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听,海哭的声音(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听,海哭的声音(求订阅)

    何供奉!
    姜氏家主的声音卷过甲板,原本一些修士心中的不确定,也终于确定了下来。
    关于句曲秘境中的录像自然而然地浮现于脑海。
    于是,他们望向何悠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敬畏。
    ……
    第十层甲板上。
    被白枣牵着手的蔡冬这时候才终于缓过神来。
    她灰暗的眸子重新恢复了光彩与生机,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小姑娘并未生出多少生死间的感慨,只是将目光投向身前的那道身影。
    尤其在听到那些惊呼与话语后,眼底的好奇浓郁的几乎要溢出来。
    回想起方才那一幕。
    她隐约间,意识到,自己这个“表姐夫”似乎……同样是那些“特异功能人士”的一份子……
    不……从这场面上看,似乎,还更高些。
    就连方才海上那个看起来就是厉害角色的家伙,也恭敬地要行礼。
    喊一声“何供奉”……
    难不成……自己的姐夫竟是“神秘地下世界”的大人物?
    是的,确认了安全后,蔡冬的小脑瓜里各种奇葩的剧情就自动延展了开来。
    并用幻想,为何悠赋予了种种全新的设定……
    “表姐……你早知道的对不对?”蔡冬忽然想到了什么,扭头低声朝白枣问。
    一脸愤慨。
    有种“全世界都知道,就我被瞒在鼓里”的委屈。
    白枣看了她一眼,低声道:“有事回家再说。”
    “哦。”
    蔡冬也意识到这情况下不适合聊这些,只能将满肚子的好奇强行憋了回去。
    ……
    何悠听着身后两人的嘀咕,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显异常。
    闻言,只是淡淡一笑,语气平和舒缓地说道:
    “姜家主客气了,我也只是恰逢其会。
    呵,我毕竟不是申城人,也无意插手诸位的争端。
    其实……恩,你们可以忽略我,当我不存在,然后……你们继续。”
    说着,他勾起嘴角,身体十分放松地靠在甲板栏杆上,一副很期待的模样。
    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观众”。
    他的声音同样被利用发声窍门传开,在那数千名“背景板”的注视下,原本战斗一触即发的双方阵营却陷入了一阵尴尬的寂静。
    忽略你?
    当你不存在?
    这一刻,无论是姜氏族人,还是那些申城本地修士。
    乃至于重伤,正从海面上爬起来,一个劲喘息的碧水岛主,都是极为无语。
    心想你这话说的倒是简单。
    可谁敢忽略你?
    百年前的九品大圆满,传说中的“青苍真人”,不久前力压偌大江宁府的狠辣角色……
    即便考虑到何悠大概很难再施展出那般强大的力量。
    如今的真实修为未必真的很高。
    但,只是想想何悠背后的江宁白氏,在场众人也不敢怠慢……更不敢将何悠的话当真。
    沉默中。
    姜洪再次开口道:“何供奉远来是客,作为此地主人,我本该带人迎接,却是不曾想……在这种情形下见面,见笑了。”
    顿了顿,他又道:“只是我冒昧问一句……何供奉来我姜氏,意欲何为?”
    后面四个字,语气略显生硬。
    显然,对于何悠这个不速之客,姜洪极为忌惮。
    尤其在刚结束一场战斗的情形下。
    第十层甲板上。
    何悠扶着栏杆,眼含笑意。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他也多少能猜出姜洪几分想法。
    思索了下,他忽然抬手轻轻招了招。
    白枣心领神会,同样摘下口罩,走上前来,看向姜洪,不卑不亢行礼道:
    “江宁白氏,四代修士白枣见过姜家主。”
    她旁边,被拽着跟过来的蔡冬闻言眼睛一下子又瞪大了。
    嘴巴撑的好似能塞进一个菠萝,完全傻掉。
    她才好不容易接受了“表姐夫”是超凡者的设定,原本还想着好歹不只有自己是普通人,结果扭头表姐也自曝了……
    怎么说?
    世界变得太快,根本适应不了这节奏啊!
    白枣的知名度自然远远不足。
    可听到“江宁白氏”四个字,在场的众人眼神亦有所变化。
    “白夫人是……”姜洪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又一时间没法确认,开口询问。
    “家母。”白枣淡淡道。
    众人恍然。
    旋即,便听何悠开口笑道:
    “前段时间太累,本想着出来散散心,正好听闻申城有些动静,就顺便过来看看。”
    “只是看看?”姜洪皱眉问道。
    何悠微笑颔首:“只是看看。”
    闻言,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复杂起来。
    他们分辨不出何悠这番话的真假,不过,却意识到了他想要透露出的信号。
    公开白枣的身份,是在表明他的确代表着白氏的意愿。
    结合后面的说法,是代表白氏前来查探一番?
    恩……倒也合乎逻辑。
    姜洪思索着,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如果只是“邻居”来瞧瞧,倒是比他预想中的情况好了许多。
    可下一秒,便听到何悠语气一顿,道:
    “不过……我现在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姜洪忙到:“何供奉,你……”
    “毕竟,它听起来真的很痛苦啊。”
    何悠打断了姜洪的话语,目光抬高,掠过对方,朝着其身后的大海深处望去。
    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忍。
    痛苦?
    甲板上,包括白枣在内的修仙者都是一阵茫然,大为疑惑,不知道他这句话从何说起。
    直到下一秒,那始终不曾消失的,仿若自深海中传来的,令人心悸的“巨响”再一次出现。
    “吼~”
    海面上,刚刚稳住伤势的碧水岛主神情微异,咀嚼着何悠这句话,目露恍然。
    姜洪以及其身后的族人却是齐齐变色。
    “你说什么?”姜家主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神色动容。
    何悠收回目光,淡淡看了他一眼,重复道:
    “痛苦。难道你们听不出它在挣扎、呼救?
    恩……很奇怪的状态,难不成,那就是所谓的‘天降之物’?
    你们……到底对它做了什么?
    我真的有些好奇了。”
    这番话说完,不仅是姜氏族人,申城乃至于那数千名旅客的情绪都为之变化。
    痛苦?呼救?
    难道说,那不知源头的,奇异的巨响竟是某种生命在求救?
    那颗从天而降的“流星”竟然是某种活物?
    这个答案出乎了太多人的预料。
    毕竟,只是从这响动,真的听不到任何“情绪”。
    包括白枣。
    她都忍不住看了何悠一眼,想问什么,却又忍住了。
    “你……您能听懂它的叫声?”
    姜洪听到何悠的话语,诧异而又带着些许期翼地问道。
    何悠按在栏杆上的手指散漫地敲击了下,说:“当然。”
    顿了下,他又笑道:“看上去,你们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
    一些麻烦?
    姜洪心中苦涩,哪里只是“一些”而已……
    若非是情况复杂,他们也不会冒着与这么多势力交恶的风险强行启动“禁海令”……
    只不过,这些话自然不好当众讲出。
    倒是他身后的姜氏族人,听到何悠的话,有些骚乱。
    一部分表示怀疑,一部分则显得有些激动。
    “家主……”
    “家主,他……”
    姜洪见状抬手向下压了些许,旋即似乎陷入了思考。
    片刻后,随着又一声巨响远远传来,他仿佛终于下了什么决心,看向何悠,道:
    “既然何供奉感兴趣,我总不能怠慢了贵客,只是此地不大方便,不知何供奉可否移步?”
    何悠心想白枣说姜氏这帮所谓的龙裔寿命长一些,似乎还真不假,就连说个话,也半白不白的……
    心中吐槽,他脸上却是风轻云淡,挑眉笑道:
    “我原以为姜家主并不欢迎外人的。”
    姜洪一点不见尴尬地说道:“我们欢迎客人,不欢迎敌人。”
    啧……还挺有性格……
    何悠想着,与白枣交换了眼神,旋即点头道:“那就打扰了。”
    “客气了。”姜洪一笑,挥了挥手。
    便见其身后,原本漂浮在海面上的那头坐骑巨鲸忽然动了。
    那庞大的深海巨兽披荆斩浪,潜入水下。
    呼吸间,便见“女神号”游轮前端海面轰然破裂开!
    那头异种巨鲸一次摆尾,掀起成吨的海水,调转方向,静静趴在海面上,宛若在等人骑乘。
    “请。”姜洪道。
    何悠心中咋舌,表情平淡,看向白枣,然后就听到蔡冬突然伸手拽住他的衣角,拼命卖萌:“表……表姐夫……我也想去!”
    何悠心下无奈,犹豫了下,对白枣道:“带上她把。”
    这两人都走了,就放她一个小姑娘在这游轮上,也太危险。
    “恩。”白枣点点头,伸手抱起蔡冬。
    旋即,两人纵身一跃,便轻飘飘落在了那头巨鲸的背上。
    还别说,挺稳的。
    这时候,全程被晾在一边的申城修士们终于回过神来,不禁骚动,纷纷道:
    “姜家主,那我们……”
    姜洪冷冷道:“你们想来,尽可以试试。”
    试试?
    船上众人不禁看向了已然重伤,神态颓然的碧水岛主。
    却见这位已然步入衰退期的大修士一言不发。
    大概是自觉颜面扫地,只是挥了下破烂袍袖,转身驾驭起一道秘法,便踏着海浪朝原路返回了。
    剩下甲板上那些弟子门人面面相觑。
    只好纷纷起身,驾驭秘法追随岛主离开。
    这下,其余势力也没了念想,姜洪看向族人,抛下一句:“你们留下送客。”
    旋即,便不再理会这边,起身来到何悠等人身旁,然后道:“请随我来。”
    似乎,剩下的那些人,在他看来,再翻不起什么浪花。
    说着,便见座下巨鲸低鸣了一声,排浪而行,朝着海域深处游去。
    一小队姜氏精锐同样驾驭巨鲸随行。
    这一场“戏剧”也随着碧水岛主遁逃,何悠插手而匆匆结束。
    只剩下姜氏的人处理后续。
    引导客轮离开。
    留给那数千名旅客一个模糊的梦境,以及少数残存在相机中的模糊影像。
    ……
    ……
    等这支队伍将“女神号”甩在身后,何悠才收回了望向身后的目光。
    “你在看什么?”白枣低声好奇询问。
    何悠摇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总觉得看到了个熟人。”
    心中却是想着……姜氏队伍里,怎么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有些像是那个刘茂……
    摇摇头,将这个念头抛下,何悠转而打量起四周。
    座下这头巨鲸真的极庞大,宽厚的脊背平坦的宛如一片山丘。
    速度极快,却又极稳。
    站在上面,颇有几分如履平地的意味。
    姜洪并未贸然靠近三人,只是站在鲸背靠前的位置。
    手中的兵器已然收起,刚刚吃了些丹药,似乎在调养,显得很不设防的样子。
    “虚伪……明明时刻提防着我,还要装出很大度的样子,领导是不是都这样?”何悠忍不住轻声低语。
    白枣有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但眼神却分明在说:你也好意思说别人。
    蔡冬左看看右瞅瞅,极为新奇的模样。
    想来也是,正常人谁骑过这么大的鲸鱼?
    何悠摇头失笑,拍了拍小姑娘的头,让她安静些,旋即看向不远处的姜洪,走了过去。
    并与这位家主并肩而立。
    望着黑漆漆的海面,道:“平常的日子里,这片海也像这样,不平静吗?”
    姜洪闻言浓眉扬起,没有立即回答,开始下意识咀嚼分析起来。
    大概是因为血脉的影响,姜家的人普遍在很多事上,显得迟钝,直接,不够心思敏捷。
    因此,姜洪从很小就养成了凡事多思考一层的好习惯。
    略加思索。
    他当即于心中感慨:
    果然不愧是百年前的强人,就连随口一句话,都暗藏玄机,一语双关。
    在他看来,何悠这句话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解析。
    表层含义,自然是在说天气,说这翻卷的海浪。
    深层含义,则是指代申城修仙界。
    “海”隐喻“申城”,“不平静”显然隐喻方才那场争斗。
    所以,何悠看似在问天气,实则,是在暗讽申城动荡不安的局势。
    念及此,姜洪组织了语言,缓缓回应道:
    “平常都还算晴好,毕竟家族经营了许多年,今日之事,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只不过事急从权……所以才……”
    何悠有些纳闷地瞥了眼突然开始自说自话的姜氏家主,没说话。
    只觉得这气氛似曾相识……
    所以……我就只不过随口问了句天气,你到底脑补了些什么啊???
    ……
    ps:感谢书友哮狼上海、树下乘荫万赏,以及其他几十位书友慷慨打赏……订阅就好,破费没必要,毕竟我这么废,也写不出加更来……抱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