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二十章 保护者(明天上架)

第一百二十章 保护者(明天上架)

    出门的时候匆忙……却是不曾听过。
    ……
    这句话飘荡在阴冷的海域上,也清清楚楚地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人群中。
    何悠眉毛微挑,并相信,有类似表情的肯定不只有自己一个。
    是真的没接收到?
    还是在装傻?
    从这个角度,他看不到那位碧水岛主的表情,因此,也无从推断。
    好在这并不重要。
    短暂的沉默。
    海面上,那位身材模糊的姜氏家主平静解释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介意再当面复述一次,这两日我家族有要事须处理,秘境展开范围内,皆算做禁区,普通人可自由通行,但修士不行!”
    这番话自然算不得委婉,甚至有些生硬。
    落在申城本地的各个势力耳朵里,也不大好听。
    何悠注意到数层甲板上的修士们都沉下了脸来,那位碧水岛主更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道:
    “这又是什么道理?
    难不成,这东海海域,只许你们家族占据,其余修士,连行走也不被允许?”
    姜氏家主硬邦邦道:
    “事急从权,我无意与各位为敌,等过一两日,禁海令自然废除,只是今日,不行!”
    今日不行!
    这话铿锵有力,且带着毫不掩饰的锋利。
    甲板上的修士们大概也没想到姜氏的态度会是如此的干脆,不带一点的缓和。
    何悠眼神微动,心想这反常的一幕大概率与那颗“流星”有关。
    并且,此刻的东海姜氏似乎正处于一个关键的节点。
    因此,才会态度如此鲜明,乃至于,出场便是带着浓郁的进攻意味。
    话语间,同样不留半点情面。
    “姜洪,你这样未免就太霸道了。”碧水岛主脸上本就不多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沉声道:
    “这东海可不是你们一家的!”
    “就是。”
    “还真以为申城可以任凭你们横行?”
    其余修士也纷纷附和起来。
    俨然是一副犯了众怒的模样。
    何悠冷眼旁观,倒觉得这一幕颇有趣味,同时看向海上,咀嚼着“姜洪”这个名字。
    继而,便听姜洪不耐烦地冷声道:
    “霸道?我不否认,可难不成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来意?”
    话说到这里,双方似乎都觉得没有必要再遮掩。
    便听下层甲板一人道:
    “既然知道,那还请姜家主在这里说个明白,前几日,坠落在申城的那‘天降之物’究竟是什么?
    不要说您不知道,据我所知,那东西就是被你们捡走,并且隐藏起来的,那显然不是普通的物件。
    坠落当日,就扰乱了整个城区的灵气环境。
    即便被你们藏匿之后,仍旧时不时释放威能……我们的目的也很简单,拿出来,让我们都看个清楚,也好放心。
    不然的话,谁知道是否存在什么隐患?”
    是的,这就是他们共同的来意。
    对于这些本就在申城修行的修仙者,曾亲眼目睹“流星”降落,并多次感应到其泄露出的强大波动。
    何悠早已知晓,灵气这种能量可以对电力进行严重的干扰。
    句曲秘境中就有所体现,其他修仙者当然也知道,并据此判断,那颗“流星”绝非凡物。
    再加上姜氏这一系列的异常动作,就更加深了人们的怀疑。
    意识到,那很可能是一件极珍贵的物件。
    而面对这个要求,远处的姜洪似乎早有预料,没有犹豫,只是硬邦邦道:
    “我不清楚你们在说什么。”
    十层甲板上,碧水岛主闻言,轻轻叹了口气,略显苍老的声音再度扬起:
    “看来那东西真的很重要,这么说,我等倒是更要亲眼看一看了。”
    姜洪模糊的身影一动不动,船上的众人却清晰地感觉到,他看向了这边:
    “你可以试试。”
    船上人们一怔。
    无论是那些修士,还是一头雾水的普通人,都愣了下。
    并意识到了这简单的五个字背后的坚决。
    碧水岛主怒极反笑,道:“好!好!好!”
    这位大修士一连吐出三个好字,每吐出一字,身上的气息便雄厚一分。
    等话音落下,身上强横的灵气波动已悍然升起。
    与此同时,碧水岛主身后的弟子悄然打开了一个宽大的匣子,内部,赫然摆放着一柄造型颇为拉风的巨剑。
    也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带上船的。
    “嗤……”
    单手将那柄巨剑抽出,锋利的刀刃仿佛割破了空气。
    旋即,于众目睽睽之下,这位鬓角斑白的岛主纵身一跃,便落到了九层,再跃至八层……
    每一次起落,都引起船上旅客的一阵惊呼。
    还有人不怕死地捧着摄像头一个劲猛拍。
    转瞬间,碧水岛主已然跃下“女神号”,落入海面。
    同时施展秘法,便见脚下荡起层层光晕,撑住了他的身躯,大踏步向前方行去。
    姜氏家主的反应更加直接。
    此刻也已握住了一柄奇异的巨刃,座下的异种鲸鱼齐齐发出幽咽的声响。
    旋即,他伸手便朝着海面中心抛过去了个什么物件。
    在半空中,便扩大,化为了一个闪烁流光的灵力罩子,呈现碗状,扣在了海面之上。
    ……
    “这是什么?”十层甲板上,何悠意外道。
    即意外于两侧出手的果断,也对那个奇怪的罩子感到好奇。
    白枣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下前面两只手死死攥着栏杆,专注地看戏的蔡冬。
    犹豫了下,拉着何悠往后走了几步,然后才解释道:
    “那是一种一次性法器,可以一定程度防止打斗的余波扩散。”
    还有这种东西么?
    何悠闻言,望着两位大修士近乎同步地踏入那个能量罩,消失不见,不由大感失望:
    “这样就看不到战斗细节了啊。”
    “应该也没什么好看的,主要看他们双方肯下几分力气了,下的手越狠,战斗结束的也就能越快。”白枣道。
    何悠点点头,他也能看得出,双方并没有打算拼死决斗,这点从默契地使用冷兵器就能看得出。
    大修士层级,若是死斗,一般都会动用飞剑。
    然而那种层次的交锋实在太过凶险。
    并且,实力差距不大的话,即便是获胜的那一方,往往也不会好受。
    只是……虽说没有动用飞剑,但这也不意味着点道为止。
    一旦打起来,哪里还收的住?
    何悠四下望了眼,发觉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紧张地注视着海面上那片光晕,无论是船上的“松散联盟”还是海中的鲸群,都是如此。
    一时间,竟然没有多少人出声,仿佛生怕打扰了什么。
    整片海域,只剩下呼啸的风浪,以及那断断续续的,奇异巨响。
    何悠皱了皱眉,让自己的注意力从那声响上收回,沉默了下,问道:
    “你觉得,两人谁会占上风?”
    白枣想了想,说:“大概是姜洪吧。”
    “为什么这么说?”
    “我虽然对申城这边的势力了解不多,但从两人的态度上看,应该境界相仿。
    这样的话,肯定还是姜洪占优势,毕竟,他更年轻些。”
    白枣理所当然道。
    年轻么……
    何悠抿了抿嘴唇,修仙一个多月来,他早已知晓,自己所面对的修仙界并不适应“越老战力越强”这种设定。
    而是与现实相仿。
    修仙者越是老迈,修为往往越会陷入停滞,难以寸进,并且,自身修为与战力也会随之下滑,甚至于,有跌落境界的风险。
    即便修仙者寿命普遍比寻常人更长些,但也有限。
    一个修仙者的战力巅峰期,往往就在中年阶段,再年长些,便只能依靠经验与技巧来弥补身体的衰落。
    无一例外。
    因此,在“修为境界”没有太大差距的情况下,已经步入衰老阶段的碧水岛主必然处于下风。
    当然,这是忽略两者战斗技巧差距的情况下。
    ……
    两人交谈间,海面上,风浪骤然加大。
    天光晦暗。
    游船顶部的探照灯也已停止了四下扫射,只是照向海面上那个颠簸的“气泡”。
    何悠注意到,那碗状的能量罩正极剧闪烁。
    隐隐的,可以听到里面刀兵撞击的声响。
    仿佛随时都会撑不住,破裂开。
    而被遮住的力量波动则通过底部的海面宣泄了出来。
    一时间,狂风吹拂,巨浪频频,整片海域躁动,“女神号”的晃动也越发剧烈。
    申城修士们用力攥着兵器,明白,这两位此地最高战力的交手将会决定事件接下来的走向。
    而船上的数千名普通游客则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神态各异。
    仿佛到现在,都还不敢接受现实中有修仙者这种设定。
    “咔嚓!!”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几分钟,也可能只有几十秒。
    随着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众人便只见,那防护罩终于再也撑不住内部狂暴的力量,浮现无数裂痕,旋即破开!
    “啊……”
    一片海啸般的惊呼中,人们就只看到一团璀璨的光芒自海面散开。
    随着一声痛苦的惨叫,碧水岛主染血的身影猛然自战团飞出。
    双臂横着巨剑,还保持着抵挡的姿态。
    这一刻,这位老牌大修士竟被姜氏家主一刀劈飞!
    不只是如此!
    半空中,便见碧水岛主似乎体力不支,身周灵光黯淡。
    双手脱力,一个持握不住,那柄燃烧着漆黑火焰的巨剑竟呼啸着朝“女神号”斩来!
    这一击极为突然!
    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
    因此,当那挟裹着澎湃而狂暴的力量,径直朝着女神号上层甲板斩来的巨剑降落,人们都是本能的一呆。
    各层甲板的修士们感受着那弥漫着大修士层级力量的兵器降落,纷纷变色,下意识闪避,亦或者施展秘法防护。
    没有人尝试去挡下。
    因为那意味着受伤的风险。
    然而,在甲板上围观的密密麻麻的普通人却是根本来不及反应。
    这一幕太快了。
    也太惊人。
    感受着那股染着浓郁杀气的巨刃挟裹澎湃气息,从天而降!
    甲板上的人们仿若被猛兽盯上般,血液近乎凝滞,根本无法迈步!
    即便来得及逃,可人挤人,又哪里来得及疏散?
    他们只能惊恐地,凝视着那道光焰不断逼近,连呼救声都堵在嗓子里喊不出!
    ……
    十层甲板。
    栏杆旁。
    蔡冬仰起头,看着天空。
    大大的眼眸中倒映着那柄即将降落的巨刃。
    整个人如坠冰窟,小脸苍白如纸。
    她想要松开手往后跑,可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越是焦急,双手抓握栏杆的动作越紧。
    她张大了嘴巴,想要呼救,却又是半个字都喊不出来。
    这一刻,原本围观修仙者战斗的兴奋情绪早已不翼而飞,剩下的,只有恐惧!
    是的,直到这一刻,甲板上的普通人们才终于真切地意识到——他们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看客,而只是误入此局的蚂蚁。
    那些穿着道袍的人也并非是良善之辈,而是随手一击,便能开山裂石的怪物。
    “表……姐……”
    近乎死寂的气氛中,蔡冬终于努力转回头来,从喉咙里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
    那张白净的小脸上,已满是绝望的泪痕。
    她的眼眸中,那无时无刻都在闪耀的光彩仿佛都成了死一般的灰白。
    不带半点颜色。
    直到……
    她看到了一个不知何时,悄然来到她身后的身影。
    “哭什么?说了会保护你的。”
    何悠轻笑着用左手手指刮了下小姑娘的鼻子。
    与此同时,右手高高扬起。
    将那颗被他攥了几十分钟的“避水珠”……
    狠狠抛出!!!
    ……
    ps:这是免费的最后一更,明天中午12点左后上架入v,万望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