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八十九章 救援

第八十九章 救援

    “啊!”
    白枣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屏幕中的画面。
    背景仍旧是黑沉沉的大地,然而在正前方,却是正有一道光柱遥遥升起。
    她揉了揉眼睛,在确认并非幻觉后才猛地扭头看向了身旁的外公,想要问一下,却见这位白氏家主神情严肃,没有一点笑意。
    白枣怔了下,这才想起,这画面并非幸事。
    在各个宗门进入句曲秘境三天多的时间后,终于出现了第一例“求援信号”,甚或是死亡标记……
    并引起了操控“千鹤”的桐仁大师的注意。
    就仿佛是平静被打破般,此刻,各个秘境中,无数双目光紧张地望了过去。
    想要确认,出事的到底是哪个队伍。
    ……
    “是花间派!”
    不知道是因为的确是距离最近,因而最先赶到,还是太多的队伍假使看到了,也视若无睹。
    总之,当何悠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信号标记之地的时候,心印散发出的光柱已然黯然,减弱。
    却明显只有他们一行人赶来救援。
    约莫五六个修士聚集在前方,地上似乎插了某种会发光的植物,在这种环境下,十分醒目。
    而那只“千鹤”早已抵达,正在那些人上空悬浮。
    当何悠等人抵达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白夫人更是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身份。
    花间派……
    何悠猛地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仔细在脑海中回忆了下前几日看过的那些资料,这才记起了这个门派。
    花间派在江宁属于规模较小的那一类,掌门是一位女修,因此门中女弟子较多些,没有强大的修士坐镇,但弟子实力比较均衡,凝聚力很强。
    风评不错,与白氏交好。
    在前几日十方竹林的宴会上,虽然因为实力较弱,没有站出来替白氏挡伤害,但何悠记得,这个门派当时也保持着中立友好的状态。
    这让众人无形中松了口气。
    “白真人……”这时候,花间派的弟子终于也注意到了何悠等人。
    发出一阵惊呼,语气中满是惊讶,又带着难以掩饰的喜色。
    “我们在附近看到了心印的标记……发生了什么?”
    白夫人率众快步前行,同时谨慎地将武器收起,却也处于随时可以拔出的状态。
    等走近了,何悠才看清状况。
    花间派的队伍总共有六人,然而此刻,却有两个正躺在地上。
    其中一个修士身上正释放出心印的暗淡光辉,神情平静地仰躺,仿佛正在沉睡,然而脸上却已呈现出一丝死气。
    另外一个“沉睡”的修士,身上心印并未激活,只是看上去情况也不好。
    一位年长些的女修士正坐在其身旁,以手按压其心腹,释放出蒙蒙亮光,似乎在帮助维持。
    其余人则慌张地围拢在周围,或是紧张,或是恐惧。
    甚至有个女孩已经哭的梨花带雨。
    “白真人……”那年长女修想要起身,却碍于姿态,只能欠身行礼,然后飞快解释道,“我们也不清楚,只是在此地休息,然后两位弟子轮换睡眠。
    其中一个心印突然激发,等我们反应过来,发现他已经死去……”
    何悠站在一旁,终于弄懂了经过。
    与白氏的情况几乎没有差别,也是露营休息,两个队员被困在梦境中,只不过,花间派没有大修士坐镇。
    因此,直到一个弟子彻底迷失,于梦境中死亡,激活了心印,其余人才察觉异常,并发现,另外一个入睡的弟子也无法唤醒。
    “果然是会死人的么……”
    何悠看向那满脸死气,笼罩在光辉中的花间派弟子,心情沉重,就听到林岚语气后怕地低声说。
    “活着就好。”何悠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轻声说了句。
    旋即便听那位年长女修神态焦急道:
    “我们猜到这应该是某种精神意识层面的袭击……可是又找不到解决办法,只能不断释放清心咒……”
    这时候,悬浮在众人头顶的“千鹤”也缓缓降低了些高度。
    一个明显有些“失真”的声音从这个飞行装置中传了出来:
    “我也试着用禅音唤灵……也没有用处,毕竟……千鹤的力量有限。”
    众人纷纷看过去。
    白夫人也看向千鹤,点头客气地叫了声:“桐仁大师。”
    显然,千鹤是没有自己的灵魂的,这声音只能是桐仁和尚在借助这装置说话。
    旋即才说:“其实……我们刚刚也遭遇了类似的袭击。”
    顿了下,道:“只不过幸运地提前发现,救了下来……这的确是神识层面的攻击。”
    闻言,花间派余下的弟子先是惊愕,继而纷纷看向了白夫人,意识到了什么。
    “果真?白夫人……您……”
    没等对方请求的话说出口,白夫人便挥手道:“让我来试试。”
    说着,她当即走向了那仍旧“沉睡”着的修士。
    众人赶忙散开,不敢阻拦,纷纷露出喜色。
    何悠也趁机走上前,低头看去。
    那是个年轻的女修,看模样,应该也就二十岁上下,穿着一身干净的道袍,直挺挺躺在地上,心跳有力,然而却无法唤醒。
    眉头却于睡梦中紧紧绞在一起,似乎很是痛苦。
    看到这一幕,何悠有些好奇。
    从看到心印,到赶到此处,虽然他们已经尽可能快,但也过了好一阵,即便外面有人守护,能坚持这么久,也很让人意外了。
    思索中,就见白夫人蹲在这名女弟子身旁,深深吸了口气,调动神识力量,抬起右手,用食指径直向其眉心点去。
    然而刚触碰了一瞬,白夫人便惊疑地抬起了指尖,睁含讶色道:
    “她……的精神力好强,而且在有意识地保护自己的潜意识层空间,在抵挡我的侵入。”
    作为花间派领队的年长女修苦笑道:
    “她天生魂力强大,也正是因为这天赋,才被选中,收入门中……我猜,也正是这缘故,她才能撑到现在……”
    白夫人吐出一口气,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略显惊讶,然后为难道:
    “可这样一来,她也在无意识地抵抗着我……倘若我猜测不错,她如今应该正在与那些入侵她精神领域的残魂抗衡,而贸然施家外力,或许反而会发生难以预料的意外。”
    “您的意思是……”
    白夫人叹了口气,道:
    “就像是两个人在擂台上殊死搏杀,如果第三个想要强行将两者分开,很容易造成误伤。
    尤其,还是在我‘看不到’内部的情况下。
    虽然我可以强行介入。
    可那样一来,恐怕即便唤醒她,也会不可逆地伤到她的灵魂。”
    听到这番话,花间派弟子们一下子慌张了起来。
    修仙界中,众所周知,凡涉及到精神层面,都极为凶险。
    一点错漏,都会致命。
    “那……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约莫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弟子哀鸣道。
    “最好的情况是她凭借自己的意志自然苏醒,毕竟她的精神强度的确天赋异禀……或许,下一秒她就会自己醒过来……当然,另一种可能就是……”
    白夫人没有继续说下去。
    然而所有人都听懂了。
    如果扛不住……那就要真的死掉了。
    这显然是两难的境地。
    插手,很可能会造成不可逆的伤亡,不插手,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当事人又处于昏迷中,无法开口,那其余人又如何能替她做这个决定?
    “所以……您的意思是,要么冒着大凶险,要么……就是等?”
    年长女修脸色灰白,嘴唇微微颤抖着,维持着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
    白夫人沉默着,然后缓缓起身,犹豫了下,用满含歉意的语气道:
    “以我的修为和见识,只能给出这样的答案,如果有修为更高,亦或者见多识广的强者前来,或许还有法子,可我……实在抱歉。”
    年长女修闻言赶忙摆手:
    “您已经尽力了,这……让我们再想想……”
    而这时候,那个哭的很惨的女孩忽然咀嚼了下白夫人后半句话,满是泪水的眸子忽然亮了下,急着道:
    “您是说……修为更强的,可能有办法?”
    白夫人愣了下,有些茫然地点点头:
    “当然,修为越高,在灵魂领域想必钻研更深,可目前并没有其他道友前来……”
    “这里有的啊!”那女孩却突然擦了擦泪痕,道:“有的啊!”
    有?
    有谁?
    这里除了白夫人这个大修士,哪里还有更厉害的……等等!
    在场众人先是不解,旋即仿佛终于想起了什么般,齐刷刷扭头,将目光投向某人。
    就连桐仁大师操控的“千鹤”也缓缓原地调转了镜头的方向,并调整了下焦距……
    气氛一时沉默。
    只剩下脸色平静,一心看热闹的何悠茫然地与众人互相大眼瞪小眼。
    心中写满了懵逼。
    足足过了两秒,何悠才打了个激灵,意识到了什么。
    合着你们说的“高人”、“强者”就是我?
    这时候,他才终于记起,自己好像还有个身份来着……
    “青苍真人!求求您出手,救救我师姐吧!”
    尴尬而沉寂的气氛中,何悠刚回过神,就看到那哭的不成人形的女修士扑通一声扑了过来。
    伸出胳膊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将他刚要说的拒绝的话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只能和脸色古怪至极的白氏众人面面相觑。
    所以……这锅怎么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