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九十八章 穹顶之下

第九十八章 穹顶之下

    这个念头一经升起,便再难以遏制。
    何悠站在明亮起来的碑林之中,旁边的数十米,宛若巨人般高的碑塔投下来一道细细的阴影。
    他就这样站在光与暗的分界线上。
    在短暂的慌乱后,整个人却猛地冷静了下来。
    就像是此前十八年人生里无数次遭逢意外一样……何悠深吸了口气,眯了眯眼。
    再睁开,已然是平静下来。
    并开始飞快进行分析。
    无论这噪音波及的范围有多广,是涵盖了所有的修士,亦或者只是这一片区域,对他而言其实都并不重要。
    不知是什么缘故,可能是他识海中暗藏之物的帮衬。
    亦或者与意外的登入网络这件事有关……总之,何悠确认自己仍旧保持着清醒。
    那么,出于自身安全角度,似乎立即独自逃离是上上良策。
    然而他终究不可能抛下同伴……这不仅仅是个良心的问题。
    倘若所有人都陷在这里,只有自己逃开。
    等秘境结束,他也无法躲避后续的一系列问题……
    好吧,即便没有这些利益考量,以何悠的性格,也不会放任同伴不管。
    只不过,各种唤醒方式都已尝试过,均无效果。
    他本身的修为又不足以将他们封锁在原地……那么,剩下的途径已然不多。
    “异常?”念及此,何悠将目光投向了视网膜上的虚拟面板。
    看着上面闪烁着红光的提醒文字,尝试施加意念。
    对太微系统进行操控。
    “从这些突然亮起来的建筑来看……整个阵列似乎已经意外开启……当然,也不一定,总之,大概率与此有关。
    如果说这些噪音便是笔记中所记叙的,监听到的星门后的‘信号’,那么,想办法关闭整个阵列理论上就可以进行解除。”
    然而几经尝试,何悠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打开其余的界面。
    “异常提醒”那一行文字一直悬浮在最上层……仍旧是篆字。
    只不过,他发现自己在意念中触碰即可明悟其含义。
    并非需要读懂这些文字。
    “看起来,是受到了干扰……只能抢在其他人之前,去中枢位置查看情况了。”何悠叹了口气。
    好消息是虚拟面板上的“俯视图”仍旧可以使用,且在正常运作中。
    借助这张图,他可以清楚找到最短的路经,并发现原本分散在阵列边缘的一些光点,果然都在匀速向中心移动。
    不敢耽搁,何悠当即动身,如果是全速奔跑的话,他完全可以将白氏众人甩在身后。
    “是千鹤?”
    在何悠动身的同时,他忽然在“虚拟面板”上发现了一点异常,并循着抬头望去,便看到两点淡淡的红荧正在夜空中飘动。
    “这机器应该不会受到影响吧?……”
    ……
    ……
    “灯火璀璨”的碑林上空,千鹤匀速而行。
    红水晶的眸子缓缓移动着,将前方的宛如银月的穹顶以及整片实验区纳入眼底。
    在充足的光线下,其转播出去的画面终于不再是一片漆黑。
    ……
    十方竹林。
    此刻依然入夜。
    夜凉如水,院落中茂竹轻摇。
    房舍中。
    气氛低沉。
    体态丰隆的桐仁大师端坐于蒲团之上,神情肃然,如覆寒霜,光秃秃的额头上,甚至还沁着几滴汗珠。
    就在方才,始终用神识与千鹤进行连接的他猝不及防,同样听到了那些神秘的“噪音”。
    心神动荡。
    好在终归是隔着媒介,禅宗修心,于神识方面也更稳固,桐仁果断关掉了“音频信号”,只保留了画面,并匆匆念诵禅音,这才没有受到波及。
    “师父……”旁边的僧人见他神情稍有好转,忍不住叫出声。
    却被桐仁挥手打断:“噤声,我要全力操控千鹤!”
    说完,他深深叹了口气,看着光幕中呈现的画面……饶是隔着这么遥远的距离,仍旧不由心神撼动!
    ……
    江宁府城。
    焚海剑派总部大厦。
    房间中,鸦雀无声。
    沙发里,那原本向后倚靠的老掌门身体前倾,死死地瞪着眼睛,盯着墙壁大屏幕上,“千鹤”转播的画面。
    看着那一座座恢弘的,明亮的高塔。
    看着那隐隐约约的,失魂落魄般行走的修士。
    看着那那一轮浑圆的“穹顶”……
    更看着那穹顶之下,愈演愈盛的“火炬”……
    没有生息。
    房间中心的通讯器早已断了联系,没有人知道知晓画面中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更没有人知晓其中细节。
    然而,只是那燃烧的火焰便足以令这位老掌门以及房间内部的其余宗门管理层的警惕与担忧!
    那火焰……终究是太眼熟了些!
    “掌门……即便是发生了意外,以我们队伍的实力,也完全可以安然退回。那应当是薛堂主等人释放的火焰。
    或许,他们遭遇了某种敌人。并且……”有人尝试分析道。
    “安静!”
    那名老者却是突然怒喝了一声,吓得无人敢开口,只能瞪大了眼睛盯着画面。
    随着千鹤的视角前行……降低,那片火焰也越来越近。
    虽然没有任何“反馈”,但不知为何,房间中的气氛越发压抑了。
    ……
    宁城。
    白氏秘境,园林中。
    此刻,白枣已是睡意全无,葱白纤手死死攥着抱枕,指节都有些泛白!
    千鹤转播的画面虽然缺乏细节,也未曾捕捉到何悠等人的身影……亦或者说,以目前的高度和清晰度,即便看到了,也难以辨认出。
    但画面的变化,声音的切断,不久前十方竹林传来的“消息”,都无一不在说,秘境中,终于还是发生了大变故!
    “外公……”
    白枣扭头看了眼旁边座椅中的白家家主,却发现自己的外公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然而,只要仔细去看他扶着椅子的手,以及腰背隐隐绷紧的弧度,就能意识到,这位白氏老家主远不如表面上那般气定神闲。
    “……”白枣眼神波动了下,终究没有说什么,这时候房门外忽然有侍女端着食物进来。
    白枣赶忙起身做出噤声的手势,去接了过来——这算是晚饭,只是中午吃的迟了些,所以晚餐也向后推迟了。
    接过餐盘,将侍女屏退,白枣亭亭,立于房檐下。
    便见廊下,夜凉如水,月光将夜晚照的宛若白昼。
    她愣了下,抬起头,便看到四合院夹着的一角天空上,一轮圆润无缺的月亮高悬,其上,山脉起伏,清晰可辨。
    今夜竟是满月!
    白枣恍惚了下,心中默算,这才记起,距离自己返回家中,不知不觉,已然盈月。
    她还记得……就在一个月前那个月圆之夜,自己夜宿小青山,那也是何悠尝试修行的第一个夜晚……没成想,一转眼,竟过了这么久。
    也直到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家族队伍进入句曲秘境,已然过去了许多天。
    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夜晚八点多……
    这注定是个无人入眠的夜晚——白枣想着,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端着食物送到外公身旁,没有任何意外地被拒绝。
    这时候,谁有吃得下呢?
    ……
    不只是两地。
    整个江宁府,数十条转播线路前,无数门派点亮灯火,聚集在一起,紧张地想要在画面中寻找到更多的细节。
    有的小门派,更是所有还在的修士都守在了屏幕前。
    每个人都意识到,一个不慎,今夜过后,江宁府修仙界可能要就此局势更迭。
    ……
    ……
    何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观看,他也没有精力分神去考虑这些。
    “呼……呼……”
    偌大实验区内,何悠竭力奔跑,穿行于一座座巨人般的方碑高塔之间。
    按照脑海中的“俯视图”,调整着路径,朝着中枢逼近。
    虽然只有二品中境的修为,但何悠的体能已经远超普通人。
    比很多长跑运动员都更强些。
    加上配备的丹药,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他便跑过大半行程。
    路上,他也尝试在不耽搁的前提下,去接近那些“虚拟面板”上移动的光点,想要判断对方的状态。
    然而所目睹的一切,却都在不断验证着他的猜测。
    所有人!
    凡处于这片区域内的所有修仙者,都被那些“噪音”影响了心神。
    如失去灵魂般朝着一个方位游荡。
    而进入实验区的队伍,也远比他预想中更多。
    在又一次绕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何悠愕然看到了怪异的一幕。
    只见,在一片碑林间隙之间。
    一只身形庞大如房屋的妖兽正趴在地上,四只爪子死死抓挠着地面。
    一张噬人的嘴巴死死地咬住了身旁茅真人的身体。
    然而,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在茅清与大妖的牙齿之间,隔着一层护体灵气。
    其似乎是在竭尽所能想拽走茅清,可那房屋般大的躯体,却愣是被茅清拖着往前走,巨大的猫爪在地上徒劳地犁出了一道道沟壑!
    “盹盹?!”
    何悠愣了下,没想到在这里能与这对主仆重逢。
    而且是以如此的一种形式。
    茅清显然也被影响了精神,恍惚着,一门心思朝着中枢前行。
    而大妖盹盹不知为何,竟然没有受到这“噪音”的影响。
    不……影响还是有的。
    何悠清楚看到,盹盹的两只巨大猫儿中,隐隐有鲜血渗出……恩,或者说,其庞大身躯上,类似的血迹着实不少,看上去十分凄惨。
    “喵呜?”听到他的声音,盹盹呆了下。
    下意识松开嘴巴,扭头看了何悠一眼,旋即兴奋地跳起来,叫个不停。
    它是知道的,何悠能听懂它的语言。
    而随着盹盹一大串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何悠终于勉强搞懂情况:
    “所以,薛照带人点燃了自己,弄出了这么大阵仗?”
    盹盹猛点头。
    何悠只觉荒诞,他的确猜想过是薛照他们搞的事。
    可也没想到,这帮人直接献祭了自己……焚海剑派精锐几乎全军覆没……
    “自作孽啊。”
    心中叹了口气,何悠来不及为这帮对手伤感,思索了下,对盹盹道:
    “你拦不住她的,想要唤醒茅清,必须关闭这座阵列!你知道阵列中枢在哪里么?”
    盹盹犹豫了下,抬起猫爪,指向前方燃烧着的火光。
    何悠眯了眯眼,看了它一眼,道:“你驮我过去!”
    “喵?”
    “别废话!我跑不动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