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九十章 深海符文

第九十章 深海符文

    荒芜的大地上,卷起一阵冷风。
    何悠茫然地面对着看过来的,一双双或期待,或古怪的眼眸。
    身体近乎本能地掩藏下了这些混乱的思绪。
    就像是白澈曾经很无力地赞叹过的那样,何悠真的是个天才。
    最起码,在学习技能方面一直如此,无论是秘法、拳术,亦或者是“表演”,都能很快地掌握好。
    因而,即便面对这猝然而至的大锅,他也保持住了人设。
    甚至习惯性地稍稍挪步,给予千鹤的“镜头”一个比较合适的拍摄角度……双眸中,更是不起波澜,宛如两口古井。
    这一副淡然神态落在花间派的弟子们眼中,就更显得高深莫测了。
    然而这个她们眼中的“青苍真人”此刻却只想骂人。
    这算什么?
    自己只是简单围观下,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还有……白夫人……你没有把握,就承认自己实力不足不就好了?干嘛补最后一句?
    而面对着他的凝视,身为通玄境大修士的白夫人则是默默撇开了头去。
    似乎在躲避他的目光……明显有些心虚。
    毕竟,如果不是她一时口快,花间派未必能联想到何悠。
    一路上行来,她几乎都忘了何悠披着“青苍真人”这个身份的事,因此,也压根没有做出规避。
    可在花间派众人耳中,她的这句话更像是某种“暗示”与“提醒”。
    仿佛是故意在点醒她们一般……
    境界更高,亦或者见识更广的强者?
    这说的不就是青苍真人么?
    虽然修为远不如当初,但作为曾经的九品大圆满,百年前向天举剑,最终被世界意识抹杀的存在……想要出手救人,应当……问题不大吧?
    至于为什么“白真人”不直说,而是用这种“暗示”的方法,也很简单。
    想必其虽为白氏领队,却也无法命令“何供奉”。
    从立场上,也没道理平白无故替她们请求何悠出手。
    因此,才只好以语言进行暗示。
    这个逻辑是十分合理的。
    念及此,花间派众多女弟子,乃至于那位领队的年长女修都起身望过来,眼中满是恳求的神情,嘴唇颤抖着道:“青……”
    “叫我何悠就好。”
    “是……何……何供奉,不知您可否……”
    何悠轻抬右手,拦住了对方,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将目光投向白氏其余人。
    就看到白澈、林岚、金谷等人都尴尬地撇开头去,显然,他们也想不出破局的方法来。
    所以……你们就不管了吗?
    谁能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何悠强行按耐住翻白眼的冲动,开始飞快思索应对措施。
    救人肯定是不能救的……主要是他压根没那个能力。
    毕竟自己不久前也躺在地上来着……
    那么,就只能推辞,考虑到自己的人设,何悠意识到,此刻最好的应对就是不理会,全程保持冷漠脸即可。
    这样不会惹人怀疑,一个数百岁的“老妖怪”铁石心肠些,再合理不过,操作好了,还会加强自己的人设。
    可就在何悠打算这么办的时候,就感觉抱着自己大腿的胳膊越发用力。
    那个比自己小一些的女孩眼泪稀里哗啦,不要钱一般往下掉,哽咽地,不停地重复着“求求你,救我师姐”这句话。
    而花间派其他女修也俨然有往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
    这谁顶得住啊!
    何悠心中苦涩,这比十方竹林里与焚海剑派薛照对线难度大了不知多少倍……他感觉,再强撑下去,不出两分钟自己就要维持不住了。
    念头闪烁间,就在年长女修咬了咬牙,打算冒着触怒“青苍真人”的风险开口哀求的刹那。
    何悠眼神略显怪异地垂下头,看了眼扑在地上的女弟子,然后似乎犹豫了下,终于轻轻叹了口气,说:
    “你先松手。”
    “我不!”年轻女修哭着道。
    何悠吸了口气,无奈道:“你不松手,我怎么过去?”
    “?!”那女孩呆了下,然后猛地反应过来,破涕为笑,松开手,连滚带爬跳起来,擦着红肿的眼睛,语无伦次道:
    “我……松……松手了。”
    其余人也听懂了话外之音,纷纷露出喜色,年长女修更是开口道:
    “只要能救下她,我们愿意……”
    “我也没有把握。”何悠抬手再次打断她,同时铺垫道,“毕竟……我刚修行没几日。”
    这句话自然是实话。
    只看如何理解。
    毕竟,按照江宁流传的说法,青苍真人夺舍成功的确是在这几日,在赵门主死亡前,其还算不上真正的夺舍。
    “是……无论结果如何,花间派必将……铭记于心!”
    年长女修本想说“必有厚报”,但又想到,自家宗门本就弱小,只能勉强在江南立足,哪怕倾其全力,也拿不出能入“青苍真人”眼的东西。
    所谓的“厚报”说出去,也只是惹人耻笑,只好惭愧地改了说辞。
    何悠也不知道她心里的念头,来到那昏迷女弟子身旁,眼神无比复杂。
    既然绷不住脸,那就只能崩人设了。
    思来想去,自己只好装模作样探查一下,然后遗憾地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应付过去就好。
    毕竟,自己“修为不比当年”,逻辑上也说得通。
    这样当然会崩人设,尤其还是在……千鹤在旁边现场直播的情况下,容易惹人质疑。
    但考虑到这次行动结束,白氏应该也能恢复一定力量……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崩就崩吧。”
    心中叹了口气,何悠在众目睽睽下,缓缓俯身,抬起右手,同样探出手指,如同执棋落子般,向女修眉心点去。
    同时开始调整面部肌肉,准备接下来的表演。
    然而下一秒,何悠却只觉脑海中发出一声嗡鸣,意识短暂地陷入混沌。
    体内灵力竟自然运转起功法来。
    脑海中,恍惚间听到了一串串奇异的,断断续续的字句:
    “……检测到异常数……连接中……”
    “开……临时端口……”
    “混淆……加密中……”
    “……驱动主程序……读取……”
    “警告……杀毒卫士启动……”
    与此同时。
    在何悠看不到的,脑海深处。
    潜意识层空间,即所谓识海内部。
    一片泛着淡淡光辉的意识海洋缓缓涌动……“潮水”波澜不兴……
    那当然不是真正的“海水”,而是由无数意识汇成的数据海洋,每一微秒,甚至更短,都有无数意识数据交换涌动……
    而这一刻,那宛若黎明时分的海面忽然短暂的沸腾起来,海面似乎更亮了一些。
    如若从上空俯瞰。
    就会惊讶地发现,在那无边无际的海洋之下,似乎浸泡着一个无比硕大,又无比复杂的,散发璀璨光辉的“符文”。
    那符文短暂地上浮,将意识海洋照的越发明亮。
    然后便又重新沉入深海……
    风平浪静,一切恢复如初……
    ……
    在年长女修紧张的注视下。
    就只见“青苍真人”指尖落下,闭上双目,短暂地停顿了一秒。
    旋即,那眉头紧皱,宛如“活死人”一般的女修忽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呼,然后猛地睁开了双眼!
    那眼神中还残余着一丝迷惘。
    愣了几秒,才彻底清醒过来。
    她先是紧张地看了眼何悠,然后才看到了身旁的其余身影,迷惑道:
    “师父……师妹……你们……”
    “师姐你终于醒了!”那哭成泪人的女孩惊喜地扑了过去,将还没彻底清醒过来的女修又给摁在了地上。
    然后,花间派的女修一窝蜂拥了上去,叽叽喳喳的声音,交缠成一片。
    漂浮在半空中的“千鹤”则发出了一声赞叹:
    “不愧是……何供奉。”
    而站在一旁的白氏众人则全体陷入呆滞状态,瞪着眼睛看着“功成身退”的何悠,见了鬼一样。
    好在花间派众人没注意到,镜头也移开了。
    “你……这……怎么回事?”
    白夫人愕然看向正走过来的何悠,压低了声音,赶忙询问道。
    旋即,便见何悠神情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同样低声说:
    “可能是……巧了,就像你说的,她刚好自己醒了。”
    “……”白夫人一时无言。
    又找不到反驳的话来。
    她无比确定,何悠绝对没有救人的本事,要知道就在不久前,他还是被自己“救”回来的。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那么……难道真的是那女修靠自己的意志,撑了过来?
    似乎……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这时候,那女修也已经彻底清醒了下来,看上去除了神魂虚弱了些,没有别的异常。
    七嘴八舌的询问中,那女修似乎也搞不大明白。
    按照她的说法,就是自己做了个梦,发现梦中的同伴们不对劲,然后就和它们缠斗了起来,到最后,稀里糊涂的就醒了……
    听起来,还真的很像自己撑了过去。
    当然,考虑到梦境的特殊性,其遗忘一些细节,也是非常正常的。
    这也让白夫人打消了最后一丝疑虑。
    ……
    “我有点嫉妒你的好运气了。”
    人群外面,白澈一脸酸酸的模样,对何悠道。
    然后,没有得到回应。
    他不由拿胳膊碰了何悠一下:“发什么呆呢?”
    何悠啊了一声,回过神,勉强地笑了下,说:
    “没事,就是觉得真挺巧的……”
    说着,何悠的眼眸中却是闪过了一丝不引人注意的迷惘。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回忆着已有些模糊的记忆,渐渐有些出神……
    “那些模模糊糊听到的‘声音’……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
    他默默看了被围在人群中的,那名面容姣好的女修一眼,暗暗感叹:
    “所以……这真的只是个‘巧合’么?”
    ……
    感谢书友:“哮狼上海”万赏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