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章 触手可及的距离(周一求推荐票)

第一百章 触手可及的距离(周一求推荐票)

    他是……何悠啊……
    白枣难以置信的声音在古色古香的屋舍中响起。
    满室修士,都露出了吃惊与迷惑的神情。
    这里的大多数三代修士并未真的见过何悠,但即便在养伤的时候,也知晓了这个名字。
    更知道,这位年轻的供奉的根底。
    因此,格外诧异。
    为什么……
    为什么何悠会出现在这里,替代茅清驾驭着大妖兽?
    难道说……白氏队伍的人已经抵达了这里?这么近的距离?
    不!
    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之处在于……
    “他看上去……是清醒的!”一位长老惊呼道。
    是的。
    镜头中,何悠的神情的确与那些被影响的修士们迥异。
    他平静地看着众人,挑起眉,然后,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可却没有人能听到他的话语。
    声音被切断了,在这种情形下,桐仁也不敢冒险,重新接通声音讯号。
    画面中,何悠似乎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了众人一眼。
    旋即扭头,不再理会“千鹤”,而是驾驭着大妖兽,径直向那座山峰行去。
    “别去!危险!”白枣下意识地喊道。
    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这个行为实在有些愚蠢。
    可没有人在意她的失态,所有人都神情迷惑地看着这一幕。
    不知道,这个修为低微的少年是缘何能保持住清醒,又想要做些什么。
    相比之下。
    除开白氏之外的其余宗派的想法则要简单许多。
    当通过“千鹤”看到何悠神情的时候,人们先是一怔,继而,竟然没有太多的意外情绪。
    只是更加坐实了一些判断……
    “他……果然是青苍真人……”
    人们近乎同时地感慨。
    毕竟,在通玄境大修士都无法抵抗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清净,这本就说明了许多事。
    而对于提早就得知了百年前青苍真人曾踏足句曲秘境的焚海剑派而言,心情还要格外复杂。
    甚至于,包括老掌门在内,都由衷地产生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情绪。
    “百年前你曾经抵达此处……百年后,又换了一个躯体重返……”
    “这些……果然是你的算计么……”
    “你……到底又想做些什么?”
    ……
    没有人能解答他们的疑惑。
    画面中,何悠驾驭着大妖,终于登上了那座山丘。
    ……
    铺满了山丘的白骨再多,也终究有燃烧殆尽的时候。
    当火焰减弱,何悠终于做下了决定。
    “上去看看。”他说。
    大妖盹盹不太情愿地叫了一声,却仍旧朝着山上行去。
    它的毛发抖动起来,释放出一层薄薄的气浪。
    将余下的火焰与炽热的温度隔离开。
    “噗。”
    巨大的爪子按在温热的山坡上,扬起淡淡的灰尘。
    半空中,千鹤紧紧地锁定了这一人一妖,然而两者却都无暇理会。
    何悠只是静静凝望山顶,望着那越来越大的“穹顶”,这时候,随着不断接近,他才终于发现,这“穹顶”上竟覆满了花纹。
    花纹密集,令人只是看一眼,便本能眩晕。
    其巨大浑圆,仿若由某种类似玉石的材料打造,透出淡淡的冷光。
    如同一轮扁平的月,照耀着这片孤寂冰冷的山河。
    何悠想:
    看来,这就是“星门”。
    也就是所谓通往仙界的入口之一。
    更是整个太微阵列的核心。
    那些充斥天地,令人心生烦躁的“噪音”便是从其中渗透进入这个世界,经由整个阵列放大,营造了这般声势。
    随着他距离这座“星门”越来越近,脑海中的噪音也越发强烈。
    何悠不得不分出一缕心神,控制着体内灵气,运转功法,才能稳定住心神不乱。
    同时时刻注意着视网膜上的“虚拟面板”,试图重新与太微中枢建立联系。
    然而,直到盹盹踏上山巅,这种连接也未成功。
    “果然……还是不行么……”何悠心中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太多意外。
    事实上,他原本便没有十足把握。
    来到这,也只是做一次尝试。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无法重新建立联系,从后台关闭整个阵列,那就无法破局。
    除非,能从源头上掐灭……然而……
    何悠抬起头,望着那布满无数繁杂花纹的“星门”,试图寻找薛照等人刺向穹顶所造成的痕迹。
    他没有找到。
    整座星门看不到任何一点划痕,仿若最完美的璞玉。
    或许,在千年之前,仙界失联,星门封闭之后,曾有无数强大修士曾试图破开这扇星门。
    然而,上千年的跨度,却竟没有哪怕一人留下一道剑痕。
    这已然说明了它的坚固。
    自己又如何能对它造成伤害?
    “难道就没办法了么……”何悠心中低语,瞪大了眼睛,试图透过星门晶壁看到对面。
    按理说,星门的那一边,便是所谓的仙界。
    站在山巅,屹立于盹盹头顶,仙界几乎触手可及。
    何悠深吸了口气,抬起右手,尝试去触摸那座门户……
    然而,然他惊讶的是,分明是那般近,然而无论他如何尝试,却都无法真正触及其本体。
    就仿佛,这座星门本就是虚幻一般。
    并且,随着他竭力凝视,偌大的星门在他眼前也变淡了许多。
    他终于还是没有看到它的另外一面。
    就如同无人能打破这扇封锁的大门一样。
    他的目光径直穿透了它,看到了一片简陋的,正在崩塌的光影。
    很突然的,何悠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那是“遮光层”。
    是整个句曲秘境上空,遮蔽了地球主空间光线的那道屏障。
    从打众人进入,它便开始不稳,如今,已然渐渐破裂开。
    在裂口的外面,是地球上的夜晚。
    无垠的星空之中,一轮圆满的银月高悬。
    月光混合着点点的星辉,照进秘境,穿透了遮光层,点亮了这座山丘的顶端。
    何悠与盹盹仿佛沐浴在这光中。
    千鹤记录的画面中,无数修士就只看到“青苍真人”伸出手,仿佛在触摸世界的穹顶,一动不动。
    这一幕似乎已然定格。
    然而,没有人知晓,在这一刻,何悠那看似平静的脸孔下,心海间掀起何等样的浪潮。
    满月!
    满月!
    今夜……竟是满月!
    何悠望着星空,有些错愕,并迅速计算了下时间,这才醒悟,今天的确是满月的日子。
    也是过去十八年中,他习以为常的,聆听宇宙之音的日子。
    他下意识就想去看时间是否到了九点,然而还没等他做出动作,他的脑海中便准时响起了一声轰鸣!
    “噹!”
    一声浩大的,宛如从极远处传来的虚幻轰鸣骤然于何悠脑海中炸响。
    甚至,彻底压过了从星门内传来的,由太微阵列放大的“信号”……
    “来了……”
    何悠死死咬住嘴唇,抑制住下意识的,去捂住双耳的冲动。
    只是维持着功法的运行。
    然而体内的灵气却无法抑制地从毛孔中喷吐出来,化为无数星辉。
    继而,便是熟悉的吟诵之声传来:“昔太荒之岁……”
    那分明与一个月前,他在小青山所聆听到的,一模一样!
    即便具体的内容已然无法记起,但那“语调”却是如此熟悉,就仿佛是“重播”了一次!
    并且,不知为何,这一次,那声响竟然愈发清晰浩大。
    令何悠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意识陷入一片混沌。
    数息之后,他略显痛苦的眉头舒展开,呼吸转为悠长。
    一道宁静的气息以他为中心向外蔓延,让几乎再难以忍受噪声的盹盹骤然也安静了下来……
    一阵风不知从何处吹来。
    盹盹纯白毛发如海浪般抖动,何悠道袍飘飘,沐浴星光,双目紧闭。
    在那宁静的气息中,整个实验区,那原本躁动、紊乱、狂暴的灵气环境竟然也仿若被抚平……
    “呼……吸……呼……吸……”
    偌大碑林之中,不可见的灵气平复下来,并随着何悠的呼吸节律而涌动。
    越来越大,冲刷过一座座高塔。
    与此同时。
    那些已经从四面八法游荡过来的修士们,近乎同时,停下了脚步。
    茫然地抬起头,望向何悠所处之地,似乎被按下了暂停键!
    并且,空气中,竟隐约有虚幻光影显现。
    只是仍旧模糊,看不大清晰。
    千鹤悬浮于半空。
    死死盯着这一幕。
    地球上,无数修士诧异地看着这一幕。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似乎……有某种力量在酝酿……
    ……
    穹顶之下。
    何悠仍旧保持着触摸星门的姿态,整个人却愈发透出几分玄妙的气息出来。
    他的脑海中。
    那源自宇宙的声音已然重复念诵过了云笈九卷的“序言”与“第一卷”。
    上一次满月。
    他只听完了第一卷,也就是给予了他修行功法的这一卷。
    再往后的,只是模糊不清,如同呓语,无法理解。
    当时,何悠判断是自己的修为不足,所以无法听清楚更多。
    这一次,却不同。
    恍惚间,何悠似乎终于听懂了“第二卷”……具体的内容仍旧混沌,难以记述,但他却隐约意识到,那似乎是一门秘法……
    不,倘若,这声音真的源于仙界……那么,应该称呼为“仙法”更恰当一些。
    无需练习,就如同第一卷的功法一般,只是听完了一遍,何悠便已掌握。
    恰如本能。
    与此同时,他也知晓了这门“仙法”的名字:
    “天下潮。”
    何悠轻声自语。
    随即便发现,后续的音节再次化为了一片难以理解的杂音。
    果然,以他如今的条件,仍旧只能勉强支撑到听完第二卷。
    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何悠强行从混沌状态中苏醒。
    结束了这一次的聆听——如今,他已经掌握了提前掐断的能力。
    “呼……”
    缓缓吐出一口气。
    何悠睁开紧闭的双眼,最后看了穹顶那片星空一眼,略作思索,忽然露出笑容。
    当掌握了这门仙法之后。
    他忽然明白了,自己该如何中止这场灾劫。
    是的,他的确无法通过“虚拟面板”关闭太微阵列。
    他的力量也完全不足以撼动这座星门……
    那么……
    剩下的路,似乎只有一条。
    他缓缓垂下目光,看向那成千上万座碑塔,轻声自语:
    “如果关不掉,那就破坏掉。”
    “喵?”盹盹疑惑地叫了一声。
    继而,便听何悠轻轻一笑,说:“蹲稳,不要乱动。”
    下一秒,在千鹤的注视下,只见何悠竟将探出的手臂收回,置于胸前。
    捏出了一个奇怪的法诀。
    说来也怪。
    就在这看似寻常的手印法诀成型的刹那,整个秘境,数万里方圆内,所有灵气同时停止了流动!
    就仿佛被定格!
    而随着何悠以自身灵力,开始引导法诀运行……那无边无际的灵气便如同日升月落,潮汐一般向他的身躯涌动!
    如万流归宗!
    这便是仙法:
    天下潮!
    “轰隆隆……”
    随着整个秘境中的灵气被牵引搬运,那原本无形的力量,竟发出了如同闷雷的轰响!
    无穷潮水冲刷着大地、山峦,以及成千上万座方碑尖塔!
    向何悠汇集而来!
    与此同时,似乎是由于灵气环境的变化。
    何悠看到,实验区那些徘徊的光影陡然清晰了起来。
    那竟然是无数朵或大或小的“魂火”。
    铺满了整片平原。
    那虚幻的魂火变幻,于瞬息间化为一个个半透明的修士。
    他(她)们尽皆身着古典道袍,栩栩如生,静静地看向何悠……不,准确来说,是看向那座星门,露出复杂的神情。
    这一幕并非薛照所目睹的“幻觉”,而是那些魂火化为真实景象。
    落在“千鹤”的眸中,当即引得地球上,无数大小修士惊呼连绵!
    十方竹林内。
    野草寺的僧人们纷纷起身,议论纷纷:
    “是句曲仙宗的修士!”
    “是当年那些人!”
    “是他们残存的执念,在剧烈能量波动下显现了出来?”
    “不……或者说。不完全是如此!”蒲团上,桐仁和尚也站了起来,一边维持着千鹤的连接,一边强压惊色,叹息道:
    “是记录,是某种以能量场的形式呈现出的记录!
    这一幕在当年必然曾经发生过,这些人,的确曾经这般眺望过穹顶……如今,只是在某种异常环境下重现了出来……”
    顿了顿,他神情凝重,道:
    “青苍……或者说是那位何供奉出手了!他终于还是出手了!”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一个年轻僧人忍不住问。
    桐仁大师用力摇头,那双仍旧清澈如孩童的眸子却是亮了起来,凝视着何悠,以及他身旁出现了一道虚影,说:
    “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
    ……
    “这是……当年曾发生在这里的情景?”
    捏着法诀,何悠还有余暇去察看四周。
    然后,他略显惊讶发现,就在自己附近,盹盹身旁不远处,竟然也浮现出了一道影像。
    那是一个与句曲仙宗修士截然不同的身影。
    从衣着判断,似乎是活跃于上世纪。
    穿着一身老气的“西装”。
    站在山巅,抬首,凝视着“星门”,似乎很是愤怒。
    何悠心念一转,便意识到,这恐怕就是真实的“青苍真人”!
    按照盹盹所言,这位九品大圆满曾于百年前踏入此地,后又离开。
    看来,当年这位强者情绪的确很是激动,否则,也不会产生类似的执念。
    以至于在“天下潮”以及“太微阵列”共同作用的力场中重现出来。
    在何悠的注视下,这位九品境恶狠狠地盯着“星门”,手中还垂着一柄长剑。
    似乎是因为无法打破而恼怒。
    旋即,何悠就只见这位大圆满于盛怒之下,竟然一脸鄙夷地朝着星门竖起了一根中指,然后嘴唇翕动,说了一句话。
    因为说的缓慢以及用力。
    何悠竟然读懂了他的“唇语”。
    翻译过来……他说的似乎是……
    ‘汝母丧矣!’
    何悠脸色忽然变得很怪异,旋即便见这道欢迎缓缓消失。
    他轻笑了一声,心想,果然如传说中那般……
    这只是个小插曲。
    很快的,当越来越多的灵气涌来,将整个实验区泡在灵气的大海中。
    何悠收敛杂念,眼神一时间变得无比肃穆。
    仙法“天下潮”强横绝伦,却终究不是攻击之法。
    这只是何悠的第一步。
    他真正要施展的,是另外一门秘术。
    就像是他方才说的那样。
    如果关不掉,那就破坏掉。
    只要将这成千上万座方碑尖塔摧毁,那么整个太微阵列自然不攻自破。
    问题是……以他区区二品中境的修为,如何才能摧毁这片平原?
    这似乎从任何角度思索,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毕竟……满打满算,何悠也只掌握了两门攻击之法。
    “震拳”甚至不算是一门完整的法门。
    他真正完全掌握的只有最初从白澈手里得到的“万无一剑”,后来被他改名叫“草木皆兵”。
    取一草一木,皆为兵器之意。
    “草木都可为兵,那理论上,这片山河,也可以称为兵器的吧?”
    星光下。
    安静蹲在山巅的大妖盹盹忽然听到头顶上,何悠轻声的自言自语。
    它先是露出迷茫的神情,不大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直到下一秒。
    它凭借超凡的知觉,感应到那四周,无边无际的灵气海洋陡然沸腾。
    那成千上万座方碑尖塔境已不知何时,被灵气浸透,且在这一刻,变得极不稳定。
    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开来!
    不!
    不是仿佛!
    就是!
    盹盹浑身毛发根根乍起,惊恐地发出尖叫。
    旋即,在它的注视下,那无数座恍若巨人的碑塔,竟于这一刻,同时,爆炸开来!!!
    一草一木皆为兵器。
    此刻,何悠只手遮天,山河为兵,竟将这偌大碑林,生生捏爆!!!
    ——
    ps1:感谢书友”来自20世纪“万赏。
    ps2:五千字大章,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