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一十四章 噩梦

第一百一十四章 噩梦

    不会吧不会吧……这就喝醉了?
    甚至于出现了幻觉?
    露台上。
    何悠眼神一时有些茫然,片刻后,才猛地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他当即坐起身,将手中的杯子重新放在桌上。
    低声自语:“微微?”
    旋即,便听脑海中传来一个呆板僵硬的女声:“在呢。”
    好吧……果然不是幻觉。
    何悠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陡然变得感兴趣起来。
    显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虚拟面板源于藏在他脑海中的“书殿”,亦或者称呼为与数据库绑定在一起的“太微系统”。
    原本,从那天尝试发掘功能,却发现这破系统根本毫无用处之后,何悠便将头脑中这东西抛下了。
    只想着,等以后什么时候修为足够高,能解析那千万册书籍了,再进行研究。
    却是不曾想……
    今夜,这沉寂已久的“系统”竟然自动开启。
    “可连接设备……恩,不出意外,这应该就是太微系统附带的第三个功能了。”
    何悠还记得,这系统有“模式切换”、“本地检索”以及“设备连接”三个功能。
    第一个只能切换男生女声。
    第二个对他目前也并无用处。
    至于第三个……当时研究是提示并无可连接设备。
    何悠原以为是因为脱离了句曲秘境中的方碑尖塔,所以才无法使用,但如今看来,这个功能却似乎不止于此。
    在它的判定中,“白枣”竟然也属于可以被“连接”的设备?
    “为什么?她有什么特殊?”
    何悠左思右想,觉的最大的可能性便是“修仙者”的身份。
    “大胆假设一下,如果说三百年前,整个太微系统是由句曲仙宗的修仙者操控,并且这个设备还拥有了‘神识连接’这种登陆方式。
    那么……是否可以理解为,每一个修仙者都可以被识别为设备,并且通过这个功能与整个阵列网络连接?方便他们进行操作?”
    何悠觉得,这个想法可能性很高。
    只不过,“神识登陆”是他作为一个“设备”,主动去连接系统。
    而如今这个虚拟面板,则是他作为“系统”去反向检测可连接的设备。
    细节上有差别,但原理想必类似。
    “如果将修仙者第一步的‘开窍’理解为打开了某个连通潜意识的接口,那么似乎就解释的通了……这也能说明,为什么蔡冬并不会被识别为‘设备’。”
    “不过逻辑上还是存在问题……如果说修仙者就可以被检测到,那么,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有所提示?
    并且,方才那个不速之客同样是修仙者,却并未激活连接界面……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何悠眉头紧皱,认真地推测起来。
    片刻后,他眸光微亮,意识到了区别何在:
    “睡眠!最可能的区别在于,白枣如今已经陷入了睡眠状态!而在此前,我身边从来没有除了自己之外的修仙者睡着过……”
    这个推测并非没有根据。
    而是何悠联系句曲秘境中搭救花间派女修一事进行的推理。
    虽然并不能就此判定,究竟是否是这个原因,还需要他日后进行多次实验,但眼下,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性。
    并且,他也意识到,检测是存在范围的。
    只有距离自己比较近的,入睡的修仙者才可以别识别。
    当然,这同样是猜测。
    “微微,设备连接有什么用处?”念及此,何悠轻声询问道。
    “抱歉,我……”
    “好了,就知道指望不上你。”
    何悠叹了口气,旋即起身,悄然穿过客厅,来到走廊里,站在了白枣房间的门口。
    然后,何悠陷入了短暂的纠结。
    “总感觉……这样进去不太好,可是……”
    他想了想,抬手轻轻敲了下门,并未得到回应,然后又犹豫了几秒。
    终于一狠心,缓缓扭开了门把手——看得出,白枣对他相当放心,都没锁门。
    房门无声无息打开,房间中一片漆黑。
    好在窗帘的缝隙中仍有星光照进来
    何悠当即调动灵力,缓缓注入双眸,顿时,房中景象清晰了不少。
    虽然仍旧昏暗,但已经可以看清细节——这是在句曲秘境中,白夫人教他的法门。
    站在门口,何悠就看到那一张大床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安静入睡。
    蔡冬穿着带着动漫图案的睡衣,侧躺着,骑着夏凉被,睡得很死,一双脚丫正对着门口。
    白枣则比较正常地仰躺在床上,黑发散乱。
    何悠想了想,脱下拖鞋,赤脚走了进去,尽可能小心地来到白枣一侧的床边,并没有关门。
    然后等了几秒。
    确定她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才犹豫着,用意念点了下虚拟面板上的“连接”。
    虽然看上去,这个连接似乎并不需要“身体接触”。
    但是为了测试这个功能的效果,他觉的还是有必要近距离观察下。
    一旦发现,自己的行为导致白枣发生异常,也好及时停止,以免对她造成伤害。
    “请确认,是否与设备‘白枣’配对连接?”
    视野中,又是一个虚拟面板跳了出来。
    何悠再次用意念点击了“是”。
    于是,就看到面板上出现了一个缓缓旋转的圆圈。
    约莫两三秒后。
    何悠只觉自己的视野陡然模糊,于此同时,听到了一声“配对成功”的提示音。
    ……
    又过了约莫两三秒钟,何悠模糊的视野再次清晰了起来。
    然而,四周的景象却已不再是别墅里的房间。
    “这是……申城?”
    何悠讶异地看到自己正站在一条马路上,两侧是高耸的大厦,广告牌什么的,灯火通明。
    通过地标,可以判断出,这里分明就是白天逛街时候的那片市区。
    就连天色,也维持着那个时候——约莫晚上七八点钟的模样。
    只不过,原本应该繁华的街道却看不到一个人影,空荡荡的,路上也没有行驶的汽车。
    并且,当何悠仔细行走,观察,就发现整个市区充满了“不对劲”。
    比如前方某栋大厦竟然没有底部,只有半截漂浮在半空中。
    比如路旁店铺的名字充满了错误的拼写,有的干脆就是一些难以辨认的符号。
    又比如,公交车站牌上原本显示的那些密密麻麻的信息也都只有大块的色彩,没有细节。
    更奇葩的,当何悠拐过街角,赫然发现高铁车站就生硬地戳在这里。
    可这里分明距离真实的车站隔了好远才对。
    就仿佛,这只是对现实中景象的一次胡乱的拼凑。
    “哗啦……”就在这时候,更是有一架列车从虚空中飞驰而来,从城市上空飞过,又消失在了另一片虚空。
    “难道……这是白枣的梦境?”
    何悠望着站牌,有所醒悟。
    如果说,系统连通的的确是白枣的潜意识大海。
    那么,在人入睡的时候,潜意识大海交织出梦境,也就是非常合理的了。
    念及此,何悠心下稍安,并且愈发感兴趣起来。
    “也不知道,她晚上在做什么梦。看起来,是在回忆白天的景象……”
    何悠自语着,开始沿着城市的主干道前行,他相信,白枣肯定就在附近。
    果不其然,当他再次转过一个街角,便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只见,在繁华的城市中,赫然伫立着两座仿若由白玉铸造的通天巨柱。
    那巨柱占地极广,便是四周上百层高的楼房相比之下,都显得纤瘦了些。
    其直冲云霄,仿佛一直延伸到梦境的宇宙之中。
    而在巨柱之下,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呆呆地站在那里,正是白枣。
    “原来你在这。”何悠嘴角扬起笑意,快步走过去。
    发现她正穿着白天逛街时候的碎花裙子,定定地站在两根巨柱中间,仰起头,呆呆傻傻的样子,似乎在发呆。
    双手则攥着一根拖布般大的毛笔,漆黑的墨水在地上积了一滩。
    “白枣?你在做什么?”何悠好奇地问道。
    听到他的声音,白枣缓缓扭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一下子变得有点慌乱,又有些茫然,像是梦游一般,回答道:“写字。”
    “写字?”
    何悠心下茫然,好奇地仰头看去。
    继而发现,那左侧的,无比庞大的一根白玉柱子表面,竟然写着一些硕大且凌乱的字迹。
    “有人”
    “别问”
    何悠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怪异。
    他下意识挪了下目光,就只见顶部的云雾遮蔽了所有。
    “那儿面积大。”这时候,旁边的白枣低声喃喃道,“我不知道,写什么好。”
    所以,你手里的这根大毛笔是用来写字的?
    何悠强行抑制住吐槽的欲望,想了想,忽然起了一丝恶作剧的心思,微笑道:
    “那我帮你写好不好?”
    “恩……”
    白枣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然后何悠便将那根毛笔接了过来,为难地看着那高耸的柱子。
    想了想,忽然心血来潮,尝试抡起毛笔在空气中划了几道。
    说来也神奇,随着他动笔,右侧的那根空白的巨柱表面,也随之显现了一个个漆黑硕大的字迹来。
    等放下笔。
    何悠吐出一口气,拄着毛笔,擦了下额头上不存在的汗珠,望着那十八个歪歪扭扭的“正”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给你,我走了。”将毛笔塞给呆愣楞的白枣,何悠摇摇头,快步离开。
    与此同时,他发现整个梦境空间忽然都不再稳定,开始摇晃了起来。
    “断开连接!”何悠赶忙说道。
    下一秒,他的身体陡然化作一串虚幻的数据流,消失在了这个濒临崩溃的世界里。
    ……
    “呼。”
    别墅,房间中。
    何悠蓦然睁开了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
    旋即看了眼床上皱紧眉头,隐隐有醒来迹象的女孩,赶忙消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并关好了房门。
    也就在他离开后十几秒的功夫。
    睡梦中的白枣猛然坐了起来,并发出了一声低呼。
    瞪大了眼睛,一副很崩溃的模样。
    “唔……表姐……怎么了?”
    蔡冬被这动静惊醒,迷迷糊糊地,一边揉着睁不开的眼睛,一边含糊地问。
    白枣看了表妹一眼,又看了眼安静的卧室。
    愣了足足十秒,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擦了下虚汗,道:
    “没事,睡吧,我就是……刚才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