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八十八章 第一例

第八十八章 第一例

    “呼。”
    何悠猛然从深层梦境中惊醒。
    大口吐气,眼前的景物也飞快清晰了起来。
    这里仍旧是刚才选择休息的地方,就连自己躺卧的位置都没有变化。
    只不过本应该在轮值休息的众人都神情凝重,关切地看着他。
    白夫人更是就在他身旁,正缓缓收回右臂。
    何悠压制住本能远离的冲动,双手用力抓握泥土,道:“我真的醒了?”
    听到他这句话,原本紧绷的众人神情都有所松缓,白夫人更是明显松了口气,笑道:
    “要不要掐一下,看看自己疼不疼?”
    “到底发生了什么?”何悠闻言放松了下来,道,“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
    “不只是你,”白夫人叹了口气,让开了身体,指了指身后,“林岚也是。”
    何悠看过去。
    就只见林岚正坐在地上,抱着她的灵影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他的神情当即变得有些古怪,毕竟……就在刚刚,自己才杀了对方一次。
    “你和林岚都遭遇了某种精神层面的入侵,在入睡的时候。”
    白澈走过来,说,脸上没有半点“高傲”的模样,只是认真。
    果然……
    何悠并没有太意外,旋即就听白澈继续道:
    “不过你们遭遇的情况是否一致我就不清楚了,林岚是梦到大家喊她启程,然后迷迷糊糊就在梦里跟着那些东西往深处走,幸好被我们发现,及时把她拉了回来。”
    何悠愣了下,又询问了下具体过程,然后抿了抿嘴唇,说:
    “我和她梦到的情景差不多。”
    听到他的话,其余人对视一眼,倒是并不很意外。
    何悠心中却越发疑惑,虽然两个梦的开始几乎相同,但自己与林岚的情况显然是有区别的。
    在林岚的梦境中,她没有发觉那些东西的异常,而是跟随对方上了路。
    反映到躯体层面,被众人发觉了异常。
    最后由白夫人出手绞杀了那些“入侵者”,将她救了回来,避免了迷失。
    何悠却是自己发觉了异常,并做出了反击,而且,严格意义上讲,他并不是被白夫人救下的。
    在那柄“飞剑”进入前,那些“入侵者”就已经被某种力量杀死,梦境濒临破碎。
    何悠笃定,即便白夫人不出手,自己也会正常苏醒。
    这里面就存在两个问题。
    一个是自己似乎过于清醒了……最起码,相比于林岚更轻易地看出了破绽。
    恩,这在当初小青山镇的时候就有所体现,可以归结为自己因为习惯了那些噪音,精神意识更加坚韧。
    另外一个,就比较诡异了。
    既然不是白夫人的力量,那么,导致梦境破碎,消灭“入侵者”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到了从“灵偶”中获取的,那副藏在脑海中的“地图”。
    但又觉得不大可能。
    还有……梦境破碎时候,自己看到的海洋,也让他很是好奇。
    何悠想了想,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下,就听白夫人道:“那是你的识海。”
    “识海?”何悠反问。
    “是的,或者称呼为潜意识层空间,在修仙界叫做识海,每一个人都拥有,只不过,修为不达到一定程度无法感应到。
    其暗沉,灰蒙,往往呈现灰白色彩,只有达到通玄境界,才可以将其开启,调动精神力,也就是神识了。”白夫人简单解释道,“梦境就是架构在识海之上的,你被我短暂惊醒,惊鸿一瞥,算是巧合。”
    语气中,并没有很在意,似乎这是很正常的情况。
    然而何悠却是心中一动,越发讶异。
    按照白夫人的说法,自己的识海应该是灰白色的,可是……之前那匆匆一瞥,他分明看到了光亮……
    这似乎与常人迥异。
    何悠近乎下意识地将这丝惊诧隐藏了下来,并意识到,消灭了“入侵者”的力量大概就源于自己的识海。
    莫非,又是与自己的超凡听觉有关的“特殊”?
    思考中,众人也将目光移开,讨论起这场意外的危机。
    白夫人显然并未意识到何悠的特殊,也没意识到,梦境的破碎并非源于她的帮助。
    何悠当然也不会自曝,只是装作调息般原地打坐,尝试察看脑海中那些额外的信息。
    亦或者说,是那副得自灵偶中枢的“地图”。
    想要确定是否与其有关。
    意识中,笼罩着迷雾的“地图”仍旧安静地漂浮在脑海深处,没有任何变化,然而在它旁边,却多了几朵正飞快消散的“魂火”。
    何悠怔了下,意识到这是那些崩碎的“入侵者”的残骸,似乎就要彻底消失。
    短暂的犹豫后,他尝试小心触碰了其中一朵。
    继而,何悠眼前仿佛闪过一个画面:
    一间熟悉的楼阁窗前,一位身穿奇异道袍的青年正握着一根毛笔,在纸上书写着文字。
    脸上的神情忧虑,又透着隐隐的兴奋。
    “是那个看门人的记忆碎片?”何悠怔了下,画面当即崩解,彻底消失不见。
    他赶忙又去触碰另外一朵……
    在这副画面中,这修士似乎已颇为虚弱,仍旧坐在玉石台前书写文字,然而身体却难以制止地颤抖着。
    忽然间,他整个人仿佛惨叫了一声,猝然起身,向后跌倒,抱住脑袋,一缕缕虚幻的魂火从眼眶中冒出来,将跌落在身旁的笔记点燃……
    他仿佛要阻止这一幕,然而双手做出来的却是撕扯的动作……
    或者说,是在以此缓解痛苦……近乎疯狂地发泄后,他忽然平静了下来,缓缓起身……
    画面崩碎。
    何悠赶忙去触碰最后一朵魂火。
    在最后一幅画面中,就只见这个修士行于一片漆黑之中,如提线木偶。
    身周是狂暴的灵力,从毛孔中喷涌出来的虚幻魂火照亮了周围,也似乎在燃烧着他的生命……直到一切归于寂灭。
    ……
    至此,所有的魂火都已彻底消失。
    何悠也终于明白,那些侵入了自己与林岚梦境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于心中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睁开眼,就听到众人正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见他结束调息,脸色好了些的林岚走过来,说:
    “大家认为,那可能是当年句曲仙宗的修士死去之后,残留下的意识……毕竟,他们本就精通精神意识术法,在这种特殊环境下,保存下来一定的影响并非不可能。”
    何悠勉强扯出一丝笑容,道:
    “不过看样子,它们并不是很强,只能用入梦的方式侵入。”
    白夫人看向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
    “这些残念的确弱小,我刚检查了下,你和林岚佩戴的精神防御法器灵力已近枯竭,又没有及时补充,这才给了它机会。
    可其威胁却也不容小觑……修士终究需要睡眠,而一旦被侵入梦境,就很难解救出来。
    毕竟……不是每一支队伍都有一位大修士。”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加重了些。
    何悠沉默。
    是了,白氏的队伍中有大修士可以及时救援,然而进来那么多势力,其中大多数,是没有通玄境高手坐镇的。
    倘若无法及时解救,那么……会发生什么?
    念及此,众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担忧与庆幸。
    而就在这一刻,突然间,结巴少年陈抱朴突然瞪着眼睛看向某个方向,挥舞着胳膊,喊道:“看!那……那边!”
    什么?
    何悠等人豁然转身,望向茫茫黑暗。
    就只见,在左侧方位,不知多远处,竟默然升起一道冲天光柱!
    如同火炬般醒目!
    “心印!有人开启了心印求援!”有人喊道。
    然而何悠却猛然想起,“心印”并非只有主动开启下才会标记位置,还有一种可能是……有修士意外死亡。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过去?”林岚犹豫着问。
    没有人回答,只是将目光投向白夫人。
    按照十方竹林的约定,秘境中看到“心印”信号,各门派应当彼此施以援手,然而,这终究只是理论上的。
    而且,贸然接近,同样会让自己的队伍也陷入险境。
    因此,最“理智”的做法应当是不理会,权当没看见。
    只是……
    以方才的经验分析,发出信号的队伍极有可能也遭遇了“梦境入侵”,而在这种情况下,一位大修士是真的可以救人一命的。
    沉默中。
    没有人说话,过了一会,白夫人才忽然扭头看向何悠,问道:“你觉得,我们要不要去?”
    何悠一怔,没料到对方会寻求他的想法。
    然而下一秒,白夫人却没有等他的回答,就仿佛只是随口一问,她自顾自笑了下,扭回头,轻轻叹了口气,说:“看样子距离不远,好歹去看看吧。”
    “恩!”队伍中,众人用力点头。
    而就大家起身准备赶过去的时候,何悠忽然耳朵动了动,若有所觉地抬起头,准确地望向了头顶某个位置。
    就只见黑暗的天穹下,赫然有一点红光在飞快奔着心印光柱标记的位置移动。
    ……
    ……
    冰冷压抑的天空下。
    “千鹤”伸展双翅,玉石与金属混合质地的躯体上,无数阵法符文荡漾起微光,头部位置。
    两只血钻般的眸子透出不带任何情绪的光。
    ……
    大地上的某处。
    飞舞的火焰长龙照亮且环护着整个队伍。
    刚刚攀登上一座山坡的薛照刚吐了口气,就听到身后一阵骚乱。
    他赶忙看过去,便看到身后一道光柱拔地而起。
    “我们是不是得过……”
    坠在队伍末尾,被焚海剑派强拉进来的刘茂愣愣地开口道。
    可刚说了一半,就察觉到不对,赶忙捂住了嘴巴。
    继而,他就见薛照冷冷地盯着他,说:
    “距离太远。都别看了,继续赶路,我们得抓紧时间了,小心让白氏夺得先机。”
    山坡上沉默了一瞬。
    钱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就听众弟子齐声应道:“是!”
    她犹豫了下,终究没说什么。
    ……
    与此同时。
    地球主空间,各个门派内,无数道目光投向了转播画面。
    宁城。
    抱着靠垫昏昏欲睡的白枣猛地打了个激灵,看向屏幕,呆了两秒,然后发出一声轻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