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八十二章 句曲

第八十二章 句曲

    句曲仙宗很强大,而且强大了很多年。
    即便在灵气环境不断衰落的几百年里,乃至于那二百年枯竭年代,也仍旧很强大。
    这并不意味着它没有防御设施。
    但的确和其余的小门派不同。
    规模不大的宗门往往会保持防御设施的全天候开启,以防随时可能遭到的冲击。
    而对于句曲仙宗而言,除开最基础的防御层外,真正的防御设施可能是长年关闭。
    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才会临时开启。
    这或许就是不同规模势力的区别。
    不过,何悠估摸着也可能是出于节省能源的考虑……
    而且,这一切都只是逻辑上的假想,具体是什么情况还得进去才能知晓。
    又因为句曲仙宗当年极为擅长精神领域秘法,所以想必即便有危险,也是这方面的,而在这块,六品之下,真的区别不大……
    ……
    茅真人虽然成了名义上的“客卿”,然而终究没有跟随众人返回白氏家族。
    等何悠等人回归,家中已经知晓了结果,自然是一片欢欣。
    只是考虑到即将开启的句曲秘境,这份喜悦只持续了短暂的一阵,就转化为了积极备战。
    三代长老们仍旧在后山全力养伤,但短期内是无法动弹了,因而,这次句曲之行不得不落在了白澈这些四代弟子肩膀上。
    何悠默数了下,除了别院的几个供奉,再加上府城秘境中伤势不大的一些成员,勉强还能拉起个队伍来。
    至于具体是否堪用,大家都没底。
    总之,何悠是不想错过这次大机缘的。
    更何况,于情于理,他这个“青苍真人”也没道理不参与。
    所以,简单的庆祝活动后,他就收拾好心情,准备趁着所剩无多的时间,把自己武装起来。
    ……
    “鉴于你这次为家族做了卓绝的贡献,所以,你身上的法器不再收回,当做奖励,并且,这些丹药以及这柄武器同样是奖励的一部分。”
    别院。
    房间中。
    白澈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语气中不乏羡慕地说:“我都有些眼红了。”
    何悠笑着将衣服下的“强者模拟器”卸下来,没理会这货酸溜溜的语气,低头打量那些成排放在盒子里的瓷瓶。
    上面都贴着不同的标签,种类不同,大多还是辅助修行的药剂,想必价值不菲。
    至于那柄武器则是一柄短刀。
    银色刀鞘,并不重。
    何悠尝试拔出来,就只觉一阵寒意蔓延。
    刀身上铭刻奇异符文,看着眼睛微微发痛,想要挪开。
    在握柄处则刻着两个篆字。
    “诡灭。”白澈替何悠说出了篆字的含义,继而道:
    “这是给你配备的武器,大凡修士还是使用长剑居多,但是你踏入修行时间还短,也没有从小练习过剑术,考虑到这点,就没有给你长剑。”
    “至于这柄短刀,是从家族\u001d武藏库中取出的,是早年间偶然获得的一把武器,有破坏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效果,你拿着防身。”
    何悠缓缓收刀入鞘,脸色略显怪异。
    诡灭之刃可还行……
    不过抛开这个名字,何悠对此还是很满意的。
    虽然他也觉得背负一柄长剑更帅气,更有仙味,但问题是他不会用啊。
    “谢谢。”
    “只是你应得的。”白澈淡淡道,“至于接下来一段时日,你尽管安心下来修炼,有什么消息,随时群里联络。”
    “好。”
    等将这货送走,何悠才转身看向那一箱子丹药,长长吐出一口气:
    “接下来有事情做了。”
    ……
    ……
    接下来的几天,何悠过的异常充实。
    近乎奢侈地服用丹药,修炼,运转功法进行吸收。
    他也不知道别人的“消化”速度如何,反正,他觉得自己对这些药力的吸收挺快的。
    除此之外,就是练习“草木皆兵”以及从陈抱朴那里学来的“震拳”。
    而关于句曲山的消息也在不断更新。
    从传回来的视频来看,那些黑色裂缝越发密集,周遭灵气波动也越发剧烈。
    好在地方偏僻,加上各个势力都派人守着,倒也没有引起普通人世界的额外关注。
    在何悠的感觉中,日子仿佛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只是谁都知晓,这平静下,是酝酿的波涛。
    ……
    第三日清晨。
    当群山的飞鸟略过别院那片人工湖的时候。
    盘膝坐在卧室的何悠身周灵气忽然不正常地涨缩了片刻。
    体内。
    经脉中滚滚灵气怒潮般奔腾,反复达到了某种限度,在尝试冲击什么。
    “哗啦!”
    随着心海中一声碎裂,何悠蓦然撑开双眼,抬起右手,看向掌纹。
    只见,第二道掌纹已然亮起,隔着皮肤,散发奇异薄光。
    如此,他掌心的三道掌纹,已然亮起两道。
    这意味着,他又一次迈上了一个小台阶。
    “开脉中境!”
    何悠吐出一口浊气,有些兴奋地自语道。
    二品开脉有下中上三境。
    涂山击杀赵门主后,他意外吸收了其逸散的一部分力量,晋升二品下境,或者说是初境。
    如今,又过了数日,他终于在丹药的辅助下又迈出一个小台阶。
    “也不知道我这速度是否正常……应该不会太慢吧?”
    何悠自语,看着掌纹的亮光缓缓散去,恢复如常。
    旋即,他不再多想,简单收拾了下,拿出手机联络了下其他人,便走出了别院。
    根据前方消息,句曲秘境可能最早今晚就要开启。
    白氏队伍也要出发了。
    ……
    车队已经准备好,何悠抵达的时候,看到其他人也差不多都到了。
    人不多,可以简单概括为“一超多弱”。
    通玄上境大修士“白夫人”领队,往下是白澈这个金丹境,然后就是林岚、金谷、陈抱朴以及何悠,再加上四五个四代弟子。
    恩,就是白氏其他旁支的子女。
    修为都在二品、三品左右。
    看着有些寒酸,但气势倒还昂扬着。
    明镜长老上次涂山秘境中,为了拖住灵偶,透支了力量,所以也留下养伤。
    至于白枣……不知到为什么没被允许加入。
    何悠知道,她是申请来着。
    只不过被白夫人否了,何悠猜测,可能也有保留香火的意思在里头。
    “这是‘心印’,每个人都戴在手腕上,贴着皮肤。”
    队伍旁。
    白夫人将一些类似手镯的东西分发给众人,然后看了何悠一眼,解释道:
    “这件法器相当于定位仪,根据这几日我们了解到的讯息,句曲秘境中视野恐怕很糟……
    这东西在一定距离内,可以互相标记我们彼此的方位。
    此外……还可以测探生命体征。”
    顿了下,这位“大家长”抿了下嘴唇,道:
    “如果佩戴者生命波动消失……它会自动释放出一道光柱,标记位置。
    而且,如果你们遇到危险,又与其他人失去联系。
    也可以主动打开它,释放光柱,向附近的修行者求援。”
    何悠接过这东西,摩擦着其表面的符文,问道:
    “向其他修行者求援?包括其他势力?”
    白夫人看了他一眼:
    “包括。这是在十方竹林达成的协议,理论上,进入的各个正道门派,有互帮互助的责任。”
    理论上……
    何悠叹了口气,明白这也只是理论上。
    考虑到实际情况,恐怕除非是真的遇到了绝境,否则没有哪个宗门会愿意主动开起这玩意。
    毕竟,到了里头,谁知道其他门派会不会趁火打劫?
    白氏可刚在府城秘境里栽了大跟头。
    当然,如果是“人缘”比较好的宗门,像是野草寺这种,倒是可以求助。
    至于别人帮不帮,那就看天意了。
    “此外,这一次,桐仁大师将会启用一件古老的法器,远程观看秘境内部情况,并会与各大门派留守在外的人共享视野……恩,这个你们知道就好。”白夫人又道。
    何悠愣了下,旁边林岚也好奇地问了下细节,他听了一阵,才弄懂。
    这次野草寺也会派弟子进入,那位胖乎乎的桐仁和尚大概用某种上古法器,开了个远程摄像头。
    然后可能是与其他宗门达成了什么合作之类的,总之,将画面共享了。
    “也就是说,咱们在里头的行动,会被外面的人盯着看?”林岚有些不舒服地问。
    “考虑到里面缺乏光线,恐怕很难看到什么,况且……那么多队伍进入,桐仁和尚也看不过来。”白夫人撇嘴道。
    “行吧……”
    几人说话间,分别将“心印”佩戴完毕,然后检查了下武器防具丹药等储备,这才上了车,朝秘境方向赶去。
    ……
    ……
    一路上,众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很快,众人就抵达了目标地点。
    也就是“容市”下属的地区。
    远远的,众人就看到了那座面积达五十多平方千米的高耸山峦。
    那是句曲山。
    当然,是以前的称呼,现在么,叫“茅山”。
    真实的“句曲仙宗”当然不在这座山上,而是位于某个被隐藏起来的空间。
    只不过,其中的,广为人知的一处入口的坐标就在附近。
    与涂山类似,这一次,空间交错造成的裂痕缺口仍旧有很多,各个宗门,尤其是白氏与焚海剑派默契地分开了很远。
    选择了不同的进入位置。
    当何悠下了车,就看到了等在附近的白氏外围成员,以及……
    “茅清。”何悠看了眼站在一片树荫下的,举止文雅的女人,道。
    旋即,又看向了趴在她身后,宛如一座房屋般大的盹盹——它已经恢复成了大妖兽的原本形态。
    只不过,何悠发现它体表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波纹,扭曲着光线,看不清它的具体模样。
    而周围白氏的外围成员也似乎对其视若无睹。
    何悠顿时明悟。
    这应该是某种类似隐身的法门,只不过,只能欺骗普通人的感官,修行者仍旧可以看到。
    也是,不然的话,这么大的一只猫被人瞧去,准备上新闻的。
    “何供奉。你们来了。”茅清微笑着走过来,点头道。
    双方正打算说几句废话来寒暄,猛然间,便只觉前方灵气异常翻卷,隐隐,有莫名的轰响浮现于每个修士心海。
    那些隐现的裂痕凭空消失,而在众人的视野中,前方却仿佛多了个模糊而黑暗的界限。
    秘境开启了。
    众人心头明悟,旋即放弃了寒暄,都是精神一震。
    “看来,我们这就得出发了。”白夫人道。
    茅清轻轻吐出一口气,望向前方的空间缺口,语气复杂道:“是啊。”
    “祝你好运。”白夫人说。
    茅清露出了一丝微笑,环视众人,道:“也祝你们好运。”
    顿了下,她的目光在何悠脸上停顿了下,忽然道:
    “作为客卿我还想给你们提一个小小的建议。”
    “哦?请说。”白夫人认真道。
    旋即,便听茅清轻轻叹了口气,眼神认真,道:
    “到了里面,切忌互相离开太远……倘若遇到了什么意外,记得,要小心彼此。”
    说完,不等白夫人发问,茅清便一跃而起,跳到了盹盹的头上。
    继而,这只大妖喵呜一声,卷起一阵妖风,率先消失在入口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