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九十一章 那人来过

第九十一章 那人来过

    真的只是个“巧合”吗?
    何悠更倾向于否定。
    虽然那些“声音”模糊不清,宛如梦呓,且在飞快的消退下去。
    何悠甚至难以回忆起完整的字句,但他却无比笃定,那绝非幻觉。
    自己的确是听到了什么。
    那些声音并非源于外界,而是藏在他的意识深处。
    很自然的,他联想到了自己独特的“天赋”。
    关于自己超凡的听力,何悠一直心怀疑惑。
    只不过前面十八年都找不到答案,这也是他选择成为一个修仙者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他始终认为,自己并不只是“听力”好些而已。
    毕竟,能与妖精交流沟通,这怎么也和单纯的听觉挂不上钩……他相信,听力好只是自己独特天赋的一种外显的能力。
    甚至,可能只是附带的作用而已。
    其核心,更像是某种维度上的,意识层面的连接。
    而刚才的事似乎一定程度上佐证了这一点。
    自己的潜意识层……亦或者称之为“识海”的东西,似乎……的确与常人不同,而自己的“天赋”大概率也与之相关。
    那名女弟子的苏醒也与此有关。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足为外人道,起码,在自身缺乏足够自保能力的前提下,他不会贸然与他人分享。
    ……
    思考中,众人终于平静了下来。
    花间派修士一起走过来,当先的便是那名刚苏醒的,天生精神力强大的女弟子。
    她已经了解了经过,此刻来到何悠面前,眼中满是感激与敬畏,很认真地就要行礼,却被何悠提前阻拦下来:
    “不必谢我,举手之劳。”何悠看了眼旁边的千鹤,淡淡道。
    那名女弟子怔了下,然后咬了咬嘴唇,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很用力地鞠了一躬,然后便退了回去。
    “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办?”白夫人这时候也缓了过来,问道。
    花间派修士们互相对视一眼,没有回答。
    白夫人想了想,道:
    “看样子这个距离已经进入了‘危险区’,我们两个队伍近乎同时遭遇袭击,我猜测,倘若继续向前,类似的情况可能还会上演……
    鉴于你们并无大修士坐镇,所以,我的建议是,如果仍旧要向前,一定要保证足够的心灵防护。
    此外,尽量减少睡眠……当然,我知道这样会让你们的精神更加疲惫,所以……到底如何做,你们自己选。”
    顿了下,她又道:“没有别的事,我们这就告辞了。”
    年长女修赶忙道:“耽搁了您的行程,我们深感歉意,等这次结束,我们必当上门拜访。”
    “那就要盼望我们都能平安回去了。”
    白夫人笑了下,然后扭头看了眼悬浮于半空的“千鹤”,再次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什么都没说。
    可就在这一瞬,何悠忽然若有所觉,看向黑沉沉的前路。
    就只见,黑暗的空间中忽然闪过一道“电光”。
    或者,说是类似闪电的能量。
    无声无息,却短暂地照亮了这个世界,也照亮了前方一片隆起的群山。
    又消失不见。
    “这……”
    人群短暂地骚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何悠看向白夫人,就听后者安抚道:“应该是空间重叠导致的。”
    顿了顿,又道:“我们走吧。”
    ……
    ……
    两支队伍重新分开了。
    白氏继续向前,而花间派停留于原地,至于去留,还需她们自己决定。
    何悠倒是更愿意她们提早离开,他隐隐有种不安,总觉得,前方可能会有更大的危险。
    当然,这话他也不好说。
    而且,很快的,何悠也没有心思在替他人考虑。
    走出不远,地形陡然拔升,就如同那“闪电”照亮一瞬所展现的那样,前方终于不再是平原,而是山峰。
    山脚下甚至还有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也不知流淌了多少年。
    从各种迹象来看,他们都已经接近了句曲仙宗本部所在的山区。
    当然,考虑到环境以及状态,众人行进的速度不仅没有加快,反而放慢了许多。
    而每一次休息,尤其是睡眠,都要格外小心。
    白夫人更是根本不敢入睡,即便疲惫了,也只是用打坐修炼来恢复,亦或者服用一些刺激精神的药剂。
    好歹是大修士,这样撑几天还不是问题。
    其间众人又看到了几次“心印”光柱,只不过,距离都明显很远。
    尝试着赶过去几次,可山路实在太难走,几次都是还没等翻过一座山,那光柱就黯淡消失了。
    每一次黯淡,都意味着一个修士陨落。
    野草寺的队伍仍旧在很小心地前行。
    只不过,明显已萌生退意。
    大概是桐仁大师的决定。
    然而千鹤却仍旧在不知疲倦地飞行。
    每一次光柱升起,千鹤都会去察看一番,而对于地球上,观看转播的各个门派而言,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有一些队伍选择撤离。
    也有一些仍旧坚持前行。
    至于那些因为没有门派等原因,没有缔结“盟约”,身上并无心印的散修,即便是死了,也没有人能发现。
    时间仍旧在流淌。
    不知年月。
    地球上观看的各门派气氛愈发紧张,虽然没有准确的消息,但所有人都模糊预感到,距离“中枢”越来越近了。
    ……
    ……
    “感觉到了么?”一处山坳中。
    薛照张开双臂,闭着眼睛,身周一朵朵火焰飘动,环绕着他的身躯运转,每一朵都极不稳定,似乎下一刻就要爆炸开。
    “什么?”钱思走过来,看向他。
    “狂暴。”薛照张开眼,说,“就在前面,翻过那座山,那里的灵气环境比周遭都更加狂暴,紊乱,无序,就像是……战场上的硝烟。”
    钱思眨眨眼:“持续了三百年的硝烟么。”
    “三百年啊……”薛照感慨了一声,仿佛有些出神,旋即又精神抖擞起来,扭头看向身后。
    焚海剑派的队伍正在这里停留休息,一路上虽然也多次遭遇了“魂火”侵袭,并且越是前行,遭遇的“魂火”就越强。
    好在这次队伍中精锐尽出。
    强者众多,加上两位大修士坐镇,倒也有惊无险,至今没有任何一人伤亡。
    就连那两三个,被强行拉进来凑数的道法门弟子也安然无恙。
    当然,薛照怀疑这里有运气成分。
    不过也不重要了。
    句曲仙宗核心区域就在前方,埋藏了三百年的秘密即将敞开,薛照整个人都有些亢奋,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过去。
    “我觉得你有必要镇定一下,”钱思看了他一眼,提醒道,“小心猝死。”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
    薛照叹了口气,倒也没有和这个搭档斗嘴,转而看向队伍中,道,“信号怎么样?”
    一个穿着焚海剑派道袍的年轻修士正蹲在一个奇怪的盒子旁,那俨然也是一种“法器”。
    其上铭刻阵法符文,散发微光……虽然比不上桐仁的“千鹤”来的高级,但与地球主空间保持通讯,倒也能做到。
    “堂主,信号干扰太严重了,这个位置应该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再往前深入,恐怕就要失去与外面的联络了。”那弟子道。
    薛照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道:
    “恩,知道了,掌门有说什么吗?”
    “掌门要咱们一切小心,另外,昨天千鹤偶然捕捉到了白氏的踪迹,他们与我们不在一个方向,进度稍稍落后于咱们。”
    “这样么?”薛照皱眉,只是稍稍落后么?这让他多了一丝紧迫感。
    不过这也没办法,焚海剑派选择的入口位置不是太好,之前耽搁了不少时间。
    即便全力赶路,也没有彻底将其余队伍甩开。
    这让他有些急迫。
    “如果没有这座山挡着就好了。”薛照再次看向前方,暗暗想着。
    不知道是否是天道听到了他的祈愿。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忽然有点点亮光浮现,那是一支小队,在休息的时候,被派去前面探路。
    此刻,这些人正快步赶回来,看上去,情绪非常激动。
    “薛堂主、钱堂主!我们……我们在前面发现了……发现了一处通道!”领头的中年五品境修士开口道。
    通道?
    薛照与钱思赶忙走过来。
    “是的,就在不远处的山脚下,是一条打通了整座山的隧道,恐怕是句曲仙宗留下的,看样子,似乎可以直通内部。”那人道。
    “还有这种事?”薛照愣了下,就听旁边钱思开口问道,“你确定了?即便开设了这种隧道,可按理说,也应该有必要的防护吧?”
    “原本是有的!”那一阳境修士语出惊人,“只不过,防御大门被某种力量从外部打破了!硬生生打出了一个缺口出来!”
    “什么?”
    这下子,整个营地都围了过来。
    这个消息实在惊人。
    “是从外部打破的?”钱思急忙追问。
    “是的!无比确定!现场的痕迹非常清楚!”
    闻言,她倒吸了一口冷气,神情变得极为紧张,薛照也是类似的神情,两人对视一眼,都意识到对方想法。
    如果是从内部打破,还可以理解为当年发生意外,有人试图从内部突围,造成的。
    可倘若是从“外部”打破……这就值得深思了。
    “还有……我们还发现了一条线索……似乎能确定出手打破隧道防护之人的身份……只是……”
    “只是什么?”
    那中年修士与其余探索小队成员对视一眼,苦笑道:“您还是亲自来看一眼吧……”
    薛照一怔,旋即深深看了这些修士一眼,身躯暗暗绷紧,想了想,道:“前头带路。”
    旋即,他挥手又道:“休息中止,全员开拔!”
    一阵躁动中,整个焚海剑派,数十位强者组成的队伍终于被引着走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山脚下。
    那里的山腹表面,赫然被雕刻成一只巨大仙兽头颅的模样,张开的嘴巴里,原本似乎是存在着一扇青铜大门。
    两旁的山体上还铭刻着残破的阵法符文,以及断裂的青铜锁链。
    仿佛被某种力量生生摧毁。
    而那扇青铜大门正中心,更赫然被从外向内,砸出一个巨大的缺口来!
    扭曲变形的青铜结构似乎昭示着那蛮力的强横与恐怖。
    “就在这里!您看!”
    这时候,探索小队的中年修士已经携带着照明设备走到豁口旁,指了指旁边还残存的半扇青铜巨门。
    薛照带人快步走过去,然后挥手扔出一道小火龙,撕开了黑暗。
    也照亮了青铜门的表面。
    其上赫然刻画着一行字迹,笔锋异常锋锐霸气:
    “青苍真人,到此一游!——写于民国九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