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八十六章 逻辑错误

第八十六章 逻辑错误

    “我看到了光……”
    “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通讯中断了,空气中满是狂暴紊乱的灵气……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是的,我昏迷了。
    脑海中的记忆混乱,断续,不成逻辑,我想,我可能是在实验开始后就遭到了某种精神层面的冲击,导致了昏迷……
    显然,事情不大对劲,我有不详的预感。”
    “通过回想,我终于勉强找回了一些记忆。
    我似乎看到了一道光,在宗门实验区的位置升起,我不知道那是否是正常景象,毕竟我不懂符文阵法学……
    记忆中,我似乎还听到了某种噪音……很奇异的噪音,仿佛有无数‘人’在窃窃私语,又似乎是某种富有节律的歌声……这让我产生了些联想。
    记得上次模拟实验的时候,听说意外接收到了一些奇怪的信号,无法解析,很是混乱,似乎是源自于西陆……可这怎么可能!
    那片大陆已经封闭、废弃了上千年……
    很多人也持否定的态度,认为其可能是某种能量干扰……”
    “不过从逻辑上,我认为这两者未必有关联,倘若有,那在模拟实验的时候就应该出现异常……当然,这都是我胡乱的猜测。
    总之,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来必须要去看看了。”
    “我回来了。我无法靠近试验区,外面的环境太恶劣,我怀疑那些灵气被污染了,只是行走在大地上,就让我感觉到皮肤刺痛,头晕目眩。
    而且越往深处走,这种痛苦越强烈。
    当我终于来到试验区外环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要撑不住了,再往前,连清醒都无法保持。
    我只能停在那里,眺望前方,实验区压抑且炽热,我竟然看到有无数魂火飘荡……并且,我再度听到了那些‘歌声’,仿佛在呼唤着我,我竟然难以抑制地想要靠近它……
    那种感觉是如此强烈,好在我挣脱了这种状态,立即折返回来。
    我想,实验怕是真的出现了问题,而我必须耐心等一等。
    我尝试向外界求援,但整个空间已经从内部锁死,我根本无法离开!”
    “……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或许是几天,或者是几个月。
    我消耗光了这里所有的食物和水,而外部的环境却没有减弱……而且最糟糕的是,我的识海越来越不稳定,似乎被外部影响了。
    整个人时而清醒,时而混沌,并且,源自于实验区的‘歌声’近来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我的识海中……即便隔了这么远也是一样。
    我不清楚这是幻觉还是真实……但我的反抗越发无力,我有种预感,或许,很快我就再也无法抵抗它的召唤……”
    “……我又一次从混沌中苏醒,这一次,我的头脑竟然意外的清醒,然而我却无法开怀。
    我的识海状况已然恶化,难以压制,更于混沌中生出无数迷梦,或许,我还能撑一段时间,或许不能,但显然,我们的实验失败了,这里也将被掩埋。
    我被困在此地,无法离开,并将迎接无法避免的死亡。
    也许我可以尝试自杀,不过我这人向来怕痛……还是算了,我刚才打开了窗子,让房间透透气。
    此刻,我甚至能听到氵”
    ……
    古典楼阁中,灵影灯释放出稳定的光亮,何悠等人静默地听着这些内容。
    然后,白夫人的声音很突兀的停了下来。
    “怎么不继续了?”何悠问。
    白夫人缓缓抬起头,向众人展示了下手中最后那页纸残缺的纸张。
    笔记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众人面面相觑,继而沉默,消化着这些文字中的内容。
    何悠不知道其余人什么想法,但对他而言,这些字句里蕴藏的信息量着实不少。
    句曲仙宗的覆灭果然是源于一场实验。
    而且看样子是筹划了许久,甚至可能长达好些年。
    可惜这些记录仍旧没有透露实验的具体内容,可能是记录者本身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必要的谨慎,亦或者是相关内容被烧毁了。
    总之,看完之后,他心中的迷惑不仅没有解开,反而增多了。
    “笔记中提到了八月京师地震,应该可以确定时间点。”
    良久的沉默后,金谷开口道。
    白澈点了点头,说:“来之前我做了功课的,按照记录,句曲仙宗关闭是在雍正八年,也就是公元1730年,那年的确发生过地震。”
    1730年……
    何悠闻言回忆起了涂山秘境中,修士张平留下的那块墓志铭中的内容。
    按照上面提到的日期,1728年,张平曾经找到过句曲山,希望拜入其中,却被告知只能做杂役。
    对比这笔记的内容,显然,那时候句曲仙宗就已经开始为了实验而遣散人员了。
    后期就连正式弟子都被调离了本部。
    也就是说,那时候句曲仙宗内部可能已经不再招收弟子了。
    而从28年起,张平埋头闭关,两年后,句曲仙宗彻底封闭。
    算来,距今已经将近三百年……
    三百年的时间,这里的灵气环境虽然有所恢复,不再如笔记所述的那般恶劣,但仍旧紊乱,可见那场实验造成的破坏之强。
    至于其中部分段落提及的“姬家”、“西陆”、“天道监测”等字眼更是让人格外好奇。
    何悠思索着,观察着白夫人的神情,却发现这位大修士眉眼间也是弥漫着困惑。
    似乎,同样迷惑不解。
    “看来这里的确存在着一些秘密。不过看样子三百年的时光,那些残留的影响已经衰弱了许多。”白夫人将这些纸张收了起来,道。
    “我觉得未必……这些记录神秘兮兮的,而且,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林岚嘀咕道。
    “你别吓人好不好……”
    “说起来我也有这种感觉啊,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众人议论纷纷。
    何悠却将目光投向了身旁那张玉石台,说:“这个台子要不要检查一下?房间里可能有价值的也就剩这东西了。”
    白夫人点点头,道:“我来试试。”
    说着,她缓缓走近,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凝重地将手按去。
    掌风徐徐,将三百年的灰尘推开,显露出黯淡的阵法纹路。
    触感微凉。
    没有任何不适。
    她又尝试推动了下凹槽中的那些滑块,也没有异常反应。
    犹豫了下,白夫人短暂闭目,用虚无缥缈的神识尝试接触。
    下一秒,在她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一行信息:
    “检测到非法入侵,已停止外部访问,请获取相关权限后正确登陆。”
    伴随着的,还有一个浮现于识海上的红色的x。
    ‘果然不行么……’
    心中轻轻叹了口气,白夫人有些失望地收回神识,然后对众人微笑道:
    “没什么用处,好了,我们在这里停留够久了,抓紧时间继续赶路吧。”
    说着,她率先朝着门口走去。
    其余人怔了下,赶忙跟上,林岚则好奇地也伸手摸了那玉石台一把,装模作样的闭目感应。
    “什么感觉?”何悠好奇问道。
    “有点凉。”林岚砸了咂嘴,收回手,有些失望的样子,扭头向外走。
    何悠愣了下,笑了笑。
    旋即犹豫了下,也伸手好奇地触摸了下……没有任何感应,果然只是个废掉的装置。
    摇摇头,他也不再多想,跟着队伍一起离开了这座楼阁,继续朝前方走去。
    而就在他们前脚刚离开这片区域。
    空无一人的房屋中,那满是灰尘的控制台却忽然散发出暗淡的亮光……
    就仿佛,刚经历完漫长的开机过程。
    于此同时,楼阁外部尖顶位置的某只玉石打造的,“装饰性”仙兽双眸闪烁了一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屋内控制台系统内部一道道信息飞快流淌:
    “检测到高级权限登入……”
    “休眠启动已完成……”
    “门禁扫描已完成……警告??:未知人员进入……数据反馈失败……联网中断……”
    “管理员:仙聆圣君‘何放’于雍正二百九十八年卯时三刻进入山门……”
    “警告:记录发生逻辑错误,疑数据丢失……报告生成完毕,自动反馈中……”
    “反馈失败,联网中断,事件已写入,将于一刻钟后重试……”
    “……反馈失败……”
    ……
    ……
    地球主空间。
    宁城,白氏秘境。
    白枣站在门口,望着东方升起的太阳,一阵阵倦意上涌,却又被她硬生生压下。
    转回身,灯火通明的房间中极为安静。
    墙壁上的大屏幕里,满是黑暗,只有一片光影宛如定格般固定在画面中心。
    那是借助“千鹤”传回来的画面,是野草寺僧人们行走于荒原中的情景。
    在过去的几十个小时里,她一直在盯着这副单调至极的画面。
    画面没有移动过,并不是桐仁大师吝啬于将目光投向别处,而是除了野草寺的队伍,至今没有遇上其余的修士。
    而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似乎是一件好事,没有看到“心印”的光芒,大概率意味着探索者们都还安全。
    当然,同样意味着他们距离句曲仙宗核心地带还远。
    黑暗严重拖慢了速度,更何况还只能步行。
    “看厌了吧,就说了,让你回去休息,有什么变故,会叫你的。”房间中,屏幕对面的老人看了白枣一眼,笑着说。
    后者却只是皱了皱鼻子,道:“外公,我才没有厌烦。”
    说着,似乎是要证明这一点,她又跑回了沙发上,瞪着眼睛盯着一成不变的画面,看着那些僧人,心思却不可抑制地散开:
    老妈与何悠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在赶路,还是休息?
    ……
    “休息一下吧。”
    黑暗而荒芜的大地上。
    就在何悠再一次感觉到疲惫的时候,就听到了白夫人的声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