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一十二章 略施惩戒

第一百一十二章 略施惩戒

    是何种关系?
    听到这句话,何悠未曾被口罩遮住的上半张脸上,一双眉毛缓缓扬了起来。
    心想着这关系似乎还真有些许的复杂。
    然而这种情景之下当然不能照直说,那就太蠢。
    并且,何悠从对方的话里好歹也琢磨出些许信息来。
    对方的目的果然是蔡冬……这个虽然早已于心中几乎确定,但如今,算是确凿了。
    有要务在身……这意味着对方身后有一个组织,或许是宗门,或许是宗族。
    但总归,并非散修,这很重要。
    有组织的人往往会顾虑的更多一些,也更守规矩一些。
    思索着这些。
    何悠捏着高脚杯,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说道:
    “问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你只需要,我不可能放任你在这里行事,也就可以了。”
    见对方沉默了下来,何悠决定还是不要废话下去,便将自己的语气调整了些许,仿佛有些烦了,道:
    “好了,既然你不愿意透露来历,那总该说清楚来意……当然,如果你仍旧坚持不说,那么,我想我们也没有必要交谈下去了。”
    看到何悠这般作态,那人犹豫了下,终于开口道:
    “我深夜造访,并没有歹意,我只是来取回一样丢失的物品。”
    “哦?”何悠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那人则自顾自说道:
    “不久前,我们曾经在申城的一片海滩遗失了一样物品,倒也不是很贵重。
    只不过……毕竟也算一样法器,如若流落出去,也是不好……
    而根据我们的调查,在那段时间,这个叫做蔡冬的女孩曾经在附近出没,所以……”
    “所以你们怀疑,是她捡走了那件法器?这才派了你过来,想要趁着夜色偷取回去?”何悠眯着眼睛道。
    那人皱了皱眉,似乎对于“偷”这个字有些不喜。
    但想了想,终究也没有纠正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是的。我不想节外生枝,更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现代社会传媒发达,如果出了问题,后续也会很麻烦……所以,才一直等到了现在。”
    何悠听着,脸上的笑容却是渐渐淡了下去,道:
    “可你仍旧是擅闯,而且,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
    我并不清楚,这是否是你临时编造的谎言,况且……即便假使你所说是真的,也只是怀疑而已。
    谁能确保东西是遗落在了沙滩上,谁又能确保是落在了一个普通小女孩手里?
    这一切,都只是你们的臆测!”
    说到后面,何悠声音明显有些不满。
    对方默不作声,似乎也是无法回答这些问题,感受着你四周涌动的灵气环境,硬着头皮道:
    “我的确无法证明什么,但想要证实也很简单,只需要阁下允许我搜查询问一番,那么一切也就……”
    “你在说笑?!”
    何悠闻言,似乎怒极而笑,连身体都微微坐起来几分,冷笑道:
    “你的意思是,只凭借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的一面之词,就要任凭你搜查?
    你以为你是谁?
    今日我话放在这里,要么,你去叫你背后的宗门也好,宗族也罢,叫主事人亲自来和我谈,要么……就滚!”
    说话的同时,何悠手中的酒杯忽然被他重重放在圆桌上。
    与此同时,他垂在身侧的那只手也变幻法诀,牵动了四周早已布置许久的灵气环境。
    通过这几分钟的交谈,他已经悄然用灵气侵蚀了对方身周。
    辟海境修为全力施展,尝试将对方的身体引爆!
    与此同时。
    那不速之客也察觉到了四周躁动的灵气环境,心中陡然一惊。
    下意识便摆出防御的姿态,并且试图纵身拉开与何悠的距离。
    可没等他真的挪步,一阵源于体表的恐怖震动便让他骤然色变!
    只见自己的衣服陡然间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撕扯与压迫,死死地贴在皮肤上。
    并且,一阵撕裂般的刺痛向自身席卷而来!
    “啊!”
    这人大惊失色,急忙运转功法,调集体内经脉中的所有灵力抵抗,尝试保护自身。
    并且,其额头眉心的位置,陡然亮起一道鳞片般的光辉,色泽淡蓝,呼吸间便撑起一个淡蓝色的保护罩,将自己笼罩起来。
    随着那保护罩被生生撕裂,何悠的这一轮攻击也被成功阻挡了下来。
    不过,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刺啦刺啦……”一阵撕裂声传来,就只见这人全身的衣服大片大片损毁,裂开狰狞的裂口。
    皮肤的毛孔中也渗出鲜红的血珠来!
    脸上的围巾也撕裂开,显露出一张苍白的男人脸庞,继而,“噗”的一声,竟然吐出一丝鲜血!
    何悠静静目睹着全程,心中松了口气。
    虽然有偷袭的成分在,但眼下的情况也说明,对方的修为的确不高,可能只要养气境,再高,估摸着也不会超过开脉下境。
    只有大境界层面的差距,才会让对方如此狼狈。
    念及此,何悠在心中衡量了下得失,终究还是放弃了继续攻击的打算,只是用淡漠的目光凝视着对方,开口道:“自己选吧。”
    听到他的声音,狼狈不已的男人骇然地望着何悠,眼神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惊愕与畏惧!
    这丝畏惧倒不是纯粹源于这一击。
    而是因为,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攻击形式!
    是的!
    没有施展秘法的动作,也没有祭出任何法器。
    在他眼中,这个坐在露台喝酒的年轻的过分的修士,从始至终也只是放了下酒杯,自己便被无形的力量所袭击。
    虽然伤势远不如外表这般惨烈,大多数是皮外伤而已,但正是这一点,才加深了他的恐惧。
    在他看来,何悠方才的动作显然是在敲打自己,或者说是对自己不配合态度的小小惩戒。
    而非是真的要击杀自己。
    这显然是个随手的警告。
    那么……这个来历神秘的年轻人,真正的修为该有多强?
    只是随手的惩戒便让自己如此狼狈,暴露了真实的容貌,那么,若是对方认真起来……自己哪里还有命在?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收起了所有反抗的心思,低下头,竭力压制着心中的滔天巨浪。
    哪里能想到……何悠这一手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小惩戒”,“随手警告”,而是酝酿了好半天的一次重击……
    虽然两人实力存在较大差距,但如果认真打起来,他想要跑掉还是没问题的。
    可惜,已然被震慑住的头脑压根没有往对方在演戏这个角度思考。
    只是声音颤抖着说:
    “小修唐突,请您恕罪……我这就告辞,这就告辞……”
    说着,见何悠看都不看他,这人只好惶惶然小心地挪到露台边缘。
    然后纵身一跃,跳了出去,原路返回,迅速消失在了黑夜中,带着血腥气,远远遁去。
    ……
    别墅区外。
    公路旁,隐藏在树荫下的那辆轿车内。
    白氏两护法默默地看着远处一道黑影踉跄着,仓皇着逃离,而别墅区中,却安静的一如往常。
    性格耿直的左护法忍不住赞叹道:“果然不愧是何供奉。”
    旁边右护法泡面才吃了一半,闻言抬起头,想了想,问道:
    “咱们要不要把他拦下来,拷问一番?”
    左护法隔着敞开的车窗,嗅了下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摇头道:
    “算了,这人明显被何供奉重伤,却又没有追击,说明是何供奉放出来的,想来,该问的已经问过了……
    这里不是宁城,咱们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行,听你的。”
    “哎……你这吃的……给我也泡一碗。”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