    而浑身冰冷发麻,从死神镰刀下虚晃了一圈好不容易活过来的何悠面(一)无(脸)表(懵)情(逼)地转回身,看到的便是这诡异的一幕。
    下一秒,他茫然地环顾四周:
    所以……刚才到底发生了啥??
    ——
    ps1:听说因为网站调整,所以从昨天到六号期间,你们发的本章说只能自己看到……(我也能看到,在后台。)
    ps2:这几章的剧情属于那种写之前觉得老套没意思,抗拒着不想写,但不知道为啥写着写着就很开心的那种……大概因为我这人本身烂俗吧……
    恩,反正成绩凄惨已经是事实,不如让自己开心点,这段剧情完结,然后就是进句曲山了……恩,或者说是终于要进入“科幻”这个主题了……顺便扯出仙界以及西陆废土等后续剧情线索……为之后全城大梦魇剧情做铺垫(构思阶段,不确定写不写,因为很多逻辑问题还没想清楚怎么解决)……
    总之我争取坚持写下去,要知道以这本书的成绩,基本不可能赚钱了,能坚持写到现在靠的只是执念了……多投投推荐票,给我这只废鸟一点动力吧,毕竟,为爱发电这种行为挺不理智的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