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一十章 举杯邀来客

第一百一十章 举杯邀来客

    有人?
    感受到何悠书写的那两个字,白枣登时一惊。
    一时间也忘记了羞涩,意识到是发生了状况。
    当然……这也不排除何悠编瞎话给摸大腿找理由的可能。
    但白枣考虑了下何悠的为人,心想大概不至于这么不正经……再联想到此行保护蔡蔡的这个目的,顿时也认真了起来。
    下意识地想要张嘴询问,就感觉到何悠的手指在自己大腿上抹了下,仿佛是在表示“擦除”,然后重新写了两个字:
    “别问。”
    白枣只能很憋屈地闭上了嘴巴,还要装出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而后才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就算是不方便说话,也可以手机发消息啊,再不济人家都是往手心写字的……
    何悠这时候收回了手,看似很放松,实则很警惕地身体往后靠了靠,低声说:
    “那儿面积大。”
    白枣:“……”
    这时候旁边的蔡冬也觉察出不对劲了,小脑袋使劲往前伸,然后凑了过来:
    “哎,你俩背着我聊啥呢?”
    白枣瞪了何悠一眼,然后抬手将蔡冬的小脑袋嗯了回去,板起脸来,说: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我才比你小几岁……”蔡冬鼓起嘴巴嘀咕了起来。
    然后还一脸好奇地时不时往两人中间瞅,看的气氛一时都有些尴尬了起来。
    何悠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只是风轻云淡。
    ……
    这只是个小插曲,很快的,两个女孩子就选定了一家网红店,订了位置,赶了过去。
    并顺利地吃起了晚餐。
    何悠全程一副懒散随性的模样,不时开口应付下说个不停,仿佛精力无穷的蔡冬。
    大部分心神则始终警惕着,注意着那股令他不安的窥伺感。
    然而,却始终没有意外发生。
    这甚至让他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感知是否正确。
    吃饭的时候,白枣在桌子底下用手机发了消息询问,他也只是含糊搪塞了过去,引得修仙少女一阵怀疑,总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给占便宜了。
    这一顿晚餐拖延的极为长久。
    主要的时间都是两个女孩子在聊天,何悠负责偶尔捧哏,这让他产生了些许诧异的情绪,疑惑两个人怎么能有这么多话。
    毕竟到底是有年龄差距的。
    按理说,应该聊不到一起。
    但旁听了一阵,他终于大概弄明白了些,自己可能在“心理年龄”这一块低估了蔡冬,且高估了白枣。
    恩……也不排除,后者装嫩的可能性。
    好不容易从餐厅出来,天色已然尽黑。
    城市却被灯光点缀的比白日还要灿烂些。
    几个人又跑去附近逛街,倒也没有买什么,就是瞎晃悠。
    等约莫八点多,才终于重新上车,赶赴下榻之地。
    恩,并不是去宾馆,也不是去蔡冬家里。
    “我家在申城有一套小别墅,就是蔡蔡家开发的,当时姨夫半卖半送的。
    偶尔家里人过来玩或者出差,也会住。
    平常有人固定时间打扫,今晚咱们就住那……蔡蔡的话,姨夫姨妈最近也不在申城。
    我刚联系了,这两天她就跟着咱们一起。”
    面对何悠的疑问,白枣这样解释。
    还能说什么?
    大概这就是有钱人吧……何悠欣然地接受了安排,并且默默算了下自己的工资。
    恩……是不是该找机会和白夫人商量下,涨下薪资待遇了?
    毕竟自己三品辟海境界,也应该比当初养气境的身价高了吧。
    ……
    转着奇怪的念头,车子在川流不息的偌大都市中穿行。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拐入了一座幽静的别墅区。
    司机和保镖在楼下。
    等三个人结伴进入这座欧式建筑,仿佛永动机般的蔡冬终于抬起略有些婴儿肥的小肉手拍了拍嘴巴,打了个哈欠,道:
    “我不行了,真的困了啊。”
    相比之下,何悠与白枣身为修仙者,体质远超常人,倒只是稍有倦意。
    “困了就睡觉。”白枣捏了捏蔡冬的鼻子,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模样道。
    “今晚我要和你睡。”蔡冬忽然撅起嘴巴,抱住白枣的胳膊,央求道。
    白枣哭笑不得:“自己睡不好吗?”
    “不好!”
    说着,这富萝莉忽然眨巴了眼睛,然后撇下白枣,来到何悠面前,恶意卖萌道:
    “表姐夫,把表姐借给我一晚,你肯定不会介意的吧?”
    说完这句话,她凑近过来,背对着白枣,脸上做出一个坏坏的表情。
    一副惊讶的模样,低声说:
    “在车上当着小孩子面乱摸,你不会那么急吧,不会吧不会吧?”
    “……”饶是以何悠的定力这一刻都险些破功。
    表情稍稍僵硬了下,终究还是维持住了风度和仪态,微笑道:
    “当然不会。”
    “那就这么定了!表姐我们去洗澡!”这性格欢脱的富萝莉扭头拉着白枣就往门外拖,后者只能用无奈的神情看向何悠。
    “去吧。”何悠淡笑道,目送一大一小两个萌妹子离开。
    想了想,转身去主客厅里,想找瓶饮料解渴。
    等看到酒柜的时候,犹豫了下,从里头翻出来一瓶红酒来。
    又随手拿了醒酒器和杯子。
    恩,主要是以前也没怎么喝过,尝尝鲜。
    别墅楼上有一个很大的露台。
    今夜略显闷热,何悠干脆也装了一波优雅,走到露台上的桌椅旁坐下,打开酒瓶塞子,尝了一口,然后撇撇嘴,低声摇头:
    “一股子钱味。”
    嘀咕着,听着房间里浴室传来的哗哗的水声。
    何悠靠在躺椅中,望着外面浓郁的黑暗,眉头渐渐皱紧。
    “那种窥伺感还在么?”
    白枣不知道怎么摆脱了蔡冬,缓缓走了过来。
    何悠没有回头,神情认真地点头道:“还在。一直都在。”
    “会是蔡蔡遇见的那些人吗?”白枣咬了下嘴唇,担心地问。
    “不清楚。按照她说的,她去海边的时候,也只是看到那些修士办完事,离开的一幕,并没有与对方直接接触。
    所以,应该没道理继续有牵连。
    可是……”
    何悠皱眉道,“我之前甚至怀疑是自己太过敏感,产生了错觉。
    但是……从打我们进来这里后,那种感觉更强烈了。”
    “我也有了一些被注视的感觉,虽然没你那么清晰。”白枣苦笑道,旋即说,“总之,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准备?你想联系家里?”何悠终于扭头看向她。
    白枣眸光闪烁了下,理所当然道:“有你这个大高手在,哪里用得着。”
    何悠脸上表情平淡,心中却是没那么有把握。
    毕竟,自己几斤几两自家清楚得很。
    只不过,他倒也没反驳。
    主要是,就算联系家族,也来不及。
    并且,在他的感知中,对方虽然并未带着善意,但显然也并无杀意……而且,他虽远不如人们猜想中那般强,但如今好歹也有三品辟海的修为。
    放在现代修仙界,已经算是一个小高手了。
    毕竟,绝大多数行走世间的修仙者,也都是三品及以下。
    以他如今的修为,放在一些中小门派中,都能担任“长老”一职了。
    尤其在稳固了辟海境修为后。
    何悠进行过测试,发现在运转灵力的情况下,自己的身体素质、神经反应速度、动作敏捷程度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虽然不懂格斗的技巧。
    但正所谓一力破万法,你格斗技巧再丰富,我神经反应和肌肉运动速度都吊打你,实际战斗,照样是碾压。
    就以蔡冬的那个明显练过的保镖为例。
    虽然并未交手,但何悠有信心一拳就秒了对方。
    磨练技巧几十年,拼不过修仙者的身体素质,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因此,他倒也不是太紧张。
    “情况还不明朗,先看看情况再说,”何悠端起酒杯摇了摇,缓缓道,“你和蔡蔡一起睡,正好可以贴身保护她。
    我今晚都不会睡,你先不要露面,有情况我先应付。”
    白枣听话地点了点头,然后略显担忧地说:
    “能不发生冲突就不要,毕竟人生地不熟,这里可不是宁城……
    实在不行,就叫我出来。
    想来,我江宁白氏,在江南一域,还是有些薄面的。”
    “放心,我可没那么蠢,不会放着招牌不用的。”何悠看着郑重的少女,微笑着宽慰道。
    “表姐!我洗好了!你快过来啊!”
    这时候,蔡冬咋咋呼呼的喊了起来,一副对危险一无所知的模样。
    两人相视一笑,白枣喊了声:“这就来。”
    然后与何悠对视一眼,便走了。
    一阵夜风袭来。
    吹得露台边缘窗帘地幔缓缓摆动。
    今夜浓云压顶,不见几颗星。
    何悠默默喝着红酒,眸光清亮,想了想,他缓缓将右手抬起,捏起“半个”法诀。
    这是他这段时间摸索出来的窍门。
    他发现,“天下潮”并不是只能完整开启。
    只要调整法诀的精确度,并且控制自身灵力的消耗,便可以自如地控制“天下潮”的威力大小。
    在他的牵引下。
    肉眼无法看到的世界中,整个别墅区的灵气缓缓运动,以一个极轻微的幅度向何悠为中心聚拢。
    这样的幅度下,消耗的灵力不大。
    可以维持很久的时间。
    当“天下潮”展开,何悠只觉自己与附近半径百米内的灵气环境完整了某种牵连。
    原本,他只能控制自己的肢体直接接触的物品。
    将灵气注入其中。
    然而在“天下潮”的作用下,他体内灵力牵引的整个范围内的灵气,都可以任凭他调遣。
    也就意味着,在这片区域内的,浸泡在灵气环境里的实体物质,也都在他的操控范围内。
    何悠可以利用这种无形的连接,将范围内的物质引爆。
    就像是……当日引爆太微阵列一般。
    夜风轻拂。
    隐有虫鸣。
    不知过了多久,白枣牵着直打哈欠的蔡冬去了卧室睡下。
    而何悠面前的红酒也饮下大半。
    终于。
    在某一刻。
    醉眼朦胧的何悠,眸中微光一闪。
    耳朵微微翕动。
    嘴角勾起笑意。
    ……
    与此同时。
    别墅外。
    某片阴影中陡然走出一道身影,其似乎蛰伏多时。
    并终于选定在这万籁俱寂之时,飞身,轻巧地越过了别墅外围的高墙与栏杆。
    在没有惊动任何普通人的前提下。
    踩踏着建筑的凸起,向何悠所在的露台奔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