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八十一章 秘闻

第八十一章 秘闻

    “我知道的,同样不多。”
    茅清说着,缓缓推开门走了进来,然后笑着看了何悠一眼,抱怨道:
    “盹盹和我吐槽说,你使用它的方式真的很粗暴。”
    何悠暗想,倘若你知道我最初的打算是将这破猫直接抡起来砸过去,你大概就会明白我多温和了。
    表面上只是微笑道:“欢迎入伙,茅客卿。”
    入伙……
    茅清抿了抿嘴唇,总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不过抱怨归抱怨,她看上去对结果还是满意的,将盹盹随手放下,道:
    “我知道你们想了解什么,但我对于宗门内部,所知也有限。”
    何悠看了她一眼,明白了两人话语中的含义:
    茅清是正统的句曲仙宗传承,虽然当年,仙宗突然封闭,消失,那些流落在外的弟子四散,但总归比外人知道的信息更多。
    尤其,黎州府这一脉,实力最强,传承最完整,想必,关于仙宗封闭的缘由,也远比外人所知更详细。
    因此,白夫人试图从她口中挖出一些有价值的料,也就可以理解了。
    “那也比我们这些一无所知之人,了解的更多了。”白夫人语气和善道,“就像是这视频里的空间裂缝……的确是秘境与地球主空间交错折叠的典型现象。
    可据我所知……这种裂缝应该是无色透明的,普通修士无法感知,更不要说用摄像头记录了。”
    茅清看了何悠一眼,见其沉默不语,便点头道:
    “正常情况的确如此,至于这黑色……据我猜测,原因也并不复杂。”
    顿了顿,她道:“可能,只是因为仙宗内部看不到太阳而已。”
    何悠心下微动。
    说起来,他起初对于秘境中的天空就很疑惑过,不知道是真实还是虚假。
    后来抽空找白澈他们打听过,这才得知,秘境空间并不是个完整的生态。
    看到的天空,仍旧是地球上真实的星辰。
    如果非要做个比喻。
    秘境空间就是个透明的,旁人察觉不到的透明罩子。
    里面看到的太阳,就是真实的太阳……
    所以,茅清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指其中没有星辰,而只是“看不见”。
    “你的意思是……被遮蔽了?”白夫人问道。
    茅清点头:“据我猜测,是这样,或者更准确来说,是仙宗内部开启了‘遮光层’,对地球主空间的影像投射进行了屏蔽。
    你应该知道的,以仙宗的实力,是可以对秘境空间的底层进行编写和重译的,这并不太困难。
    而这种屏蔽可能持续到了现在。”
    白夫人沉默了下,说:“我相信当年的前辈有这种能力,不像是我们这些后辈,只能笨拙而粗浅地使用那些遗产。”
    何悠看了两人一眼,心中有些疑惑。
    这就涉及到自己的知识盲区了。
    听起来,两人似乎是在谈论秘境空间这东西的底层运行机制……只不过,这些名词的画风与修仙有些格格不入。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些漆黑的裂缝并没有特殊的意义,只是表明……秘境内部的光线被遮蔽了?”
    白夫人问道:
    “可是……为什么?正常情况下,我想没有哪个宗门会无聊封闭光线,或者说,难道,这与其当年突如其来的关闭存在联系?一百多年前,句曲仙宗为什么会关闭?”
    看得出,这些疑惑埋在心中许久,白夫人没忍住一口气问了出来,然后才后知后觉抱歉道:
    “是我太莽撞了。”
    “没关系,”茅清叹了口气,道,“这些问题也曾困扰着我们,包括这些年来,我们这些残余下来的幸存者,也一直在想办法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幸存者?
    何悠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眼神愈发好奇。
    茅清又道:“可惜,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没有真正弄懂。
    所以,这一次过来,我最大的目的并非是如你们想象的,去继承宗门前辈的遗产。
    我……只是想搞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故,才会导致……如今这样。”
    “事故……看来,你的确知道一部分真相。”何悠开口问道。
    茅清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下,点头道:
    “我们的确知道一些消息,呵,原本即便你们问,我也不会说的,但既然仙宗即将开启,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顿了顿,在众人的注视下,茅清脸上浮现出一丝怀念与神往,道:
    “这些也是我的师父告诉我的,他说,宗门当年的意外,极大可能是源于一场实验事故。”
    “实验事故?”何悠皱眉。
    “是的,作为掌控着十大洞天之一的宗门,仙宗拥有着深厚的底蕴以及,即便在末法年代中也不算弱的实力……
    而同样的,拥有的力量越大,所要面对的也越多……”
    茅清语气中满是感叹,说着,笑了下:
    “扯远了,据我所知,宗门当年是在推进一项神秘的实验项目,然后在最关键的阶段,突然失去了联系。
    乃至于整个空间都被强行锁死,无法打开。
    从逻辑的角度,能导致这种情况的,大概率就是那场实验出现了巨大变故。”
    “什么项目?”
    “不知道,这个项目拥有着最高的保密等级,参与项目的人几乎都不被允许离开宗门本部。
    我师父他们这些在外处理宗门事务的修士,所知很少。
    只了解一些不太重要的信息。”
    茅清摇头说:
    “我只知道……那个项目与仙界有关。”
    房舍中安静了下,窗外雨声依然近乎于无,冷风吹得茂竹摇摆。
    盹盹在窗边将自己团成了一团,轻轻打鼾。
    白氏母子沉默不语,似乎在低头沉思。
    何悠也皱起了眉头,心中的好奇越来越重……
    仙界……
    又是仙界。
    这个距今已有千年不见踪影,甚至在一些现代新生修士眼中,近乎于传说的地方,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
    相比于他人,这个名词对何悠的触动格外大一些。
    因为,他一直怀疑,自己从宇宙中听到的那些声音,就与仙界有关。
    虽然前些日子,月圆之夜,他听到的那些“信息”在醒来后都模糊不清,以至于他除了学会了一套运转灵力的功法外,其余的信息都忘了个干净。
    可他仍旧觉得那与仙界有关。
    所以,对此,他格外感兴趣一些。
    “看样子,这比我预想中更神秘。”何悠笑了下,打破了沉默。
    白夫人也点头道:“确实如此。”
    然后向着茅清道了谢,毕竟,这些消息对方本不必说。
    后者则淡笑道:“这些本就没太大价值,除了引来更多人的窥伺外,别无它用,而如今,宗门将开,或许,我们很快就能弄清楚这些。”
    顿了下,她又道:“相比之下,你们更需要考虑的,是派进去多少人。”
    白夫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虽然撑过了这次宴会,可这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
    原本的计划中,句曲仙宗开启,家中长老们伤势也能恢复一些,可如今,这一切都提前了,白氏去哪里组织一个合格的探索队伍?
    要知道,这可不是涂山那种小地方。
    这可是十大洞天之一!
    而且,还藏着诸多秘密,疑似因某个什么项目而封闭。
    里面的危险系数如何,没人知道。
    茅清虽然名义上是客卿,可实际上,只是借个名分,等进入秘境,必然会分开的,最多,是有限的合作。
    而何悠只是个空架子……
    家主老太爷是万万不能动的,否则折损在里头,整个家族就完了。
    划拉一下,除了自己这个通玄境,其余的,最高也就金丹境,就这还屈指可数,再往下就是四代弟子。
    这种层级的力量即便进入,又能走多远?
    “我大概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不过,我想你不必太担心,”茅清看着白夫人,斟酌着道,“句曲秘境或许并不需要太过强大的修为……
    或者说,通玄境下,其余的修士,在里面不会有太大的差别……至于危险,应该也不大。”
    “哦?”
    茅清微笑道:“毕竟,那是句曲山。”
    ……
    ……
    茅清离开了。
    何悠等人也离开了。
    宴会结束,句曲秘境眼看着不稳,随时可能开启,各家势力都不敢浪费时间,纷纷急着回去组织力量。
    白氏自然也很快返回了宁城。
    车内。
    见终于拐进了“嫁接”计入地球主空间的那条街道,何悠忍不住将憋了一路的疑惑问了出来:
    “茅清最后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句曲仙宗内并不危险?为什么通玄境下都一样?”
    白夫人此刻也已休养好了精神。
    一路上通过笔记本处理完了手里的工作,闻言道:
    “句曲仙宗当然存在危险,但那并不是通俗意义上的,防御法阵带来的危险。
    小宗派需要布置许多措施来抵挡入侵的敌人,而句曲仙宗……全盛时期不用考虑这个问题。
    因为根本不会有不开眼的杀上门。
    即便有,直接击毙就好,也不可能依靠防御法阵抵挡。”
    “加上其重心在那些实验项目上,所以,防御法阵,大概率是形同虚设的。”
    “至于通玄境下都一样……”白夫人说着,看了他一眼:
    “句曲仙宗的秘法主要是精神领域的,而通玄之下的修士,识海未开,精神力没太大区别。”
    何悠愣了下,明悟道:“所以……”
    “所以你要不要加入队伍?”
    “……当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