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九十七章 咚!

第九十七章 咚!

    一座山。
    一座通体由纯白玉石堆垒成的山峦。
    当薛照终于率众抵达山脚下,他仰起头,揉了揉眉心,再一次确认了真实性。
    队伍里用秘法撑起的照明光辉洒在那些玉石上,莹白的近乎半透明。
    众人分散开,环绕在山脚下打量,又抬起头,仰望上空,只是以为光照不够充分,因此,无法看清全貌。
    可窥一斑而知全豹,加上此前“闪电”浮现时候所目睹的,众多修士迅速做出了判断:
    “这里应该就是整个建筑群的中心区域,如果说,整个实验区的阵列的确存在一个中控位置,那么,最有可能就在这座山上。”
    一名中年修士眼神热切地说。
    这番话得到了其余人的认可,所有人都沉浸在兴奋中,这看起来无比正常。
    “宝山”在眼前,几乎无人可以保持的住内心。
    兴奋,乃至于亢奋都是非常合理的。
    “堂主……我们上去看看吧!”
    面对着身旁修士的建议。
    薛照下意识想要答应,但猛地又觉得不够稳妥。
    三百年光阴,的确将当年那些未知的“危险”彻底消灭了么?
    是否还有残余?是否应该更加慎重一些?
    站在原地,薛照转着这些念头,显得有些迟疑了起来。
    其余的修士却开始接二连三地催促出声,摩拳擦掌,颇有些迫不及待。
    薛照又揉了揉眉心,尝试用神识探测了下,没有任何危险预感,他终于点了点头,笑道:“好,我们上去看看。”
    一阵欢呼,众人当即起身。
    这座山的规模并不大,也很是和缓,白玉质地,却也有许多坑洼,可供落脚。
    略显松散的队伍以略快的速度向上。
    薛照身为大修士,当仁不让地位于队伍最前端,手中已然抽出一柄长剑,剑身上有火焰燃烧,就恰如一只火炬,照亮了四周。
    没有任何危险,这座山寸草不生。
    颇为荒芜。
    这让薛照心中略有些不安,但又说不清这情绪的来源,只是头脑越发昏沉,隐隐刺痛。
    四周极为紊乱的灵气环境也让“火焰”显得格外躁动。
    隐约间,薛照仿佛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噪声,在脑海中回响。
    他频频揉搓眉心,以神识飞剑镇压,心想这地方的魂火的确更加活跃。
    疲惫地摇摇头,他扭头看向身旁其余修士,问道:“你们的精神状况如何?”
    旋即,薛照便听到其余人纷纷回应:“都很好,没有异常。”
    “那就好……”他点点头,眼神恍惚。
    竟然没有注意到,身旁数十位,焚海剑派最精锐的强者组成的队伍,竟然都陷入了某种怪异的状态中。
    他们近乎机械地挪动着身体。
    脸上表情亢奋且狂热,目不斜视,坚定不移地朝着山顶攀登。
    偶尔有人仿佛被什么东西绊到,会跌倒,却又动作呆板地努力爬起来,跟上队伍……就仿佛,戏台上的一群木偶。
    玉山不高,很快,众人就抵达了山顶。
    “停。”薛照说,然后深深吸了口气,觉得有些憋闷,“没想到这么块就到顶了,这山还真不高……可是,计算中枢在哪里?”
    “顶……头顶……”
    有声音说。
    头顶?
    薛照一怔,然后茫然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却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黑暗中,似乎什么都没有。
    然而,那种气闷感便愈发强烈,就仿佛头顶数寸便是天花板,让人无比憋闷。
    “难道在上面……”
    薛照嘀咕着,抬起手中长剑,尝试着用火焰照亮天空。
    然后,他轻轻啊了一声,有些疑惑。
    在灯火的映衬下,头顶,竟然真的有一层天花板。
    脑海中的“噪音”愈发令人烦躁,薛照恍惚间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打破这层“天花板”的念头。
    这念头是如此的强烈。
    仿佛已经集聚了数百年。
    仿佛有无数个声音,无数个意志在他的耳畔嘶吼:
    打破它!
    打破它!
    破它!
    它!
    这些声音与“噪音”混在一起,几乎要搅烂他的心海。
    “啊……”薛照愤怒地低吼了一声,似乎在与某种意念抗衡。
    就在这一刻,突然间,只听从碑塔林中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喊:
    “住手!!”
    那声音似乎是以某种秘法激发的,带着震动心神的力量。
    薛照猛然挥动长剑,刺向右腿。
    “嗤——”道袍撕裂,血流如注,如潮的痛觉将他从沉沦的边缘猛然拉了回来!
    不对劲!
    薛照眼神陡然清明,心中警铃大作,他扭头望去,眼眸陡然瞪大!
    只见,众人脚下,哪里是什么白玉山峰,分明是密密麻麻,看不到边缘的苍白人骨!
    这的确是一座山,然而,山峰的表面却铺满了无数白骨!
    死去三百年的白骨!
    借助这一瞬的清明,薛照甚至看到了那些白骨身上残破的古典道袍,跌落四周的华灭剑鞘,散落的,被灰尘覆盖的各式法器……
    这赫然是当年死去的,句曲仙宗修士!
    他在不知不觉间,竟已被遮蔽了灵觉!
    抬起头,望向声音来处。
    隐约间,只见一团光辉在碑塔中以极快的速度接近,却又看不大清晰。
    “离开那!立即离开那!”
    碑林中。
    一只房屋般巨大的妖兽正死命狂奔,那是盹盹。
    在它头顶,茅清单手掐诀,撑起一道明光,满是焦急地喊道。
    “立即撤……”薛照狠狠打了个冷战,便要下令。
    却惊愕地看到,周围数十名修士双眼无神,神情狂热地齐刷刷仰起头,身上灵气激荡,正纷纷拔出武器,向头顶的穹顶戳去!
    该死!
    还有其他人……
    薛照一瞬间遍体生寒,心神震动,再次被某种执念趁虚而入,占据了心神。
    继而,就见他双眼失焦,也举起长剑,向穹顶刺去!
    焚海剑派,数十名精锐强者同时举剑,彼此灵气共鸣。
    刹那间,竟卷起了一道灵能风暴!
    茅清眼眸瞪大,骇然变色,急忙道:“调头!调头!”
    正处于全力冲刺中的盹盹大吼一声,轰然转向,硬生生撞在了一座碑塔表面。
    它嘴角渗出一丝鲜血,却不敢停留,急忙转身,便要逃开。
    可就在这一刻。
    整个秘境空间中的所有人,无论身处何地。
    都在近乎同一时间,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咚”!
    没有幻想中的“破碎”……
    只有蚍蜉撼树般,竭尽全力发出的一声……“咚”……
    ……
    太微阵列之上。
    “千鹤”那没有感情的眸子中,豁然亮起两道火光。
    那是反射的光。
    这一刻,阵列中心位置,那一座白骨覆盖的山丘顶部,燃起一团大火!
    焚海剑派数十名修士,共同以自身为燃料,点燃的一只浩大火炬!
    “咚!!!”
    低沉的震荡声中,刚刚安置好其余人,以最快速度折返回到阵列之中的钱思愕然抬起头,愣愣地看着前方的火炬。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在这位大修士的感知中,这片区域的灵气环境陡然沸腾!
    “嗡~”
    身旁的一座座灰暗的,早已沉睡数百年之久的方碑尖塔竟然被点亮!
    从最核心位置开始,向外,先是那些分布节点亮起,然后带动其余所有的下级信号塔!
    “嗡~嗡~嗡~嗡~”
    奇异的轰响中,成千上万座信号塔,在几秒钟内点亮,重启!
    将整片山峦照亮!
    而与此同时。
    钱思瞪的滚圆的眼眸中,缓缓浮现出一轮圆月……
    不。
    那不是真正的月亮。
    而是一扇平铺在天空上的,洁白的,圆形的“盖”子。
    就宛如这片世界的穹顶。
    亦或者称之为……
    “星门!”
    钱思下意识吐出这个词。
    旋即,便见那如同月轮般的“星门”微微震动。
    继而,整片空间,被一团噪音充斥!填满!
    “糟……了……”
    钱思只来得吐出这两个字,并象征性地挣扎了一阵,两只美目便失去了焦距,脸上浮现出狂热的笑容。
    缓缓地,朝着那座距离“星门”最近的山峰行去。
    就像……一只温顺的木偶。
    ……
    ……
    而在太微阵列另外一侧的边缘。
    某座节点大厅中。
    何悠一脸茫然地,看着“虚拟视野”中的那群红点涌入了地图中心区域的,一块被着重标记的区域内。
    然后,还没等他弄懂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便听到了那声“咚”……以及,随即而来的“噪声”!
    “啊……”他当即痛苦地捂住了耳朵,然而那些噪音却似乎是直接传入了人的脑海。
    与此同时,他视网膜上的“虚拟面板”上也发生了严重的扰动。
    似乎遭受了强干扰,整个界面弹出来一个大大的叉号:
    “太微中枢系统异常……”
    然而何悠此刻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些变化。
    那些杂乱的声音灌入他的脑海,仿佛有某种韵律般,令他痛苦不堪,近乎本能地运转起功法,并尝试调集灵气,封堵双耳。
    也不知道是否是这些措施奏效。
    总之,那些不适的症状竟然真的开始减轻。
    虽然仍旧可以“听到”,但却处于一个他可以勉强承受的状态。
    很快的,他甚至熟悉了这种感觉。
    毕竟,在过去的十八年里,他有过许多次类似的经验。
    “你们……”
    然而当何悠重新睁开眼,看向大厅中的其余同伴,却发现,白澈、林岚、金谷、陈抱朴……等人竟然都失去了神智。
    宛如梦游一般,向着大厅门口走去。
    这一幕,何悠再熟悉不过。
    在那些魂火中,他曾“看”到过,三百年前,那本笔记的主人也曾这般在黑暗中游荡。
    “他们的精神被影响了!”何悠立即意识到这一点,扭头看向白夫人。
    这位通玄境大修士似乎还在抵抗。
    然而,随着那噪音的持续,终于,白夫人脸上的挣扎神情平缓了下去。
    整个人双眸空荡,宛如梦呓般嘀咕着些含糊不清的话,跟上队伍,也向着大门走去。
    目睹着这一幕幕,何悠遍体生寒。
    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联系前后,也能猜到一些。
    “焚海剑派那帮人……到底做了什么……”
    何悠心中苦涩,却意识到,此时并非思考这些问题的时机。
    眼下,如何将其他人唤醒才是正事。
    “醒醒……”何悠想着,伸手去拉白夫人,却愣是没拉动,反而自己被扯着往外走。
    他愣了下,又尝试着拍打和呼喊,甚至用手去点对方的眉心,寄希望于自己识海中的特殊发挥作用,可依旧没有用处。
    “对不住了!”
    看到这一幕,何悠无奈吐出一口气,反手拔出“诡灭”,便朝着白夫人腰间刺去!
    试图用疼痛刺激唤醒。
    然而,游荡中的白夫人却仿佛本能反应一般,身躯微微一震,荡起一层灵气涟漪,硬生生将“诡灭”弹开。
    何悠只觉刺到了一块钢板上,整条胳膊都麻酥酥的。
    “这也行?”
    何悠压制下酸痛,又换了人尝试了下,然而即便切出来一条口子,人也没有苏醒的迹象。
    “这种方法根本没用!必须要找到噪音的源头!”
    何悠目光闪烁,果断向外跑去。
    等跨出大厅,他先是被外面明亮的“碑林”惊住了片刻。
    这才看到了远处。
    那轮浑圆的“穹顶”,以及照亮穹顶的火焰。
    “这……”
    何悠身躯微微一震,旋即意识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倘若这“噪音”笼罩了整个秘境。
    那么……恐怕此方世界的所有修士,都已陷入同样的险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